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我从里面,掏出一串钥匙/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仰头看着我,缓缓闭上眼睛的张雨潼朝我索吻。

我低头下去,和她亲吻在一起。

她变得很是主动,双手紧抓着我胸前的衣服,将她的温柔给予我。

我配合着她,我的主动,让张雨潼欢喜。

能够把我吸引,张雨潼认为她对我有着价值那样。

吻了好一阵子,我和她分开,她依偎在我怀中,心跳得厉害,无比的心慌意乱。

“很久很久之前,你去我家的时候,我就已经,已经喜欢上了你,你是那么的阳光,帅气……”张雨潼在我耳边轻声说话。

我摸着她的头发,轻抚她的后背,希望她赶紧睡觉。

然而,不将一些话说出来,她难以睡着。

“我知道老师你不是一般人,我也知道,我配不上老师你,但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或许会死掉……”

张雨潼在我耳边,轻轻诉说她的各种少女心事。

遇见我,到一点点的喜欢上我,因为陷害我,而造成的无尽自责。

我的宽容,更是让她更加的喜欢我。

她诉说着她的点点滴滴,我侧耳倾听。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她说着说着,便渐渐睡了过去。

担心我再次离开,她紧抱着我。

这一次,我也安心的闭上眼睛,抱着怀中的张雨潼,舒服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在张雨潼的轻轻呼唤中醒过来。

我睁开眼睛,眼前黑漆漆一片,我们是躲在被窝里。

我想要拉开被子,但张雨潼阻止了我。

她轻声在我耳边说话,“老师,我妈醒过来了,她若是看见我们这样的话……”

“又怎么样呢?”我朝这家伙好笑了下,“敢做不敢当吗?”

“不是啦,我是担心……”

“怕你妈对我这个女婿不满意吗?”

“老师,别开玩笑了!”

“都和我一起睡觉了,估计你以后嫁不出去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张雨潼刚想说什么,但我主动吻住她的小嘴,封住她的口,不让她说话。

我如此乱来的举动,让张雨潼惊慌无比,她死死的拉着被子,担心我们两人接吻的一幕,被她母亲看见。

深吻了张雨潼一番,不等她回过神来,我掀开了被子。

翻身起来,小珍坐在病床前,正和张妈妈说话。

估计小珍给张妈妈说了一些事情,所以见到我和张雨潼一起从旁边的陪护床上起来,她不觉得惊讶,反而是感激的看着我。

张雨潼脸颊涨红,她顾不得羞涩,一把扑倒在病床上,母亲清醒过来,这不争气的家伙又是哭了起来。

小珍站起身,拉着我离开,让张妈妈和张雨潼独处,她颇为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车上有药,我给张妈妈煎药去。”

“起床不刷个牙先啊,邋遢鬼!”

小珍好气又好笑的拉住我,她将我拉去她们换衣服的地方。

时间还早,换衣间里没有其他护士,小珍从她的柜子里,拿出崭新的毛巾牙刷给我。

真不愧是当护士的家伙,果然是贤妻良母的人啊!

摸摸这家伙的脑袋,我没心没肺的走去洗漱了。

洗漱完,我走去煎药。

回来的时候,龙贝贝和师无邪,以及叶千巧和罗思琪,还有班里的好几个同学,尽皆来到了病房。

那些家伙带着鲜花果篮,是来探望张妈妈,也是担心张雨潼。

小花儿不关心张妈妈,也不在乎张雨潼,我昨晚上夜不归宿,她对我有满肚子的幽怨。

我捏捏她的小鼻子,“我给张妈妈送药过去,待会再和你说话。”

“嗯!”小花儿乖巧的点点头。

我进入病房,将药交给了张雨潼,然后走出病房。

小花儿从背后掏出个大大的面包给我。

“不愧是哥哥我的小棉袄啊!”夸了这丫头一句,我拆开面包,无语的看到,面包被某个吃货咬了一口。

“我帮你尝尝好不好吃嘛,不好吃的话,我才不给你买呢!”小花儿笑嘻嘻的坐在我旁边。

“就是说,这面包很好吃咯?”我微笑看着这丫头。

“那是当然,我再吃一口!”小花儿探过脑袋来,狠狠啃了我手里的面包一口。

“你这狡猾的家伙,把肉松都吃掉了!”

“嘻嘻!”小花儿没心没肺的笑。

我吃了口面包,味道好不错。

小花儿肩膀上站着的小香狐,也是吃货一样看着我。

我掰下一块递给它,小香狐顿时将面包块抱住,欢天喜地的吃起来。

小花儿满脸是醋意的嘟起粉润小嘴,“老哥你偏心。”

“来来来,我也喂喂我养了十六年的小宠物。”

“用嘴来喂!”

“你想得美!”

和小花儿嬉笑打闹一番,我们将手里头的面包分享完毕。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珍和小乐下班了,两人打着呵欠和我打招呼。

看着两人离开,走廊拐角处,出现两个行色匆匆,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

一个是中年男子,一个是青年男子,两人提着公文包,看清楚我们旁边的病房门号,他们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小花儿知道有好戏看,她拉着我走到门口。

病房里面,叶千巧和师无邪她们,围着病床和张妈妈说着话。

突然走进来两人,让她们有些搞不懂。

“这位是陈莲女士吧,你丈夫是张铁生吗?”中年男子朝病床上的张妈妈询问。

“我是陈莲,张铁生是我丈夫,是不是我丈夫出事了?”张妈妈惊恐的朝那中年男子询问。

中年男子露出微笑,示意张妈妈安心,“张先生我们也派人去通知他了,我是美亚房地产公司的人,拆迁队的行为很是野蛮,我们是特意向您来道歉的!”

说着,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一起弯腰朝张妈妈低头道歉。

道歉完,中年男子继续往下说,“我们这次过来,是给你提供医疗帮助以及医药费的赔偿,还有就是发放拆迁补偿款!”

青年男子赶紧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协议。

听到中年男子说的话,张妈妈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房地产公司的态度哪里有这样好,竟然主动来赔偿!

“我们公司决定给你二十万的医药费补偿,另外,关于你家被拆迁的房子,我们是根据市场价进行补偿,一平米补偿三万块。”

这样一句话说出来,让张妈妈目瞪口呆。

之前房地产的人,三千块都不肯给,如今,竟然给三万块……

张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雨潼猜到了为什么,她朝我看过来。

叶千巧她们也觉得事情有点戏剧性,房地产公司的态度若是一开始就这么好,张妈妈怎么会住院呢。

顿时间,整个病房里的人,都朝我看过来,大家都明白,事情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我。

我有些脸红,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咳嗽了下,朝那中年男子询问,“据我了解,因为拆迁受伤的居民有不少,大家都有医药费赔偿吗,大家房屋拆迁的赔偿,都是依照市场价吗?”

中年男子转身朝我看过来,他的态度很是恭敬,答案自然是点头。

既然如此,我朝张雨潼微笑,示意她们可以签字,然后得到赔偿。

张雨潼示意张妈妈签字。

张妈妈的手有些颤抖,她仍旧是觉得是在梦里面。

一会,签完字,青年男子将协议收起来。

中年男子走到我身边,他应该认出我来了,所以将手里的公文包交给我,“夏先生,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将公文包给了我,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离开了病房。

叶千巧和师无邪她们看向我,很是好奇,我究竟是要了什么。

我也很奇怪,打开公文包,我从里面,掏出一串钥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