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千岁10/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当太监绝户,却偏生得还有一丝血脉。彼时年少气盛,却不知她隐忍之深。站在东辑事的正殿之前,我看着一手创建的恢弘。这生与死,都在我的一念之间,只是我要的终究没能得到。

人皮灯笼,掌中骨簪,谁能明白我此刻的心。

原以为她贪慕虚荣,原以为她冷漠绝情,却在我第一眼看见那个叫叶贞的女子时,便开始瓦解了尘封的过往。

容颜可易,眼神不变。

她低眉时的眼神,像极了莲儿,却比莲儿更坚毅,隐隐透着恨意。

谁能知晓我如何苟延残喘的爬到今日的位置,做猪做狗,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踏平整个鲁国公府。

这宫里,没有半点人性。

年长的欺负新人,我便忍着,每做错一件事,便挨上几顿鞭子。痛了就不会忘,下次就会牢记。今日的隐忍,是为了来日的践踏。今日的蛰伏,只为来日的屠戮。

身上每一道鞭痕,都是为了告诫自己,唯有做人上人,才能不被践踏。

然所有的狠辣在那一日开始终结,直到贞儿的出现。

那一场百花宴,分明就是她的传承。除了莲儿,谁能得这一手好技艺。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却不敢与她表露半分情意。不管她是与不是,我都必须隐忍。因为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我,我决不能教任何看出破绽。

离歌那张纸条与当年夏侯渊给的一模一样,上头写着的是花娘的时辰八字,以及叶贞的生辰。算起来,叶贞确实是我的女儿。

唯一的,女儿。

十七年来,我从不知她的存在,一直不敢去看不敢去想有关莲儿的一切。骨簪在手,如何能不心痛?遥想当年,若是少一分气盛,多一分思想,也许就不是今日的生死永别。

莲儿此生等了一辈子,却全了我那一句死生不复相见。

我小心翼翼的护着叶贞,不叫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异样。

她喜欢皇帝,我便让她嫁给皇帝。

她不喜欢风儿,我便断了风儿的念头,彻底碎了他的骨笛。

她要复仇,我便助她亲手诛了叶惠征九族。若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也许早就对鲁国公府下手。如今也好,让贞儿自己去做。什么叶家,她姓慕,从来都是。

她想帮着皇帝收回皇权,我便逼着皇帝出征。这天下我能许他,自然也能拿回来,许我唯一的女儿。他们要跟洛云中争,我便帮他们去争,去抢。只要她想要,我就去做。不计任何代价!

她想随军出征,我也只能让朱雀假死,一路随行,横竖都不能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她欲出宫,我便焚了这承欢宫,许她宫外自由自在。

横竖这世上,我不准有人碰她,惹她伤心。只要她想要,我什么都可以给。然她要的,到底也不是我给得起的。

所幸,皇帝是个痴情种,到底随她而去。

彼时若我能像皇帝这般不离不弃,也许……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我赢得了叶惠征,赢得了洛云中,赢得了天下,却得不到一个莲儿,一句父亲该有的称呼。

叶贞,其实应该是慕兰吧!

我几乎无法想象,莲儿是如何一个人在国公府苟延残喘,如何将贞儿拉扯成人。亏欠的,可以弥补,但死去的又该如何?

贞儿深陷戎国,我唯恐她有所损伤。

及至回来成单,我便知此生将要永诀。

她愿为皇帝守江山,那便守吧。她要我死,那便死吧。打从她出现,我便知道这条命早晚是她的。

只是我不会叫她知道,自己就是她的父亲。亲女弑父,天地不容。若不知晓,她便不会抱憾终身,也不会心慈手软。

她自称慕兰,我便知大事不妙,除了莲儿,无人知晓这慕兰二字的深意。但我相信,莲儿断不会告诉贞儿这些事情。

莲儿仁善心软,但凡事小心谨慎。

这谨慎的性子,贞儿是随了她的娘亲。这狠辣的手段,大抵是我的传承。

然则她一下跪,我便知道瞒不住了。到底是我慕白的女儿,聪慧至极。

便是我不说,她也知晓了一切。

我想着,大抵就是我对小梧桐的那股心思,让她起了疑心。又或者,更早一些。许是从我送她离宫,她便已经明白了。她比莲儿聪慧,再加上皇帝的一手调教,足以掌控江山。

于这天下,交付她的手里,我死也甘心。

到底,我也只有这么个女儿。

我跟莲儿的女儿……

唯有倾尽全力护着她,我此生才算周全。

莲儿,若你还在,多好?你看我们的外孙子,何其可爱,只可惜……我终究负了你一生,若当日的我不那么执着,也许就不会害人害己。

若我不曾回去,也许今日的你,就算不得宠,却还是好好的活着。

可惜,都回不去了。

如今的我才算明白你当日的执着,但愿来世,还有机会弥补。

今生你等了一辈子,来世换我等你,可好?

…………………………………………………………

宫闱剧变,年仅十岁的当朝太子轩辕寒策马离宫。随侍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眼瞧着已经到了悬崖边,马声嘶鸣,已然是绝境。

四面都是镇国将军府的人,轩辕寒自知无路,若是落在他们的手里必定生不如死。

十岁的孩子,久经宫闱,却早已明白什么是世态炎凉。

站在悬崖边上,脚下一空,轩辕寒尖叫着落下。

追兵们下了山,没能找到轩辕寒的尸体,只是找到一些碎布,便上禀洛云中,尸体已经被野兽啃食。

如今最重要的是扶植新帝上位,其余的都可放置一旁。

宫中三声响鞭,轩辕墨登基为帝。

轩辕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胳膊处撕心裂肺的疼。一睁眼,却是一张稚嫩的面孔。年约七八岁的小女孩,明眸皓齿,小小年纪生得冰肌雪骨。

“你是谁?”他忍着疼往后退。

他急忙环顾四周,是个阴冷的山洞,洞内像是常年有人居住,竟有被褥餐具之类。

“我叫叶贞,你是谁?”叶贞眨着明亮的眼睛盯着他。

轩辕寒稍稍一怔,“是你救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