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心目中的地位提升了不少/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一句话,让师无邪脸红得快死去。

若是没有师妈妈在场,她绝对会小生气的打我一拳头。

她低着头,快步往商务车上走,和我保持距离。

走上车,师无邪和师妈妈坐在一起,而我只能够走去后面的位置坐下。

一个女保镖开车,看起来是师妈妈的贴身保镖。

车子行驶在路上,师妈妈扭头过来和我说话,“夏凡,待会去了医院,你跟着我们,你不要说话,站在一旁观察就行。”

我意识到什么,无语的询问,“就是说,我连给患者把脉的机会都没有吗?”

“你太年轻,没有人会相信你……”

“那你特地过来请我干什么?”我很好气的问了句。

师妈妈没有说话,师无邪倒是难受得想哭,她不希望看我和她母亲闹得这么僵。

估计师妈妈也曾听老校长说过我的事情,不然她不可能相信师无邪。

过来请我,估计她是想死马当活马医吧。

“好吧,我就不把脉了,但我希望能够看到患者的病历。”

“你会看到的。”

“看过之后呢,我需要开方子吗?”

“你能开就开。”

果然是没把希望放在我身上,估计我开的方子,她还会拿去给别人鉴定。

既然不指望我,我了乐得轻松。

我掏出手机上网,和布谷市那群家伙聊天。

师妈妈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下我,她微微摇头。

没多久,抵达医院,师妈妈领着我和师无邪进入电梯上楼,快步往一间高级病房走去。

病房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除了几个专家模样的人,还有几个身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所幸这高级病房够大,即便有那么多人在一起,都没有很挤的感觉。

师妈妈领着我们轻轻走了进去,她和别人轻声打招呼,而我则观察病床上的老人。

老人看起来年事已高,如今躺在床榻上,输送着营养液,气若游丝,憔悴不堪。

师无邪神情担忧的站在我旁边,轻轻拉着我的衣角,鼓励着我。

站在病床边的几个专家正在讨论,说是老人已经足足有一天没排尿了什么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让老人能够排尿。

“是你爷爷吗?”我轻声询问师无邪。

师无邪摇摇头,“是公司里的董事长。”

我点点头,走到师妈妈身边。

师妈妈正和其他人说话,他们是在讨论,那几个专家是全市最优秀的专家,老爷子一定会没问题。

见到我看着她,师妈妈知道我想说话,赶紧走开几步,示意我轻声说话。

“这医院的医生,犯了个低级错误。”我这样说道。

“什么低级错误?”师妈妈很是好奇。

我伸手往病床上指了指,“他们给老人注射营养液,或许是因为老人无法进食,担心他太虚弱,但他们忘记了,老人无法排尿的症状。”

师妈妈看了看病床上悬挂的营养液,之前她觉得病床上挂了营养液没什么,没有挂才违和,但联想到老人的症状,她顿时极为惊恐。

普通人都知道,营养液大部份是水,注射进入体内,有百分之九十九会化作尿液排出体内,而老人如今的情况,恰好无法排尿啊!

来不及和我说什么,师妈妈惊慌的走向那群专家。

师妈妈讲述了下情况,那几个优秀的专家,一个个脸色煞白无比,手忙脚乱的将老人身上的注射针取下来。

取下营养液,虚弱的老人得不到营养补充,这等于是进入了死亡的倒计时啊!

但继续输送营养液的话,老人的膀胱会爆开,那时候,也等于是死路一条!

刚才还镇定自若进行讨论的专家,如今一个个乱了阵脚,他们想不出一个好的方法,有好方法的话,他们早就用了啊!

见到那些专家这么没用,刚才那么低级的错误都没有发现,师妈妈对他们失望了。

她回头看向我,似乎对我寄托了希望。

“我带来了一个医生。”师妈妈朝那几个专家说道。

“在哪里?”专家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老人交给别的医生。

师妈妈伸手指了指我,顿时,那几个专家无语了,觉得师妈妈是在开玩笑。

旁边站着的几个中年男子,也在嚷嚷,说别开玩笑了什么的。

我满头黑线,我的年龄一直是硬伤啊!

“刚才营养液的事情,就是他发现的。”师妈妈这样说道。

顿时,那几个专家脸红耳赤,尴尬不已。

我咧嘴嘿嘿笑了笑,“你们讨论你们的,我这个学徒给老爷子把把脉,总可以吧?”

我往病床走去,没有人阻拦,若是连我把脉都不愿意,那事情就有古怪了。

老爷子处于半昏迷状态,神智不清醒,但很是痛苦。

且不论其他病症,单单憋尿这一块,就很不好受。

抓起老爷子干枯的手,我认真把了下脉。

那几个专家虽在在讨论,但眼神禁不住落在我身上。

一会,我有了答案,微笑起来,“你们是无法让老爷子排尿,所以才畏手畏脚的吧?”

专家们点点头。

“仅仅才发展了几百年的西医,着实不靠谱啊!”我感叹了句。

“你学得是中医吗,中医部的人也过来看过,他们也没办法。”有个专家竟然这样说,他的话是这样,中医也不行,凭什么西医一定要行。

“其实我们有好几种办法,但老爷子年事已高,我们担心他承受不了……”又一个专家解释。

“撒尿可是极为舒服的事情,有什么承受不了?”我好奇的反问。

专家们很尴尬,“我们是利用药物刺激,所以……”

“哦,有可能尿没刺激出来,老爷子倒是被你们刺激得,嘿嘿……”笑了笑,我也不开玩笑了,示意师妈妈和师无邪出去。

“你们也出去,不然老爷子会很尴尬。”我朝那几个中年男子挥挥手。

“为什么会尴尬?”那几个人往外走,忍不住好奇询问。

“老爷子会尿裤子。”我这样说道。

那几个人顿时兴奋起来,“你是说,是说你能够……”

不等他们说完,我将病房门关上。

病房里只剩那几个专家,我鄙视的朝他们摇了摇头。

“穴位在你们的医学教材里是不存在,不科学的东西吧?”这样说着,我掀掉被子,拉开老人的病患服,在他干瘪的肚子上,用银针扎了几针。

看起来很简单,但我又是刺,又是挑,又是捻,用了好几种手法。

一会,老人的裤子被一股热流打湿,尿骚味传来,那几个专家没有觉得恶心,反而是见到了黄金那样兴奋。

他们惊讶看着我,有着数不清的问题想要问我。

“中医和西医是两套不同的系统,我不懂你们的东西,你们也不懂我的东西,所以我解释了也没用,老人估计是受了惊吓,接下来的治疗,你们若是还没辙,那就赶紧辞职去吧,别草菅人命了。”

那几个专家都是中年人,被我一个半大的毛头小伙训斥,他们没有反驳,一个个尴尬得不行。

困惑了他们一天的病症,我一出手就得到解决,他们几个人加起来,还不如我一个人呢。

“赶紧让护士处理一下吧,我走了。”

打开门,师妈妈和那几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外,他们尽皆朝我微笑,显然,刚才在病房里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已经知道了。

“好小子,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那几个中年男子称赞着我。

我露出微笑,并非是因为他们的称赞,而是师无邪偷偷朝我竖起大拇指。

师妈妈也朝我微笑,显然,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提升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