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我恨死那女警了啊!/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打算去找郝泽轩。

但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来找我了。

当我打开家门的时候,看到外面停靠着一辆警车。

郝泽轩漫不经心的站在警察旁边。

见到我打开门,身着警服的他走了过来。

警车的门打开,有个女警赶紧下车,和郝泽轩一起过来。

我没给他们好脸色,“郝警官,你找我有事吗?”

“有事。”再次见到我,郝泽轩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那就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我站在门口,没有请他们进入屋子里的打算。

旁边跟着郝泽轩的女警,对于我的态度很不满意,“我们等你一早上了,你就这样的态度吗,不请我们进去吗?”

我咧嘴嘿嘿笑,“是你们找我有事,而不是我找你们有事,我不想请你们进屋去,除非你们有搜查令。”

“你这是做贼心虚吗?”女警眯着眼睛打量我,“不请我们进去,是不是你屋子里有猫腻!”

“没错,我屋子里有很大的猫腻,你们进来我就死定了。”我调侃着那女警。

女警竟然有些相信我,她紧张朝郝泽轩看过去。

郝泽轩很尴尬,他咳嗽了下,“夏凡,我们是来找你了解帝豪夜总会的事情。”

“你还有脸和我提帝豪夜总会的事情啊?”我用鄙夷的眼神朝郝泽轩看过,“我可是清楚的记得,我说你身上穿着的是警服,而你纠正我,说自己穿着的是睡衣。”

女警对于我说的话,很是不理解。

郝泽轩厚着脸皮,“我想要调查的事情,并非是那天的事情,而是之后,我们在帝豪夜总会的内部,发现一具尸体,死了的人是个高中生,是你的学生。”

我都忘记那件事了啊,看来敖兴死后,白筱潇没有去处理他的尸体。

然后那晚上,白筱潇和他母亲乱来,如今的话,白筱潇和她母亲,被他父亲软禁了起来。

既然如此,大头眼镜男李坚强应该是偷偷的溜走了吧。

而敖兴的尸体,很不幸,一直停留在原地,直到被警察发现。

我微笑看向郝泽轩,“那家伙逃了好几天的课,原来是死了啊。”

对于我如此冷漠的态度,那女警想要发飙,但被郝泽轩拦了下来。

郝泽轩严肃的盯着我,“我们通过调取周围街道的监控,看到敖兴进入帝豪夜总会不久,你也进去了,之后,你出来了,但敖兴一直没有出现,很有可能是你杀害了敖兴!”

“哦。”我点点头,好奇的询问,“敖兴是怎么死的?”

“心力衰竭。”郝泽轩尴尬的给出答案。

我顿时笑起来,“敖兴分明是病死的,你找我干什么呢?”

郝泽轩紧皱眉头,“敖兴死的时候,你肯定就在旁边!”

“没错!”我点点头,“当时敖兴试图强暴某个女生,我救那个女生的时候,和敖兴起了一点冲突,然后,他心脏病发作死亡。”

“你有证据证明,敖兴当时是在施暴吗?”女警忍不住插了句进来。

“唔。”我想了想,“敖兴和另外一个男生进入夜总会的时候,是怎么将一个女生带进去的呢,有说有笑的一起走进去,还是强行的拉进去?”

女警眯着眼睛看向我,“就是说,敖兴向女生施暴,你就女生的时候,与敖兴发生冲突,然后敖兴心脏病发作死亡?”

我忍不住笑起来,“如果我说是的话,我会怎么样呢?”

女警板着脸,“我们还需要找到那女生进行对证,如果真的是这样,你算是防卫过当,但造成敖兴死亡,起码会被判几年!”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明白了,我有别的问题要问郝警官,听说那帝豪夜总会,有你们王局的股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女警忍不住朝我咆哮。

郝泽轩板着脸,“夏凡,我会针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如果你真的是防卫过当的话,我会向法官解释。”

“谢啦,你看起来真像是个好警察啊,我一直搞不懂,那晚上,你为什么无视我的电话,不出警呢?”

“我们要去找那个女生了,就不打扰你了。”

郝泽轩想要离开,逃避我的问题。

我把他喊住,“我告诉你们,那女生已经将那时候的事情忘记了,还有就是,敖兴是我杀的,我一拳打在他心口上,巨大力气撞击下,他的心率产生变化,供血方面都出现问题,于是,出现了所谓的心力衰竭。”

听到我的坦白,女警大喜不已,她拿出手铐,想要把我铐住。

郝泽轩很惊讶,没想到我会坦白。

我朝他微笑,“我一直想要找个机会,狠狠羞辱下你这个走狗般的家伙,现在,我有机会了!”

“你在说什么,小心我告你毁谤!”女警很是激动。

“嘿嘿!”我看向那天真的女警,“你刚从警校毕业,刚加入警局吗,竟然不知道你搭档是什么人?”

女警好奇的看看郝泽轩,又看看我,她忽然醒悟过来,知道我们存在私人恩怨。

郝泽轩拿出手铐,“既然你亲口承认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点点头,将手机掏出来,“在你铐我之前,我要打个电话,可以吧?”

女警想说不行,但郝泽轩点头了。

我拨通萧琉璃的电话,自然是让她救我。

萧琉璃不可能在一瞬间,将这样的事情办好。

挂了电话,我被女警铐住,被押上了警车。

郝泽轩开车,女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她不止一次回头看我,估计是觉得我很奇怪吧。

十八岁的高中教师,然后杀害了自己的学生,在警察的询问下,大大方方的承认。

当然,她对我和郝泽轩之间的恩怨,也很是好奇。

两人打算把我送进监狱里,我坐在后座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外面的街景。

圣诞节已经过去了,但街上各处,仍旧能够看到圣诞节留下的装饰。

再过几天就是元旦了,也不知道鸢尾中学里面,是否有元旦汇演呢。

我思考着这样的问题,郝泽轩的手机忽然响起。

他接通手机,脸色瞬间起了变化。

听完电话,他默默的将警车开到路边停下。

“怎么啦?”女警搞不懂情况,“你要买烟吗?”

“给他解开手铐。”郝泽轩朝女警吩咐。

“哈?”女警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要解开他,他可是承认了,他杀人了,他是杀人犯,为什么要解开他?”

郝泽轩懒得解释,他伸手去抢女警兜里的钥匙。

女警迅速将钥匙掏出来护住,警惕的看着郝泽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打电话来说要放了他?”

“这是上头的命令。”郝泽轩有气无力的回答。

“我们当警察的,究竟是以法律为原则,还是依靠上头的命令行事,上头一句话,就可以把法律改变吗,他可是杀人犯啊!”

郝泽轩无言以对。

我则是露出灿烂微笑,“别那么天真啦,法律是束缚穷人的东西,有权力的人,永远凌驾在法律之上,有钱人就算是杀了人,赔一笔钱就算了,就算被判刑了,花点钱分分钟就能够出来啦,这就是现实,懂吗?”

女警眼眸含泪的看向郝泽轩,“是吗?”

郝泽轩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他回答不了。

不回答也算是一种回答,女警打开车门,一把跳了下去。

我满头黑线,你走就走,但把钥匙给我留下啊!

我赶紧追了出去,一路上,戴着手铐奔跑的我,极为的引人注目。

那个女警啊,我恨死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