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6 为Gun童鞋的十朵花加更/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甩去,花娘满脸怒气的盯着他。

慕白的指尖拂过唇角的溢血,“打得该重一些。”

下一刻,他忽然抱起她走出浴桶。

花娘急忙遮去身子,却被慕白抱到了床榻上。她瞪大眼眸,嗔怒的模样教人垂怜,“慕白,你放开我。我救了你,你岂可……”

“莲儿,你可知道那日我在门外听着你们在房内……你可知我心头的痛?我来迟了一步,却将你拱手让人,你可知我有多恨?”慕白眸色染血,死死盯着身下的女子,“当我听得你因为身怀有孕被迎入国公府,我恨不能直接去抢了你回来。”

“事情都过去了,你何必耿耿于怀?这世上很多事,错过便没有回头路。慕白,你放弃吧,我不会跟你走。如今我的,很好!”她别过头不去看他,却死死拽着那条毛巾,尽量遮去重点部位。

慕白冷哼,“很好?何曾很好?你快乐吗?在国公府里,叶惠征一句话,你就会像二姨娘那样死去。你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玩物,如今还在兴头上,许是能博红颜一笑。等到你色衰爱弛,你觉得你会有什么下场?”

“我有他的孩子!我有年儿,他们不敢对我怎样!”花娘怒气冲冲。

“孩子?二姨娘也有孩子,还不是被杀?你以为大夫人是省油的灯吗?刺杀你的人根本是她与二姨娘一道商量的后果,然事情败露,她推了二姨娘出来,也就是你这个傻女人,还天真的以为大夫人当日出现是来救二姨娘的。”慕白冷然,“她是来送二姨娘去死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花娘愣了愣,眼底的光有些不敢置信。

“大夫人城府深厚,你如何能跟她斗?就凭你的良善,不出半个回合,你跟叶年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慕白咬牙切齿。

“不会的!大夫人分明是来救二姨娘的,否则二姨娘为何不说?”花娘始终不肯相信。

慕白捧起她的脸,“你没看见大夫人带着叶杏吗?那是二姨娘的命根子!若你将死,你会不会托上孩子?若你出了事,你会不会希望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归宿?”

花娘眼底的光瞬时黯淡下去,羽睫止不住的颤抖。

“现在你明白了吧?你根本不是大夫人的对手,若你现在不走,你早晚会死在这里。”慕白望着身下面如死灰的女子。

她的世界从来都很简单,要的也很简单。

可是这个世道,从未有过仁慈。

那他便撕碎给她看,让她明白什么才是依靠。

“就算我死在这里,我也不会跟你走。”花娘深吸一口气,正欲推开慕白。

谁知慕白忽然将她双手扣住,瞬时高举过头顶。下一刻,她那条用以遮羞的毛巾被远远丢开,落在地上。

“你放开我!”花娘切齿,却是焦灼无比。

“只要你出声,外头的人就会冲进来。到时候,他们所看见的就是三姨娘与护院不伦,彼时你就算跟我没有什么,也是百口莫辩。莲儿,你可要想清楚。只要你出事,许是连叶年都会保不住!”慕白眸色素冷。

花娘愣在那里,“为何你会变成这样?”

慕白低眉吻上她的雪白的脖颈,“因为我爱你。”

身子稍稍一怔,花娘的羽睫骤然扬起,两行清泪瞬时滑落。

以前他从不肯轻易说出口,她一直在等,可是等来等去等到了心死如灰。如今他说了,她却觉得如此的不真实。

“那又有什么用?”她哽咽着,泪如雨下。

慕白抬头看她,指尖轻轻拂过她精致的面颊,“别哭,这一次是真的。”

若是他明白多年后,他给予她的还是一场无穷无尽的等待,许是现在他就不会说这样的话。这辈子她一直在等,等到了最后的屠戮,却没能看到他最后一眼。

命中谁是谁的劫,又有几人说清。

一个永远等待,一个抱憾终身。

“放过我吧!”她哭着想要推开他,却又不敢哭出声来,只是任凭眼泪横流,呜咽得教人心疼不已。

“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手。”他双目通赤,直勾勾的盯着身下轻颤的女子,弹指间,灯火熄灭。

黑暗中,春风旖旎,那一室的挣扎与爱恨,等待着最后的覆灭。

午夜的寂静,他终于可以拥着心爱的女子,看着她埋在自己的怀里嘤嘤啜泣。虽然非她所愿,但他到底做了这样的事情。指尖穿过她的发髻,慕白低眉望着怀中的女子,被窝底下白皙的肌肤就紧贴着他的灼热。

她的身上沁凉而幼滑,让人痴迷。

吻上她的眉心,黑暗中他望着她眼中涌动的流光,含上她的唇,“莫怕,很快就会结束。”

花娘却已经泣不成声,如今这局面,已然非她所能控制。

她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的前程?是生是死?抑或生不如死。

翌日,花娘醒来的时候,慕白早已不知所踪。枕边放着一张绣帕,上头绣着慕兰二字。花娘的脸稍稍红了一下,犹记得当年竹马绕青梅,稚嫩的他曾说过。

莲儿,你与我生个孩子,可好?

她红着脸娇羞得不成样子。

他道,你如此喜欢兰花,就叫慕兰。

她抬头看他,含笑着点点头。

于是她便将溪边兰绣在帕子上,绣“慕兰”二字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

后来呢?

后来的后来……没娘的她被嗜赌的父亲卖给了淮月楼。妈妈说,她生得好看,还得再养养,才能换个好价钱。于是她等在淮月楼里,等着那个想要与她生娃的男子回来赎她。

可是这一等,就没了结局。

只是如今还要纠缠,又有什么意义?

错过的,这辈子都回不去。

花娘窝在床角,眼底的光寸寸黯淡如灰。

所幸自这一夜后,慕白便不再来。花娘当然也明白,他自然是去做他的什么大事。她不问也不敢问,那一夜的后怕,她依旧心有余悸。

一个月后,叶惠征总算回来了。

但叶惠征一回来便大发雷霆,在书房的密室里,有一封密信失了踪。此事闹得一发不可收拾,然叶惠征也不敢往外捅,只是在整个国公府内严查。

花娘的心高高悬起,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密信的去向。

夜里叶惠征没有回来,而是召了一个舞姬入房。那舞姬生得媚骨柔姿,花娘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便回来。心却隐隐的疼,那高高在上的男人曾经待她如珠如宝,渐渐的还是去了别人那里。那是她的丈夫,只是她不得不跟别人分享。

回了房间的瞬间,花娘还未站定,便被人一把握住了手。

心下一怔,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闭。

花娘抬头,“你还来做什么?”

慕白眸色陡然一沉,“你面色不太好,可是生病了?”

语罢随即搭上花娘的腕脉,下一刻,慕青愣在那里,“你近日神思倦怠,食不下咽,原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