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有多倔强就要有多坚强!/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楚芸思骂我是坏蛋,但这家伙可没有一丝的愧疚。

这批黄金和美金,没有往我家里送,而是往楚芸思和萧琉璃居住的地方送去。

这两样东西数额极为巨大,不管拿去哪里兑换都会引起怀疑。

而萧琉璃可是隶属国家的特殊部门人员,过了她们的手,这笔钱一下子便洗白了。

抵达她们居住的楼下,萧琉璃和秦梦音下楼来搬箱子。

面对四个沉甸甸的箱子,她们不像是楚芸思那样兴奋,两人的脸色很不好。

她们并非是因为我们而心情不好,而是想到这些钱的来源。

这样数额巨大的一笔钱,究竟是滥用了多少次职权,损坏了多少人利益,蒙昧了多少回良心,才能够积攒下来的啊!

将箱子搬上楼,拆开之后,我们四人一起清点数量。

花了好一阵,得出数据,两箱美金和两箱黄金一共价值一点五亿人民币。

五五分的话,我能够分到七千五百万!

真是一场大丰收啊!

然而,萧琉璃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张卡,“不久前,如玉也送来了一笔赃款。”

“是多少?”我和楚芸思很是兴奋,想要比较下。

“一亿。”萧琉璃给出答案,我们刚想欢呼雀跃,萧琉璃露出狡黠的微笑,她尚未把话说完,“一亿美金!”

我们顿时郁闷了。

“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手段,威胁别人从海外账户转过来的。”萧琉璃很是欣赏人如玉,很想将人如玉那个杀手女王纳入特殊部门之中。

“嘿嘿,如玉姐会用的手段,我也会!”我有种燃起来的感觉,想要和人如玉竞争一场。

萧琉璃脸色很不好,“其实我希望你们一分钱都弄不到。”

我们弄不到钱的意思是,这布谷市没有那么多的猫腻。

但这是不可能的!

楚芸思忽然伸出手,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扭头看向她,她正龇牙咧嘴的朝我微笑,并朝外面看了看。

我立马想起,我们还要回去刚才那地方取电动车呢,当然,也为了看戏。

“我们出去一趟!”我拉着楚芸思往外走。

“就要吃午饭了,你们还要去哪里?”秦梦音将我们喊住。

楚芸思刚想解释下,萧琉璃微笑朝秦梦音摆摆手,“是约会吧,别理会他们,又不是小孩子。”

楚芸思脸色涨红无比,她更加想要解释,但我一把将她拉走。

走到楼下,她举起拳头,打鼓那样朝我身上打。

“好啦,赶紧走,不然就赶不上精彩一幕了!”

“我可是去骑车的,可不是和你这个坏蛋去看热闹的。”

楚芸思这样嘟囔。

然而,再次回到那个破旧小区,骑上电动车的时候,她仰头往上看,什么都看不到,她顿时焦急起来。

“我们去那里看吧。”我朝对着小区的一幢楼房指去。

“呃……”那幢楼房上写着旅馆两个字,楚芸思的表情很精彩。

“说不定他们还在某些地方,存放着别的东西呢,我们只是清空了大衣柜,其他地方可是没有搜查。”我引诱着楚芸思。

“嗯。”楚芸思顿时点头,“可是,距离那么远,根本看不清楚吧?”

“那户人家是在六楼,你去旅馆的六楼开个房,我去买望远镜。”

“诶……”

撇下满脸难堪的楚芸思,我骑着电动车,一溜烟离开,走去找寻有卖望远镜的地方。

等我回来的时候,楚芸思竟然还远远的站在旅馆大门口,好像那旅馆是集聚了妖魔鬼怪的危险地方。

“不过去开个房,怕什么啊?”

“我,我没开过啊,谁像你这个的混蛋天天和别人开房!”

懒得和这个家伙拌嘴,我拉着红着脸,满是不情愿的她进入旅馆。

极为简单的拿到房卡上楼去。

进入房间,楚芸思各种不适应,而我则打开窗户,拿着望远镜往那居民楼看去。

“喂,快过来,他们刚好下班回家!”我朝楚芸思招呼。

“那么巧啊?”楚芸思一溜烟窜过来,伸手抢我手里的望远镜。

“我要看啊!”

“那我看什么啊?”

我们两人抢起了望远镜。

楚芸思满头是黑线,“你就不会买两个望远镜吗?”

“那店里只有一个望远镜啊,没事谁会弄一堆望远镜在店里卖啊?”

“哼,说得也是,只有你这个的变态才会买吧!”

“没错,我是个变态,但现在是谁和我抢望远镜啊?”

“是你招呼我看的!”楚芸思理直气壮,用力拉着望远镜的挂绳。

“喂喂喂,别捣乱,他们发现情况了,一人一个眼,一起看!”

只能够这样了,我们两个的脑袋挨在一起,各自眯起一只眼睛,往望远镜里面看去。

我们如今的模样,要多怪就有多怪。

但我们都没有在意,好戏正在上演啊!

那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模样的居民房里面,站立着一对中年夫妇。

中年男子身材削瘦,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像是个学者,当然,也像是个干部。

中年女子身着很是简朴,她手里拎着菜篮子,看来下班回家,她先去了趟菜市场。

她路过杂物间的时候,往里面看了眼。

就是看了那么一眼,她像是被闪电击中了那样,手里的菜篮子脱手,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那中年男子见到老婆傻愣了,他觉得奇怪,也走了过去。

估计是看到杂物间乱糟糟一片,老旧衣柜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被掏空了,他顿时手捂心口,似乎心脏病爆发了!

中年妇女回过神来,顿时大哭不止,朝中年男子举手打过去,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两人打闹了好一阵子,颓败无比的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

虽然没有声音传来,但楚芸思还是有些看不下去。

她和我分开,这样嘟囔,“那些钱若不是贪污得到的,我还真是要同情他们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往下看。

抱头哭了一阵,那对夫妇拿起手机打电话,他们不可能是打电话报警。

“让梦音姐查一查,他们的电话是打去什么地方。”

“哦。”楚芸思拿出手机,给秦梦音打电话。

一会,有了答案,他们是在打越洋电话。

估计是打给国外的儿子,他们可能是打算出国,那样一笔钱丢失,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观察了好一阵,我有些失望,“可惜,他们在收拾衣服了,没有拿出什么值钱的东西来。”

“你还不放过人家啊?”楚芸思有些郁闷。

“为什么要放过他们,他们贪污受贿了,弄出了豆腐渣公路,豆腐渣桥梁,豆腐渣楼房,你知道这会要多少人的命啊,就算是杀了他们,其实也不为过。”

楚芸思说不出话来了。

好一阵,她朝我询问,“我们待会去哪里偷钱?”

我丢下望远镜,摸了摸楚芸思的脑袋,“这样的事情你就受不了,待会的话,你就别跟过来了!”

“还会有更加残忍的事情发生吗?”

“嗯。”

我躺在柔软的床榻上,看着手机里,秦梦音给我发来的信息。

楚芸思躺在我旁边,好奇看了看,她看不懂那地址有什么玄机。

闭上眼睛,我预知了下,待会我们过去的时候会遇见什么。

一会,我表情严肃的翻身起来,打算前往下一个地方。

楚芸思也赶紧起来,打算跟着我。

我伸手指了指窗外的那幢居民楼,“那样你都不能够接受,还是别跟着我啦。”

“我能接受啦!”楚芸思很倔强。

“玻璃心的人最容易受伤啊。”我伸手摸了摸这家伙的脑袋,“有多倔强就要有多坚强,说好了,待会不要暴走杀人!”

“待会会发什么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