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4/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音抱着杏儿,直勾勾的站在花娘跟前,那眼神狠得能磨出刀子来。

花娘稍稍一怔,“夫人,我……”

“杏儿你记住,你娘是被她害死的。记住这张脸,记住这个人,明白吗?”傅音字字诛心,让怀里的叶杏忽然扑向花娘。

若不是慕白拽了花娘一把,叶杏的指甲几乎就挠上了花娘的脸。

花娘张了张嘴,“不是我!”

傅音冷哼一声,大步流星的离开。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慕白冷哼一声。

花娘垂下眉睫,“我不想害人,也不想杀人,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以前的事,我不想提,还望慕侠士以后也缄口莫提。”

语罢,花娘抱着叶年走出了慕白的视线。

这国公府虽然荣华万千,却也是杀戮随行。

叶惠征一句话,文澜就必须活活渴死,活活饿死。对于杏儿而言,此生都会恨她入骨。傅音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件事也许并没那么简单。原先她的话语皆是向着文澜,但最后那一句,却让叶惠征下定了杀文澜的决心。

他的女儿,若是有这样的娘亲,还不如没有。

叶惠征久经沙场,对于这些勾心斗角,到底也不如稳坐夫人之位的傅音懂得多。

一句话可以救人,一句话可以杀人。

慕白听得一清二楚,比花娘更明白其中的真相,在这件事上,文澜不过是傅音推出来的替死鬼。他不说,只是想让她的日子好过点。至少在他还没完全有把握带走她时,他希望她身边的对手,能少之又少,日子尽量过得舒坦。

第二天的时候,文澜就死了,死在叶惠征出征之前。

叶惠征觉得晦气,直接铺盖一卷就给下了葬,连出殡都免了。

甚至于,不许府中任何人给文澜送葬,连叶杏都不准披麻戴孝。

如此一来,那叶杏年岁虽小,以后长大了也是更恨花娘。

“娘,为什么你不救二姨娘?”叶蓉坐在梳妆镜前,傅音慢慢的打理着她油光水滑的青丝。

傅音笑了笑,镜中望着女儿端庄的容色,虽然叶蓉只比叶杏年长两岁,但却是出奇的聪慧懂事。她将自己的女儿一直打理成端庄稳重的模样,心里却盘算着,来日入宫可以为人之上。

她的女儿,必定要做人中龙凤。

“娘是故意让她死的。”傅音拂过女儿稚嫩的面庞,“蓉儿,你要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要做,就要做的天衣无缝。就算要杀人,也要不留痕迹。这世上很多人该死,因为她挡了我们的路,很多人不该死,因为还有利用的价值。你明白吗?”

叶蓉摇了摇头,“娘,我不懂,人家说你是去给二姨娘求情的。”

“你爹的性子我最了解,他最容不得他人悖逆他的心思,你越说得多,他越会觉得二姨娘该死。所以娘就去添了一把,难道你不想让你爹多来娘这里陪你吗?”傅音笑得微冷,“如今杏儿也在这里,除了花娘那里,你爹的孩子都在娘手上,他如何还能逃得出娘的手掌心呢?”

“娘,那你是不是也要对付三姨娘?”叶蓉好似明白了一些。

傅音笑着,“蓉儿,你觉得呢?”

叶蓉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娘,我明白了。”

“未达目的不折手段,不管是谁,都不例外。”傅音向叶蓉灌输着,什么才是杀人的最高境界。那就是不必自己动手,却能让敌人置之死地。

“蓉儿,你哥哥是个不成器的,娘将来就靠你了。”傅音望着女儿精致白嫩的面颊,“等你长大了,娘会让你入宫。你要给娘争气,娘不要贵妃,娘要你做这母仪天下之人。以后在人前,你必须保持着最谨慎端庄的模样,明白吗?”

叶蓉垂下眉目,“那我是不是不能跟杏儿玩了?”

傅音勃然愠怒,“混账。叶杏是庶女,不管怎样,你都是嫡出。她的身份如何能与你相提并论?你要记住,你是嫡出,她不过就是偏房生的庶女,就算将来入了宫,她也飞不上天去。不过人前,你还是要与她姐妹相称,但要把握分寸,绝对不能让她越矩,不能取代了你!明白吗?”

叶蓉似懂非懂的点头,“是。”

闻言,傅音长长的舒了口气,“不是娘苛刻,这府里,以后都不会只有你一个女子入宫。娘不得不防,不得不早作准备。所幸文澜死了,叶杏如今就在我手上,那小丫头长得一脸的狐媚子相,控制在娘的手里,娘心里放心,否则那文澜将来定会出什么幺蛾子。说不定以后,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女儿明白了。”叶蓉才四岁,却已经被调教得喜怒不形于色,无论何时都要保持着最端庄的仪态。因为她是嫡女,是正出。

一句嫡庶尊卑,不知害了多少人。

叶惠征出征在外,花娘自然不敢轻易走出燕青园。

自从文澜死了,任谁都不敢轻易靠近燕青园。谁都明白,碰了三姨娘那只有死路一条。文澜跟着叶惠征年岁不少,如今说死就死了,可见叶惠征心中对花娘的钟爱。

花娘也难得清静,没事哄着叶年,整理整理院子里的花草,也是极好的。

只是慕白寸步不离,让花娘有些尴尬。

但碍于他是洛云中留下来的护院,又是叶惠征首肯的,她也不好把他往外推。

叶惠征出征四月有余,始终没有回来。

及至四月后的一天夜里,府内却突然有了异动,好似是有贼入了府,如今大夫人傅音正带着一帮家丁护院,挨个房间的查找。

花娘站在燕青园的门口,望着外头喧嚣的一幕,不觉凝了眉。

“这是何故?”花娘不解。

管事急急忙忙的过来,“三姨娘快些回去吧,有贼入府,如今正找着。大夫人吩咐,那贼受了伤,如今正在逃窜,故而谁都不可以离开自己的院子。”

花娘素来不是多管闲事之人,便道,“好。”

这厢快速让人关了院门。

刚关闭自己的房门,花娘险些惊得叫出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