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3/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娘的车辇自然比不过洛云中的快马加鞭,等她回来的时候,洛云中早已跟叶惠征端坐花厅。

见着花娘进来,叶惠征急忙上前,却不是搀着她,而是一脚将身旁的随侍踹飞出去,力道之大,用力之狠,让花娘面色煞白。

听得叶惠征怒道,“没用的东西,竟然让三姨娘和小公子受了惊吓,你们都不想活了吗?”

“国公爷,我……”花娘顿了顿,看一眼洛云中与慕白,还是将话咽回去。

“你没事吧?”叶惠征走向花娘,直接看向怀中的叶年。

花娘颔首,“国公爷,我没事,多谢洛将军相救。”

叶惠征点了头,朝着慕白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留下吧!本公即将出征,到底这府中不干不净,委实需要留个人盯着那些狗东西。”

洛云中笑了笑,“原本本军这个外人不该说,但是……”

手一挥,便有一名仆役被揪出来。

“三姨娘离开之后,本军发现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在一侧,当即揪出来。不知道国公爷认不认得?怕是与此次三姨娘遇袭有关。”洛云中慢条斯理的说着。

叶惠征陡然凝眸,眼中几乎凝出血来,“管事,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那管事急忙上前,当即一个耳光子扇在那仆役身上,“要死了,你竟然敢伤害三姨娘!”

“是哪个院子的?”叶惠征怒不可遏。

花娘想着,大抵叶惠征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己才这般盛怒。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作祟,这才是他无法容忍的,这简直在挑衅他的权威。

所以,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是碧月阁的。”管事说这话的时候,将头都埋了下去。

叶惠征勃然大怒,尤其是洛云中在场,更是觉得颜面挂不住。屋里斗,窝里反,他这个国公爷如今连后院都管不好,还提什么手握重兵。

“去吧她给本公带来!”叶惠征端坐。

洛云中笑了笑,“既然是国公爷的家事,那本军不便多留,这厢就先行告辞了。”

叶惠征面色一沉,“请便!”

走了两步,洛云中朝着花娘笑道,“这小公子委实可爱,只是国公爷可要小心了,这次是遇见了本军,下一次未必有这样的幸运。”

言罢,洛云中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国公府。

这无疑是火上浇油,叶惠征顿觉难堪至极。

不多时,二房文澜被带了上来,扑通跪在叶惠征的跟前,眼泪鼻涕一起下来,“国公爷,不是妾身做的,妾身冤枉啊!”

“混账东西!”叶惠征怒然,霎时将桌案上的茶杯悉数拂落在地。

砰然巨响,让花娘心下一惊,也让四下噤若寒蝉。

“国公爷,也许……”花娘上前,刚要劝慰,却被叶惠征一记冷冽的目光给弹了回去。花娘抱紧了叶年,低低的垂下眼眸。

“本公还没死呢,你就想着要杀这个杀那个,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本公这个国公爷如今也奈何不得你了?你是不是要插上翅膀飞上天?”叶惠征已然动了杀机。

“不不不,国公爷饶命,国公爷,妾身只是一时糊涂。委实没有要杀三妹的意思,只是想给她个教训,确实不是故意的。国公爷,杏儿还小,您看在杏儿的面上,饶了妾身,妾身一定闭门思过,一定好好做人。”文澜是个外强中干之人,眼见着叶惠征眼珠子一瞪,便是什么都招了。

叶惠征起身,忽然一脚踹在文澜的肩头,直接将她踹飞出去,狠狠撞在外头栏杆的石墩上。文澜哎呦了一声,许久没能爬起来。

“本公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哼……你竟敢在本公的眼皮底下作祟,本公岂能容你。文澜,今日莫怪本公心狠,是你不知死活。”叶惠征咬牙切齿。

“国公爷,杏儿还小。”花娘弱弱的说了一句。

叶惠征陡然死死盯着她脸,“杏儿有她这样的娘,还不如没有。”

花娘的表情颤了颤,到底没能说什么。

文澜爬起来,抱着叶惠征的脚踝放声大哭,“国公爷饶命啊,妾身错了。”

“老爷。”大房傅音快速走来,左手牵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

她便是叶杏。

“娘?”叶杏哭着扑向文澜,母女两个抱在一起痛哭。

“你怎么来了?”叶惠征没好声好气的哼了一声。

傅音的祖父乃是当朝太子的太傅,故而叶惠征还算稍微迁就着她。见着叶惠征如此神色,傅音冷睨花娘一眼,而后缓了口吻道,“老爷,二妹确实行为不妥,但身为女子,哪个舍得与旁人分享丈夫。只是她是做过头了,好歹三妹无碍,略略惩处便也作罢,无谓闹出人命。想来三妹也是不愿的,到底还有个年儿,要为年儿积点德啊!”

叶惠征稍稍一怔,但容色未减。

见状,傅音继续道,“杏儿还小,老爷您就看在杏儿的面上,饶了二妹吧!到底孩子还小,还需要娘亲在侧。”

“娘亲?”叶惠征忽然冷了眸色,“她这样歹毒的心思,还能为人母吗?若是今日花娘与年儿有了损伤,敢问夫人,又当如何?”

一番反问,让傅音愣在原地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下一刻,叶惠征拍案而起,“来人,把这贱妇给我拖去柴房。十日内,不许喝水不许吃饭。本公便要看着,她能不能熬得过。”

“国公爷,十日是会熬死人的。”花娘没忍住,到底杏儿才两岁,哭得泣不成声。此事源于她而起,她也是做娘的,哪里舍得让别人的孩子也没了娘亲。

叶惠征冷笑,“熬死那也是她的命。”

语罢,叶惠征大步出门。

“国公爷!”花娘动了恻隐之心,一把拽住了叶惠征的衣袖,“可不可以饶了二姐姐一命,到底我这厢也没事。”

“哼!本公说的话,岂容更改!”叶惠征狠狠甩袖,快步离开。却因为力道之大,让花娘一下子身子失控的朝着后头仰去。

“小心?”慕白脚下浮动,立刻接住了花娘。

花娘面色煞白,急忙打量着怀里的叶年,所幸安好无虞。喘了口气,花娘颤了颤,“谢谢。”

慕白松开她,垂了眸色,没有吭声。

文澜被哭着押下去,叶惠征的命令,谁敢不从。

杏儿哭得跟泪人似的,却奈何年岁尚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