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彦朝崇光十三年,鲁国公府侧房花氏生下一子,取名叶年。

叶惠征大悦,满月宴大摆三日,邀请朝中各府官员。

花娘生下儿子,府中地位自然是与日俱增。叶惠征尤为宠爱叶年,却使得更招致正房和二房的嫉恨。但那又怎样,自古女子只要得夫君宠爱,什么正房什么妾室又有什么区别。渐渐地,连府中之人也势力起来,连带着二房都不被待见。

正房傅音居风来居,膝下有一女一子,长女为叶蓉,长子为叶赫。

叶蓉倒也品貌端正,叶赫却是纨绔不化,小小年纪便在外头厮混。虽为长子嫡出,但仗着鲁国公府的名号在外头胡作非为,确实不成器。

二房文澜着碧月阁,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名为叶杏,自小便生得玲珑剔透,格外招人喜爱。虽为庶出,但叶杏还是颇得叶惠征喜爱。

打从花娘搬进叶惠征的燕青园,府里的一双双眼睛便都对准了她。

奈何子凭母贵,母凭子贵,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所有人都才想着,许是哪日叶惠征一时高兴,便会让花娘做了那人上人。

唯独花娘心里清楚,自己的出身,即便叶惠征疼她入骨,也永远都不可能让她堂而皇之的站在国公府的祠堂前。

她不求其他,只求安然富贵,稳度余生。

有子万事足。

走出府门的时候,叶惠征看了她一眼,“本公不日将出征在外,你早去早回,本公有话与你交代。”

花娘颔首,抱着熟睡的叶年笑了笑,“待妾身还了愿,定然为国公爷在佛前祝祷。”

语罢,叶惠征亲自送她上了车辇,冷了声吩咐随侍,“小心伺候,若有差池,决不轻饶。”

闻言,花娘嫣然一笑,明媚无方。

大觉寺乃是大彦朝的国寺,素来香火鼎盛。只是她这一顶国公府的车辇,自然是人来让路,谁也不敢与她争锋的。彼时的鲁国公府就好像后来的盈国公府,一样的不可一世。

“三姨娘,您看什么呢?”身旁的奶妈好奇的问。

自打进了大觉寺,花娘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不时的回头。

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倒是真的。若说真有什么人跟踪,倒也……无据可查。

随侍们清了场子,花娘一个人跪在大殿内。生产后的女子,越发的柔媚,宛若轻轻一捏,就能揉出水来。这般如水女子,哪个男子不爱?

“多谢佛祖赐子,惟愿年儿平安喜乐,健康成长。愿国公爷出征顺遂,早日得胜归来。信女不求其他,只想着安安稳稳的过日,不愿在颠簸红尘。”花娘低低的吐诉着,虔诚的磕头。

石柱后头,一双眼睛如痛如恨,眼底的光随着她嘴角的笑意,慢慢化为冰冷。

出了大觉寺,花娘抱起叶年,“快些回去吧,免得国公爷担心。”

车辇沿着原路返回,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何,花娘总觉得有些不安。心里不安,脑子里有些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只是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准确。

马声嘶鸣,花娘的车子停在了半山道上。

“什么事?”花娘心惊,不由的抱紧了叶年。

“三姨娘,是剪径的匪人。”外头的随侍一声喊,花娘当下便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谁知道后来会怎样,她只管抱着自己的儿子就是。

不多时,外头开始传来清晰的打斗声。

花娘面色煞白,她忽然想着,好端端的怎会有匪人?这里是去大觉寺的必经之路。而外头这些人,似乎不为钱不为利,分明是要她死的。

否则何以连讨要过路钱都不肯,直接就动了手?

是……她们吗?

世上没有人比大房二房更想要她死!

然,渐渐的,外头的声音越来越弱。

花娘终于鼓起勇气撩开车帘子,外头的一幕让她惊在当场。

慕白一身是血的站在车辇之前,所有的匪人都被斩杀在地,连她的随侍都愣在原地。在慕白的身后,几个人端坐马上,为首的魁梧生辉,浓眉阔目,只一眼就让人心颤不已。

四目相对的瞬间,花娘的眼神缩了一下,躲避般的垂下眉睫去看怀中的叶年。想了想,还是下了车辇,缓步上前福身,“多谢各位相救。”

“本军瞧着是国公府的车,才施以援手。谁知竟然是三姨娘,当真是缘分。”马上的男子朗笑两声。

花娘稍稍一怔,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行了礼,“妾身多谢洛将军救命之恩。”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当日在满月宴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镇国将军洛云中。

“慕白,送三姨娘回府。”洛云中勒了马缰。

“不必了。”花娘脱口而出。

洛云中立身马上,“怎么,三姨娘有什么不便?”

“将军好意,妾身心领。只是这事若然被国公爷知道,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妾身不想闹得满城风雨,还是息事宁人的好。所以……”花娘没敢看慕白,只是望着怀中嗷嗷哭泣的叶年,“车夫,走吧!”

马车徐徐而去,至始至终,花娘都没有再正眼看慕白一眼。

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不必再放在心里。

慕白站在那里,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眸色冷厉无温。

“到底她还是死了心。”洛云中轻叹一声,“你还想继续吗?”

“我们说好的交易,既然开始了,我便不会退缩。我一定会带她走!”彼时错过,以后不会再有第二次。

洛云中轻笑,“你这固执的性子,与幼年没有多少区别。我们本是同宗,虽说迁居别处,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自然你也要帮忙的。你放心,我会去国公府,留你在那里安排个护院的差事。以后如何,便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吧!”

慕白握紧了手中的剑,敛了眸中光华。

莲儿,我一定要带你走。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翻身上马,慕白随着洛云中策马而去。

洛云中别有深意的看一眼,身边的年少气盛,到底还是勾了勾唇角。以后安插个眼线在国公府,果然是极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