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夺锦衣卫,灭东辑事 为钻石过千加更/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家吧!”慕风华抱着雪儿,扭头望着离歌。烛光下,离歌望着他笑得绝世的容颜,轻轻点头。

走上前,离歌牵起他的手,难掩唇边笑意,“以后,我们就过自己的日子,再也不搅合他们的是是非非。等着雪儿长大,我们就走遍大江南北,过神仙般的日子。”

慕风华在她眉心轻轻一吻,“都随你。”

青山逶迤,执手相伴,此生不渝。

远处的回廊,慕青看着慕风华一家三口幸福的走出东辑事大门,眼底竟然融开了稍许冰霜。便是这样,胜过手中的荣华富贵,胜过无尽的生杀大权。

“千岁爷?”玄武归来,跪在慕青的身后,“属下失职,未能把皇上一并带回。”

慕青站在那里,风过他斑白的两鬓,“若是寻日,本座定要你血溅三尺。只是现在,本座却觉得厌倦了杀戮。然则这世上,你若心慈手软,下一个躺下的便是自己。”

顿了顿,慕青压低了声音,“皇上现在如何?”

玄武跪在那里,摇了头,“早前并未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如今是个活死人。所幸有夏侯先生在,尚算保住一口气。只是……以后如何,连夏侯先生也是没有把握。”

“两毒相冲,又是积年旧疾。”慕青冷了眸色,“为了贞儿,他也算是拼了命。夏侯渊现在何处?”

“居无定所,不知所踪。”这就是玄武的答案。

慕青冷笑两声,“那老狐狸的狐狸窝众多,你们何尝是他的对手。罢了,反正在贞儿的心里,皇帝已死,那就当他死了也好。传令下去,若是遇见御林军接手锦衣卫,任何人不得阻拦反抗,违者格杀勿论。”

玄武一怔,“千岁爷的意思?”

“欠的就该还,本座还得起!”慕青冷然,“这锦衣卫在本座手里多少年,就算如今交付,也还是本座的。本座一声令下,谁敢违拗?”

“是!”玄武颔首,“锦衣卫只听千岁爷一人吩咐。”

慕青缓步走在回廊里,昏黄色的灯光落下,衬着他身上墨黑的袍子,血莲如火盛开,“明日把皇上立后的消息传开,势必要人尽皆知。”

玄武点头,“属下明白!”

语罢,慕青又顿住脚步,“密切关注朝中动向,随时来报。本座不喜欢这夜里太安静,总觉得无趣至极。”

翌日,圣旨下,叶贞顶着慕兰的名号,登上了后位。

凤鸾车,金丝凤羽的凤袍逶迤在地,赤金凤冠下的流苏,在风中发出清晰的撞击声。清脆悦耳,却冰冷无温。

叶贞仰头望着高耸的金殿前台阶,拎了裙摆拾阶而上,经过的地方,奴才们像下饺子般,扑通扑通跪了一地,而后高呼着,“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遥想彼时,贵妃洛丹青对于这个千岁之位,可是觊觎多时。

正是这样一个位置,多少女子可望不可即,费尽心思的去争夺。她却平白无故的做了两次皇后,却都不是本意所想。

站在金殿前,所有人都讶异她的容颜。

所有人都只当叶贞已死,如今还好生生的站在这里,不免诧异而错愕。但人有相似,想着皇帝长情,故而在叶贞死后遣散三宫六院,如今寻一个与前皇后一模一样的女子,也就不足为奇。

叶贞缓步走上去,行礼正式的宫礼,“臣妾参见皇上,敬祝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风阴走下龙椅,迎了叶贞走上一侧的凤椅。转身瞬间,叶贞又听见震耳欲聋的声音,“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那一刻,朝臣臣服在她脚下,大彦朝的江山也在她的脚下。

殊不知在风阴的龙案上头,压着一叠折子,全部是昨夜急奏。

礼部尚书杨立,昨夜旧疾发作,暴毙;

工部侍郎王安,昨夜突然隐患,暴毙;

都尉将军石云鹤,暴毙……

今日的朝堂上,对于立后,无一人提出异议,因为心生异样的人都在一夜之间暴毙。叶贞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大彦朝的金銮殿内,这也是她第一次明白皇权为何物。

她扭头望着风阴,浅浅一笑,眼底终于燃起了稍许光泽。

端坐御书房,风阴教会叶贞如何批阅奏折,早前她瞧着轩辕墨如此这般,今日心里想着轩辕墨的样子,便也心领神会。

短短一月光景,叶贞就将轩辕墨早前要做的事情全部经历了一遍。

如何上朝,如何处理公务,如何批阅折子,如何应对大臣,如何……一人孤寂。一个人站在御书房的窗口,负手而立,这不是他惯做的事吗?

他总爱站在这里静静的想着事情,而后转身冲她拦手,清浅一笑,说一句,“贞儿,过来。”

叶贞深吸一口气,这两日她开始提拔官员,将早前轩辕墨培植的心腹都升了官阶。如今她正一步步蚕食锦衣卫大权,势必要将东辑事的权力收回。

故而叶贞将锦衣卫分为十二支队伍,分别派人监察。说是监察,其实是为接手锦衣卫准备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叶贞正在推慕青上绝路,但奇怪的是,慕青根本不为所动。

早前他就下过命令,任何人不得违抗。

所以叶贞接手锦衣卫,一路上十分顺利。

她也不起疑,甚至于怪异得连多问一句都没有。而风阴,自然也不敢多问,只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异样。仿佛她似乎知道点东西,但……这手段确实也凌厉生狠,不留一丝余地。

风阴忽然在想,等着叶贞接手了锦衣卫,她又会如何对待慕青?

杀或是囚?

若是杀,以后若然知晓,是否会恨他们入骨?

若是囚,以后知道了真相,又该如何面对?

“你在想什么?”叶贞放下手中的御笔,斜睨风阴一眼,只看见他如轩辕墨一般伫立窗口的清冷。

“我在想,从明日开始,是不是该称病?”风阴敛了眸色。

叶贞没有犹豫,只是垂下头继续批阅折子,挽唇扯出一个字来,“好!”

风阴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

他从袖中取出自己的银色面具,一直带着,就等着哪日还能用上。到底还是用上了!

“明日我会拟一道旨意,接手慕青手中最后一支锦衣卫。”叶贞道,也不抬头,“彼时锦衣卫的虎符我会亲自问慕青讨还。”

风阴心神一颤,“你要杀了他?”

叶贞的笔,停顿了一下,“东辑事不灭,何以成大业?慕青不死,不足以谢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