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5/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贞的眸光稍稍黯淡了一下,“那都是你舅舅早年留下的,我舍不得丢。”

闻言,轩辕墨的面色一沉,复而看了一眼叶贞,慢慢搀了她起来,“你也累了,该好好休息。”

“其实我倒羡慕离歌。”叶贞望着房内,“到底我这身子不太适合生育,彼时怀着逸儿也是机遇巧合,难之又难。若是可以,我倒真想与离歌一般,为你儿女双全。”

轩辕墨揽过叶贞,将下颚抵在她的发髻上,“傻瓜,如今有了逸儿,朕万事无求。只愿你身体康健,与朕白首便罢。否则若要孩子还不简单,一纸圣谕多得是。朕不要那些,穷天下之大,唯许叶贞一人足矣!”

叶贞痴痴的笑着,“当着孩子的面,也不知收敛。”

听得这话,轩辕逸仿若见惯不怪,摇着头往屋里走,“我去看看小弟弟。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轩辕墨陡然凝眉,语重心长的吐出一句,“这太傅……该换了!”

教什么不好,一味的儿女情长!

殊不知,言传身教,这轩辕墨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莫不是当年的他吗?爱美人,弃江山,这世间的帝王能如此大度的,怕也只有他轩辕墨一人。

叶贞轻笑,“岂不闻父承子业,你这厢操之过急,难道要他走你我的老路吗?你我自小便失了这份快乐与惬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逸儿还小,让他再快活几年吧!”

到底这江山,以后是托在轩辕逸的肩上的。

如今能快活便快活,否则哪日做了守城之主,如何还有今日的轻松?

轩辕墨点了点头,“守江山难,那便随你吧!”

如今再也不必算计,倒也轻松不少。这江山,他能守多久就守多久,自从有了叶贞,他便从未舍不得过。以前舍得,今日也舍得。

语罢,轩辕墨径直将叶贞抱起,转身朝着客房而去。

“大庭广众的,你……”叶贞的面颊陡然浮起一片绯红,眸中流光若天边云霞。她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半带娇羞半带嗔,“轩辕墨,这是公主府,不是未央宫。”

“人家都儿女双全了,朕不成全你,岂非是朕的不是?”轩辕墨轻叹一声,脚步却并未有片刻的停留。

奴才们快速在前面开道,引着轩辕墨去了暖阁。

这暖阁原就是离歌给叶贞备下的,二人没事就窝在一处,时常惹的两个大男人好一番嫉妒。偏偏都是妻奴,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

踏进暖阁的大门,轩辕墨低眉望着怀中面颊带粉的叶贞,“这便是离歌给你备下的暖阁?若不是亲眼所见,也不知竟与你未央宫的格局一个模样。”

“离歌怕我住不惯,自然要小心。”叶贞这般开口,却让轩辕墨面色一沉。

“她如此这般,岂非要留你很久?”轩辕墨冷眸,“未央宫到底是未央宫,岂是公主府可以比拟。以后来公主府小聚,只能住一晚,否则……朕就拆了这暖阁。”

叶贞无奈的蹙眉,“怎的自家妹子的醋,你也喝得这般痛快?”

“你是朕的皇后,岂能……”

“好了好了……”叶贞在他喉结上轻轻一吻,“以后离歌有了幼子,哪里还顾得上我,如今她还要坐月子,我待会便随你回去。”

便是这样的举动,让轩辕墨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咚一声。他低眉望着怀中还不明所以的叶贞,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在某方面,天生反应迟钝。

“这样盯着我作甚?”叶贞挣扎了一下,想要跳下他的怀抱。

谁知轩辕墨睨一眼紧闭的房门,径直将她放在了床榻之上。欺身压上去的瞬间,叶贞瞪大眼眸,“轩辕墨,大白天的,你这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大彦朝的皇帝皇后……白日宣淫吗?”

语罢,叶贞的脸颊滚烫得无可言语。

“朕是皇帝,这天下尚且朕一人说了算,谁敢在朕背后乱嚼舌头?”他的手轻轻掠过她的面颊,将散发撩拨至她耳后。眸色一如往日的温柔,这辈子,他可以狠,可以恨,但只对她一人柔情似水。

他的吻落在她的眉心,叶贞只觉得他的双手所到之处,皆热火难耐。

指尖轻挑,腰间环扣被熟练的解开。

一阵微凉,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将她的衣衫悉数解开,这般的熟能生巧,让她整个身子都开始滚烫至绝。

“墨轩……”她低低的嘤咛。

“嗯……”

“大白天的,还是、还是别……万一让孩子们看见……”她的手轻轻抵着他的胸膛。精壮的身体曲线,滚烫的温度,让她眸若桃李,流光迷离。

轩辕墨不依不饶,含着她的唇瓣,不断汲取她口中的美好。

额与额相抵,鼻尖与鼻尖相碰,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唇间划开一丝贪婪的笑意,“你不想?”

叶贞垂下眉睫,“墨轩,这是公主府……”

“想不想?”他温热的呼吸就拍在她的脸上,让她绷紧了身子。

抿着唇,她难掩唇边笑意,“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顺着她的鼻尖一路吻下去,“想不想?”

“怎生得跟孩子一样?”她娇羞的缩了缩身子。

睁开眼,看着他期盼的眼神,那眸中微弱的盈光带着几分苛求,就像欲求不满的小兽,教人忍俊不禁。叶贞噗嗤笑出声来,“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每次都觉得你好无辜,好似受我虐待。轩辕墨,你……”

“想不想?”他还是念叨着这句话。

叶贞笑得整个人都轻颤起来,忽然支起身子吻上了他的唇,口中低低的嘤咛一句,“想!”

轩辕墨如同胜利的将军,刀斧雕刻的脸上,瞬时溢开迷人的流光,顷刻间展开了温柔攻势。

一室的春光旖旎,一世的携手百年。莫管前尘如何,今世相守便已足够。为了这一世的牵手,你可知我在佛前,苦等了多少轮回。

墨轩,若能儿女双全,该多好?

那就随朕回宫,朕定能再接再厉。

……

那头慕风华抱着自己的幼,一张倾世的脸,笑得愈发的明艳照人。以至于雪儿和轩辕逸都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眼神盯着他,而后极为默契的避开一丈远。

慕风华扭头看去,两个孩子都歪着脑袋,极为无语的抿着唇。

“你们作甚?”他凝眉,抱紧了怀中熟睡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