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2/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的,耶律德睨一眼远去的耶律辰,终于缓步过来。

眉目间依旧是昔年的模样,只是早已非昔日之人。他上前行的是大彦朝的宫礼,而非戎国贴胸礼。

轩辕墨扭头看他,微微扬起唇,“多年不见,想不到你一直留在原来的地方。”

耶律德点了一下头,“权当是我欠她的。”

“如今到底是谁欠谁,谁能说得清楚?”轩辕墨依旧清浅,眉目间晕开一丝一样。他盯着耶律德的脸看了良久,终于缓缓收回了视线,“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当日那番局面虽然她无法接受,但到底也是朕的缘故。于你,委实没有多大的关系。”

“左不过最后那一刀,却是我给的。”耶律德接过话茬,“当年若不是我,许是她不会离宫,许是你们不会流落戎国,又或者不会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一度造成你们险些天人永隔。条条状状,如今我都不敢去面对她。”

轩辕墨摇了头,“如今她什么都放下,你大可不必如此悬心。身为大彦朝的皇后,主政多年,如今虽然安心后宫,朕却不愿已一切繁文礼节束缚于她。现下的她,活得比以前更好,更开心。”

她若笑,他便心安。

她若凝眉,他只愿以身相代。

“那我便放心了。”耶律德重重的点头,复而好似想起了什么,忽然苦笑两声,“方才狼主与你……”

“朕自然不允他们私下见面,倒不是信任的问题,只是朕护在手心里的宝,岂容他人觊觎。于她,朕从来只私不公。”轩辕墨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无可置喙的凌然冷意,“朕当然明白,贞儿于他是什么意义,然则彼此都已经重新开始生活,无谓再有任何瓜葛。”

“他做他的戎国狼主,朕允他在他的有生之年绝不欺凌戎国半分,权当是全了当年的情义与那挡剑之情。然则这是朕作为一国之君与丈夫的职责,与旁人无隙。朕是朕,贞儿是贞儿,朕必须分清,而他也必须明白。朕之皇后,不可触碰。”

耶律德长长吐出一口气,重重点了头,“那是自然的。贞儿与你,几经生死,岂是他人可以取代。”

轩辕墨邪冷,“取代?若然可以取代,原在她以为朕已经枉死之时,早已取而代之。她连皇位都不屑一顾,何况这些。”

“狼主……倒也是个痴心人。”耶律德轻叹一声,“你可知他后宫佳丽三千,全都是按照贞儿的五官容貌挑选。那些个鼻子,眼睛,哪怕发髻挽得如同贞儿,他都一一召入宫闱。连他如今的皇后,都与贞儿长得极为相似。”

“戎国只道,十三王爷思念已故的王妃甚深,故而挑选皇妃,都已王妃之容为准。那些个存留戎国的大彦朝女子,一个个都精心着扮,为的便是入宫为妃。他明知不可为,却还是乐此不彼。到底他原就是个多情之人,长情之人,只可惜时与缘不对。”

闻言,轩辕墨沉默了良久。

早年在戎国之时,他佯装失忆,但耶律辰对叶贞的心思,他确实看得一清二楚。那种小心翼翼的呵护,绝非常人可比。那会子他也曾动怒,到底自己的女人落在别人的手里,那种滋味绝非好受。

然则为了以后的细水长流,他选择了隐忍,却次次伤她甚深。

轩辕墨忽然在想,当日若是耶律辰,今日的叶贞是否还活着?还好好的存活于世?只怕很难!耶律辰,虽然无法取代他的位置,但多多少少还是对叶贞产生了影响,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她从不提及这三个字。

到底这戎国,是他们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所以便连同耶律辰这个人这个名字,一起长埋在记忆的长河里。

说起来,轩辕墨的心里也始终留着芥蒂。耶律一族,源于耶律楚的关系,轩辕墨一直都憎恶至极,当年若不是耶律楚的逼迫,他与叶贞不至于落得险些天人永隔的下场。

只是一个耶律楚,一个耶律辰,到底是亏欠多于憎恶。

轩辕墨选择退让与弥补,并不代表他默许耶律辰对叶贞的感情。叶贞,生也好死也罢,爱也好恨也罢,都只能是他一人所有。

“那你呢?”轩辕墨不愿再纠结在耶律辰的身上。

耶律德底下眉睫,“还能怎样,替你们守着戎国便是。就当是赎罪,也当是早年未送出的新婚大礼。”

“若你回来,叶家的鲁国公府,还是你的。”轩辕墨凝着眉目。

耶律德摇着头,“如今这张脸再也脱不下来,还是不了。多谢皇上美意,微臣愿我主江山,国祚万年,海晏河清。”

轩辕墨点了点头,“随你罢!反正你回不回来都由你自己拿决定,就好似从一开始,是你摆了棋,朕下了棋。最后她赢了,被困住的反倒是你与朕。许是命中注定,下棋之人最后成了棋子,委实汗颜。”

耶律德苦笑,“她自小便有七窍玲珑心,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意。这一点,倒与她的生父格外相似,那不可一世的千岁爷,不也是这样的恣意吗?她隐忍蛰伏,始终都只是为了以后的恣意。”

“父女心性,自然是相同的。”轩辕墨笑着,“离歌即将分娩,大抵就在这两日,你可以随朕去护国公主府。贞儿见着你,许是会很高兴。”

“好!”耶律德的笑忽然凝了一下,眼底的光转瞬黯淡下去,“不了。还是不去了。如今师傅与我换脸,我这德皇叔的容颜,只怕教她见了,会想起那些不该想起的往事。横竖我都无法再用真容相见,那还不如不见。我这哥哥,如今唯一许她的,便是平安快乐。有你在,我也放了心。替你们守着戎国,保边境安宁,也算是不枉此生兄妹一场。”

“叶年?”轩辕墨顿了一下。

耶律德摇着头,行了礼,“微臣耶律德。这世上,再无叶年此人。敬祝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长乐。微臣,告退!”

轩辕墨不说话,只是看着耶律德缓步离去的背影。

那一场石国的局,到底留下了唯一的棋子……叶年!

他是心甘情愿,也算是一种弥补。

垂下眉目,轩辕墨忽然在想,许是叶贞早已知晓一切,她主政三年,哪里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她的眼睛。只是一直不说,大抵也抱着与叶年一般的心思。

盼相见,又怕相见。

却不如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