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1/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师父你放我出去!”石室内,慕白拼命撕扯着门口的锁链,“师父你放我出去,再不出去,莲儿就会……师父,我求你我求你!”

“混账东西,你难道不知道,你我这门功夫的弱处吗?”昆仑子冷然站在门外。

慕白扑通给他跪下,透过门缝焦灼的望着外头,“师父,只这一次,唯这一次。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莲儿被他们糟蹋,师父我求你,只要我去赎了莲儿,我立刻回来,绝对不会与莲儿再纠缠不清。师父……”

他狠狠的给昆仑子磕头,那份绝然教人感动。

昆仑子拂袖而去,“你好好反省,待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那个风尘女子,就随她去吧!万般皆是命,你何必苦苦执着。”

“师父!师父!”慕白疯狂的撕扯着铁索。

外头空无一人。

拼尽全身功力,他终于扯断了铁索,疯似的冲出去。顾不得体内翻滚的血气,顾不得险些气竭而亡的身子,翻身上马。

他何尝不知道,这一去,定然会被逐出师门。

可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满脑子都是一张张脑满肠肥的垂涎画面。

他刚刚筹措了为她赎身的银子,却不料被昆仑子发现,愣是将他囚禁起来。快马加鞭,他只愿此生还来得及。

淮月楼里,歌舞升平。

美丽的女子站在花台正中央,今日是她沦落风尘被开苞的日子。她就那么定定的望着眼前一张张垂涎的容脸,心里头只期盼着,期盼着那个叫慕白的男子,能一掷千金的带她走。

慕白,你会吗?会来吗?

可惜,她没能等到记忆中的竹马,却等到了当空一声礼炮响。

她抬头,看见外头的焰火绚烂绽放,如她此生,繁华过后就会终结。

可是……

她忽然不甘心,不由的攥紧了拳头。

如何能甘心呢?

他骗了她?真的骗了她?!他没有来,可是底下的竞价却越来越高。

一声高喊,她看见魁梧的男子疾步走入华堂。她认得,那是当朝鲁国公叶惠征,手握重兵,身份何其尊贵。

“你叫什么?”叶惠征已过而立之年,却一身军人气质,往这堂内一站,无人敢与之匹敌。他用冰冷的剑鞘挑起她精致的下颚,一双锐利如虎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精致无双的脸。

“妾身花娘。”她眸中含情,低低轻语。

今日,她难逃一劫,他到底还是没来。

既然如此,她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就这样付与他人。就算要挣扎,她也要挣扎在最高层。难得今日能逢着叶惠征,她决意不会放过。

慕白,你骗了我。

为何要骗我?

你说过,会带我走!原来,都是骗人的话,却让我苦苦当了真。

叶惠征一掷千金,打横将她抱起。

花娘原就生得娇艳,明媚如花,秋水剪眸略略含情,一张红唇饱满欲滴。稍稍挽唇,变成风韵,教人见着宛若欲说还休。纤瘦的腰肢,盈盈一握,越发惹人垂怜。

早前便有人听闻,淮月楼的花娘,花颜如玉,便是当朝国公爷也忍不住前来竞价。

叶惠征抱着她,一步一顿的走上木质台阶,她听见那木楼梯发出清晰的咯吱咯吱声。心,高高悬起,却还在期盼着,期盼着最后的希冀。她想着,只要他出现,她就会跟他走。吃糠咽菜,粗茶淡饭她也甘愿。

他说过,等着赎了她的身,他们就回老家。

那个渭河边的宁静小渔村!

她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可惜……

她扭头望着案上的红烛,看到那烛光摇曳中,叶惠征的脸在她的视线里无限放大。下意识的用手抵住他的胸膛,花娘的面色怔了怔,“国公爷,我……”

“怎么?本公已经置了银子,你却不肯?你该清楚,本公是什么身份。若你愿意,本公纳你为妾也不无可能。”叶惠征浓眉挑起,他哪里容得旁人反抗他的意思。坐惯了高高在上的位置,岂容旁人悖逆。

花娘的手稍稍一颤,“国公爷,妾身还没、没准备好。”

低眉望着花娘娇羞的容颜,叶惠征朗声大笑,“无妨。等你做了本公的女人,本公自然会好好待你。若将你留给外头的那些狗东西,倒也浪费。”

语罢,他全然不顾花娘的抵触,狠狠撕碎了她的衣衫。

花娘眼底的惊慌失措,最后化作抵死的挣扎。可惜,她越挣扎,叶惠征越发来了兴致。撕裂般的剧痛,让她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眼泪随即沿着眼角徐徐而落。

“怎么,你不喜欢?”叶惠征怒然眯起眸子。

“疼……”花娘垂下眉睫。烛光下,肌肤莹润泛着浅色,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越发楚楚动人。

闻言,叶惠征才算勾了勾唇角,“这还差不多!”

她咬着牙,任凭他在自己身上驰骋。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若磨盘碾过一般,疼痛难忍。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的爱痕,到处都是斑驳的印记,她披了件衣衫颤颤巍巍的走到梳妆镜前,望着一声狼狈的自己,瞳孔不自觉的缩了一下。

身上还留有令人作呕的腥味,她便走到门口,想要喊人备水沐浴。

一开门,外头站着熟悉的男子。

她愣在那里,看着他站在外头,一双通赤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在那双血色之瞳里,她看见了他的愤怒。

“你一直站在这里?”花娘冷了声音。

慕白定定的看着她,眼底的愠怒清晰可见,“我都听见了。”

她忽然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他脸上,颤抖的唇狠狠匍出一个字,“滚!”这辈子,她都不想看见他。

“我来迟了。其实是……”

“你不必跟我解释。”花娘的脸色青白相间,“你自去做你的仁义侠士,我只当是我瞎了眼,继续做我的风尘女子。早前我们还有可能,而今……我们尘归尘,土归土。什么青梅竹马,什么承诺,都不过是个笑话。现在我看明白了,也看透了。慕白,你给我滚!永远都别让我看见你!”

门,砰的合上。

至此两不相见,至此恩断义绝。

可是,真的能绝吗?

此刻他的怀里,就揣着为她赎身的银子。只是……真的来晚了,只听见他们一夜旖旎的声音。

袖中五指紧握成拳,慕白转了身,一步一顿走出了淮月楼。

窗台处,花娘定定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瞬时泪流满面。

脏了,就回不去了……

两个月后,花娘有孕,叶惠征纳了花娘为妾。彼时风光无限好,国公府内容颜俏。那时候的花娘,颇得叶惠征的宠爱,又因为身怀有孕,更是成了叶惠征手心里的宝。正妻侧室,都不及她分毫。

慕白没有走远,就在国公府外头游荡。

然而便是如此,依旧招致了祸端,也是这个祸端,让他走上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也让他心爱的女子,成了毕生之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