463.有人成双成对,有人只影难双/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千岁爷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叶贞笑得轻柔浅淡。

慕青的眉色微沉,“倒是十分雅致。”

风阴眸色微恙,“如今千岁爷看见了,可还有什么异议?”

“皇上没有征得大臣众议,就妄自立后,只怕……”

不待慕青说完,叶贞上前一步,眸色微冷,“千岁爷这话未免危言耸听。自古后宫不过是皇上的家眷,说起来这立后也只是家事。谁家娶妻还不能做个主?皇上立后,无异于处理家事。千岁爷好意,皇上与本宫都会记在心里。”

“嘴皮子倒也厉害。”慕青的眼底说不清是什么容色。

叶贞犹记得当年百花宴,慕青也是这样的神色,只是当时慕风华异常紧张。她想着,大抵慕青越发沉静,就是他动了杀机的时候。

思及此处,叶贞便不再说什么。

殿内的氛围陡然变得诡谲起来,仿佛慕青因为风阴在场,整个人有些说不清楚的纠结。似欲言又止,又似愤怒到极致。

叶贞看着慕青,没有血色的脸上,表情渐渐纠到一处,一双杀气腾腾的眼底,有着无法触摸的深渊幽暗。

良久,慕青才道,“既然是皇上的决意,微臣不敢置喙。臣……告辞!”

风阴看了叶贞一眼,两人谁都不说话。

慕青大摇大摆的来,只是为了看她一眼?叶贞垂下眉睫,敛去眸中精芒,纵有多少情愫,亦消失在瞬间。

“你没事吧?”风阴松了口气。

他竟然有些惧色,生怕慕青忽然挑明了与叶贞的父女关系。但看到慕青离开时的表情,风阴才明白,其实是慕青害怕风阴挑破了这层窗户纸。

多少人想要跟慕青结成奉养,想要与慕青成为亲子关系。

但叶贞不同,她是来接手轩辕墨的皇朝的,若然知道慕青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如何还能对慕青下手?外头的流言蜚语,一朝皇后,乃是阉人之女。更何况慕青屠戮了太多人,是故那一笔笔的旧账,彼时都会算在叶贞的头上。

只要身份揭开,就算百官摄于慕青的权势不敢言语。

但天下人该如何看待叶贞?百姓只看见慕青的肆虐杀戮,哪里关你什么皇后不皇后的。自然是一棒子打死。

若然有人趁势不轨,那这江山,她又如何坐得稳当?

叶贞扭头看着风阴,“我很好,你先回去吧!”

风阴颔首,“你好生休息。”

他张了张嘴,好似还想说点什么,然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端坐凤榻,叶贞望着风阴离开的背影。外头月明星稀,她定定的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垂眉瞬间,叶贞捏紧了袖口,指甲几乎要嵌入肉里。

慕青走出未央宫,却在未央宫外头的宫道上站了良久,临走的时候,他不经意的扭头望着未央宫门口的宫灯,璀璨流光一如叶贞华贵的步摇之光。

他何尝不知道,她肯回来是下定了怎样的决心。

带着小梧桐,那就意味着是来稳坐朝纲的。

彼时轩辕墨未能做到的,她势必会继续去做。

想到这里,慕青好一阵心寒如霜,但脸上却慢慢溢开一丝欣慰的笑意。许是常年的不笑,他竟忘了开心是什么滋味。

忘了,什么都忘了。

变了,什么都变了。

白虎快速的走来,行了礼道,“千岁爷,少主人和公主在正殿候着。”

“是来讨还小公主的。”慕青冷了眉目,继而拂袖前去。

东辑事的正殿内,离歌与慕风华双双站立。

乍见慕青略带倦怠的容色,慕风华稍稍一怔。这么多年,他从未见慕青如此表情。一贯的慕青,面对屠戮亦是不改颜色,甚至于对朝政大权,对世间一切的付出与索取都抱着最冷酷的心思。

但是今日,慕风华实实在在的看见了慕青脸上从未见过的微光。

说不清是什么,但就是与往日不同。

“义父?”慕风华开了口。

端坐蟒椅的慕青眉头微抬,冷冽的目光扫过两人的脸,“叶贞就是慕兰。”

离歌稍稍一怔,随即便道,“你要的我们已经做到,只是来日如何,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现在,把雪儿还我。”

“你倒是直爽。”慕青冷笑。

“千岁爷,你可想过,也许你苦苦追求的结果,并非是善果。如此,你还要坚持吗?贞儿回来了,但是她一定会杀了你。你信不信?”离歌挑眉。

慕青不怒反笑,“这眼睛,随风儿,越发的毒。”

离歌看一眼慕风华,嘴角微扬,“我这眼睛毒不要紧,只求着千岁爷的心,不要太毒。虎毒不食子,何况千岁爷可是独此一人,别无二选。贞儿既然回来,便不会再手下留情。否则我们这番苦心,岂非都白费。”

“看样子,你们也吃了不少苦。”慕青以手扶额。

“自然,餐风饮露的,还要表演跳崖的戏码。不过你也无需自作多情,我这般做不是为你,我是为了贞儿。不管旁人怎么看怎么想,她是我的妹妹,我们是交过心发过誓的。就算将来她双手染血,她还是她,叶贞就是叶贞。”离歌冷然。

慕青陡然愠怒,“她不姓叶!”

离歌冷笑,“有本事你去冲贞儿吼,看她会怎么做。”

闻言,慕青的脸上泛着冰冷的寒意,“你敢再多说一个字,休怪本座不客气。”

慕风华上前一步,“请义父把雪儿还回来。”

四下陡然一片地狱般的死寂,风过正殿,吹着摇晃的人皮灯笼,发出清晰的声响。离歌眸色森冷,掌心已经凝力。

只要慕青动手,她绝对不会退缩一步。

慕青长袖轻拂,“来人,把小公主带来。”

离歌稍稍一怔,他竟然肯……

慕风华骤然转身,看着奶娘将雪儿抱上正殿,脚下浮动,已然欺身上前。抱着长久不见的女儿,慕风华难掩唇边笑意。雪儿安稳的睡着,一段时间不见,已然长大了不少。越发的白嫩可爱,教人爱不释手。

“雪儿长得像你。”慕青朝着慕风华低低的说了一句,转身便朝着后堂走去。

慕风华愣住半晌,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错觉。

离歌也跟着犯嘀咕,这慕青的性子越发的阴晴不定。反正是要将雪儿还给她的,何必还要与她扯皮?只是最后那句话,倒有几分祖父待孙女的味道。

想来一个人孤寂了太久,对着纯真无邪的孩子,是最容易产生情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