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这天下,是你的/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娘娘好大的架势。”慕青半倚赤金蟒椅,微眯着双目看着走到正殿中央的叶贞。凤袍熠熠,金丝九尾凤凰在外袍上振翅欲飞。

叶贞的脸上依旧没有半分波澜,她看见慕青手中那枚白玉骨簪,心头稍稍一动,那是娘的东西。慕青宛若无人的抚着骨簪上的绽放的莲花,眼底的光明灭不定,教人无可捉摸。

“千岁爷好自在。”叶贞冷了眉目。

慕青也不行礼,仿佛早就知道叶贞前来所谓为何。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满殿的人皮灯笼。那张素白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血色,浅墨色的唇稍稍扯出一丝凉薄的弧度,“那也比不得皇后娘娘,临朝听政,君临天下。”

“放肆!”叶贞冷喝,“本宫只是替皇上处置朝政,暂时摄政。”

“皇上?”慕青低头笑了笑,拂袖退开了殿内所有的锦衣卫。

见状,叶贞冷了眸色,“千岁爷,接旨吧!”

“不必了!”慕青忽然甩袖,那卷圣旨霎时飞落他的手中,也不消去看,慕青随手便丢入了火盆之中。圣旨在火光中燃烧,微蓝色的光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叶贞嘴角微扬,“千岁爷就是千岁爷,无论何时都不改恣意张狂。”

“这是本座的地方,本座想怎样便怎样。皇后娘娘,若你有什么要事,只管去前朝。本座这里,怕是不喜。”慕青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白玉骨簪上,那种全神贯注的表情,让叶贞的眉目轻垂。

良久,叶贞拂袖,“你们都退下。”

“皇后娘娘?”风阴稍稍一怔。

“都下去。”叶贞冷了声音。

风阴看了看慕青,而后又看了看没有一丝表情的叶贞,终于领着所有人退出了东辑事的正殿。

下一刻,慕青挥袖,正殿的大门瞬时关闭。

“砰”的一声巨响,让外头的风阴整颗心都高高悬起。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慕青的狠毒早已胜过毒蛇猛兽,若他……若他不在乎这个女儿,只想着扶植新帝,那么叶贞极有可能……

思及此处,风阴握紧了剑柄,只要里头稍有风吹草动,只要慕青敢动叶贞,就算拼了这条命,他也在所不惜。

但,里头却没有丝毫动静。

安静得,宛若冰窖。

叶贞抬起头,望着高高在上的慕青,仿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依旧保持着最孤傲的冷漠疏离。不管是谁,只要敢靠近他半步,他便会让身上的戾气彻底爆发,将所有人伤得体无完肤。他便是这样的一个人,嗜杀,嗜血,从不心慈手软。

“皇后娘娘果然好气度,你就不怕本座对你不利吗?”慕青冷笑,眼底的光教人看不真切。

“若是千岁爷要对本宫不利,就算所有人在场,谁能奈你如何?”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那份镇定自若,一如从前,“千岁爷与本宫也算旧相识,便是本宫不挑明,又如何能瞒得过千岁爷的眼睛。只是千岁爷肯容忍本宫到现在,怕也是到了极限。”

慕青看着她只是不说话,那种沉静的氛围,带着少许诡谲。

良久,慕青才点了头,“皇后倒越发像极了皇上,处置朝政丝毫不会手软。本座这东辑事,乃一手创立。多少年都不曾有人敢动东辑事分毫,这锦衣卫亦是愈发的壮大。本座早就知道,迟早有一天,皇帝会这么做。只是本座没能想到,最后来的人,竟然是你。”

苦心孤诣,没想到最后来了结的是他的女儿。

这辈子,他也只能有这么一条血脉。

叶贞眉睫微扬,“看样子千岁爷早已等着这一天。”

“皇后杀伐决断,一人堪与君临天下,不愧是皇上一手教导。这般雷厉风行,本座也是放了心。这天下交到你的手里,倒也不坏。只是本座想着,若你累了,又该如何?”慕青起身,手中依旧握着那枚骨簪。

叶贞的视线,落在那枚骨簪上,眼底的光有些灰暗,“若是累了,就想想那些死去的人,自然也就不会累。哪日活生生累死,下了地府,也不至于无颜以对。千岁爷,你说是不是?”

慕青的指尖轻轻拂过那枚骨簪,一步一顿走下来,“其实本座可以杀了你,然后拥立小皇子登位,到那时,本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千岁爷不是已经做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叶贞冷笑着,“东辑事千岁爷慕青,手握生杀,锦衣卫横行朝堂,先斩后奏无人可敌。”

点了点头,慕青仰起头,终于站在了叶贞的面前,“没想到,本座这副残躯竟然走到了巅峰。怎么本座不觉得呢?”

“因为千岁爷要的太多。”叶贞看着他,容颜毫无惧色,眸色微冷而不减锐利。

“是吗?”慕青陡然欺身,锐利的鹰爪已经扣住了叶贞的脖颈。

纤细的脖颈,雪白的肌肤烙印着红色的印痕。

因为慕青锋利的指甲深深嵌入叶贞的皮肉之内,少许血迹沿着指尖流出,在叶贞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血痕。力道之大,似乎只要慕青再用点力,叶贞就会香消玉殒。

慕青的速度极快,快如闪电。叶贞想着,就算风阴在场,大抵也不会死死盯着叶贞的脸,似乎要将她剥皮拆骨,那种眼神凌厉如往昔。叶贞面不改色,傲骨天成。

渐渐的,她看见慕青眼底的光一点点散去,终于化作唇角那抹似笑非笑的挽唇。

慕青长长吐出一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这天下,是你的了。”

“千岁爷知道圣旨上写了什么?”脖颈上刺辣辣的疼,叶贞却依旧淡漠从容。也不去理睬脖颈上的流血,仿佛那根本与自己无关。

“皇后要本座死,不是吗?”慕青干笑两声,笑声少许微冷。

叶贞一步一顿朝着外头走去,“那就请千岁爷自己去天牢吧,明日午时,本宫亲自监斩。如果千岁爷现在走,本宫也不会拦着,念着千岁爷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

慕青嗤冷,“皇后如今是顺则生,逆则死,你会放过本座?本座不死,你这天下如何还能坐得安稳?那些锦衣卫,就算落在皇后的手里,只要本座一声令下,照样会反了你!”

闻言,叶贞顿住脚步,稍稍扳直了身子,“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