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可他,在哪里呢……/可爱女生不可能在我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鲜血从胸前的伤口涌出,衣服瞬间被染红,而叶千巧她们早已经吓傻。

胸口痛得我感觉不到了痛疼,我更加担忧被人如玉拍了一掌,晕厥过去的师无邪。

朝师无邪走去,刚在一步,我便不堪的摔倒在地上。

姑姑将我搀扶起来,把我安放在沙发上,撕开我的衣服,给伤口止血。

小花儿快步将药箱拿过来,她满脸是泪的站在我面前,生怕我一不小心就消失了。

我抓住师无邪的手,给她把脉,确定她一切正常,只是晕过去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千巧和龙贝贝,以及郝梦圆走了过来。

三人搞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被我浑身是血的模样吓得不轻,尽皆泪流满面,想上前,却又担心妨碍夏凌璇。

姑姑拿出特制的药洒在我伤口上,我痛得满头大汗,脸色煞白。

将纱布缠在我胸口上,对我抢救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小花,东西收拾好了吗?”

“差不多了。”

“那我们收拾去。”

姑姑问了小花儿一句,然后拉起她的手,转身看叶千巧三人。

“你们有话快点说,待会我们就离开!”说完这句话,姑姑拉着小花儿上楼。

“待会离开是什么意思?”叶千巧的理智还算清醒。

“离开这个城市!”楼上传来姑姑的声音。

叶千巧三人更为惊讶。

我虚弱的朝他们三人招招手。

叶千巧和龙贝贝坐在了我左右,郝梦圆蹲在我面前,趴在我腿上。

“夏凡,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好不好?”龙贝贝满脸是泪的看着我。

“没事,不用叫救护车,你亲我一下,我就好了。”我咧嘴嘿嘿笑着。

“都这样了,你还……”龙贝贝举起拳头,想要捶我一拳,但她没有捶我,而是在我脸颊上亲了下。

“我感觉好多了。”我伸手擦拭龙贝贝脸颊上的眼泪,她却哭得更加汹涌。

“夏凡,这是怎么回事啊?”叶千巧紧张不已,毕竟刚才,小花儿她们都拿出枪来了。

“事情很简单,有人追杀我们,本以为永远的逃离了,能够永永远远住在这里,生活在这个城市里,但世界上,没有永永远远的事情。”

“一年前,我们来到这个城市,住在别的地方,那时候,我转学进入一所学校,当时,认识了龙贝贝的姐姐,后来搞清楚了一些事情,我们住进来了这里,姑姑当了校长,我成为了老师……”

“本以为能够永远下去,但还是被找上门来了,如今我们被发现了,待会离开的意思,是指我们又要逃亡了,这样的事情,并非是第一次了,咳咳……”

“呜呜,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我让我哥哥抓了他们!”郝梦圆趴在我腿上,哭得稀里哗啦。

“这世界上,有着很多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不能够告诉你们,说了的话,你们会有危险。”

叶千巧和龙贝贝有满肚子的疑问,我不打算给她们解答。

“露营回来之后,我从房间里跳窗离开,我是做什么去了呢,嘿嘿,我出国了一趟,去了澳洲,找你姐姐和父母谈了谈。”我微笑看向龙贝贝,然后又看向叶千巧,“也顺便帮你父母开拓生意。”

两人的表情很惊讶,我很是得意。

我抓住龙贝贝的手,“你之前说,因为你不是亲生的,因为你想要找寻亲生父母,所以才留下来,但是,你知不知道他们有多担心你,当年将你抛弃的亲生父母,你还是别找了,珍惜你所拥有的吧。”

龙贝贝泪流满面的摇头。

我却露出微笑,“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他们很快便会回来,接你去澳洲。”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澳洲,呜呜,我留下来是为了你啊,才不是我姐姐让我来找你,是我自己要找你,你这个变态,把姑奶奶我的身子看光了,就想要逃走吗,我才不会答应,你要逃亡的话,我跟你就是了,从你把我看光的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你!”

龙贝贝说出这样的话,让叶千巧和郝梦圆目瞪口呆。

我没有惊讶,而是笑起来,“你以为自己这样的小心思瞒得住我吗,我早已经把你看透,所以才会为了你的安全,让你出国!”

“呜呜,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想这样突然就分开……”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会等着你做好准备再发生,乖,以后的话,我会去找你。”

“一言为定!”

“拉钩!”

我举起染着鲜血的手指和龙贝贝拉钩,她哭得不知所措。

朝叶千巧看去,她主动紧握我的手,“千巧姐,那天去到你家里,我自作主张说出那样的话,让你和父母断绝关系,那时候的我太天真了,前些天,我尽力帮你挽回,我托了些关系,让你父母东山再起,我也警告过他们,让他们对你好点,不会再做出逼你嫁人的事情了,他们说,随时欢迎你回去。”

叶千巧哭着点头,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微笑看向郝梦圆,“你这丫头以后别做花痴梦了,好好听你哥的话,学会什么叫做知书达理,然后,会有大把男孩子追你!”

“我不要别人,我就要你!”

“那你必须改变下自己,某天我回来的话,说不定会喜欢上你。”

“我一定会改变,但你一定要回来啊!”

“一定!”

“该说的话,差不多都说完了,这地方不能够再住了,千巧姐,以后你只能够住去学校的教师宿舍楼里面,只和你们同居了一个月,时间太短暂了,好想每天没心没肺的打打闹闹啊!”

感叹了句,我抽出银针,扎在了郝梦圆身上,哭泣着的郝梦圆顿时失去知觉。

“抱歉,不能够让你们知道我们去了哪里,这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对不起,请你们睡一会,很快就会醒来!”

我手里的银针,朝叶千巧身上扎去。

叶千巧睡过去之后,我看向龙贝贝。

她一把抱住我,在我嘴角轻轻一吻,“一定要去找我,我等你!”

“一定!”银针随同话语落下,龙贝贝倒在了我怀中,我轻吻了她一下。

姑姑和夏小花拎着行李箱从楼上走下,我的眼神落在了师无邪身上。

两个家伙看着我,显然是在等我做决定,是否把师无邪也一起带走。

思考了会,我做出决定,点头。

*****

得知夏老师失踪的消息,整个高二九班的学生,难以相信这是事实。

一个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大活人,无缘无故的失踪,让他们心慌不已。

陆陆续续,他们从自己抽屉里,都找到一封信笺。

毫无预兆消失的夏老师,给他们每个人生命里,都留下了一定的印记。

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要做,会出现很多人,面临多个选择。

充满了艰难困苦与曲折以及希望的人生,究竟该怎么面对,才能坦然,该怎么活着,才能无悔?

这样的问题,在信笺上留给了大家,他也是在询问自己。

每个人的人生,都相似但不相同。

人的一生是白纸,画笔被自己所掌握。

人的一生充满荆棘,路由自己走出来。

可要知道,你虚度的今天就是昨天所期望的明天。

永远不要对未来抱希望,这并非是悲观主义,而是要学会珍惜当下。

每个人的抽屉里,还有着曾经写下的梦想,即便才相隔那么几天,重新审视自己写下的东西,大家不觉得可笑,反而觉得身上有了无穷尽的力气。

看完信笺,不少女生哭了起来。

临走前,他还那么的关心自己这群人。

自己这群人想要说声谢谢,可他,在哪里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