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太子风阴4/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很快便会来接我。”他低低的说着,却将一双明亮的眸子,牢牢锁定在叶贞的身上。

叶贞抿着唇,从背篓里取出那个长寿包,“给!”

轩辕寒愣了愣,没有伸手。

“今日是我的生辰。”叶贞垂下眉睫,“既然你要走了,那我们就此别过。”

“我说过,要给你礼物。”轩辕寒从怀中取出一根红线,是从他衣襟的裙摆处抽出的,“贞儿,若然以后相逢,你……”

叶贞盯着他的眼睛,却见他眸色稍稍闪烁。

“你到底要说什么?”叶贞冷着脸。

轩辕寒低眉,看见她攥紧的衣袖。

“谢谢你救了我,若我能活下去,来日娶你可好?”

此言一出,叶贞的羽睫骤然扬起,她出神的看着他良久。

“我是认真的。”轩辕寒站在她面前。

年仅十岁,却因为身为太子的缘故,早早的明白了男女之情为何物。

叶贞慢慢的垂下头去,嘴角微微扬起,“好,以何为信?”

轩辕寒将红线缠绕在叶贞的腕上,低低道,“便以红线为记,与你系腕上红线,就此三生缘定。”

叶贞抬眸看他,什么都没说,却给了他一个坚定无声的表情。

好,我等你回来娶我。

他将红线塞进了她的手里,握住了她的手。

江山为聘,誓言无悔。

沧海桑田,闺门待嫁。

……

只是这样的誓言,到底也只是昙花一现,谁都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这样的一份承诺,在后来的岁月里,日渐的苍白无力。

那个为叶贞重新系上腕中红线的男子,却再也不是轩辕寒。

许是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在后来的岁月里,轩辕墨顶替了轩辕寒出现,叶贞便不明所以的赋予了所有的信任。她以为那个许诺的男子归来,却渐渐的明白,过去的再也无法回来。

所谓的轩辕寒,只能存在自己的记忆里,再也不会走到现实。

以至于最后,她到底还是放了手。

彻底的,对轩辕墨动了心。

风阴成寒,风阴不会忘记,离别的那一天,叶贞就站在山洞外头。她倔强得不肯说再见,而他转身走出山洞,始终没有回头。

若是他回头,定然可以看见身后的叶贞,泪眼婆娑的模样。

他忽然在想,若是看见,还会舍得走吗?

若是他没有找到夏侯渊,夏侯渊没有收下他,若没有与皇帝有这番交易,就做个寻常的男子,而后伴着她长大。若是……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他要的,终究没能得到。

他用她的身世与将来,换了宁家举族周全。

轩辕墨答应了他,饶俞妃不死,保宁家周全。

如此,他还在奢望什么?

轩辕墨自身有碍,不愿与任何女子亲近。他便换了容颜,从此一张银色的面具,与人替身。他时常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幻想着若是有朝一日后悔,又该是什么表情。

上苍让她走入他们的计划,只是他从未想过,会给她带来这样的灭顶之灾。便也是从那日起,他便知道,他们此生缘尽。

呵……贞儿,若你知道此生的一切痛楚都是因我而起,你是否会恨我一辈子?若不是救了我,若不是我想保住自己的亲族,若不是我不甘心任人鱼肉,也许你就不会像今日这般痛苦沉沦。

这世上,唯一出卖了你,唯一让你生不如死的人,其实是我。一直也是我!

轩辕墨这个局,其实是从我开始的。

贞儿……

到底,我是没脸见你的,心里的愧疚,每多见你一次,就愈发不可收拾。我知道,早晚我都会死在愧疚之下。可是……除了弥补,除了让你更幸福的与他在一起,我已别无选择。

此生,我只能为人替身,再也无法拥有你。

但是那又怎样,只要你还在,我就有机会,慢慢的把欠你的都还给你。

如今我已了无牵挂,终于可以对你放了手,一人翩然远去,就此浪迹江湖不复相见。只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像你这般,能暖人肺腑,能痛彻心扉。

于这一生,都不会再有。

贞儿,我爱你,下辈子我定然不会再负约。

只是你的来生缘,怕是已经轻许他人……我连你的来生,都已等不到!

轩辕寒就是风阴,而风阴再也做不了轩辕寒。

贞儿,珍重!

有皇帝的爱守着你,我已了无遗憾。

——————————

那年,宫闱选侍。风阴一举夺魁,小小年纪,面具遮容,却生得一身的风流气韵,回眸间冷若霜寒。

与风阴一道入宫的,还有一个年岁与之相差无几的少年。

同样的年岁,却有着惊世容颜。那张几近倾城的面孔上,一双妖异绝尘的双眸,绽放着幽暗的光泽,他一步一顿的朝着东辑事走去,身后宫婢奴才排开一列,略带浩荡的仪仗。

东辑事的正殿之前,慕青冷然伫立,低眉望着底下拾阶而上的少年,眸子微微眯起。

青衣长袖,墨发翻飞。

抬头间,容颜倾世,却不见一丝一毫的情愫。

慕青要的,便是这般的冷漠疏离。

在招揽的近百名孩童之中,层层考验,次次厮杀,最后才脱颖而出这么几个身手了得心性与慕青相差无几的孩子,他自然也是满意的。

正了颜色,慕青看着那少年容色镇定,迷人的眸子微微绽放着诡美的光泽,却在临近他跟前时,顿时敛尽眸中月华。

这样的镇定从容,这样的风华无限,让慕青的唇角微微勾起。

很好!

这才是他想要的!

够邪肆够阴狠!

“参见义父!”少年在慕青的跟前恭敬行礼,俯身的时候,长长的羽睫遮去了眼底所有精芒。

慕青冷笑,“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没有抬头,依旧跪在他跟前,“请义父赐名。”

“你能踩着白骨走出鬼道,委实了不得。”慕青嗤冷,“既然是本座的义子,便是要随了本座的姓。本座能给你今日的一切,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明白吗?”

少年俯首,“明白!”

“明白最好!”慕青眉睫微冷,“你容色极好,便叫慕风华吧!”

语罢,慕青拂袖而去。

少年的眉睫始终没有抬起,只是跪在那里,宛若行尸走肉,倾世的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波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