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7/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白忽然揽她入怀,在她眉心轻轻一吻,“五日之后,我带你走。带你们母子俩回渔村!”

花娘一怔,急忙推开他,“你说什么胡话?年儿是叶家的子孙,岂能……”

“我不是说叶年,我是说你肚子里的这个。”慕白笑得清浅。

花娘却煞白了容脸,“你说什么?”

“你有了我的孩子。”慕白握住她的手,“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

“不不不,这不可能!”花娘玉容失色,惊惶无措的坐下来,“我怎么可能怀上你的孩子,我是国公府的三姨娘,如果教国公爷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慕白冷了眉色,“叶惠征出征四月,你现在有了身孕,自然是我的。若你不信,我大可以重新做一次。”

花娘愕然抬头,眼底泛着愠怒的光泽,“为何你要回来?为何你要害我?我已经是三姨娘,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彼时的爱恨离愁,早已是过往尘烟,你何必揪住不放?”

“密信已经送出去,过几日洛云中就会联系我,彼时他就会安排我带你离开。”慕白轻叹一声,俯身蹲在她身前,“莲儿,难道你就甘愿在这里为人妾室一辈子?想想二姨娘是怎么死的,想想杏儿是如何失去母亲的。莲儿,你已经有了我的骨肉,若你还留在这里,无异于自寻死路。”

“你是故意的。”花娘定定的看着他,“你的心思,我从来不懂。为何你要这么算计我?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我的,对不对?”

慕白站起身子,“我没有算计过你,也不曾骗过你。我只想得到你,给你幸福。”

“如今的我,还有什么幸福可言?”花娘捏紧了衣袖,如今该如何是好?若是教外人知晓,她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轻叹一声,花娘脚步沉重的走向床榻,“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莲儿?”慕白一怔。

花娘垂下眉睫,“就算你要带我走,也要容我考虑一下。”

慕白颔首,“好!我等你的答复。”他从怀中取出一枚银簪小心的簪在她的发髻上,上头的并蒂莲花雕刻得极好,“自己小心。”

此刻她有孕,他自然是不愿让她动怒的。即将为人父的心情,心爱的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这种心情,喜悦得无与伦比。

眼看着慕白出了门,花娘抚了抚发髻上的簪子,却没有勇气取下来,眼底的光寸寸微凉。这可如何是好?是跟慕白走,还是自求多福?进了这国公府,要想离开,谈何容易?

叶惠征手握重兵,跺一跺脚,这大彦朝都要抖一抖。

花娘面色微白,自叹自身若浮萍,到底没有彼岸。

门外,一双眼睛看着慕白走出花娘的房间。

谁能料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悲哀?

第二天夜里,叶惠征来了花娘的房间,虽说不是刻意,但也有花娘故意的成分。她有叶年,并不想真的跟着慕白走。倒不是舍不得荣华富贵,只是不忍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受苦。

只是她没能想到,便是这样的想法,救了叶贞一命,却害了自己与叶年一辈子。

慕白还是守在外头,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坐了一夜。

他心爱的女人,怀着他的孩子,跟别的男人共赴巫山。

谁能体会,这种撕心裂肺的滋味?

所幸,他还是忍住了。来日方长,想着他即将带她离开这里,他便静静的安下心来。这天下,若说还有人能与叶惠征抗衡,那便是渐渐冒出头来的洛云中。哪日洛云中掌权,他就能带着花娘逃出生天。

只是,经历得太少,到底看得太天真。

天明的时候,慕白才离开。

等到上朝的时间,叶惠征也跟着走出花娘房间。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花娘一人睁着眼睛看着紧闭的房门。

徐徐起身,她靠在床柱上,小腹微微异样。

修长的手在被窝里悄悄抚上自己的小腹,这里孕育着慕白的孩子。当年竹马,今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留或不留,成了她心头的毒瘤。

留下,也许她会万劫不复。

若是不留,那她……如何舍得?

且不说是自己的骨肉,便是慕白,那份感情她根本就没有放下。这么多年的情愫,哪里能割舍?

也许,有了今晚,她可以偷天换日。

这样想着,花娘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喜悦。

只要慕白离开,她就能保住这个孩子。

到底,她是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的。

深吸一口气,花娘似乎找到了一条生路,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

谁知她刚刚穿好衣裳,门外便传来一阵喧嚣。

花娘一愣,长房傅音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门来,怀中正抱着她的儿子叶年。心下一沉,却听得傅音冲身后的众人道,“都下去吧,我与三姨娘有话说。”

音落,所有人都退出房外。

花娘看了一眼傅音手中的叶年,便行了礼,“参见夫人。”说着,起身想要抱回叶年。

谁知傅音冷笑了两声,“怎么,三姨娘还想带着叶年继续过活?”

这话问得奇怪,让花娘足足愣在原地半晌没回过神来。敛了眸色,花娘凝眉,“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杏儿如今是什么下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或者,你想让叶年也落得与杏儿一般下场,失去他的母亲。”傅音冷然。

花娘心底有亏,此刻稍显得慌乱,“我听不夫人的意思。”

“听不懂?好,那我就坦白告诉你。近来有人看见你与慕白相从过密,不知是真是假?”傅音这话刚出口,就如同五雷轰顶,让花娘僵在原地。

这话……这话摆明了是说她与慕白有染。

虽然是事实,但是如此一来,她岂非……

花娘扑通跪在地上,“夫人明鉴,我清清白白,与慕白绝无干系。”

“是吗?光你自己说有什么用?谁知道你们私底下是什么关系?”傅音冷笑,“我这夫人,总不能老是担着你们这些事情。若是你们真有什么事情,来日国公爷查起来,我也要受连累。这事你还是自己跟国公爷说吧!”

语罢,傅音抱着叶年掉头就走,“年儿我就带回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夫人!”花娘哭了出来,她哪里有傅音这样的心思,三两句话就会上套。但是花娘也明白,只要自己不承认,谁都没办法。所以最后那个答案,她抵死都不会给傅音。否则她必死无疑!

傅音顿住脚步,听着她最后的招供。

谁知花娘哭道,“委实没有的事情,我与慕白清清白白,若是夫人听信了谗言,我这厢真是万死难以说清。既然如此,我便驱了慕白出府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