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现在,我们来讲道理吧!/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喂喂,本应该充满惊喜的教师节趴,怎沦为一场惊恐?

教室里一片乱糟糟,保安遇上不良学生,这是打群架的节奏啊!

罗思琪和陈怡蒙,以及张雨潼那群不良少女,已经将椅子举起来。ZIYOUGE.COM

男生也在乱来,被父亲暴打了一顿的刘震,他从医院里出来,回到了学校,他身上裹着纱布,还拄着拐杖,此时,他高举着拐杖,朝保安砸去!

龙贝贝护着师无邪,不安份的夏小花和郝梦圆也在九班。

“都给我住手!”我走进教室,大吼一声。

顿时,大家停止动作,整个乱糟糟的九班,安静下来。

见到我过来学校了,九班的学生很激动,也很惭愧。

“夏老师,嘿嘿,你来得正好!”站在讲台上的男子朝我看过来,他戴了个金丝眼镜,看起来有几分像是电影里的汉奸模样。

“你是谁?”我不认识那汉奸模样的男子。

“我是德育处的陈丰才。”他自我介绍。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德育处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陈丰才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朝我嘿嘿笑,“夏老师,我们德育处主管鸢尾中学的纪律,昨下午有人向我举报,说是你们九班的学生在乱来,当时我就过来制止过他们,没想到,他们不仅没有听我的劝告,反而继续胡作非为……”

陈丰才说话的时候,指了指四周,让我看看九班学生胡作非为的杰作。

教室的桌子被移到了四周,留了几张在中间。

黑板上,用水彩颜料绘制着‘夏老师节日快乐’等字样,天花板上悬挂这彩带,窗户上亦是贴着装饰品。

若是没有被破坏,九班学生制造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场景,而我身在其中,被他们祝福的话,说不定会哭出来。

然而现在,一片狼藉!

“……刚才我过来看见他们还在胡闹,于是,我叫来保安帮忙整改!”陈丰才微笑看着我,“夏老师,麻烦你配合下我的工作,把你们班整顿好吧。”

学生们尽皆看向我,看看我会怎么做,我会站在他们身边,还是配合德育处进行班级整改呢?

我伸出手,一把抓在陈丰才的衣领,我恼怒万分,“陈老师,麻烦你告诉我,我的学生究竟是违反了怎么样的纪律,犯得着你这样兴师动众的带领保安,像是城管和拆迁队那样乱来?”

见到我抓住陈丰才,学生们顿时欢呼起来,我是站在他们那边!

陈丰才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乱来,“夏老师,你什么意思,你抓着我干什么,快把我松开!”

“陈老师,我需要你一个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向谁道歉?”

“自然是向我的学生道歉!”

我让陈丰才看向九班的学生,像是押犯人那样押解着他。

“对,道歉,向我们道歉!”

“我们辛辛苦苦准备了一下午的东西,就这样被破坏了!”

有女生哭了起来。

教室外,其他班的学生看着我,没想到我如同传说中那样乱来,他们被我惊得不轻。

叶千巧站在教室门口,她虽然担忧,但没有说什么。

肥胖的朱韩其从人群里挤过来,没想到他过来上班了。

“夏老师,你不要那样抓着陈主任……”猪头模样的朱韩其,他焦急无比的开口劝我。

“朱老师,你也觉得我的学生做错了吗?”我看向朱韩其。

朱韩其一阵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他害怕我,不敢违逆我的意思,而陈丰才又是他的上级,他不敢得罪。

“夏凡,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抓着我,学生是流氓,你也是流氓,流氓老师啊!”陈丰才大骂我。

而这样不疼不痒的语言攻击,对我一点效都没有。

“陈老师,你再不向我的学生道歉,我就会让你跪下!”

“夏凡,你太放肆了,你是不是不想在鸢尾中学待下去了……”

懒得和陈丰才废话,我踢了他一脚,陈丰才顿时啪塔一声,跪在了讲台上,面朝九班全体学生!

九班的学生在哈哈大笑,朱韩其则快被我吓死了。

羞辱无比的陈丰才朝保安大喊起来,“你们干什么吃的,赶紧把这个流氓拉开啊!”

保安们这才醒悟,迅速朝我走来,平时间他们都是抓学生,还是第一次抓老师啊!

我松开陈丰才,一把将他推开,陈丰才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他爬起来,远远躲开我。

“夏凡,你太嚣张了,鸢尾中学容不下你这样的流氓老师!”说话的时候,陈丰才掏出手机,拨通某个电话,“崔主任,你赶紧过来高二年级九班,九班的学生太乱来了,夏凡疯掉了!”

搬救兵啊,把教务处主任崔晟赫喊过来又能够怎么样呢?

话说,崔晟赫怎么没有被警察带走,这不科学啊?

我朝白筱潇看去,白筱潇有些没精神,他的保镖敖兴和大头眼镜男站在他身边。

板着脸,满脸凶恶的崔晟赫来得很快,学生们都害怕他,纷纷让出一条路。

朱韩其更是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一旁。

崔晟赫走进九班,扫视了眼狼藉的九班,他的表情阴沉无比,“这是怎么回事?”

“崔主任,九班的学生无视纪律,把班级装饰成为这个模样,我带保安过来整改,遭遇到了九班全体学生的反抗,夏老师不但不配合整改工作,更是殴打我!”陈丰才满脸可怜的告状。

“哪里有殴打你,分明是让你道歉!”

“下了个跪而已,哪里是殴打?”

学生们嚷嚷着,陈丰才脸色极为难看,今天的下跪,估计会成为他内心的一道伤疤。

“夏老师,陈老师说的都是事实吗?”崔晟赫板着脸,一副主持公道的模样。

“没错!”我没有反驳。

崔晟赫不着痕迹的笑了笑,似乎是在嘲笑我作死,“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夏老师,你先把手头的工作交给其他老师,好好反省一下。”

说好听是反省,实际上是辞退吧。

学生们都听懂了崔晟赫的意思,他们焦急的嚷嚷起来。

我摆摆手,示意学生们别激动,“崔主任,陈老师带着保安殴打我的学生,所以我才出手……”

“是你的学生反抗!”陈丰才纠正我的说法。

“不管怎样,这都已经过去了。”我微笑着,“现在,我们来讲道理吧!”

“讲道理,讲什么道理?”陈丰才有些想吐血,刚才我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揪着他的衣领,抓着他下跪,我让他出丑了,那时候我不讲道理,而现在,崔晟赫要对付我,我要讲道理了。

“我想讲的道理,自然是关于我班里同学的所作所为,与其是说讲道理,倒不如说是辩论。”

“辩论?”陈丰才搞不懂我想要干什么。

“夏老师,多说无益,你赶紧收拾一下吧。”崔晟赫不想和我辩论讲道理。

“今天是教师节,学生们想要给我庆祝,而这样的举动在你们看来是违反纪律,你们否定他们感恩的行为,身为老师的你们,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我开口说话,现场很安静,学生们在点头,觉得我说得没错。

他们并非是乱来,而是团结一心,一起装饰教室,想要感谢下我,而陈丰才他们,以违法纪律的名义,将一切捣毁。

崔晟赫更是不分青红皂白,打算开除我。

“同学们,这样没有人性的学校,大家还是别待下去了,赶紧转学,去其他学校吧,学校是教授知识,更是教授品德的地方,留在这里,估计你们的人生会被糟蹋,都走吧,我也走!”

我往外走,学生们毫不犹豫的跟上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