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9/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惠征没有杀了慕白,到底哪些信还不知去向,他必须留着活口。花娘不知道那些密信有什么作用,她只是个弱女子,是个小女子,她唯一明白的是,慕白肯定会死。

柴房内传出慕白凄厉的嘶喊,那是绝户的声音。

可是她该怎么做?

只要她靠近慕白,她就会被划为慕白一党,叶惠征绝对饶不了她。可是让她眼睁睁看着慕白赴死,她如何能忍心?

手中的绣帕,清晰的绣着慕兰二字,花娘捏紧了绣帕,到底还是偷偷走进了柴房。

早前在淮月楼的时候,他就给过她迷药,原是留给她防身的。

如今她便下在守卫的饮食里,迷倒了柴房外头的守卫。

花娘忍着腿上的疼缓步走进去,慕白浑身是血的躺在柴垛上,下身不断的淌着血。只一眼,她便已经忍不住落泪。

何苦呢?何必呢?

蹲下身子,花娘泪流满面,“慕白?你醒醒?”

她解开慕白的绳索,到底叶惠征还是下了手。以后他再也不能行人道,再也不是个正常的男子。他的下半生,可以说就此毁了。

面色煞白的男子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花娘的哭颜,却是勾起了唇,“我便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

“你为何要这么做,你激怒了国公爷,落得如此下场。”花娘泪如雨下,心疼的看着他浑身是血的模样。

“我若不这么做,你就会被牵连。只要我激怒叶惠征,他将所有的怒气冲我来,你就能逃过一劫。他素来是火爆的脾气,委实没什么大脑子。”慕白凄然笑着,“所幸你还好,我们的孩子也还好。”

花娘眸色一沉,“你走吧!”

慕白面色一抽,“好,我带你走。”

“我不会走的。我还有年儿,如何能走?何况,我如何能舍得这里的荣华富贵,如何能舍得三姨娘的身份。国公府,不是每个女人都能进来的。我不走,你走吧!”花娘狠了心肠。

若她也走了,叶惠征更不会罢休。

花娘当然明白,叶惠征最恨欺骗。

否则文澜不会死得这么惨!

“莲儿……”慕白忍着剧痛。

花娘徐徐起身,狠狠擦去脸上的泪,“我不会跟你走,不会跟你有任何关系。”

“你还怀着我的孩子!”慕白冷了眉睫,咬着牙起身,下体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颤抖不已。

“以前是,但是从现在起,就不会再有。”花娘咬着牙,“我来的时候,吃了红花。所以这个孩子,保不住了。”

慕白低眉去看,花娘的裙摆上果然染着红色的血迹,此刻还有血不断的沿着她的裤管往下淌。他看见她绝然的容色,忽然捏住她的脖颈,整个人发了疯似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为了你回来,我为了你散了功被擒,如今什么都没了。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窒息的感觉让花娘面色青一阵红一阵,手中的绣帕落在地上。

慕兰二字让慕白的心上一抽,他冷笑着松了手,眼中淌着泪,却是仇恨至极的目光,“好!好的很!我只当大夫人心狠手辣,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这么多年,我算是看错了!花娘!好啊!这笔账我记下了,来日定当奉还。你我,死生不复相见。”

“好,我等着你回来找我算账。”花娘咬着牙走出去。

他看见她裙摆上的血迹,这一辈子,他再也不可能与她生娃。那个慕兰……

慕白捡起地上的绣帕,忍着痛,颤颤巍巍的走出柴房。

此后毕生,只为仇恨而活。因为他已一无所有!

花娘知道,他一个人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可寻,若是她也跟着走,叶惠征势必会赶尽杀绝。他已为她落得如此下场,她哪里舍得让他将命都丢在这里。

回到房间,花娘快速的换去染血的衣衫,拿出绷带绑缚大腿上的伤。她只是用刀子在大腿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让他以为她打掉了他们的孩子。如此一来,他才能死心的离开。

这世上,没有比仇恨更坚强的意志。

有了恨,他才能活得长久。

否则身残之痛,她无法想象,他这样骄傲的人,如何能活下去。

只是……他是走了,可是她还在。

放了慕白,她难逃一劫。

花娘轻叹一声,就看命吧!

许是叶惠征确实对花娘动过心,又或者是傅音真的替她求情的缘故,叶惠征得知花娘因为青梅竹马之情而放了慕白,终将花娘驱逐至北苑自生自灭。

花娘想着,这样也好,避开了一切的恩恩怨怨。

只是傅音这么做自然是有目的的,彼时在淮月楼,花娘的舞姿是最好的。名动京城,舞动天下,留下花娘一命,就是为了让花娘偷偷的教叶蓉跳舞。

这事,唯叶惠征知晓,故而从未有人看见叶蓉跳舞。只因她的舞蹈出自花娘之手,花娘乃北苑卑贱之身,自然不能让她的身份污了叶蓉的名声。

后来,花娘在北苑生下了叶贞。

因为去北苑前,叶惠征与花娘发生过关系,对于叶贞是不是叶家的孩子,除了花娘无人知晓。

所谓贞,叶贞早年觉得是因为别人认为娘亲不贞,所以才故意取这个字羞辱。直到慕青讲了一切,叶贞才算明白。贞,是娘亲对父亲的一种执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执念。

守贞,只为梦中的慕白。

谁都不知道当年慕白去了哪里,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任凭叶惠征四下搜捕,也没有找到慕白。

再后来的后来,宫里的御膳房里多了一个慕青。那一手的花卉厨艺好得惊人,以花为食谱,得当朝兰妃的赏识,从低等太监,逐级提拔成了一等大太监。

不久之后,慕青入了御书房,做了御前总管。

培植党羽,拉拢朝臣。

先帝越发的身体不济,渐渐地朝政大权旁落,朝中分为三党。

分别是洛云中为首的将,国公府为首的臣,以及慕青背后掌权的官宦。

大彦朝崇光二十一年,先帝薨。

叶惠征拥立太子轩辕寒登基,孰料登基当日,镇国将军洛云中与当朝宦官慕青发动宫变。轩辕寒逃出宫外不知所踪,二皇子轩辕墨登基为帝。

此后,轩辕墨逐渐削去叶惠征的军政大权,而又被洛云中窃取,不多时轩辕墨立洛云中为盈国公。为此慕青创建东辑事,与洛云中抗衡。

鲁国公府,就此没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