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4/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儿摆开了功夫架势拦在门口,“爹,你莫胡来。舅母还在里头,她与娘这样好的情谊定然不会让娘有事。”

轩辕逸站在雪儿的身边,眉目间溢开一丝流光,“姑父稍安勿躁,母后这方子开得极烈,很快便会有效用,你且等等。”

两个孩子拦住了慕风华,瞬时让慕风华的嘴角止不住的抽动。

外头一声喧嚣,“皇上驾到!”

雪儿随即扯了轩辕逸上前,轩辕墨快速行来。

慕风华惯来恣意,哪里顾得上行礼,趁着孩子们走开,撒腿就往里头冲。谁知那雪儿一个腾空,再次稳稳落在门前,“爹,你别胡来。”

“你娘在里头!”慕风华冷了眉目。

此刻他心里眼里都是离歌,便是女儿拦在前头,他的耳朵里徘徊了太多离歌的嘶喊,已经懵了心肠。

宫婢端着药汤和盐梅槐花灰末,快速的进了房间。

“你们作甚?”轩辕墨上前,只一眼这样僵持的局面,当下就冷了眉目。

轩辕逸站在轩辕墨身侧,与父亲一般的负手而立,“情之所钟,一往而情深。”

轩辕墨低眉看他,“小小年纪,发什么牢骚。”

“爹,这是事实。”轩辕逸辩解,上前指着慕风华道,“姑父如今着了魔,听着里头的声音便已经按捺不住。爹,若是娘要生弟弟,你是否也会这般抓狂?”

“爹舍不得让你娘再生。有你一个就够她操心!”轩辕墨近至门前,睨一眼慕风华咬牙切齿的模样,“你进去便能替离歌生产?早知道如此,何不早早的将孩子养在自己的腹中?如今在这里发什么疯?你当自己疼痛入骨,难道旁人就不会心痛如斯吗?”

却听得轩辕逸一声轻叹,“情之为物,足叫人生死相许。”

慕风华冷眼盯着轩辕墨,这对父子简直就是一个德行。

一唱一和,没瞧见他心急如焚的模样吗?

但轩辕墨这几句,委实分量不轻,愣是让慕风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良久,他才顿了颜色,“放我进去!”

轩辕墨冷哼,“添乱!”

鬼卫齐刷刷的落下,直挺挺的拦在了慕风华的跟前。

“你们!这是我的家事!”慕风华真想上前掐死轩辕墨。早年的账,他刚刚平息,如今他们竟敢堂而皇之的拦阻,将他这公主府的主子置于何地?奈何他现下的功夫,确实无法与鬼卫抗衡。

轩辕墨斜眉看他,“稍安勿躁!贞儿的医术比太医还要略胜一筹,她不会让离歌出事。”

“轩辕墨,里头是我的妻子,你倒是无关痛痒,这事与你何干!你赶紧给我闪开!”慕风华几乎暴怒。

外头就这样僵持着,成了单挑与群殴并存的画面。

单挑,就是慕风华挑一群人,群殴就是轩辕墨随时会一声令下,让一群人殴慕风华一个。横竖都是一样的结果!

雪儿无奈的抱胸而立,歪着脑袋看抓狂的父亲,这姿势与离歌是一模一样。

轩辕逸则是翻了翻白眼,若无其事的扭头望着别处。

里头的叶贞先是一怔,那盐梅与陈槐花倒是出乎叶贞的预料。但听得是轩辕逸的主意,当下便同意了。

离歌躺在床榻上,整个人几近虚脱。

惨白的唇瓣上留着道道牙印,指甲因为用力时攥紧了被褥,几乎都出血。

“离歌。”叶贞快速喂了离歌喝药,“你撑着点,很快就没事了。”

离歌无力的点头,“贞儿,若是、若是我不行……”

“有我在,就是拼了命也要让你们母子平安。”叶贞一抹额头上的汗珠子,面色微白而眸色坚定。

点了点头,离歌凄然一笑,“若然不行,就保小。”

“你就不怕慕风华杀了我?”叶贞手一挥,稳婆们继续上前,开始七手八脚的助产。

“他若敢,我做鬼都不会轻饶。”离歌奄奄一息。

叶贞掀开被褥,离歌开始大排血,这是血崩之势,若是……这是十分危险的预兆,稍有不慎,真的会出现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

现下,也只能尽力一试。

外头形成了对立的局面,一对多。

里头离歌的血好似止住了不少,终于又可以使劲。

呱呱落地之音,瞬时让四下沉寂下来。

叶贞松了口气,看着襁褓里稚嫩的孩子,俯身坐在床前,“离歌?你看,是个儿子。”

离歌累得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去了半条命。她无力的点了头,看一眼孩子,便沉沉的睡去。这一番,真可谓是生死一线。

叶贞小心的吩咐了宫人们,关紧门窗,将血迹清除干净,用热水擦拭了离歌的血迹,而后上药继续止血。看着差不多了,她才抱着孩子缓步走出门去。

但她只是站在门口,孩子刚刚出生,不可惊了风。

“是个儿子,恭喜。”叶贞清浅的笑着,美丽的容颜带着几许疲惫。

轩辕墨上前一步揽了她入怀,瞧着她眼底下的乌青,不由的稍稍凝眉,“累着了吧?”

慕风华飞似得冲到门口,看着那红扑扑的孩子,一时间不知该做什么。倒是雪儿拽了拽慕风华的衣袖,大喊了一声,“爹,快抱抱弟弟。”

“哦哦哦,对对对!”慕风华颤着手,小心翼翼的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俯身下来笑得绝世倾城,“雪儿,你小时候便也是这副模样。”

“爹,弟弟好丑。皱巴巴的,还是红红的。这是你生的吗?怎么一点都不像我!”雪儿撅着嘴。

慕风华瞪了她一眼,“废话,当然是你爹的杰作,旁人如何能生的出这般精致的娃儿?你回去照照镜子,便知道你爹我如何的倾国风华。”

雪儿嘴角一抽,“爹,你真不要脸。”

“这倒是离歌的风格。”叶贞打趣着,这雪儿容颜像极了慕风华,但这言行举止却是与离歌一个模样。

轩辕逸轻叹一声,却惹来众目。

他挑了眉,学着轩辕墨双手负立的模样,“果然是有了儿子忘了娘!”

慕风华咯噔一声,险些呛着。睨一眼轩辕墨夫妻,这对夫妻养出来的儿子,果然不能用寻常人的思维去考虑。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时,他竟然想着房中的离歌。这般的脑洞,绝非常人可比。

轩辕逸的话刚出口,慕风华便快速抱着孩子走进门去。

叶贞俯身抱着轩辕逸,“你如何能想到用盐梅和陈槐花烧末?”

“娘珍藏的那些医书典籍,逸儿都能倒背如流。娘那方子,虽然烈而有效,但是少了这两样东西,还是缺了火候。”轩辕逸眨着明亮的眼睛,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便是这样的模样,这样的傲娇,让叶贞忽然想起了叶年。

那个学识渊博的少年……

如今,也该年岁渐长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