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3/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身后的奴才壮了胆子上前。

轩辕墨负手而立的模样,面色黑沉,许是惊着这些奴才了。自从归朝,他还从未黑过脸。如今这是……

“公主府可有消息?”轩辕墨睨了他一眼。

“还未有结果。”奴才慎慎的垂下头去。

轩辕墨敛了眉目,黄袍逶迤,“去公主府。”

身后的奴才一声高喊,“起驾公主府!”

远远的回廊里,耶律辰站在廊柱后头,攥紧了衣袖。耶律德凝了眉目,“狼主还是三思而后行,到底皇上不允,这事便棘手了。”

“我只想见她一面。”耶律辰顿在那里,眉目黑沉。

“见了又如何?不见又怎样?该放手的就要放手,何况这么多年了,狼主难道还没有想明白?皇后娘娘主政多年,她必定知道你未死,既然是未死,狼主登基之时她就该懂得,今日的戎国乃是你主政。但为何皇后娘娘不肯相见?狼主,你可有想过?”耶律德摇着头轻叹。

“到底这戎国给她的,没有半点快乐可言,至始至终,她都不曾真心笑过。”耶律辰低低的开口。

耶律德颔首,“狼主明白就好。皇后娘娘很好,狼主就不必再多生事端。使团过几日就会开拔回朝,还望狼主谨而慎之。”

“皇叔,你说当日若是皇帝真的死了,又或者我真的娶了她。没有宫变,没有流血,没有那一场灾难,她会不会还在我的身边?”耶律辰时常在想,若是那日他们真的成了亲,会是什么模样?

“狼主说笑了。世间没有如果!”此言一出,耶律辰的眉目陡然苦笑了一下。

他定定的望着前处,“是啊,世间从未有过如果。若不相守,何必相逢。若不相逢,便可安枕无虞,不必牵挂。不过至始至终,一直给予牵挂的人,好似只有我一人而已。”

耶律德敛了眉目,“狼主后宫佳丽三千,何必为一女子耿耿于怀?”

“我拥有的,从来不是我想要的。”耶律辰缓步离开。

无论是女人还是江山,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

只是事已成定局,还能怎样?

她的心不在他这里,就算死,她也不会是他的。

慕兰皇后……再不是叶贞!

望着耶律辰缓步离开的背影,耶律德眸色微沉,他何尝不想再见一面,只是……他该拿什么颜面去见她?陌生的脸?还是内疚的心?这么多年,他想着该还的也差不多都能还清,只是这心里的坎,始终无法过去。

虽然她锦衣玉容,但是彼年的艰辛苦楚,却是他一手造就。

叶家小公子,鲁国公府唯一的血脉,老狐狸夏侯渊的徒弟明日公子,皇帝的亲国舅,戎国的皇叔耶律德。

他忽然在想,自己这些身份也算是一种历练。

如今,什么都不必去想了。

彼此各安天涯便是最好的结局,若她哪日真的原谅了放下了,他想着,她就会来找他。喊他一声哥……

走在九曲回廊里,耶律德翩然远去。

御驾车辇出了宫直奔护国公主府,此刻的公主府已经乱作一团。

已经一天一夜了,离歌还是没能生下孩子,可是教房门外头的慕风华急红了眼。那一个咬牙切齿,好似人人都欠了他五百万,恨不能自己冲进去替离歌生产。

叶贞褪去外头的凤袍,只一身束身便装,挥手在案上执笔书写,“立刻按照这张方子去抓药,看还能不能有奇效。”这是她开出的第三张方子,也不知为何,离歌这一胎格外的凶险。

都说二胎容易生产,怎知这一次却奇了怪了。

胎儿太大,早前只是阵痛难忍,如今羊水都破了,若是还不能生下来,只怕母子都有危险。

门一开,外头的慕风华红着眼睛怒问,“怎样?”

“驸马爷,皇后娘娘说……说是危险,让赶紧给抓药。”宫婢战战兢兢的说完,只一眼慕风华差点抓狂的表情,吓得一溜烟就跑开。

门,砰的一声又关上,慕风华一掌拍在廊柱上,那眼神几乎可以拧出血来。

什么叫危险?

“爹?”雪儿瞪着明亮的眼睛,牵着轩辕逸的手走来,“爹你做什么?”

慕风华的表情一顿,因为怕吓着女儿,那种极力遏制的容色,极为扭曲。他尽量在雪儿面前保持着风华绝代的姿容,蹲下身子抱住雪儿,“没事。”

“小弟弟还在娘的肚子里对不对?”雪儿聪颖,那张容脸几乎全部承袭了慕风华的颜色,小小年纪就已经生得若出水芙蓉。

轻轻吐出一口气,慕风华拂过女儿稚嫩的面庞,“是。”

轩辕逸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姑父,不如我们给姑姑助威吧!”

慕风华凝眸,“助威?”

“对啊!”轩辕逸道,“姑姑定然是力气太小,所以生不下来。娘说,人的意志力可以战胜一切。姑姑功夫这般好,只要有意志力,定然可行!”

“你娘教你这个?”慕风华难免感慨,一个轩辕墨加上一个叶贞,教出来的孩子该是怎样的混世魔王?那脑子,估计都不能用常理推断。

里头生得死去活来,外头却喧嚣着助威,成何体统!他就怕成事不足,反倒乱了离歌的心思!

“姑父,姑姑一直想给你生个儿子,所以这就是关窍。只要抓住姑姑这个弱处,自然能激发姑姑的意志力。心若能强大,无畏无惧。”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甚至开始剖析人心,委实教人有些寒战。

慕风华上下打量着与轩辕墨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轩辕逸,摇了摇头,“纵容如此,若然惊了你姑姑,可怎生得了?”

里头继续传来离歌无力的嘶喊,阵阵入耳,痛了慕风华的心。

方才那宫婢去而复返,端着药快速前来。

轩辕逸忽然挡在了那人跟前,“这是娘开的方子?”

“回太子殿下,是。”宫婢双手奉上药方。

接过药方,年少的孩子却是一脸的老成。看了看方子,复而端过汤药轻轻一嗅。轩辕逸凝了眉沉思稍瞬,“这是止血的方子,姑姑有血崩之势。”

音落,慕风华陡然扬起眉目,挥手就要拍开房门冲进去。

“爹!”雪儿惊呼。她从未见过爹爹如此容色,墨发翻飞,如同疯了一般。

“去取盐梅和陈槐花烧灰成末入药,许是能补一补娘的不足。快!”轩辕逸冷眸的样子,与轩辕墨如出一辙,然这份冷静与聪慧,却像极了叶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