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太子风阴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抓紧我的手,我拉你上来!”轩辕寒咬着牙,爬到边缘地带,终于抓住了叶贞的手。大雨倾盆而下,他小心翼翼的拉着叶贞往上爬。

叶贞抬头看他,雨水沿着他的脸不住滚落。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见他咬破的唇。她不是不知道,他的胳膊上有伤,根本使不出太大的气力,以至于他拽她往上爬的时候,他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握紧轩辕寒的手,叶贞扯了唇笑,“你怎么来了?”

“上来再说。”轩辕寒终于将她拽离了危险。

十指紧扣,叶贞带着轩辕寒去了一处石崖下避雨。他依旧握着她的手,稚嫩的情感,算不算两小无猜的交心?

“轩。”她第一次喊他,“你还好吗?”

轩辕寒惨白着脸摇头,“没事。你呢?”

叶贞点了点头,“你怎么来了?”

“下了大雨,怕你出事,就急赶着来了。所幸我来了,否则还不定出什么事。”轩辕寒的身子一晃,忽然就瘫坐在地上。

“轩?”叶贞惊了一下,却见他胳膊上的伤,已然裂开。

“没事。”轩辕寒靠在石壁上,呼吸略显虚浮。

叶贞看了看外头的雨,小了不少,“我背你回去。”

“你?”轩辕寒笑了笑。

见状,叶贞面色一沉,“你莫看不起我,我便是最恨人家看不起我。”她自然有她的骄傲,有她的执着。

也不顾轩辕寒的反对,叶贞顾自背起他。

一个八岁的孩子要背起十岁的男孩,委实有些吃力。

但叶贞走得很小心,一步一坑,泥泞的小路上稳稳的走着。轩辕寒将头抵在她的肩胛上,渐渐地侧过脸看她近在咫尺的脸。被雨水打湿的脸颊上,微微泛着微恙的白,有些憔悴。雨中的羽睫不断的淌着水,她微微眯起美丽的眼眸,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许是这样的一眼,让他在将来的岁月里,都不曾忘记过,那个雨中明眸的女子。

“贞儿。”他低低的喊了一声。

“嗯?”叶贞吃力的应了一声,背着他往山下走。

淋着雨,他轻轻环上她的双肩,“你家在哪?”

闻言,叶贞顿住了脚步。

雨还在一直下,只是不似方才的瓢泼,绵绵细雨打在脸上,痒痒的,却是沁凉无比。叶贞深吸一口,“我没有家。”

察觉她的抵触,轩辕寒便不再问。

相对无言,一直走到了山洞外头,叶贞才一脚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轩辕寒心下一怔,落地的时候,他看见她的眼眶红红的。

是那一句家吗?

他俯下身,“怎么了?”

“累着了。”她勉力笑着,但眼睛红红的却是骗不了人。

轩辕寒抿着唇,用指尖轻轻划过她的下眼睑,温热的感觉让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我也没有家。”

叶贞错愕的看着他,良久没有说话。

因为下着雨山路不好走,叶贞又淋湿了,一时半会也回不去。两人只好在山洞里生了火,将衣服烤干再说。

“你……”叶贞咬着唇。

轩辕寒却知道她要说什么,点了头道,“你是想问,我是什么人?”

叶贞盯着他,火光中,清晰可见他眼底的微凉。

“我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只可惜……我是我母亲从外头掉包回来的。你知道,大户人家规矩多,男尊女卑,有个儿子傍身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轩辕寒低着头,视线始终没有落在她身上。

“有儿子便是好的吗?我娘也有儿子,可是我娘……”叶贞哽咽着。

轩辕寒冷笑,“你不会明白的。在那个人吃人的地方,必须有儿子。而我娘,就因为这样,距离最高的位置只差一步之遥。不过很可惜,她的美梦破灭了。争权夺势,我逃了出来。很多人想要我死,因为我死了,他们的利益才能更好的实现。可是我走一走,会有很多人要死。成千上万,数不胜数。”

“会死人?”叶贞定定的看着他。

“是。会死人,会死很多人。”轩辕寒起身,长长吐出一口气,“你不懂,也不需要懂。等你明白的时候,也许你后悔都来不及。”

叶贞点了点头,“那还是不懂为好。”

轩辕寒扭头看她,“我离了家,所以无家。那你呢?”

闻言,叶贞垂下眉睫,眼底泛起一丝涟漪,“我跟我娘还有哥哥在一起,除了他们,其他的人都是我的仇人。”

“仇人?家人成仇?”轩辕寒愣了一下。

“是。”叶贞冷着脸,“就像你说的,人吃人,人害人。我会保护娘,保护哥哥,绝对不会让他们轻易欺负我们。”

“你家是……”轩辕寒怜惜的望着她。

“我娘是国公府的偏房,说是三姨娘,其实过得比猪狗都不如。”叶贞将柴枝丢进篝火,火光倒映在她的眼底,有种燃烧的愤怒,“我有爹,可是我恨他。他让我们吃不饱穿不暖,让我们自生自灭。同样是叶家人,我们就该任人践踏,他们就能高高在上。我不甘心,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胜过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被人践踏的滋味。”

“你是鲁国公府的?”轩辕寒陡然眯起眸子。

叶贞背过身去,“是又如何?我只认娘,不认叶家任何人。”

轩辕寒盯着她倔强的背影良久,久得四下都沉寂一片。

篝火里的火光还在噼里啪啦的跳跃着,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

“想不到国公府,也会有这样的日子。”轩辕寒终于轻叹一声,“若我还有来日,我定会帮你走出国公府。如何?”

叶贞回眸看他,“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拿什么帮我?”

轩辕寒笑了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早晚,我是要回去的。”

说这话的时候,叶贞看见他眼底的光稍稍黯淡了一下。不由的心上一紧,“你不是说人吃人吗?那里的人要杀你,你回去不是送死?”

“我自然有我的去处。”轩辕寒眉目微垂,“只是你可以放心,国公府的好日子倒头了。”

“因为你?”叶贞不信。

轩辕寒却是会心一笑,“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信。所以这个答案,以后再告诉你。”

叶贞忽然摸了摸腰际,面色骤变,“我的东西呢?我的簪子呢?”

“什么簪子?”轩辕寒一怔。

“糟了,一定是刚才掉在那里。那东西是娘的宝贝,早前我不小心碰坏了,所以今儿个打算去采灵芝换点钱,补一补。糟了……”叶贞撒腿就往外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