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半夜下棋人/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身便装,叶贞策马飞驰。脑子里乱得很,三年了,从未像今日这般不安惶恐过。她甚至在想,是不是今日会成劫?到底是谁想对太子不利?风阴的武功如此之高,这些年来走于渔村与皇宫之间,从未出过事。

今日这是怎么了?

谁会是罪魁祸首?

是刚刚被她处决的汉州州牧?贪腐弊案了结已经半个多月,若是真要动手,何至于等到今日?按理说不应该,暗卫都进行了调查,那州牧根本不得人心,手中的兵权她亦收回良久,没听说还有什么有生力量。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还躲在背后?

他们会怎样对待她的儿子?

是杀是威胁?胁迫她交出朝政大权?

还是意图染指江山社稷?

策马飞驰,叶贞的身后只随着一队自己最为亲近的心腹鬼卫,去渔村,她从不带心腹之外的任何人。是故今日也不例外,绝不会有例外。

一路上马蹄声声,尘土飞扬。

叶贞一身肃杀,眉目生冷。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风景,熟悉的路径,多少年回忆魂梦中。每次来,总会让她痛彻心扉。只是痛着痛着,便也麻木了。

犹记得当年夏侯舞便是从这里将离宫的轩辕墨领回了药庐,这一住,就没有离开。叶贞想着,那时候的轩辕墨,大抵就是抱着打死不走的心态,若然被她拆穿,他也会赖着不走的。

便是在这里,她为他生下了小梧桐。

那是他们这一生中,过得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只是从那之后,什么都没了。

厮杀,屠戮,鲜血,离别,接踵而至。

一声马声嘶鸣,马儿在药庐前停驻脚步。天色已暗,叶贞翻身下马。

熟悉的药庐里燃着灯,氤氲的黄光有些暖人眼眶的错觉。将马匹交给属下,叶贞冷了眉目,“没有本宫吩咐,谁都不准进来。”

这已经是这么多年来的惯例。

鬼卫们都知道皇后的这个习惯,故而也只是点了头,悄悄的退去,绝不敢靠近药庐分毫。只在外头守着,也不许任何人打扰到叶贞。

叶贞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熟悉的篱笆门。

进去的时候,里头安静得恍如隔世。

每次来都是白日里,就是怕遇见这样的黑暗,遇见这样的沉沦。一步一顿踏碎了月光清辉,叶贞终于走了进去。

他们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去了戎国,只是去时成双,归来单。

她没能将他带回来,便再也不敢夜里出现在这里。

那间屋子有少许光亮,叶贞稍稍一怔,这分明是他们的卧房。像发了疯似的,叶贞飞奔而去,不知为何,心里竟燃起了稍许希望。

“墨轩!”她用力的推开门。

笑容凝结在唇边,叶贞眼底的光从欣喜贬为黯淡,渐渐的磨灭了一切光芒。

熟悉的房间内,空空荡荡,只有桌案上那支残烛被风吹得光色摇曳。叶贞没有进去,只是看着房内熟悉的物件,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化。心下微冷,她到底还在想什么?

若是他活着,何至于这么多年都不回来?

若他还活着,又怎么舍得丢下他们母子二人?

一扭头,她看见不远处的客房内燃着灯,想着自己生死未卜的儿子,敛了眸色大步走过去。

走到近处,她才发现窗户上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

临床而坐,对弈棋局。

叶贞的心头微微一颤,这画面竟是如此熟悉。

当年的她与他,也曾如此雅兴,对弈窗前,折花月下。

昔年光景,如今都已不复存在。

“既然来了,为何还站在外头?”里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叶贞垂了眉睫,推门进去。她定定的望着里头的两个人,面上微冷,眸色微沉,“是你?”

“没大没小,这老妖怪尚且要叫我一声师叔,你这小娃子果真是做惯了江山的主,便越发不将任何放在眼里。”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自诩老狐狸的夏侯渊。

“哼,要做本座的师叔,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哪日你赢得了本座再来打自己的脸也不迟!”一身黑色长衫,两鬓斑白的老者,稳坐窗前而眉目森冷。便是卸去一切光环,便是不做那东辑事的首座,不做那九千岁,他还是慕青。

凌厉之风不减,只一眼,足以让人寒彻骨髓。

只是当他将目光落在叶贞身上时,便不自觉的柔和下去,“贞儿,你这夜半行路也是辛苦,休要理睬这老东西。”

“爹。”叶贞低低的喊了一声。

慕青眼底的光抖了一下,“坐吧!有话慢慢说。”这大半夜的赶来,定是有急事,慕青的心思何其缜密,谁能瞒得过他。

只是每当她唤一声“爹”,他总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就好似此生可以什么都不要,也只想等到这么一声唤。这比高高在上的九千岁之位,更有价值。

叶贞徐徐坐下,夏侯渊便笑了笑,“想不到你堂堂九千岁,如今做了个普通人,却也有软肋。这女儿这外孙子,就是你的命根子,不过也值得你走一趟断头台。也亏得你生得一个聪明的丫头,竟然在大庭广众下偷天换日。”

当日的刑场,叶贞早早在下头换了机关,只要放下卷席,遮去内外的视线。底下就会偷天换日,将一个形貌与慕青极度相似死囚换上,顶替慕青执行死刑。而那刽子手,乃是叶贞的鬼卫,自然不会将此事泄露半分。

就算是离歌与慕风华,叶贞都瞒着。

他们若不收尸,若不流露真情,叶贞又如何能让人相信,九千岁慕青已死的事实?

“哼!”慕青冷哼一声,冷冷的睨了夏侯渊一眼,黑子落定,将白子吃得所剩无几,“难道各个都要像你那女儿女婿,整天就知道游山玩水,如今还不定在哪。”

夏侯渊面色一沉,“好歹我也有个外孙子可以玩,哪里输给你?”

慕青冷蔑的将夏侯渊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将目光落在叶贞的身上。

却见叶贞的面色微冷,眼底的光凝着脚尖,仿若出了神。

方才那一句女儿女婿……

慕青心下一颤,略带恼怒的看了夏侯渊一眼。

夏侯渊两手一摊,“你莫看我,可不是我惹她的。”

“贞儿?”慕青低低的喊了一声,起身朝着叶贞走去。

叶贞羽睫微扬,这才回过神来,“爹,逸儿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