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你学生病了,你干嘛不治/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郝梦圆对这别墅里的一切极为好奇,兔子那样到处乱窜。|ziyouge.com|

发现龙贝贝和叶千巧都住在这里,她一溜烟跑过来抱住我的大腿,意思不言而喻。

她也想要住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收留这个烦人精,就算郝泽轩拿十万块的租金过来,我想我会好好考虑一下。

烦人的中午总算是过去。

下午去到学校,没有我的课,当地理老师就是悠闲啊。

坐在我旁边的谢金月,她已经摆脱了上午的惊吓。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听来的八卦,又是凑过来,轻声和我说话。

“诶,夏老师,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翻了个白眼,鬼知道她想说什么啊。

“早上的升旗仪式,不是出现个持刀的歹徒吗?”谢金月满脸神秘兮兮。

“嗯,然后呢?”

“我听说,那个歹徒是年级组长朱韩其的小舅子!”

谢金月说出这样一个事情,我恍然大悟,谜底揭晓了。

之前那陆观出现在我家里,请求叶千巧别当老师,给他地址的人,看来就是朱韩其。

不过,朱韩其应该是没有查询我的地址,不然他一定会发现,叶千巧和我住一起。

若是发现了,他绝对不会把叶千巧的住址给他小舅子。

朱韩其现在请假了,理由是他想要去洗脚城,被他老婆抓个正着,然后,被打成了猪头,没脸见人!

刚得知这个事情,我的手机响起,掏出来一看,我笑起来,刚聊到朱韩其,他竟然就打电话过来了。

“朱老师啊!”接通电话,我的声音很大。

谢金月凑过来,想要听听,朱韩其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其他老师也是竖起耳朵。

“嗯,我下午是没有课。”我点着头,朝电话说道。

“咦,请我吃饭啊?”

“现在?不会吧,朱老师,我吃过午饭了。”

听到我这样说,谢金月她们有些惊讶,但觉得情理之中。

自从我入职以来,弄出过很多事情,大家不知道我有什么后台,但和我做对的人,下场几乎都很悲惨,比如黎泽熙,比如曹超……

朱韩其应该是不想步那样后尘,所以特意讨好我吧。

堂堂的年级组长,竟然讨好一个新来的小老师,办公室里那群家羡慕不已。

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但朱韩其无论如何都想要见我,那就改成喝茶吧。

挂了电话,我起身朝叶千巧招呼,“叶老师,一起去吧。”

叶千巧尴尬的看了看谢金月,“不好吧。”

“没有什么好不好,这事和你有关呢。”我不由分说的走过去,拉起了叶千巧的手。

叶千巧无力挣扎,只好被我牵着离开。

见到我们两人已经发展到了拉手的地步,这才半天啊,办公室里面,又是响起一阵心碎的声音。

离开办公室,我松开叶千巧的手,她像是个少女那样脸红着。

“那个猥琐男陆观,是我们办公室组长的小舅子,陆观为难过你,他现在被抓了,所以组长慌了。”下楼的时候,我给叶千巧解释。

“他慌了的话,找你干什么,你又没有去警局控告他?”叶千巧觉得疑惑。

“你跟了谢金月一个上午,有听过她说我的事情吗?”我反问了句。

叶千巧点点头,她恍然大悟,禁不住朝我捂嘴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有点郁闷。

“谢老师和我说过你的事情,她说你是个坏蛋!”说着,叶千巧又是咯咯笑起来。

“那么,千巧姐,你是怎么评价我的呢?”我笑着询问。

“唔……”叶千巧严肃下来,仔细看了看我,她又是脸红,“夏凡你呢,是个优秀的人!”

“好笼统的评价。”我有些无语,“那你喜欢优秀的人吗?”

听到我的问题,叶千巧的脸颊更红了,她装作满脸愤怒,举起拳头在我眼前挥了挥,“你是在讨打吗?”

我嘻嘻笑着,“千巧姐,之前你说,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是有的。”

叶千巧又联想到被我袭胸的事情,她脸红耳赤,慌乱不已,逃一般往校门口走去。

朱韩其站在校门口等我们,他本就肥胖得像是猪头,如今,他肿胀的脑袋,像是吹了气一般,周围路过的人,都对他掩嘴窃笑。

朱韩其尴尬不已,他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出门的,但他不得不出来见我。

见到我和叶千巧走出校门,他立刻迎上来。

“夏老师,这是,叶老师,是吧?”作为我上级的朱韩其,他朝我露出谦卑的笑。

“是的,朱老师你好。”叶千巧礼貌的朝朱韩其打招呼。

“你好你好……”朱韩其点着头,很是尴尬,他朝某个方向挥手,“那个,我们去喝茶吧。”

面对这样一个肿胀的猪头,我可喝不下什么茶水。

“朱老师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如今可是上班时间,我们突然离开不行吧。”我像是个好员工那样说道。

“也对也对……”朱韩其点着头,他表情犹豫,显然是在组织语言。

叶千巧看着惨不忍睹的朱韩其,她在暗地里揪了下我的衣角,示意我这个坏蛋,别为难人家。

我趁机抓住叶千巧的小手,她挣脱不掉,只能够让我捏着。

“夏老师,学校早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那个歹徒是我妻子的弟弟,昨天的时候,他有去找过你们,当时我架不住我妻子的泼辣,将你们的地址给了他,真是对不住!”

朱韩其低头弯腰,朝我们道歉。

“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他自作主张,绝对和我无关,我曾经还劝过他,但他不听劝……”这才是朱韩其想要说的话,他是来撇清关系,担心我痛恨陆观,从而找他的麻烦。

“朱老师你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也不相信,那陆观的所作所为不是你指使的,我相信朱老师你的清白,陆观已经被抓了,估计会被判很多年,这件事已经完了。”

听到我这样说,朱韩其惊喜不已。

“那陆观也是当老师的,但他恶贯满盈,调戏女老师,猥亵女学生,早就应该被抓了,若不是我妻子,我早就对他痛下杀手,这次连累到夏老师和叶老师,真是对不住……”朱韩其说着,他从身上摸出两个厚厚的红包,朝我们递来,他依然笑得很谦卑,“这是给两位的压惊费。”

惨不忍睹的朱韩其,主动给我们红包,叶千巧有点于心不忍,但我大大方方的收下,帮叶千巧也收下。

“好啦,朱老师,你赶紧回去养伤吧,我们办公室还等着你回来主持工作呢。”既然收了钱,那就没必要聊下去了。

“一定一定,以后还能够和两位老师合作,真是三生有幸……”朱韩其说着这样的话,挥手走远。

我打开红包数着钱,叶千巧气恼的举起拳头,捶了下我的肩膀,“夏凡,你真的是个坏蛋!”

“之所以收他的钱,是为了让他安心,不收钱的话,他会觉得我们没有原谅他,更何况,这是我们应得的,至于他如今被打成个猪头,那是因为他做错了事,我们可不能够觉得某个人可怜,然后就原谅他。”

我将属于叶千巧的红包塞到她手里,里面有好几千块呢,不要白不要。

事到如今,叶千巧只能够将红包收下。

“走吧!”我再次拉起叶千巧的手,却不是回学校。

“去哪?”叶千巧满是疑问。

“我们下午都没有课,去医院看看刘震吧,最重要的是,刚才收了红包,我有钱买慰问品什么的了,嘿嘿。”

叶千巧好气又好笑,“你刚才还说,上班时间,不能够突然离开。”

“那是对朱韩其说的,我才不想和个猪头待在一起,和千巧姐你的话,翘班都没问题!”

“你,你坏蛋,快放开我!”

“不放,打死都不放!”

我死皮赖脸的拉着叶千巧的手,叶千巧只能够无奈的被我拉着。

抵达刘震入住的医院,医院大门口悬挂着,热烈欢迎外国专家之类的横幅。

刘震的姨妈在照顾着他,他所受的伤,都是些皮外伤,当然,骨折什么的也有,但并非是什么重伤。

我和刘震说着话,病房里弥漫着浓浓的师生情。

中午遇见的那个金牙胖子,他穿了个白大褂,见到我,他笑得很渗人,“哟呵呵,这不是夏老师吗,治个病收费五十万,神医一样的存在,你学生病了,你干嘛不治,送医院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