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指来长的明晃晃银针,径直从白筱潇的心脏位置插入!

见到这样一幕,龙贝贝和师无邪吓得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当事人白筱潇更是,惊恐得快死去!

白筱潇一动不敢动,他低头看着自己心脏位置,我笑着,故意将银针缓缓拨出。/class-4-1.html

银针拨出后,白筱潇额头上满是汗水,他神情惊慌,大口喘息,很是狼狈。

“你,你……”他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无法顺利说出口,心脏被针扎了下,他像是去鬼门关绕了一圈。

“快去医院吧,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当然,你想死在这里我也无话可说。”

朝白筱潇露出个天真无邪的微笑,我收起银针,一手拉一个,将惊恐呆愣的师无邪和龙贝贝拉着离开。

走出很远,两人才回过神来,她们惊恐的看着我,又是惊慌,又是担忧。

龙贝贝吓得快哭了,她紧抱我的手臂,无意识的用胸前的柔软磨蹭着我,“夏凡,你该不会真的把那人杀了吧,你杀了人的话,你也跑不掉啊!”

“怎么,是不是想到当寡妇的味道,所以才这样担心我?”我嘻嘻笑着,很是享受被柔软磨蹭的触感,我得寸进尺的伸出手,轻抚龙贝贝的脸颊,“笨蛋,别担心啦,你男人我可是有准则的,我怎么可能为了那样一个人,让你在外面守活寡呢?”

听到这样的话语,龙贝贝虽然不理解银针插进心脏的事情,但她变得没有那么惊恐,注意力被转移,寡妇,男人,以及被我轻抚着粉嫩脸颊,她顿时生气了。

粉唇轻启,小虎牙闪烁着寒光,龙贝贝狠狠朝我手臂上咬过来,她嘴里嘟囔着,“亏我这样担心你,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还敢调戏我,看我不咬死你!”

“千万不要把我咬死,不然你就真的就要守活寡了!”

“死!”

回过神来的师无邪,她站在一旁,看着我们两人打闹,她脸上有些担忧,有些焦急。

“别担心,刚才那一针是为了吓唬那家伙,死不了人,他去到医院什么也检查不出来,当然,他因此被吓出什么病来,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娃娃脸的师无邪,我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解释了下。

师无邪轻轻点头,白皙的脸颊,再次被红霞晕染,被我这样亲密的对待,她没有抗议。

那我就,多摸一下,嘿嘿。

“唔……”龙贝贝更加用力的咬我,这家伙绝对是吃醋了!

一只手被龙贝贝咬着,一只手轻抚着师无邪萌萌的脑袋,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好一阵,我们彼此消停下来,全校师生都集聚在礼堂里开会,我们行走在无人的幽静校道上。

龙贝贝胆大的挽着我的手臂,可惜,不能够触碰到那惊人的柔软,我感到很忧伤。

师无邪和我并肩行走,我很想抓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但我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真是的,看来还要继续修炼啊!

“夏老师,关于我奶奶的事情……”师无邪轻声开口,声音软软的,极为好听。

“她现在是肺癌晚期,除非是神仙下凡,不然的话……”

“你不就是夏凡吗?”龙贝贝在一旁捂嘴偷笑。

我满头黑线,竟然被龙贝贝开涮了,给了这不乖巧的家伙一个爆栗,我继续往下说。

然而,低着头的师无邪,抬头朝我看过来,她白皙粉嫩的脸颊上,出现了名为惊讶的表情。

“夏老师,我奶奶患的不是肺癌!”

“啊咧?”肺癌晚期,可是老校长亲口说的啊,她骗我?

怪不得当时,我要给她把脉,她死活不让,摆出一副看透了人生的模样,显然是另有隐情啊!

真是的,当时我怎么没有注意,肺癌晚期可是很痛苦的,她不咳嗽,还作死一般的抽烟,还有精神给鲜花除草……

被摆了一道啊!

“她该不会是,有了吧?”我恶狠狠的进行猜测。

“噗!”内心邪恶,思想不纯洁的龙贝贝笑了出来,她掐着我的手臂,“夏凡,你这个笨蛋,虽然我没有见过无邪的奶奶,但奶奶级别的人,怎么可能怀孕啊?”

“怎么不可能,世界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话说无邪,你知道你奶奶和爷爷之间,还有房事活动吗?”

房事……

这个词语,把师无邪吓得抬不起头来。

龙贝贝幽怨的掐着我,她认为我是在调戏师无邪。

“咳咳,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现在是我在问嘛!”我理直气壮的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那你去问老奶奶啊,问无邪有什么用,她怎么会知道,爷爷奶奶关上房间门之后,会做什么事情!”

“这样的事情,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听到也行啊,还有就是细节方面的东西,奶奶是不是经常洗被单啊,精神萎靡的和爷爷一起进入房间,春风满面的的走出来……”

“夏凡,你经验很丰富嘛!”龙贝贝黑着脸吐槽我。

“我是医生嘛!”我得意洋洋。

“呸,流氓医生!”

本来和我一起并肩行走的师无邪,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后面,她低着头,像是走不动了。

想起刚才胡扯的那些东西,我咳嗽了下,“说些正经的吧!”

“……”

*****

心脏位置有些刺痛,白筱潇失了魂那样,惊恐冲出鸢尾中学,往最近的医院跑去。

作为男神的他,哪曾这样狼狈过啊!

知道自己很狼狈,但白筱潇淡定不下来,手指来长的银针插入自己的心脏啊,没有当场昏厥就算是坚强了!

跑进医院,白筱潇大声嚷嚷,呼喊着医生。

医生护士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见到白筱潇癫狂的模样,赶紧将他送进急救室。

一系列检查完毕,医生护士顿时无语了,白筱潇的各项指标健康的很。

白筱潇紧张描述,关于银针插入心脏的事情。

然而,医生们像是看白痴那样看着他。

没有被相信的白筱潇脱掉上衣,试图把针孔找出来作为证据。

但他心口位置,哪有什么针孔啊?

虚惊一场吗?

白筱潇不能够相信,银针插入自己的心脏,自己的身体绝对发生了什么改变!

中医玄而又玄,很多事情,西医是无法验证的!

离开医院,白筱潇打电话叫来一辆车,他要去更大的医院,做全身检查。

途中,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鲁叔,帮我调查下鸢尾中学的夏凡。”

一句话便把事情说完,挂了电话,车子抵达医院。

白筱潇做了个,更为高级且全面的检查,检查的结果依然是健康,没有什么问题。

拿着检验单,白筱潇捂着自己的心口,他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他不相信,心脏被银针扎了下,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

他考虑着,什么时候去拜访下德高望重的老中医。

这时候,手机响起,前去调查的鲁叔打来电话。

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低沉的男声,“少爷。”

“鲁叔,那夏凡究竟是什么来头?”

“几年前,他父母双亡,如今和妹妹居住在一处别墅里,另外,他和鸢尾中学的校长夏凌璇是姑侄关系。”

“还有别的信息吗,比如他父母的死因,是做什么工作的,是否有后台?”

“我尝试调查,但无迹可寻!”

“什么?”白筱潇被吓了一跳,“有什么能够瞒过鲁叔你的调查吗?”

“少爷再给我一点时间。”

“好,从夏凌璇身上寻找突破口,她是鸢尾中学的校长,关于她的身份信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隐匿!”

挂了电话,手捂心口的白筱潇更加郁闷,无迹可寻,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