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伸手摸了摸嘴唇,我的手摸到一条毛毛虫那样的东西。/class-3-1.html

两撇八字胡顿时只剩下一撇了。

班里的学生看着我,他们一个个见鬼了那样。

粘着胡子的我,看起来有个二十五六岁。

而没有胡子的衬托,我就是一个少年人!

回过神来的学生们,一个个手脚麻利的掏出手机,对着我噼里啪啦的拍摄。

在刺眼的闪光灯下,以及刺耳的快门声中,我赶紧将掉落的胡子粘回嘴唇上。

“老师,请问你的实际年龄是多少?”

“你看起来好年轻!”

“夏老师,你是学校请来的逗比吗?”

“……”

站在教室门口的谢金月,她和班里的学生一样惊讶,她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鬼。

“嘭!”

“给我安静一点!”

我又是砸了下讲桌,气恼的咆哮。

同时要面对五十个不安份且乱来的家伙,刹那间,对于每一个当老师的人,我都崇拜无比!

他们都不容易啊!

我的咆哮,并没有让班里安静几分。

若我是个中年男老师还好,大家或许会给我几分面子,但我不是什么中年男老师,我只不过是个和大家同龄的人。

大家叽叽呱呱的相互议论,朝我询问,更有胆大的家伙,竟然起身离开座位,想要从教室后门离开。

“那位同学是谁,请你回到座位上,现在是上课时间!”我朝那想要离开的家伙大喊。

然而,那死孩子竟然不理会我,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往后门走去。

盛怒之下的我,会做一些乱来的事情!

我拿起讲桌上放着的黑板擦,狠狠朝后门丢去!

我当然没有失去理智,我并非是砸人,而是想要吓那学生一跳。

黑板擦撞击在后门上,荡起大片粉尘,坐在后面的几个学生被我吓得不轻。

那个朝后门走去的学生止住了脚步,他面无表情的朝我看过来。

我刚想说点什么,却惊讶的发现,刚才还嘈杂的教室,如今变得一片寂静!

座位上坐着的学生,一个个面面相觑,变得惶恐不安,不懂得了说话那样。

发生什么事情了,是被我吓到了吗?

明显不是!

“夏凡是吧……”那想要离开的学生,朝我走过来,他的脸上,眼睛里,满满是对我的不屑,“我今年十八岁,你呢?”

“二十八!”我不假思索,撒谎不打草稿,睁着眼睛说了句瞎话。

班里不少人笑喷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在撒谎。

“笑什么笑?”我理直气壮,满脸是愤慨,“我的样子比较嫩而已。”

“噗!”没有人相信我。

为了表示对我的轻蔑,那走过来的学生,从兜里摸出烟,取了一根叼在嘴上。

他拿出火机点火,整个班级,再度安静下来。

在学校教室里,在上课时间,当着老师的面,点火抽烟,这样的举动,可谓是叛逆无比!

“呼……”那男生深吸一口香烟,朝我喷来一团烟雾。

轻蔑,挑衅!

“把烟给我掐了!”我真的生气了!

“你没有权利命令我!”那男生的态度极为嚣张。

古时候,七岁的项橐成为孔子的老师,十二岁的甘罗被秦王任命为宰相。

如今十八岁的我,没有资格担当高中年级的老师吗?

虽说姑姑以金钱诱惑我,让我成为了鸢尾中学的老师。

但我接受了这份工作,自然会全力以赴,而不是想着偷懒打马虎眼!

“我给你三秒时间!”

“一,二,三,然后呢?”

又是一口烟雾朝我喷过来,这男生嚣张得不可一世!

“啪!”

我黑着脸,伸手甩了那嚣张男生一巴掌!

嚣张男生嘴里叼着的香烟被我扇飞,他白皙的脸颊上,留下一道红肿的巴掌印,我的每一根手指,都在他脸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清脆的巴掌声,不但把嚣张男生打懵了,也把班里的学生吓傻了。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我会是这样乱来的一个人。

此时,他们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我,像是看外星人那样。

“你敢打我,你竟然打我……”嚣张男生不敢相信这个现实。

这年头,老师若是敢体罚学生,简直是将自己的饭碗砸碎一样。

我没有去想被开除的后果。

在我眼中,适当的体罚是必须的,我可是很认可,棍棒下出孝子那一句话。

“我要杀了你!”

回过神来的嚣张男生,他面容扭曲,愤怒到了极致,他挥手朝我打来一拳。

我轻松躲过,还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是叫做自卫,嘿嘿!

嚣张男生发狂的大吼,夹杂着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九班寂静的教室里。

老师和学生互殴,不对,老师一边倒的狂虐学生,这样的画面,估计从未出现过吧,班里的同学都看傻了!

“夏凡,我非杀了你不可,我和你不共戴天!”

“你若是在别的国家说出这样的话,可是会被送进去监狱里关上好几年,而我们国家的法律尚不完善,作为老师的我,理应赏你巴掌,给你点教训,以免你以后口无遮拦,惹下大祸!”

“啪、啪、啪!”

“记住了没?”

“啊--”

嚣张男生像是被人阉割了那样,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

他之前在我面前掏烟点火,极为的狂拽酷炫。

而现在,被我当着全班人的面扇耳光,丢脸丢到家的他,比阉割了更加难受吧。

站在教室门口的谢金月,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

她一溜烟跑进教室,将我和那男生分开,她惶恐的将我推搡到教室的角落里。

“夏老师,你闯大祸了,闯大祸了啊!”谢金月紧张的碎碎念,似乎下一秒世界末日将会到来。

“老师打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我朝谢金月露出理所当然,我没有错的微笑。

谢金月差点吐血,她心中有大多的惶恐,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夏凡,不弄死你,我就不叫着黎泽熙!”已经变成猪头的嚣张男生,又是朝我放狠话。

“哦,原来你叫做黎泽熙啊!”我恍然大悟,“你给我写三千字的检讨,下午交上来!”

“噗!”

包括谢金月在内,班里的学生,大部份都吐血了。

“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很好,我会把我的名字刻到你骨头上!”嚣张的黎泽熙掏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黎泽熙走到教室门口,对着电话里的人哭诉,说他被老师打了,快来弄死那个老师什么的。

我又是想要去教训那黎泽熙,谢金月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臂,不让我乱来。

“夏老师,那黎泽熙的父亲,是鸢尾中学的董事会成员之一,他们家对鸢尾中学的建设赞助了不少钱,而你现在竟然打了那样一位太子爷……”

“要不,我去道个歉?”

“都这个时候了,道歉还有用吗?”

“那我该怎么办?”

“跑路啊,你的工作绝对会丢掉,如果只是丢掉工作那就简单了,那些有钱人极为护短,他们会把你弄得生不如死,所以,你赶紧跑路吧!”

谢金月可真是个好人啊,但不是个好老师!

“老师教育学生,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感激,反而被学生逼得跑路,这个社会怎么了啊?”忧心忡忡的感叹一句,我推开谢金月,走上讲台,无视站在门口的猪头黎泽熙,大手拍了下讲桌,嚷嚷着上课!

我连黎泽熙都敢打,在学生眼中,我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没有人敢违逆我的意思,我叫了几个学生去拿新书。

没多久,崭新的教科书分发到班里学生的手中,空气里萦绕着油墨的香味。

多么有条不紊的生活啊,新学期都是这样展开的。

黎泽熙一直站在门口,等待着他的人马过来,他冷眼看着我,计算着我的死期。

我一把将门关上,不去看黎泽熙的白眼。

好一阵,外面传来声音,黎泽熙等待的人过来了,他惨烈无比的哀嚎了句表哥,嚷嚷着表哥为他做主什么的。

嚣张的黎泽熙,有个比他更加嚣张的表哥!

表哥一脚将门踹开,见到我,他顿时傻愣,我呢,禁不住发笑。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