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海晏河清,天下太平/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娘娘不信?”慕青凝着叶贞的背影。

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却不教慕青看清自己的容色,只是低低道,“本宫不是三岁的娃儿,千岁爷所说,岂会不信。这大彦朝的江山,说到底也有千岁爷的功劳所在。当年若不是千岁爷一力扶持皇上,盈国公早已霸占了朝堂。皇上能安然活到现在,千岁爷功不可没。”

“然则这世事便是如此,岂不闻功高盖主?岂不闻飞鸟尽,良弓藏。不管千岁爷早前做过什么,想过什么,觊觎过什么,如今的事实就是本宫不会容忍东辑事的存在。或者说,只是无法容忍千岁爷您的存在。一山不容二虎,江山不容二主。本宫说得这样清楚,千岁爷可是明白?”

慕青顿了顿,叶贞这番话分明就是……

他忽然笑了笑,“皇帝到底没有看走眼。”

叶贞深吸一口气,“本宫答应过皇上,要替他守住江山,所以……若本宫还想见他一面,就必须实践自己的承诺。”

君临天下日,尸骨魂归时。

她不敢忘,也不会再忘。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早已没了回头路。她所有的爱恨离愁都在回头崖付诸流水,那些个尘世间的是是非非,都不及见他最后一面来得重要。

“本座会去天牢,明日午时,本座就在刑台等你。”慕青清浅的说着,全然没了早年的凌厉寒气。

叶贞徐徐转身,出神的看着眼前两鬓斑白的慕青。喉间滚动了一下,忽然挽唇轻笑了两声,“好!”

语罢,叶贞继续朝着大门走去。

慕青盯着叶贞的背影,看着她的凤袍长长拖在地上。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没有父亲的孩子,在国公府的北苑自生自灭,是怎样的凄惨境况。花娘是怎样拉扯大了叶贞,而在花娘惨死之后,他做了什么,叶贞又做了什么。

这一条命,还她都嫌不够。

如果……如果不是他的自负,如果不是他的蠢钝,也不至于被花娘骗了那么多年。

只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意义?

过去的华年,再也回不去。那个消失的女子,再也不会活过来。

站在门后,叶贞忽然顿住了脚步。

慕青的神思稍稍一紧,却不知她要做什么。

叶贞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转过身子,而后别有所思的望着慕青,“千岁爷认识本宫的母亲吗?”

“重要吗?”慕青问。

叶贞敛了眸,轻轻摇头,“曾经很重要,现在都已经不再重要。”

慕青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如此,就不必再念着。”

叶贞望着脸上没有一丝锐利之气,反倒泛着少许慈祥的慕青,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年过中年的男子。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到底他是……

“千岁爷就没想过要走吗?本宫是说真的,只要你逃出这个门,本宫一定不会杀你。而你所说的锦衣卫必反,本宫亦会自行处置。”叶贞说这话的时候,攥紧了袖中的拳头。

这样的作为哪里能瞒得过慕青的眼睛,他是混迹宫闱十多年,什么都看得透彻。尝过双手染血的屠戮,对于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慕青冷笑,“不劳皇后娘娘费心,本座也累了,再也斗不动了。如今也好,本座无所求,无所恋,惟愿我主江山永固,海晏河清,天下太平。”

语罢,慕青朝着叶贞稍稍躬身行了礼。

叶贞垂下眉睫,忽然就跪在了慕青的跟前,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也不去看慕青一眼。她只是跪在那里,朝着慕青磕了一个头。

额头落地的闷声,让慕青的身子陡然剧烈颤抖。

他错愕的望着叶贞伏跪在地,一双手伸出去,不知是不是该去搀扶。但还是缩了回来,继续披上自己惯有的冷面,徐徐背过身去,不再看叶贞一眼。

叶贞磕了头,起了身,也不说话,终于开了门跨出门去。

外头阴霾不去,到处弥漫着灰暗的烟尘。叶贞面无表情的走出正殿,如来时一模一样。眼底没有半分波澜,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扭头去看风阴,风阴如释重负的送了一口气,却只看见叶贞的眼底,越发冷冽的光。那是一种彻底的断情绝爱,好似这个世上,该失去的不该失去的,都在顷刻间崩塌。

“皇后娘娘?”风阴愣了愣。

叶贞拂袖,也不回头,“走吧!”

她拾阶而下,尤忆当年她身为尚宫时,也曾这般从容的走过这里。只是如今她有的不仅仅是从容,还有肃杀天地间的尊贵风华。

一览众山小,谁道高处不胜寒?

“千岁爷……”风阴顿住。

叶贞停驻脚步,“没事。很快,都会了结。”

风阴瞪大眸子,“他答应了。”

“海晏河清,天下太平。”叶贞昂起头,大步离开东辑事。

风阴站在那里良久没有回过神,这样做,真的好吗?杀了慕青虽然一直是他与皇帝的初衷,但是对于叶贞……如果没有那层关系,这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有了这层血脉相连,叶贞来日是否会抱憾终身?

一个对家庭极度渴望的女子,要有怎样强大的灵魂,才能接受自己弑父的真相?

难道要保守一辈子?

也许慕青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宁愿死,也想将这个秘密保守下来。

到底一个恶贯满盈的太监,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如何能告诉天下人,当朝皇后就是他的女儿。一个阉人有了皇后女儿,世人该如何看待叶贞?那他早前的杀戮血债,势必会被人强加在叶贞的身上。

一个身负血债的皇后,如何还能稳坐朝堂?如何还能执掌江山?而现在,朝堂不稳,正是叶贞最难的时候。

若然她杀了东辑事首座大太监,杀了世人唾骂的千岁爷慕青,无论是震慑朝堂还是鼓舞民间,都是有利无害的。

退一步讲,若是有人挖掘出当年的事情,叶贞又该如何承受?

叶贞此生背负太多,现在就无谓再让她继续承受。

这样也好,用自己的命,替她稳坐江山。

惟愿永远都不会有人揭开这个秘密,让她的身世从此长眠地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