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5/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白跌坐在窗户底下,胳膊处鲜血直流。

“你这是……你就是那个贼?”花娘急忙关闭门窗,惊慌失措。

“别出声。”慕白喘着气,“如果你不想我死,就帮我。”

花娘一怔,“如何帮你?你以为我还会帮你吗?你入府到底是为了什么?洛将军会如此好心送你进来?”

“我来找太傅与叶惠征的密信。”慕白也不瞒她。

此言一出,让花娘瞬时瞪大了眼眸,“你不要命了?”

外头不断有脚步声纷至沓来,她想着,估计快要搜到这里了。然则看着慕白如今的状况,只怕也是逃不走的。否则他哪里会回来连累她?可是这房间就这么大,她如何能藏得住他?私藏男子在房间,若是教人搜出来,她可是百口莫辩。

到那时,文澜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还有……”慕白顿了顿,“等我完成了这件事,我就带你走。”

花娘骤然愣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慕白没有回过神。

“我想得很清楚,这辈子除了你,我谁都不要。你说过,此生非君不嫁。”慕白斩钉截铁,“莲儿,我要带你走。”

一句莲儿,让花娘瞬时瘫软在地。

“我不介意过往的一切,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慕白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很冷,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整个人都稍稍颤抖。

门外响起了呐喊声,有明晃晃的火把快速的移动。花娘知道,傅音带着人快到燕青园的外头。深吸一口气,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花娘将慕白搀起,“我不会跟你走,但我也不会让你死!慕白,若你不死,就离开吧!”

他看着她眼中的绝然,只在低眉间才掠过一丝凄冷的痛楚。

开了门,花娘冲着外头的随婢道,“去给我备水,我要沐浴。”

傅音搜遍了整个国公府,如今只剩下这座燕青园还没搜查。自然,她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若是花娘有恙,她还能趁机下手。

一声令下,所有人包围了燕青园,将燕青园每个房间都翻转了过来,愣是没有找到错漏。

如今就剩下花娘的房间。

“三姨娘在沐浴。”婢女急忙上前。

傅音愣了愣,扭头冲着身后的人道,“你们留待原地,若看见那贼人,莫要手下留情。”语罢,她独自一人推门进去。

氤氲的水雾在房内弥漫,偌大的浴桶里,花娘端坐在内。迷人的花瓣厚厚一层洒落在水面上,随着水底下的暗潮涌动而泛着涟漪。香气四溢的房间,一眼望去根本藏不住人。

“夫人?”花娘取过桶边的毛巾遮去了双肩,而后柔柔的垂下眉睫,“我这厢多有不便不能给夫人行礼,还请夫人恕罪。”

傅音冷着眉,在房内走了一圈,“你就一个人?”

花娘面色微红,略带羞涩,“夫人这话问得好生奇怪,国公爷出征,妾身的房间当然只有妾身一人。夫人这般兴师动众的,不知所谓为何?若是夫人有什么大事,妾身马上起来穿衣服便罢!”

“不必了!”傅音眸色微沉,“夜里进了贼,你自己当心点。否则伤了你自己,可休怪我没提醒你!”

收了不甘心的视线,傅音睨一眼浴桶中的花娘,那娇滴滴白皙如玉的女子,莫怪叶惠征要痴迷至此。

花娘垂着眉目,一脸的小女子娇羞与窘迫,那风情更是无与伦比。

只一眼,连傅音都觉得有些心跳加速。

女子生得太美,果然是妖孽。

只是这样的妖孽,还是早些除去为好。

傅音大步出门,撤了外头的守卫,又领着人朝别处去了。

“三姨娘?”外头婢女低低的喊着。

“你们都下去。”花娘略带愠怒的声音,让人以为是因为傅音瞧见了她沐浴的模样,才动了怒气。底下的人更是一个个都急忙撤离,若是花娘一状告到叶惠征那里,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眼见着外头的声音消失殆尽,花娘总算松了口气,“没事了,你出来吧。”

然水面下似乎依旧没有动静,花娘又道,“你出来吧!”

又是没有动静。

花娘心下一慌,急忙伸手往水下去摸,一把将慕白拽了出来。只见他双目紧闭,唇齿紧咬,好似厥过去了。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快速的拍打着慕白的脸,“慕白?慕白?你醒醒?”

然,慕白还是没有反应。

花娘的眼泪一下子滚落,“慕白你别吓我,我不想你死!慕白你醒醒?慕白……你不是说要带我走吗?你别吓我!”

“你愿意跟我走吗?”慕白睁开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

花娘愣在那里,“你骗我?你又骗我!”

“莲儿,你真的愿意跟我走吗?”他握住她的手。

花娘这才惊觉自己没有穿衣服,急忙扯了毛巾遮去自己的露在水面的部分。眸光躲闪,她不愿去看他灼热的双目,“我只是说说而已,怎么可能跟你走?我还有年儿,还有国公爷……”

“叶惠征根本就不爱你,等到你年老色衰,你还觉得自己能安然活下去吗?大夫人是什么人,你不是不清楚,她若要害你,你死一百次都不够。你心太软,根本不适合在大宅院里过活。你该跟我走,我们去过寻常人该有的平淡生活。”慕白怒然。

深吸一口气,花娘定定的看着他,“若是我让你现在就带我走,你肯吗?”

慕白顿了顿,“等我事情做完,我就会……”

“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花娘冷笑一声,“以前你让我等你,你去拜师学艺,我却被父亲卖入了淮月楼。后来你找到我,你说等你凑足了赎身的钱就带我走。我等着,等来的结果是我成了国公府的三姨娘。现在你还要我等你?慕白,你当我是什么?这一辈子都等着你?等到你一次次的食言?我等够了,也受够了!”

“不管我现在的生活是好是坏,都跟你无关。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所以,你最好马上走。否则我就让人来抓你,绝对不会再对你容情。”花娘愤然。

水中芙蓉,半带娇羞半带恼。

却是蚀骨柔情,勾魂摄魄。

慕白忽然扣住她的双肩,不顾一切的吻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