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长相思不能长相守/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眉色一沉,陡然转身一掌击向夏侯渊。速度之快,快如闪电。这突如其来的一掌,让夏侯渊整个人都弹跳起来,忽然就窜上了房梁。

夏侯渊开口便骂,“要死了,你想打死我啊!你个老妖怪,怎么翻书比翻脸还快?”

“你敢动本座的小外孙,本座岂会与你客气。夏侯渊,你给本座下来,否则就怪本座将你碎尸万段!”慕青一身杀气。

叶贞愣了愣,怎么怎么跟夏侯渊有关?

这两个老了老了,还玩什么花样?

不过既然是慕青这样说,那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一个纵横朝堂十多年的九千岁,怎会看走眼,用错心思。

叶贞不做声,冷了眉看他们到底玩什么。

“老东西,你都不是九千岁了,还摆着你那破谱作甚?整日本座本座的,你还算什么本座。你那东辑事早就归了叶贞,你如今是孤家寡人,就一臭脾气的老头子。还整日将谁谁谁碎尸万段!你是闲得慌吧!难得寻着我做对手,我偏不与你动手,气死你气死你就要气死你!”夏侯渊缠着房梁就是不肯下来,还一脸的得意洋洋。

“夏侯渊!”慕青咬牙切齿。

夏侯渊心下一怔,“怎么,当着你女儿的面,你还能杀了我不成?有本事,你动手啊!倒是叫你女儿看看,你这个爹如何如何的心狠手辣。”

慕青转头看着叶贞,稍稍顿了一下。

叶贞慢条斯理的坐下,既然慕青说孩子在夏侯渊的手里,那她就要知道,到底是与不是。自倾一杯茶,叶贞不慌不忙的抿一口,“我爹的手段,我自然是见多了。什么剥皮拆骨的,早在东辑事就是屡见不鲜。前辈若是喜欢,叶贞乐意观赏。”

“喂喂喂,你们父女两个一样德行!”夏侯渊变了脸色。

说实话,夏侯渊确实不是慕青的对手。

他们这门派的功夫本就需要童子身,抑或……自宫。夏侯渊功夫再高,哪里及得慕青的天罡气,只要慕青真的下手,他绝对没有机会。

否则那日在皇宫,慕青要杀叶年,夏侯渊也不会带着叶年落荒而逃。当日若不是离歌,夏侯渊估计也够呛。

想到这里,夏侯渊咽了咽口水,“皇后娘娘,我这好歹也算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跟着你爹杀我?”

叶贞抬头望着上头缠着房梁的夏侯渊,“前辈这话错了,父女终归是父女。既然是我爹要杀你,那我这做女儿的自然也要站在我爹这一边。何况我爹说你窃了我的儿子,作为母亲,是有权力弄清楚真相的。”

“他胡乱说说,你竟也信?”夏侯渊开始环顾四周,看看怎样才能逃走。

“前辈不必妄想逃出去,这外头都是我的人,只要你迈出药庐一步,鬼卫会将你当做刺客格杀勿论。哦,忘了,这是我早前下的决定。现在的命令是,若然有刺客,必定要生擒,而后历经锦衣卫三十六道酷刑才能作罢就死。”叶贞不慌不忙的说着,“前辈请便吧!”

夏侯渊瞪大眼睛,“你这女娃子好狠的心,怎的比这老妖怪还要心狠手辣。”

“前辈不曾听过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叶贞若是没有点本事,如今这大彦朝的江山,岂非乱了套?”叶贞自信以慕青历经朝堂,以及对夏侯渊的了解,敢说孩子在夏侯渊手中,那必然是有了几分把握的。

她便不信,夏侯渊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吧嗒了嘴,夏侯渊无奈的落下,坐在叶贞跟前。

慕青长袖轻拂,冷然走过来。

夏侯渊瞪了他一眼,“你这老妖怪,你说你都不在朝堂了,还摆那么多的心思作甚?这不是……这不是闹着玩嘛,也没打算藏你的宝贝外孙子。”

叶贞总算松了一口气,“前辈,逸儿现下何处?”

“不好玩不好玩,一下子就被拆穿了,真当无趣。”夏侯渊喝一口茶,“你们父女两个就是、就是……坐过朝堂的人,真当无趣,走哪都打着官腔。一个老子是这样,一个小的还是这样。所幸你现在还是一个,你若是一家四口齐上阵,啧啧啧,还不得……”

话未完,叶贞眼底的光却瞬时黯淡下去。

她抿一口茶,默不作声。

一家四口,如今何来的一家四口?

慕青面色一沉,冷然盯着夏侯渊,一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冷冽,那眼神,险些把夏侯渊当场撕巴。

“孩子呢?”慕青冷问。

夏侯渊双手一摊,“跟风阴去玩了,反正不在我手上,明日就会回来。原本打算跟你们闹一场,如今可好,你们父女两个,一个要碎尸万段,一个要剥皮拆骨,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慕青捏紧拳头,“你找死!”

“嗨,你还来劲了。我好歹也是你长辈,你若是再出言不逊,可莫怪我不客气。都说了孩子不在我手上,你还别威胁我,我要是惹急了。就……”

还不待夏侯渊说完,叶贞已经起身缓步走向门外。

“贞儿?”慕青稍稍一怔。

“爹,逸儿与风阴在一起,我放心。我出去走走,你们慢慢玩。”叶贞没有转身,只是径直走出去。

外头月色微凉,却抵不上她眼底的清冷。

走在回廊里,叶贞一身便装,眉目森冷。姣好的容颜在月光清辉下,愈发的迷人。经历了那么多,她再也不是昔日稚嫩的女子。这天下的生死都在她的一念之间,只是她要的,始终没能得到。

墨发随风飞,叶贞站在院子里,望着一如往昔的一切。

往日都是白天来,到了夜幕之时,她总会迫不及待的离开。

怕的就是长相思!

长相思不能长相守,长相忆不能长相依。

空回忆,谁惹伤心离?

负手而立,叶贞望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如潮的记忆撕碎伪装的面孔。她伸手轻抚容颜,这才发现脸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潮湿一片。

三年了,她第一次找回来落泪的滋味。

不远处的房间内,传来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伴随着房屋都跟着微微轻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