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知道什么叫做虚不受补吗?/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我医术过人,但我真的不喜欢帮别人治病。ziyouge.com

至于原因,很简单,都怪当年发的那个毒誓,不管我怎么帮人家治病,都不能够收一分钱啊!

不过,看在黎董事曾经送我一张,能够大吃大喝不花钱的至尊卡份上,我决定帮帮他。

我朝他点点头,表示我会治病。

但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黎董事该不会是请我去治疗他儿子吧!

黎泽熙的蛋蛋其实是被吴玲玲踢爆的,按道理来说,之前我让吴长功出手,黎泽熙如今应该被送去了国外啊。

见到我点头,黎董事很惊喜,他也不废话,说出他找我的原因,“我父亲最近饭量减少了不少,而且半夜经常失眠,我想带他去医院,但他一直不愿意,如果可以的话,夏老师你和我一起回趟家。”

并非是要我治疗黎泽熙爆掉的蛋蛋啊,我点点头,愿意去看看黎老爷子的状况。

我本想拉上叶千巧,那家伙似乎知道我会拉着她一样,她有预感的一溜烟,跑去了和姑姑说话。

没办法,我只能够跟着黎董事下楼离开。

坐上豪华的商务车,往黎董事居住的地方走去。

路上,黎董事对我说了下,关于他儿子黎泽熙的事情。

那样一件事,他依然没有怪我,毕竟,假如黎泽熙当初把吴玲玲强暴了,后果不堪设想。

黎董事有着诸多产业,投资办学,就是为了名声,而黎泽熙那样做了,会把他积累了数十年的大好名声搞臭!

黎泽熙已经被送出国治疗了,黎董事表示,会让黎泽熙在国外接受教育。

说了好一些话,抵达一处庄园模样的居所。

不愧是有钱人啊,如今房价地价那么贵,他竟然能够买下别墅周围一大片土地,养花种草什么的。

下车进屋,开门的佣人告诉黎董事,说是黎泽桦来了。

黎董事点点头,领着我往客厅走,并简单介绍了句,黎泽桦是他大哥的儿子。

进入大厅,一条通往房间的走廊里传来声音,“平时间你们是怎么照顾爷爷的,爷爷都虚弱成这个模样,你们也不送他去医院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想爷爷死了瓜分财产啊!”

黎董事示意我想坐,他皱起眉头,往那走廊里走去。

坐在沙发上,佣人给我送上茶水,我点头道谢。

端起茶喝了一口,一只手无声的从我后面伸过来,掐在了我脖子上。

“你就是那个,踢爆我弟蛋蛋的凶手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嗯。”我点点头,没有否认。

“你是老师,也是个医生?”冷冷的声音有些好奇。

“没错。”我仍旧是点点头,没有回头往后看。

“那我考验下你的医术。”脖子上的手松开,说话的人从我身后走过来,坐在沙发上。

她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齐耳短发,长得还算漂亮,但面无表情。

从她的话可以听出,她是黎泽熙的姐姐。

“我最近有些不舒服,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对了,我叫黎欢。”她扭头看了我一眼,“需要把脉吗?”

我点点头,她将手伸过来,另一只手则摸出一包烟,熟练弹出一根叼在嘴里。

就在她摸出火机点火的时候,我开口阻止了她。

“你最好不要抽烟。”

“嗯?你堂堂一个男人,受不了烟味吗?”

黎欢好笑着,我松开她的手,说出句让她石化的话。

“你怀孕了,最好不要抽烟。”

“你,你胡说八道……”

面无表情的黎欢,突然变得很是慌乱。

她嘴里的烟掉下来,惊恐的看着我,“真的?”

我认真的点点头。

她很是惊慌,拿起桌子上的茶水一口气喝下去,这才冷静下来,对了,她喝的是我的茶。

“夏老师,交换下电话号码。”黎欢掏出手机询问我的号码,“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然后,希望你能够治好我爷爷,你小心那黎泽桦,平时间他对爷爷不闻不问,装作很忙,听到爷爷出现状况,他立马带着医生过来了,当然,还有擅长打遗产官司的律师。”

交换完号码,说完这样一句话,黎欢急急忙忙的上楼去了。

这时候,黎董事从走廊里走出来,示意我过去。

跟着黎董事进入一个奢华的房间,房间里有好几个人。

其中一个壮硕青年男子在盛气凌人的说着什么,他的模样和黎泽熙有几分相像,估计他就是黎董事大哥的儿子黎泽桦。

见到我们进来,黎泽桦愣了下,他笑得很刺耳,“爷爷病了,二叔你就叫来这样一个医生吗?”

我讨厌做医生的理由之二,那就是我的年龄,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我太年轻,不相信我。

“没错,这是我们学校的夏老师,同时,他也是一名医生。”黎董事不亢不卑的介绍我,显然,他听姑姑说过我的事情,对我很自信。

“哈哈,二叔你投资的那所学校,什么时候变成医学院了吗?”黎泽桦好笑着。

“你懂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吗?”黎董事略显恼怒。

“那我倒是要看看,二叔你请来的这位夏老师,究竟有什么手段!”黎泽桦看我的眼神,满是轻蔑。

黎董事示意我走去床榻那边。

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正在收拾医药箱,显然,他也是为医生。

“这位是丹心药房的常大夫。”黎泽桦得意的介绍了句,“丹心药房有着诸多杏林高手坐镇,常大夫就是其中之一。”

常大夫朝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他没有在意我,坐在一旁写药方。

我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着精美奢华床榻上躺着的老人。

老人闭着眼睛,并非睡着了,他的模样很是削瘦,简直可以说是形容枯槁。

给老人把脉,我眉头微皱,引得站在一旁的黎董事揪心无比。

黎泽桦看到我把了半天的脉,他以为我是在装模作样,“嘿嘿,小子,回去跟老师多学习几年吧,小小年纪竟敢学当医生,治病救人可不是在玩过家家,一不小心弄出人命的话,有你好受。”

我站起身,黎董事赶紧朝我投来询问的眼神。

我没有说话,朝那正在写药方的常大夫走过去。

常大夫见到我在看他写的药方,他微微皱眉,“你懂不懂规矩?”

“哈哈,这就是二叔你请来的医生!”黎泽桦大笑着,他指着我看向黎董事,“你看他在做什么,不知道写药方,想要偷师吗?”

我满脸严肃的看向黎泽桦,“我只是看看,你究竟是过来救你爷爷的,还是来害你爷爷的!”

这样一句话,惹得整个房间寂静一片。

黎董事朝我投来询问的眼神,他的表情有些不悦。

黎泽桦恼怒的看着我,“小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够乱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没有回答黎泽桦,而是看向那年过半百的常大夫,看到他写完药方,我一把将药方抢到手!

“常大夫,你过来这里的时候,黎泽桦叮嘱过你什么事情吧?”

“你什么意思?”常大夫脸色阴沉的看着我。

“我有个猜测,黎泽桦叮嘱过你,让你将他爷爷不着痕迹的医死,对吧?”

我的话,让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诡异。

“你信不信我让保安把你拖出去!”黎泽桦用杀人的眼神瞪着我。

我笑了笑,“只是猜测而已,还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这个常大夫是个庸医而已,黎老爷子没病,只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导致身体虚弱,而常大夫开了一副大补的药,知道什么叫做虚不受补吗?”

黎董事接过药方,药方里的人参他认识,那东西是补药。

黎泽桦有些慌张,但他立刻找到了替罪羊,“常大夫,你开的药方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