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太子风阴1/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背篓,“是我和哥哥救了你。”她取出一些药草,在一旁的石臼里慢慢捣着,“哥哥说你受了伤,需要好生调养。这里是我和哥哥采药时寄居的地方,你在这里好好养伤便是。”

说着,她将捣好的药放在纱布上,挤出绿油油的汁液,而后用汁液慢慢的清洗他脸上的伤口,“你莫怕,哥哥说这样的话,好得快还不会留疤。”

“谢谢。”轩辕寒良久才从嘴里蹦出两个字。

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叶贞,少年老成,虽说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却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叶贞煎了药递给轩辕寒,却见他迟迟不肯接过,不由的歪着脑袋看他,“你怕我下毒?”

轩辕寒只觉得脑子晕晕乎乎的,整个人乏力至极。

“你发烧了。”叶贞凝了眉,却见他唇齿紧咬,没了反应。

“喂?喂?”叶贞喊了两声,轩辕寒昏厥在石床上。她试着喂了几口药,但都顺着他的嘴角滑落。

定然是身上的伤引发了高烧,哥哥说过这个要必须吃下去,否则伤势恶化,极容易出人命。这样一想,叶贞便开始着急,哥哥还没回来,她一个小丫头不知道该怎么做。

蓦地,她看见一旁的小竹棍。

眸色一转,叶贞便含了药,通过空心小竹棍,愣是将药一口口的喂进轩辕寒的嘴里。喂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她看见轩辕寒微微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叶贞一笑,看着他将最后一口汤药咽下喉咙,而后又沉沉的睡去。

心下松了松,所幸她够聪明。

将自己的饭团子放在桌案上,叶贞拿着背篓走出山洞,临走的时候,用柴枝将山洞门小心翼翼的遮掩。她这么做,只是不想让别人占了自己的洞穴,又能更好的保护里头的人。

叶贞抬头看了看天,时辰不早了,早点采完药草,早点回家,娘还等着呢!

因为耽搁了,回去的时候天都黑了。

叶贞悄悄溜进去,却被花娘逮个正着。

“娘。”叶贞垂下头。

花娘拍打着叶贞身上的灰尘,“又从狗洞钻回来的?”

叶贞撇撇嘴,“是。”谁知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娘给你的饭团子没吃吗?”花娘眉头微蹙,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牵着她的手走进屋子。

屋里没有烛火,他们采药针织换来的钱,要用来吃饭,哪里舍得点蜡烛。

“娘,我今天救了一个人。”叶贞说这话的时候,将头垂得很低。

“嗯?”花娘一怔。素来她都教育子女,不许多管闲事。所以叶贞才会这般的小心翼翼,但叶贞更记得,母亲说过,他们一家三口必须坦诚。有什么事,三个人一起承担。

叶贞坐下来,吃着花娘早就备好的饭食。

“那现在呢?”花娘看着叶贞。

“在山洞里,受了伤。不过哥哥留了药,他大概死不了,就是暂时走不了。”叶贞抿着唇。

花娘轻叹一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自己看着办吧!”

“娘,哥呢?”叶贞吃一口饭,环顾了四周。

“去了先生那里,今儿个不回来。”花娘笑了笑,暗夜中依旧明媚如花,“吃吧,吃完了早些睡。明儿个娘将这些草药和针织送去典卖,过两日你生辰,娘就可以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娘,你的饭呢?”叶贞皱眉。

花娘笑着,“娘吃过了,你快点吃。”

说着,花娘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刷碗的时候,花娘一个人坐在小厨房里,捡了叶贞碗上的饭粒吃着。叶贞在外头低低的喊了一声,“娘!”

花娘面色一紧,急忙笑道,“娘是怕浪费。”

“娘晚上没吃对吧!贞儿看见了,家中没米了。”叶贞蹲下身子,从袖子里取出米饭团子,“贞儿没吃,将饭揉成团,娘一半,贞儿一半。”

“贞儿正在长身体,娘喝过粥了,没事。”花娘眼眶红红的。

“娘,你说的,一家人要风雨共担的。”叶贞掰开米饭团子,“娘一半,贞儿一半。”

花娘低眉,两行清泪滑落,重重的点头,“好。”

翌日的时候, 花娘将家里剩下的面粉做了两个饼,让叶贞带上了山。叶贞悄悄的将其中半个饼留在了家里,山洞的伤员不能饿着,但是她跟娘,一定要一人一半。

进了山洞的时候,轩辕寒已经坐了起来,气色比昨儿好多了。

叶贞上前探了探他的额头,“烧退了。”

便是这样的举动,让轩辕寒定定的看着叶贞良久。

“你这样看着我作甚?”叶贞从背篓里取出一张饼,“吃吧!”

“你可以叫我轩辕……”他顿了顿,“叫我轩吧!”

叶贞笑着点头,“那你叫我贞儿吧!”

轩辕寒笑了笑,“贞儿,谢谢你。你救了我,我该如何谢你?若是以前,你要什么,我便可以给你什么。如今我是一无所有,也不知该如何……”

“那你还剩下什么呢?”叶贞又开始为他煎药。

“除了这具身子,什么都没了。”轩辕寒嘴角微扬。

叶贞扭头看他,这一身的雍容高贵气质足以教人迷了眼睛。少年心,女儿心,总是豆蔻未开的心思。

面颊红了一下,叶贞道,“你什么都没有,总不能叫你以身相许吧!”

“如此也好。”轩辕寒朗笑了两声,却让叶贞不再开口。

她的脸颊红扑扑的,虽说年少,却是年少最情真。

待轩辕寒喝了药,叶贞便背着背篓出去,至始至终垂着头不再说话。那轩辕寒才十岁光景,却生得眉清目秀,眉宇间好一派风流气韵。

“小心。”他开了口。

叶贞嗯了一声,便走出山洞。

最是阴晴三伏天,早上还是艳阳高照,及至午后便开始雷声隆隆。

轩辕寒只是伤了胳膊,缓步走到洞口,眼瞧着外头下了大雨,不由的凝了眉。叶贞上了山,此刻怕是要困在山上。一个女孩子,只怕是有危险的。

思及此处,轩辕寒睨一眼放在山洞一角破碎的油伞,撑着伞便走出。

他也不知道叶贞在哪,只是沿着蜿蜒的山路扯开了嗓子喊。

及至半腰,他隐隐听见了微弱的呼救声。

远处的山坡底下,叶贞攀着一根树藤,洪水不断的冲刷着她。只要她松手,就会被直接冲下山。

“贞儿?”轩辕寒一声厉喝,飞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