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7/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仰头望去,那白胡子老头正倒挂金钩似的垂在房梁上。

轩辕逸陡然起身,容色微沉。

雪儿错愕的抬头,“你是怎么进来的,何以能避开鬼卫和我爹的暗卫?”

“怎样,要不要拜我为师?”那老头飘飘然的落下来,看一眼轩辕逸冲他翻白眼,照样施施然的坐在他对面。

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花白的头发,白胡子轻飞。

“你能教我什么?我娘的功夫好生厉害,哪里轮得到你教我功夫。”雪儿最崇拜的便是自己的母亲,每次爹娘交手,爹总是败北而归。那时候她觉得,这辈子就要成为娘这样的女子。威风八面,抖一抖,就让人退避三舍。

“就你娘那点功夫,老头子还没看在眼里。想当年你娘……”

“咳咳咳。”轩辕逸剜了他一眼,“老头子,若我外公知道你在这里哄骗小丫头,肯定能扒了你的皮。你该知道,外公的手艺,那可是绝好的,保管让你舒舒服服的褪一层皮。”

“小娃子没大没小,整天跟那死太监学得扒皮扒皮。没瞧见我只是逗着我的小徒孙玩吗?”来的是谁,不就是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夏侯渊吗?

闲来无事,就专门找这些个小娃子的麻烦。

早前他领着小萝卜闯荡江湖,直把夏侯舞与洛英吓个半死,赶紧带着儿子哧溜躲开了。现下他没得玩了,想着轩辕墨与叶贞的娃娃,以及离歌的娃娃还在呢!

这不,就赶来逗逗。

哪里知道,轩辕家的小娃子可不好惹,他骨子里传承了慕青的狠辣绝,又有轩辕墨的满腹算计,一双眼睛谨慎得如同当年的叶贞。

这样一个孩子,打小眼睛就毒得很。

“外公要是听见你说这样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轩辕逸睨他一眼,带着极度的不屑与冷蔑,“论心智,你比不过我外公,论功夫,你也输给他。我说的可是事实?”

夏侯渊一口水呛在喉间,险些吐出老血,“你能不能不跟你外公学,小小年纪,一口的毒舌!”

轩辕逸轻咳几声,歪着脑袋看他,“你不哄骗我姐姐,我便不揭你的短。此外……”

“此外什么?”夏侯渊眯起眼睛,看着年纪不大,却诡异得教人摸不着头脑的小大人。这个轩辕逸,果然了不得。

“带我们出去。”轩辕逸看了雪儿一眼。

雪儿心领神会,“这外头明里暗里都是皇上舅舅的鬼卫,不知道老爷爷你能以一敌几?”

“你们敢威胁我?”他可是来逗人的,没想到被倒打一耙,这滋味……恐怕也只有夏侯渊深有体会。尤其挟制他的,还是两个屁大点的孩子……说出去,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不行不行,坚决不能妥协!

“姐姐,把东西放下吧,反正出不去,你拎在手里也没用。父皇母后大抵要回宫了,你便送我去一趟!”轩辕逸起身,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听说前几日夏侯姨娘与母后飞鸽传信,说是……”

“说什么?”夏侯渊瞪大眼睛。

轩辕逸睨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你自己找我母后要信件就是。”

“不许走!”夏侯渊找了多少地方,愣是没找到他的小外孙,这厢正抓狂呢!难得听到消息,岂可放过。

老小孩,是越来越孩子!

“你拦得住我吗?”轩辕逸扑闪着无辜的大眼睛,眼底的光清浅得如一汪深泉,干净而明亮,看着无害实则满腹算计。

雪儿嘬着嘴,“他是太子爷哦!”

夏侯渊等着一双乌眼珠子看着一唱一和的姐弟两,“离歌跟叶贞狼狈为奸,你们两个也狼狈为奸,我真特么服了你们。”

“娘跟舅母自然是要好的,她们可是过命的交情。不过我跟逸儿也算是,怎么,老爷爷你想试试舅母的鬼卫?还是试试我爹的暗卫?那好,你站着别动,我出去叫一声。估计……”雪儿掰掰手指头,“大概能有上百个,够你玩几天!”

“你们两个,真是一个比一个毒!”他忽然想起,离歌出身江湖,又是狼女。那一身的江湖狠辣习气,不就是眼前的小丫头一模一样吗?那慕风华,当年可是司乐监的掌事,如今也是锦衣卫的一把手。

慕风华的行事作风与慕青如出一辙,难怪这女儿生得也是古灵精怪,动不动就跟离歌那火爆脾气一样,摩拳擦掌的要打要杀!

作罢作罢!

夏侯渊忽然觉得,自己纯粹是送上门作死的!什么样的爹娘养什么样的儿,你说那几个大的联合起来,还不得整死他?现下就这些个小娃子,也跟着翻了天去!看样子,以后不是他玩他们,是他们玩他!

这样一想,夏侯渊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行了!”他一声喝,“今日是落在你们手里了,老头子我憋屈!下一次,我早晚好好收拾你们!”

轩辕逸与雪儿对视一笑,那种默契,可不是一朝一夕的。

想他们四岁拆了宫门,五岁闹得整个公主府鸡飞狗跳,六岁差点用捣鼓出来的焰火烧了皇宫,这点斑斑点点的劣迹,又算得了什么!

及至傍晚时分,轩辕墨与叶贞才厮磨着走出暖阁,想着寻了轩辕逸回宫,谁知找遍整个公主府也没能找到轩辕逸的踪迹。连带着失踪的,还有护国公主府的雪儿小公主。

慕风华勃然大怒,谁敢在重兵把守的公主府劫人,不是老虎头上找虱子,纯粹找死吗?

然则这个消息是断断不敢告诉离歌的,离歌还在月中,断不可惊扰。

但一个小公主,一个太子爷,这可不是小事,说小了是孩子丢了,说大了,那可是江山社稷都跟着动摇。

房间内空空荡荡的,叶贞与轩辕墨走了进去。

“收拾了细软,不像是被人劫走的。”叶贞翻看了衣柜,略带无奈的扭头望着剑眉冷凝的轩辕墨,“逸儿他……”

“实在不像话!”轩辕墨沉默了良久,终于黑着脸吐出这样几个字。

慕风华一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贞垂下眉睫,“我出去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