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8/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音哪里肯,若是慕白走了,她的计划岂非落了空。

眸色微恙,傅音搀起了花娘,“三妹啊,你觉得慕白会走吗?我瞧着他对你可是用了心的。早前我听得有人说,你们在淮月楼便是有些关系,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对不对?怕是他不肯走的!”

花娘又是一颤,这傅音好似什么都知道。

她当下明白,傅音找人调查了他们。

可是……

心一横,花娘便道,“自小长大的情意,如何能比得国公爷待我的情深意重。何况我生是国公爷的人,死是国公爷的魂。”

“如此便好!”傅音冷了眉目,嘴角的笑让花娘整个人都寒意阵阵。

花娘抱过叶年,“夫人放心,慕白之事,我一定……”

还不待她说完,外头便传来急切的声响,说是叶惠征怒气冲冲的回来。

花娘想着此刻叶惠征应该去上朝,大抵还没出府门,为何这般急匆匆的就回来。一转头,她便看见傅音脸上的寒意,心头咯噔一声,陡然有种剧烈的不安与惶恐。

好似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有什么惊悚之事,将在傅音身上应验。

不多时,管事走进门来,朝着二人行礼,“夫人,三姨娘,国公爷在正堂,请二位过去。”

“何事?”傅音问。

“找到了那贼人,如今国公爷正在审问。”管事道。

花娘的羽睫骤然扬起,随即跟着傅音一道去了正堂。

她始终不敢相信,慕白的功夫何其之高,竟会被擒?难道是他们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让她招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傅音尚且会这么做,但是叶惠征,好似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叶惠征的性子素来火爆,哪里会这般费尽曲折。

去了正堂,花娘愣了半晌。

慕白被五花大绑,胳膊处的伤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出血来。心下一怔,花娘垂了眉睫,快步走进去。

“老爷?”傅音坐了下来,“这是做什么?”看了一眼慕白,“这不是三妹的护院吗?”

一句三妹,让花娘的面色煞白,“我……”

“你可知情?”叶惠征陡然睨向花娘。

花娘倒吸一口冷气,急忙摇头,“我、我不知道。”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慕白冷笑着,没有看花娘一眼。他自是明白,在多疑的叶惠征跟前,他任何的举动都会给花娘带来杀身之祸。

她的肚子里,可还有他的孩子。

“是谁?是洛云中让你来偷密信的?”一只信鸽被丢弃在地,鸽子已死,但是脚踝上的信件早已不知所踪。那是洛云中的回复,只是……

慕白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但是他却清楚,那东西几乎会要了他的命。

若不是叶惠征想要找回密信,自然也不会留着他。

慕白什么都不说,此刻说多错多,什么都不说反倒让叶惠征拿他没有办法。

“这一人怕是难以成事,不知道这府里可有内应?早前我搜过府,却没能找到你,怕是早已被人藏起来。”傅音不温不火的说着。

花娘心上一惊,抱紧了怀中的叶年。

“哼,你们自己不中用。”慕白嗤冷。

“事到如今还要包庇内应,看样子关系匪浅。”说着,傅音有意无意的看向花娘。

叶惠征的眸子骤然冷若霜寒,“你来说。”

花娘垂着眉睫,“国公爷,妾身无话可说。”

“是吗?”叶惠征冷然。

但听得傅音笑了笑,“确实没什么,只不过从小青梅竹马的情意,哪里说丢就能丢的。虽说不在一起,但这心还是归在一处吧?”

傅音这话无疑给花娘下了诛杀令。

叶惠征拍案而起,“什么?”

“国公爷!”花娘一下子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妾身生是国公爷的人,死是国公爷的鬼,岂敢背着国公爷做这样的事情。国公爷,妾身跟着您的时候,可是完璧之身,您难道忘了吗?”

叶惠征沉冷眸色,这话确实是没错的。

当时的花娘,确实是完璧。

但……叶惠征扭头望着傅音,“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否则今日,本公也不会跟你客气!”

傅音没想到叶惠征今日站在花娘这一边,眸色微恙,急忙跪下道,“老爷,我这话可是句句属实,若你不信可以去问淮月楼的妈妈,那慕白可是去赎过身。想来淮月楼的妈妈也是认得,只可惜他去晚了,让国公爷得了佳人。”

话音刚落,花娘变了脸色,紧咬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白冷笑两声,“那又如何?夫人是想借着我,铲除情敌?”

“放肆,我岂会如此歹毒!”傅音冷喝,“难道我说的不是实情吗?要不要让我把淮月楼的妈妈也找来问问。”

叶惠征眯起了危险的眸子,一把捏起花娘精致的下颚,强迫她抬眼看着他,“到底怎么回事?”

“国公爷,妾身是清白的。”花娘梨花带雨的模样委实教人不忍。

怀中的叶年嘤嘤哭着,叶惠征眸色一沉,“来人,把小公子带下去。”

花娘心惊,奈何也不敢违背。

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带走,花娘跟着哭了起来。

美人垂泪,谁不心疼?

叶惠征缓了口吻,“先起来。”

花娘哽咽着起身,却让傅音面色黑沉至极。是她低估了花娘的美丽,低估了叶惠征的宠爱。

“青梅竹马?”叶惠征眯起危险的眸子,低头望着脚下的慕白,“这青梅竹马最是毒药,不过你若告诉本公,密信何在,本公许是饶你一命,若你将功赎罪,也许本公还能……”他扭头看了花娘一眼,“把她送给你。”

慕白冷笑,“国公爷好大方,只可惜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也不过是国公爷的破鞋。你当我会要吗?”

叶惠征陡然大怒,一脚踹在慕白的胸口,“混账东西!今日本公便让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来人,阉了他!”

花娘的羽睫骤然扬起,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在地,“国公爷……”

“怎么?”叶惠征生疑发狠的眸子盯着花娘的玉容失色。

“这般场景,妾身害怕。”花娘轻颤。

叶惠征走过来,揽过花娘的腰肢,“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事瞒着本公?”

“哈哈哈哈,叶惠征,你小心以后断子绝孙!”慕白破口大骂,“早晚有一天,你会死无葬身之地,我会让挖了你的祖坟,要你举族相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