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该怎么打个翻身仗呢?/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片地区的路标不好找,幸运的是,一个热心的老婆婆给我们指路。|ziyouge,com|

“你们是小雨的同学啊,很少有同学来找她,她也没有带同学回来过,我是看着小雨长大的,她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别人都说她的坏话,但我知道,她之所以那样子穿,是想要掩饰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不想别人看不起啊!”

老婆婆给我们带路,絮絮叨叨给我们说一些这样的话。

我和师无邪对视一眼,尽皆觉得惊讶。

“前面就是小雨家了。”老婆婆伸手指向一幢斑驳的楼房,里面传来咆哮咒骂声,老婆婆无奈的摇摇头,“分明是自己的女儿,那铁生一点都不理解和爱惜,天天都打,你们快去,别让小雨被铁生打坏了!”

虽然之前,我发现了张雨潼脸颊上的巴掌印,她说是被家里人打的。

但我没想到,她竟然天天被家里人打!

听到那房屋里传来的混乱声音,我拉着师无邪,快步跑了过去!

客厅门敞开,我们也顾不得礼貌不礼貌,走了进去。

进入客厅,往喧闹声传来的房间过去,我们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他手执鸡毛掸子,正狠狠抽打着,蜷缩在地上的张雨潼!

张雨潼发出痛苦的尖叫,而站在一旁的老妇人,歪歪扭扭摔倒在地上!

上前扶住老妇人,我给她搭脉,老妇人的情况让我无比心惊!

“你在干什么?”中年男子还在鞭打张雨潼,我冲他大吼一声!

张铁生愣了下,他扭头过来,看到我,他目眦尽裂,恨不得将我抽死!

“光顾着打女儿,连自己母亲快病死了都不理会吗?”我恼怒的咆哮着,将躺在地上的老妇人抱起。

老妇人轻飘飘,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

她昏迷了过去,但脸上依然是放不下的担忧。

我心里有些酸酸的,将她放到床上。

刚从兜里掏出银针,张铁生走来一把推开我。

“我妈怎么啦?”他惊恐起来,“你把我妈怎么啦?”

“不想她死的话,你给我滚开!”我对这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没有一点好感。

张铁生看着我,他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听见我这样说,他赶紧后退。

我走上前,将银针插入老妇人的身体里。

师无邪将蜷缩在地上嘤嘤哭泣,满身是伤痕的张雨潼拉起来。

张雨潼哭泣着,挣扎走过来,“夏老师,我奶奶怎么了?”

“被你们气晕了。”我没有回头,继续给老妇人扎针。

站在一旁的张铁生,他的脑子极为混乱,他搞不懂,张雨潼怎么会喊我为老师。

见到我一个少年,拿着针在他母亲身上插来插去,他有些不放心,“那个,我打急救电话吧。”

“救护车来一次,你起码要交几千块的治疗费,你有钱吗?”我冷着声音反问张铁生。

张铁生知道如今医院的医疗费,简直是抢钱那样,他半天没有说话。

“老太太的身体不好,因为上了年纪,去医院也于事无补,待会我开个药方给老太太调理身子,你依照药方抓药,若是你以后不在惹她气急攻心的话,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若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况,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我的语气很严肃。

即便我是个少年人,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这是关系到自己母亲的事情,张铁生不敢说什么,他没有了脾气,唯唯诺诺的朝我点头称是。

张雨潼傻愣的看着我,她不知道我会治病,她没想到,她脾气火爆的父亲在我面前,像是小学生那样服服帖帖的挨训。

“我纸笔吗,我给老太太写个方子。”收起银针,我额间渗出一丝汗水。

“有,有……”张铁生紧张的四处找寻了下,他找来了张雨潼的作业本。

我坐下来,抓起笔便写,一个个药材名称从我笔下出现。

张铁生和张雨潼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师无邪在一旁微笑,“夏老师会医术的事情,很少人知道,他的医术很厉害,几乎没有他治不好的人,以后的话,你们好好给老太太吃药,不要让她生气,那她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师无邪是从姑姑那里知道我会医术的事情。

如今见到我救人,她觉得兴奋,禁不住帮我说话。

听到师无邪这样说,张铁生点点头,他是觉得,这么漂亮的女生不会骗人。

“抓药去!”我将写好的药方,塞到张铁生手中。

“我妈,没事吧……”张特生是粗人一个,说话都是大大咧咧,如今,他压低声音,变得有几分扭捏。

我还没有开口,床榻上传来虚弱的声音,“不要打了……”

“奶奶……”张雨潼哭着跑到床边,紧握奶奶的手。

“妈,我不打小雨了,你别生气了,我给你抓药去!”见到母亲醒了过来,张铁生无条件相信我的医术,他赶紧出门去抓药。

老太太躺在床榻上,她扭头过来,看到我和师无邪,有些疑问。

“奶奶,这是我们学校的夏老师,这是班里的同学……”张雨潼有些尴尬的介绍我们,“刚才你晕过去,是夏老师救了你。”

“老师来了啊,小雨,快倒茶……”老太太还有些迷糊,她挣扎着起身。

“你先躺着,好好休息……”我走过去,安抚了下老太太。

老太太安心下来,我们离开房间。

走到客厅,张雨潼哭得更加厉害,她朝我低头弯腰,“夏老师,对不起,我害了你……”

“说这事之前,你快把家里的药箱拿出来,不然你身上的伤痕会留下疤痕。”

见到我阳光的微笑,压根没有生气,张雨潼呆愣了下,她走去将药箱拿了过来。

我拿着棉签,让张雨潼坐在椅子上,我给她消毒上药。

鸡毛掸子在她身上,留下了十几道痕迹,有的只是淤血,有的连皮肉都打烂了。

张铁生下手可真狠啊!

“痛吗?”

“不痛。”

张雨潼仰头看着我,眼眸里的眼泪快要溢出来,即便如此,她仍旧是朝我微笑摇头。

“可惜啊,暂时不能够穿你喜欢的衣服了。”我这样感叹了句,张雨潼身上的伤痕,大多数都是在白花花的美腿和手臂上。

“我以后不穿这样的衣服了。”张雨潼不知道是想通了什么,她的眼泪从眼眸里跌落。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夏老师,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我想说的是,我真的没有为钱出卖过自己。”张雨潼呜咽着,“很久以前,一个男生为了和他女朋友分手,他给我钱,让我假扮他女朋友,从此,我的名声坏了,但我找到了一条赚钱的道路,我真的没出卖过自己,和别的男生走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出钱请我帮忙……”

“刚才也是一样……”

“有人给我钱,说是让我和夏老师你亲密一点,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呜呜……”

我点点头,询问了下那个人的特征。

得到的答案是,让张雨潼靠近我的人,是林风。

之前龙贝贝表示,林风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混,他只会打打杀杀,不会用脑子。

那么,这样一件事,肯定是有人指使林风去做。

“给龙贝贝打个电话,让她们小心一点。”我扭头朝师无邪说道。

师无邪点头打电话去了,我继续给张雨潼上药。

有些伤痕是在张雨潼的大腿上。

我蹲在她面前,让她张开腿,这样上药的方式,别提有多尴尬了。

张雨潼也被羞得满脸通红,忘记了哭泣。

“老师,好痒……”

“抱歉。”

“不需要道歉,老师,你是个好人。”

我笑起来,三两下将张雨潼大腿上的伤痕处理完,“我不是个好人,但我是个好老师!”

张铁生抓药回来,张雨潼换上了保守的长衣长裤,她向父亲道歉和解释。

女儿认错且听自己的话,母亲也没事了,虽然对我这个十八岁的老师很惊讶,但他欢喜无比,硬是要我们留下来吃饭。

在张雨潼家里解决午饭,我和师无邪起身离开。

谢金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作为副班主任的她,在这个星期六里,忙得焦头烂额。

我也极为头痛,我变成了鸢尾中学的问题老师,家长们对我不信任,教务处主任想要炒掉我。

知道敌人是谁,我要怎么出击,该怎么打个翻身仗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