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8/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墨自然是知道叶贞要做什么,门环上用指甲轻轻刮出来一些痕迹,像是一些数字。仔细一看,竟是一个“五”,慕风华凝了眉目,自然是不知道什么用意。

“大抵是逸儿做的手脚。”轩辕墨自然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留一手。

不多时,叶贞从外头走回屋子,看了看那痕迹,朝着轩辕墨点了点头,“是逸儿。”

“你何以确定?”慕风华急红了眼,丢的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宝贝了那么多年,如今一朝失踪,不疯了才怪。若不是怕离歌知晓,慕风华早就大张旗鼓的找人去了。

唉……他只当自己的女儿是随口说说,哪成想那丫头是个什么事都敢做的主!这性子,像极了离歌,却比离歌更汉子!

慕风华只怪自己一贯娇宠,没成想酿成今日的局面。

这天下人他尚且不放在眼里,哪知道偏生个女儿……

一声轻叹,叶贞笑了笑,反倒没有慕风华的焦灼,“放心吧,逸儿说一个月后自然归来。”

“你如何得知?”慕风华稍稍一怔。

就凭一个数字,轩辕逸就说了那么多?

“彼时逸儿问我,太子爷的月例银子是多少,当时我也好生考虑过。逸儿年岁尚轻,那一年的俸禄一万两,委实是太多了些,我便从他的俸禄里折了对半存入国库,若然等到百姓困苦,还能接济百姓。如此也算是一桩美事。”叶贞轻叹一声,“初次执行乃是五月!这孩子,到底还是心细。亲若在,不远行。这是我们母子的约定。”

慕风华被叶贞这样一说,也跟着稍稍冷静下来,“难道就不作为?”

“你若着急,也可自己去找。”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轩辕墨。

轩辕墨面色黑沉,不似叶贞的轻松,“能悄无声息潜入公主府,必定对公主府的内情格外熟识。世间还能有如此闲情雅致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公主府的,怕也只有三个人。”

夏侯渊,风阴,还有慕青。

慕青若是相见轩辕逸,绝不会如此大张旗鼓。至于风阴,一去多年杳无音讯。如此看来,也只有那个玩性不改的夏侯渊。

早前夏侯舞就来信,说是夏侯渊进来孩子心泛滥,专门找孩子玩,让他们小心谨慎。如此看来,这夏侯渊果然是下了手。

说是无奈也好,愤怒也罢,孩子至少不会有性命危险。

“雪儿和逸儿两个人若在一起,只怕那人要头疼至极才对。”叶贞偏不信,自己的儿子还能任人摆布。

轩辕墨是怎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轩辕逸是怎样的孩子,她更心知肚明。

父子两一样的心性,除了个子小点,气力小点,那脑袋瓜子可是一点都不输人。

更何况,她方才已经放飞了信鸽,相信不多时,就会有消息。夏侯渊也好,风阴也罢,无论是谁,她都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轩辕墨封锁了消息,不许任何人透露小公主与太子失踪之事。

不管是谁劫了人,封锁消息自然可以免去不必要的伤害。

鬼卫集体出动,布下天罗地网,但迟迟没有下手。

既然是轩辕逸的决定,叶贞绝对尊重。

慕风华也无可奈何,他那宝贝女儿,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古怪,逼得急了,反倒适得其反。罢了罢了,人家太子爷都不着急,他这个顺带被拐带的丫头,还能吃得了亏?

轩辕墨与叶贞若无其事的回了皇宫,慕风华进房间的时候,离歌已经醒了。

烛光下,离歌的面色稍稍恢复了血色,只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恹恹的。唯独那双眸子,依旧不失流光熠熠。

望着躺在身侧的儿子,离歌轻笑,“怎的愣着?儿女双全你还不乐意?”

“你可知这孩子险些要了你的命。”慕风华至今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

握住离歌微凉的手,慕风华小心的为她捏紧被角,“可觉得好些吗?”

离歌颔首,“又不是第一次,作甚这般矫情?对了,雪儿呢?我都醒了好久,也不见她进来瞧瞧我,可莫要让她觉得,有了弟弟就受冷落。”

慕风华一声轻叹,“这丫头何时输过,你只管放心就是。”

“输?”离歌眨了眨眼睛,“雪儿怎么了?”

眸色微恙,慕风华起身开始脱去外套,“外头冷了,我与你暖暖。”

离歌一怔,“我刚生产完,这房里尚存血腥味,你是不是……”

“又不是没闻过血腥味,你身上的味,我闻着也舒坦。”他直接上了床,躺在离歌身侧,反手便将她揽入怀中。

“你以前可是洁癖得厉害。”她轻笑,“怎的如今越发邋遢?”

“作死的东西,还敢提以前。”慕风华越发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塞,“早前你也没有这般温柔,如今做了娘,越发的温柔似水。”

离歌噗嗤一笑,“驸马爷没听过吗?温柔乡,英雄冢!”

慕风华定定的看着她良久,而后轻轻吻上她的唇,“那便一起下地狱。”

身子稍稍一怔,离歌迎上他璀璨的明眸,指尖不由的抚过他那张倾世倾城的容脸,“这辈子有你,真好。”

“公主如今可是对我心悦诚服吗?”他挑眉,带着一丝邪魅。

离歌莞尔,“就你?次次都败给我,还敢让我心悦诚服?上一次,本公主可是一脚就将你踹下了荷池。”

慕风华骤然凝眉,“那现在呢?”

离歌抽了抽嘴角,“现在我在坐月子,你怎敢……”

蓦地,离歌忽然笑不可支,“你莫、莫挠我……痒……好痒……慕风华你混蛋……住手住手!再不住手,我可就要不客气了!慕风华……你……嗯……”

音未落,吻已至。

“我……”离歌眸色迷离。

“此生最大的幸事,便是有你百年好。如今我已儿女双全,再无所求。”他含住她的耳垂,低低的呢喃。

离歌眼眶一热,却见他紧张的抬头,“莫哭,月中不宜流泪,以后会坏眼睛。”

“都怪你他娘的太煽情了!”离歌一个巴掌就朝着慕风华的脑门挥过去。

可惜她身子尚未恢复,被慕风华一把握住了手腕,“刚给我生了孩子,就想谋杀亲夫,你这丫头委实……委实拿你没办法!”

语罢,他揽了她的腰肢,“你血虚畏冷,贴着我,暖和。”

离歌嫣然轻笑,低低的“嗯”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