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结局9 谢谢那角落.の傷童鞋的水晶鞋/宫闱庶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闱深深,戎国使团终于开拔回戎国。

百官相送,城门之上,轩辕墨独自伫立,双手负背。

风烟弥漫,使团浩浩汤汤的返回。车辇徐徐而去,车上坐着面色微凉的耶律辰,至始至终,轩辕墨都没能让他见到叶贞。

叶贞自然是明白的,然则既然轩辕墨不愿,她也只好躲着些。

缓步走到轩辕墨身侧,叶贞扭头看他,“怎的做了君主也这般小气?”

“自己的妻子,自然要自己呵护保护,岂容旁人觊觎。”轩辕墨不容置喙的回答。

叶贞低头轻笑,“到底,我欠了他太多。”

“你欠的,朕来还。”他伸手拥她入怀,“朕可以许他任何东西,唯独你,倾尽天下换不得!”

“彼时我问你,要江山还是美人,你是如何回答我的?”叶贞抬头看他。

轩辕墨眉目峻冷,“你当时问的是皇上,身为帝君,自然要的是江山。然则你现在问的是墨轩,身为你的丈夫,我只要一个你!”

叶贞面颊微红,定定的望着远去的使团车马,城门下却还立着一匹马。马上熟悉的背影让她忽然僵直了身子,眼底泛出微弱的晶莹。

那是……

耶律德?

他立于马上,仰头望着叶贞,唇边笑意清浅。她没能看清他的眸中颜色,可是整颗心都高高揪起。那个学识渊博的少年,如今已经高高在上,顶替了别人的位置,但本质为何,她在看见那张脸的瞬间,早已心如明镜。

他是为了她才留在戎国的!

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残存的亲情?

“哥……”她忽然高喊了一声。

他终于咧开唇笑了笑,眼底有泪涌出,只是隔得太远,她根本无法看清。这一声唤,代表着他们已经冰释前嫌。真好!

心里的负担终于放下,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真好。

贞儿,真好!

以后你便好生幸福,而哥哥,会替你守着戎国。以前的亏欠,就用将来的岁月静好赔付。惟愿你们鹣鲽情深,生死不相离。

哥哥,放心了!

马声嘶鸣,叶年朝着墙头一声高喝,“保重!”瞬时扬鞭,快马急追使团而去。

叶年,以后都只能是耶律德了吧!各自为谋,却骨脉相连。

贞儿,有缘再见!哥哥,走了!愿你们,幸福!

高高的墙头,叶贞只看见一骑飞尘渐行渐远,逐渐模糊了视线。她以为此生再无相聚之日,殊不知他还是来了。

“贞儿?”轩辕墨拦了手,拥她入怀,“都过去了。”

叶贞泪如雨下,“他一直以为我还恨着他,殊不知血浓于水,对于哥哥的怨恨,我早已放下,没想到他却执着了那么多年。”

“如今他也算是放了心。”轩辕墨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珠,“以后,我就是你的天。”

“你一直都是。”叶贞扭头望着尘烟弥漫的远方,哥哥,保重……

轩辕墨握住她微凉的手,“那现下可以告诉我,孩子们在哪了吗?”

叶贞破涕为笑,“你又算计我!”

“岂敢岂敢,敢问娘子,咱儿子现下何在?”轩辕墨作揖。

无奈的摇着头,叶贞总算松口,“你们这帮孩奴,是不是慕风华又追着你了?”

“成日在我眼前晃悠,委实不好受啊!”轩辕墨轻叹一声。

自从雪儿失踪,慕风华便成日追着轩辕墨讨要女儿,实在把轩辕墨逼得急了。若不是叶贞答应了要给孩子们一个月的时间,他真想派鬼卫大军和这锦衣卫,直接将两个孩子带回来。顺势揪了那夏侯渊,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爹已经找到了他们,如今鬼卫围着外头,不会再让他们丢了。”叶贞含笑,“走吧,闹够了也该领回家。”

轩辕墨直接将叶贞拦腰抱起,“多谢娘子!”

“肉麻!”她嗤了一声,却顺从的将头靠在他的肩头。所有人都背过身去,不敢多看一眼。不管多少人,多少眼睛,他对她从来不管不顾。史书工笔任他去,他自娇怀自相怜。

慕风华快马跟着叶贞与轩辕墨,那杀气腾腾的模样,委实让人心惊。

竹林小屋里,轩辕逸与雪儿歪着脑袋,看着满房顶乱窜的两个人。

一个大呼小叫,一个拎着大刀猛追猛砍,不知道是滑稽还是可悲。

“你说结果会怎样?”雪儿扭头问轩辕逸。

“打平手喽!”轩辕逸揉了揉生疼的脖子。

“可是慕爷爷的功夫比师叔祖好多了,你就不怕他真的把我师叔祖给砍成两截?”雪儿撇撇嘴,如果真的要出人命,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那人,还是娘的师叔啊!这段时间,那老头子可待他们不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教给他们。

谁知他们今儿个一觉睡醒,就瞧见慕青杀气腾腾的拎着一把刀,满屋子的追杀夏侯渊。两个孩子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上午,那慕青就是砍,夏侯渊衣衫碎裂,但没有一处伤痕。

轩辕逸笑了笑,“外公哪里会杀你的师叔祖,这两个老头,还要相依为命的,少了谁都不高兴。”顿了顿,又道,“不过既然外公找来了,我们就该回家了。”

“我还没闯荡江湖呢!作甚回家?”雪儿不悦。

“你看看那两个老江湖,闯江湖就是这样的下场,不是被追杀,就是去追杀。你难道喜欢看见血流成河?若你喜欢,我就让父皇给你个军衔,让你上战场,那里多得是流血不流泪的汉子!”轩辕逸冷了眉目。

蓦地,一道白影飘落,“跟我走!”

“舅舅?”雪儿惊呼。

谁知轩辕逸一把拽过雪儿的手,急忙喊了一声,“姐姐,他不是我父皇。”

雪儿心惊,快速打量着眼前与轩辕墨一模一样的男子。这是……雪儿的眼睛里大放异彩,“果然是跟舅舅一模一样,长得真好啊!”

轩辕逸瞪了花痴般的雪儿一眼,上前一步,“逸儿见过伯父!”

闻言,雪儿愕然扭头望着轩辕逸,“你脑子秀逗了?”

“宫里找你们找得翻天覆地,你们赶紧回去!”白衣男子轻叹一声,俯身盯着轩辕逸良久,“没想到,都这么大了。我离宫时,你才三岁。”

外头响起了马蹄声,白衣男子眉目微扬,忽然笑了笑,“我怎么忘了,皇上与皇后如此心计,怎么会任由你们落入他人之手。到底是我多事了!”语罢,朝着房顶上的两个疯老头一声吼,“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音落,他纵身轻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瞧着大批的锦衣卫与鬼卫蜂拥而至,慕青是个假死之人,一手拎着刀,一手拎着夏侯渊,“走!”

二话不说就窜入林子深处。

“假舅舅别走……”雪儿作势要追,却被外头的慕风华堵在了门口,她急得直跺脚,“爹你让开,我的良人!跑了……跑了……”

轩辕逸的嘴巴张成了圆形,极度无奈的揉了揉脸颊。

叶贞快速走过来,瞧着雪儿急得只掉眼泪的模样,不觉一怔,“逸儿。怎么回事?”

“母后,是……”轩辕逸附在叶贞的耳畔道,“是风阴伯父。”

闻言,叶贞陡然扭头望着轩辕墨,眼底的光暗沉了一下。

轩辕墨一声轻叹,“没想到他一直就在附近。”

“爹,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人!”雪儿扑腾着胳膊。

却被慕风华一把抱起,“回家让你娘收拾你,小小年纪,不思进取!这厢就犯了毛病,以后可怎么得了?知道那是谁吗?是你表舅爷,你特么连表舅爷都敢犯相思,你不要命了是不是?看你娘怎么收拾你!哼……作死的小东西!”

叶贞无奈的望着轩辕墨,“委实是你的缘故!”

轩辕墨抱起轩辕逸,长长吐出一口气,“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闻言,轩辕逸煞有其事的抚着自己的脸,“父皇此言有理,不知道逸儿这般俊色,将来可怎么得了?唉,愁煞我也!”

一语既出,叶贞挑眉,这父子两越发的自恋,无药可救!无药可救!

马背上,雪儿还在扑腾着叫喊,“我就喜欢表舅爷,表舅爷……”

叶贞揉了揉太阳穴,最近食不下咽,夜不成眠,还外带作呕,明儿个要好生找太医瞧瞧。不知是不是被这帮无法无天的小娃子们给气着了!

唉,简直无法无天!越来越无法无天!

一想起这帮小的,任谁都头疼。

现在就这样,以后,可怎么得了……

远远的,一抹白影翩然隐去……

(本文全剧终)三少很舍不得,可还是正式完结了!各人都有各人的宿命!有些人得不到,有些人已失去。都不过岁月蹉跎,流年逝于掌心,平心处之即可。希望大家喜欢这样的结局,温和从容,岁月静好。白驹过隙,愿袖手天下,倾心一人足以!

三少开了新文《九重春华》/book/21323求收藏!

待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待我了无牵挂,随你浪迹天涯!

三少毕生所求,亦不过如此,一生一世一双人。君若不弃,吾必不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