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童羽瞳有个有钱的哥哥!/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违约赔偿?

我们尽皆有无数的疑问。

“童瞳姐嗓子不舒服,公司理应要关心问候,你们怎么还落井下石,要童瞳姐赔偿什么?”小花儿朝那一男一女嚷嚷起来。

那对男女很尴尬,“人情方面,我们公司会尽责,但合约的事情,总需要有人能够承担责任,羽瞳因为嗓子不舒服,已经推掉了好几场演唱会,演唱会的广告商要告我们公司索赔。”

他们出示了几份文件,不单单是演唱会,童瞳还推掉了几个广告的录制,依照合同条款,童瞳属于违约。

违约可是要赔一大笔钱的啊!

小花儿朝那对男女,嚷嚷着意外什么的,童瞳则是很尴尬的站在一旁。

我和小姨对视一眼,小花儿和童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

这是徐峰的阴谋!

买通古板女子,让古板女子伤害童瞳的嗓子。

童瞳嗓子不行,那就没办法唱歌,演唱会推掉的话,需要付违约金。

违约金加起来起码要好几千万,童瞳没有那么多钱。

那么,阔少该登场了!

那徐峰的手段不高明,但如果事情没有败露,谁都不知道,他玩了一招自导自演!

童瞳想要开口说话,表示自己的嗓子没事。

我赶紧抓住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别说话。

既然徐峰自导自演,那么,我就来个将计就计!

事情演变成为这个样子,都是那徐峰搞出来的,这笔钱,必须是他来出!

当然,这几天他家的股价持续下跌,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心情泡妞了。

将索赔的文件留下,我们送走了那对男女。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有了逛街的心情。

她们三个家伙皱起眉头,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童瞳返工,去开演唱会,去拍广告。

但她已经决定退出歌坛,我自然不会让她再回去。

我把将计就计的计划说了下,小花儿顿时举双手赞成。

小姨紧皱眉头,她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但这件事就是徐峰弄出来的,自然是需要他付出代价!

在我的劝说下,小姨终于是点了点头。

小花儿拿着手机在玩,她发出惊奇的声音,示意我们赶紧看。

因为童瞳消失有一段时间了。

网上关于童瞳的各种议论,尽皆是井喷一样,大家喜欢童瞳,所以关心她。

不少内部人士透露,童瞳推掉了好几场计划好了演唱会,广告也拒绝了。

既然把计划好的事情推掉,然后,各种违约索赔的新闻也出来了。

我闭上眼睛预知了下,明天徐峰会过来。

他自然是不怀好意的过来。

我想起了潘寻蕾,本来我打算,今晚找潘寻蕾放松放松,但我如今有了新想法,潘寻蕾也是娱乐圈里面的人,可不能够浪费她所拥有的资源,应该让她帮忙做一点事情。

小姨有些惴惴不安,她并非是担心童瞳怎么样,她可不是软弱的女人,她是担心我们这几个孩子,应付不过那庞大的徐家。

我微笑安慰她,那徐家是庞然大物,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前我随手弄出一些事情,结果弄得他们家股价大跌。

他敢乱来的话,我会让他们家破产。

小姨不知道老爸老妈留下了什么给我,看我这样的自信,她选择相信我。

这个晚上,她们三个家伙竟然睡一起了。

半夜里,小姨又是过来给我牵了下被子。

等她离开之后,我翻身起床往外走。

猜测潘寻蕾是居住在南江市最豪华的酒店里,我在奢华酒店四周观察打听了下。

确定她入住的酒店,又是废了一番心思,我总算是确定了她居住的房间。

依然是通过攀岩般的方式上楼。

如今不过是零点,时间还算早。

我爬到窗户外,无语的发现,潘寻蕾房间里,竟然有着别的男人。

那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他显然是喝了不少酒,正在耍酒疯,想要留在潘寻蕾房间过夜呢。

潘寻蕾很是气恼,一直请那男子离开,但喝醉了的人,怎么会听得进别人说的话呢。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不止一次朝潘寻蕾扑去。

潘寻蕾忍不住气恼,她拿起枕头,往那男子身上砸去,“别以为你是个什么主任,你就可以为非作歹,老娘来你们这里开歌迷会,是帮你们促进经济发展,你还想睡我,你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

我满头黑线,从墙下扣下一颗石子,朝房间里的灯光开关弹去。

房间瞬间漆黑一片,潘寻蕾被吓了跳,她想要去开灯。

“我来了。”我跳进窗户,这样喊了声。

潘寻蕾那笨女人,瞬间听出我的声音是谁,她惊喜不已,“梦郎,你来了啊,你跟我来南江市了啊!”

才不是跟你来的啊!

我刚想说话,潘寻蕾尖叫了声,“这死肥猪抓住了我的头发,梦郎快帮我!”

我无语的走了过去,一把将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抓住。

“你先去洗个澡,我来对付他。”我这样说道。

“哦。”潘寻蕾乖巧的进入浴室,她没有开灯,在黑暗中摸索。

那家伙蛮乖的嘛。

我在那男子身上扎了针,增强了下他的欲望,然后打开房间门,随便说了个房间号,然后在他耳边进行暗示,说潘寻蕾在那个房间里。

那男子走出了房间,迫不及待的四处张望,找寻潘寻蕾所在的房间号。

一个服务员看到那男子,热情的将他送去了那个房间门口。

男子用拳头砸门,房间门打开,那男子嚷嚷着潘寻蕾的名字,扑了进去。

他喝醉了,神志不清,我扎了他一针,他现在变得像是野兽那样。

那房间里传来女性的尖叫声,一个青年挥舞着拳头,将野兽一样的男子打出来。

那青年掏出手机报警,没多久,酒店下方传来警笛声。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了。

关好房间门,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

“梦郎,你把那个人解决掉了吗?”潘寻蕾好奇的询问我。

“嗯,你明天在新闻上能够见到他。”我这样说道。

“你怎么做的,好厉害!”

“明天你就会知道。”

“嗯嗯,进来一起洗吧,我都没有开灯,刚才撞了下玻璃门,好痛!”

潘寻蕾嗲着声音在撒娇,我在黑暗中脱了衣服,进入了浴室里。

“哪里痛呢?”我朝她询问。

“这里。”潘寻蕾拉着我的手,放在了她鼓鼓的胸脯上。

这个笨女人,还真是食髓知味啊!

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两人走到一起,除了啪啪啪,还能够做什么呢?

这一次是在浴缸里,虽然有点放不开,但依然爽爆了!

不一会,潘寻蕾便夸张的大叫,紧抱着我在颤抖,“梦郎,你好厉害,我还要,快给我,你那次给我留下的药方真的很管用,你不要有所顾忌,尽情的蹂躏我吧!”

“这可是你说的哦!”

“嗯…啊,要死了……”

等洗澡水变凉,换水的时候,我让这家伙帮我一个忙。

“关于童羽瞳违约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嗯,你怎么说起这个事情了?”

“过两天,会有人帮童羽瞳把违约金支付了,到时候,你给你圈里的那些朋友们透露下,告诉他们,说是童羽瞳有个有钱的哥哥,是她哥哥帮忙支付的违约金。”

“童羽瞳有哥哥吗?”潘寻蕾很惊讶。

“你记得这样说就是了,然后我会好好痛爱你!”

“嗯,你要说话算话,不许再放我鸽子了,那晚我可是等得好辛苦!”

“今晚补偿你吧。”

“嗯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