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太子风阴3/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寒急速追出来,他不知道叶贞丢了什么,但是看到她这样焦灼,必定是什么贵重之物。

叶贞原路返回,外头的雨已经停了,隐隐还有微弱的阳光落下。

踩着泥泞的山路,叶贞眉目焦灼,一路走来一路找寻。

那是娘最宝贝的东西,寻日里碰都不让人碰。她上一次偷偷拿出来瞧,却不小心将上头的莲花磕了一个角。心头想着,多采点药换了银子,便可以偷偷的去补上,彼时娘亲就不会伤心责罚。

谁知越来越糟糕,索性连簪子都丢了。

如今这样可怎么得了?

万一教娘发现……那可是娘的心肝宝贝!娘亲的性子自然是极好的,彼时哥哥轻轻碰了碰,都被处罚。现下……

叶贞是越发的焦灼,一双眼睛几乎可以拧出血来。

“你到底要找什么?”轩辕寒跟在叶贞的身后,也跟着左顾右盼的找寻。

“一根簪子。娘的宝贝疙瘩,原是我碰坏了想要偷出来修一修,如今可好,竟然不知丢在哪里。”叶贞直起身子,“我倒不是怕娘责罚,只怕娘亲要伤心的。”

“我帮你找。”轩辕寒握住她的手,“山路湿滑,小心些。”

叶贞点了点头,两人便沿着原路返回。

到底那簪子就落在她坠下的地方,如今就卡在坡上。

叶贞欣喜,轩辕寒却不肯让她冒险,执意帮她取回。那枚簪子极为好看,银色的发簪,东珠点翠的并蒂莲花花纹,竟然有几分眼熟。轩辕寒定定的看了银簪良久,这样的东西稀松平常,但……却像极了记忆里的某样东西。

“这便是你的?”轩辕寒挑眉看她,手心里的银簪在水中清洗干净后,越发的银光灿灿。

叶贞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嗯,好看吗?”

轩辕寒将簪子簪在叶贞的发髻上,“戴在头上更好些。”

“娘戴着更好。”叶贞取了下来,舍不得戴在自己的发间,“这东西可宝贝了,再不能弄丢。”说着便小心翼翼的收在自己的怀里,“等明儿个我生辰,我再把簪子还给娘,娘就不会生的我气。”

“你这番盘算的小心思,倒也是细密。”轩辕寒看着叶贞笑逐颜开的模样,跟着挽唇轻笑。

叶贞莞尔,“娘说,我这番谨慎小心,倒是像她。”

“想必你娘是个极好的女子。”轩辕寒微微垂眉。

可是他的娘亲呢?

宫里,怕是血腥屠戮。作为他的娘亲,只怕也难逃一劫。轩辕寒忽然在想,他该如何做才能让身边的至亲都免于血腥厮杀?可是想来想去,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九五之尊的皇位,多少人苦心谋划?

若他还身在高位,今日许是也会大肆屠戮。

这般想着,他忽然低眉冷笑,笑这世道如此凉薄。

久久没见轩辕寒说话,叶贞侧过脸看他,“怎么?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轩辕寒苦笑,“许是我也该走了。”

“你的伤还没好,何况哥哥还未回来,你如何能走得了?还是好生养着伤吧。你不是说有人追杀你吗?既然如此,你此刻离开不是自己寻死?明日我生辰,我给你带好吃的。”叶贞浅笑盈盈,但一听他要走,还是不自觉的凝了眉目。

“明日你生辰,我便送你一样东西!”轩辕寒笑得清浅而温暖。

叶贞重重的点头,“好,那我便等着你的惊喜。”

离开山洞的时候,叶贞扭头望着身后的轩辕寒,“你现在不会走吧?如果你不告而别,我以后都不会再理你。”

轩辕寒颔首,“好。我还等着给你庆贺生辰呢!”

叶贞抿出轻笑,终于离开了山洞。

身后,轩辕寒渐渐的眯起了眸子。那双阳光般暖意的眸子,在山洞里微微泛着寒意。只是他后来才明白,便是这样一个决定,让他此生错过太多不该错过的温暖。那个曾经笑语明媚的女子,便是因为他下意识的决定,让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他得到了自己需要的,却失去了自己最想要的。

比如她……

山洞外的天空格外的干净清爽,轩辕寒站在那里,握着生疼的胳膊,眼底的光寸寸冰凉。她是个好女子,只是她手中的那枚簪子他却熟识至极。

身为太子,他曾戏耍过父皇身边的大太监,那个叫慕青的佞臣。那一次,他不小心撕开了慕青的衣袖,他的胳膊上就刺着一模一样的并蒂莲花。当时他还觉得可笑,一个太监竟然痴心妄想,做什么并蒂莲花迷梦。

如今看来,怕是有什么典故。

虽说物有相似,但至此他便留了个心眼。

听闻慕青极爱莲纹,曾经将一名容貌极好的宫女剥皮拆骨,那骨簪的模样轩辕寒曾让人偷偷的临摹踏下,便是叶贞手中的银簪模样。并蒂莲花,东珠点翠。

他只一眼就记住,如此更是不敢忘记。

原来……

轩辕寒忽然在想,许是这个秘密只有自己知道。许是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许是自己该再好生调查一番。

只是……他何曾有过这么多的时间。

明日……明日会是什么模样,谁都不知晓。明日他的母妃,也许会面临着生死一念的抉择。他虽然不是母妃亲生,但母妃到底于他有恩,又是自己嫡亲的姨母,他素来心软,哪里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惨遭屠戮。

何况,若长久下去,只怕宁家,也会跟着万劫不复。

一个人的生死,搭上九族性命,不值!

看着叶贞下山的方向,轩辕寒垂下眉睫,脑子里只想起一个人来。也许只有那个人,才能有两全法。

两全,真的能两全吗?

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前生不负卿。

翌日的时候,叶贞悄悄的收起了花娘给与长寿包,而后上了山。

轩辕寒就正襟危坐,将衣衫打理得格外清爽,整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

叶贞进去的时候,轩辕寒看着她,轻轻的扯了唇角,“你终于来了。”

闻言,叶贞稍稍一怔,“你在等我?”

“我要走了。”此话一出,叶贞陡然扬眉看他,愣了半晌,愣是没有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