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月辉(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时间很晚了。我还有事。”郁闷的揉了揉眉心,徐伊人脸上惯常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脸色板正的样子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哎呦,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嘛。一看伊人就是乖乖女,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靳允文神色轻佻、挑了挑眉,痞痞的笑了一下,抱着花微微凑近,简单的清洗过,女孩发间淡淡的馨香萦绕在鼻尖,他神色沉醉、旁若无人的吸了一口气。

正要再去捏一缕她的头发,伸出去的手却是被边上的徐尧猛地握住。

“放尊重些。”徐尧微微蹙眉,清冷厌恶的语气毫不掩饰,靳允文勾唇轻笑了一下,漫不经心的抽回一只手,顺势在他脸上拍了拍,语调越发轻佻邪肆:“小伙子长得不错啊!知道小爷我是谁么?”

“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徐尧说话的语气生硬而板正,深邃的眸子紧盯着他,伺机而动。

毕竟从小养尊处优,靳允文有些不耐的看了徐尧一眼,徐伊人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徐尧的衣袖,使了一个眼色,朝向靳允文微微笑道:“今天真的晚了。让靳公子失望实在抱歉。这地方人多眼杂,还请靳公子行个方便。”

话音落地,边上几人听她语气自然知道了靳允文得罪不起。

京城四家,邵、靳、孟、楚,哪一个名号都是响当当。

徐尧眉头蹙的更紧,暂时没有出声。

跟着徐伊人的唐心混迹娱乐圈良久,自然是知道靳允文的身份,默默拿了手机发了短信,保姆车上等着的两个保镖已经赶到。

“不好意思,徐小姐回了公司还有事情,今天怕是不能陪靳公子用餐。”邵正泽派的两个保镖,对上靳家人,哪怕是素来花名在外的靳允文,也是先文质彬彬的开口相劝。

“吃个饭而已。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吧。”靳允文攥着玫瑰花,撇撇嘴,目光朝着身后看了看,敞篷跑车旁边一辆商务车里,齐刷刷下来六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

“靳公子这是何意?”感觉到事情并没她想的那么简单,唐心有些忍不住上前一步,开口说了一句。

“已经说了,请伊人吃个饭而已。小爷我实在不喜欢这样,可餐厅已经订好了,也不能白白作废不是?”靳允文无奈的耸了耸肩,身后六个保镖无一例外都在一米八以上,人墙似的。

靳允文属于看见女人急不可耐型,但凡喜欢了,总是先无论三七二十一拐到床上。

又有江筱雅在后面出谋划策,更是一心觉得只要将徐伊人拐带上床,邵家为了颜面,定然是成全两人。

原本就想着一击必中,此刻更是打定主意,软硬兼施,先将人请走再说。

目光在他身后几人身上扫了一圈,徐伊人一时间倒是没了纠缠的心思,看向一边的唐心,开口道:“既然如此。我就陪靳公子用餐好了。”

“这……”唐心显然是迟疑,靳允文已经勾唇一笑,退后一步,极为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徐尧还想说话,在女孩回过头安抚的笑容中住了嘴,靳允文亲自上前,开了副驾驶的门,等两人坐好之后,车子绝尘而去。

靳允文选的是环境颇为幽雅的一处西餐厅,一层角落里稀稀拉拉的坐着两个人,上了二层,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靳少。”穿着衬衣马甲的服务生神色恭敬的开口问候过,靳允文笑着点头,厅堂中央响起了悠扬的奏乐之声。

“吃点什么?”目光落在对面的女孩身上,此刻徐伊人只穿着简单的米黄色雪纺衫和牛仔裤,柔软的中长发拢在耳后,素净的像个高中生。

和靳允文素日接触的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不一样,干净随意的不得了,靳允文含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却是越来越火热,难以移开。

她皮肤匀净白皙,在温馨的灯光下,好似上好的白瓷一般细腻光洁。通透无暇,又好像白玉一般流转光华。

分明一丝丝妆容也无,却别有一番淡淡的韵味,十分耐人寻味。

淡淡的抬眼看过来,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眸,清澈而明亮,没有那些他看过了的谄媚、逢迎、假笑和虚荣。

靳允文愣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说话的声音越发温柔,连动作也规矩了许多。

“随意就好,我不挑食。”徐伊人声音也是清淡,嗓音却是一贯的柔软。

靳允文心里痒痒的,眼巴巴看着她笑了一下,将手中的菜单直接递给了服务生,开口吩咐道:“拣最好最贵的。”

“您稍等。”服务生笑着退了下去。

徐伊人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一脸笑容,端起桌上的茶水浅浅抿了一口。

捏着茶杯的手指也是纤细而干净,指甲修剪的圆润而漂亮,靳允文目光落在她握着水杯的动作上,竟是觉得她浑身上下都是越看越有味道。

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要碰一碰她小巧的手指,楼梯口传来一阵高跟鞋吧嗒吧嗒的脚步声,邵正泽板正而淡漠的面容已经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呦,邵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靳允文惊讶的挑了挑眉,下一瞬,已经是热络的站起身来。

毕竟,靳家大部分势力在商界,和邵家盘根节错的实力还是有些差距。

最重要的,邵正泽是邵家这一辈颇为得宠的,他在靳家这一辈,却是特别不招人待见。

邵正泽淡淡瞥了他一眼,瞧见坐在位子上的徐伊人毫发无损,稍稍安心,直接跨步过去到了她边上,用眼神询问了一下。

“我没事。”徐伊人看着他微笑,受了冷脸的靳允文有些讪讪的坐回去到两人对面,干笑着解释道:“邵总可真是护妹心切,我这不就是让伊人陪着吃个饭嘛?没什么意思。”

您还需要有什么意思?!边上跟上来的王俊无力吐槽。

邵正泽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声音清冽道:“陪你吃饭?”

“嗯啊。”靳允文点头,态度好的像小学生遇上了训导主任。

邵正泽目光朝刚才跟上来的六个高跟鞋美女看了一眼,收到他视线的六人已经是娇笑着凑了过来。

“靳少需要人陪你早说啊?”

“就是啊,我们姐们们各个招人喜爱!”

浓郁的香水味顿时将靳允文包裹在中间,一抬眼凑上眼前画的像熊猫的眼睛,靳允文干笑着就要脱身。

毕竟,这六个人虽说都穿着暴露、身形姣好,可浓郁的香水味还有脸上谄媚的笑容,实在改不了廉价的本质。

虽说爱玩爱闹,他也是很讲质量的好吧!

“别介啊,我们姐妹会让您欲仙欲死的。”靳允文还没能从沙发上滑下去,一个浓妆美女已经伸手直接滑到了他的衣领里,在他精瘦的肌肉上狠狠捏了一把。

口中浓郁的大蒜味道让他差点作呕,正要开口嚷嚷,嘴唇已经被那个美女毫不客气的堵住了。

“六个美女,四公子可以好好排遣排遣寂寞。”邵正泽声音生硬板正,靳允文被吻得嗯啊乱叫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被六个女人连拖带拽的推搡嬉笑着弄了出去。

“这……”火爆的场面看得徐伊人目瞪口呆,尤其是靳允文一副活活受刑的痛苦样子。

“点了什么?”邵正泽此刻已经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她的对面,随手翻了翻桌上另外一本菜单,开口发问。

“呃。我也不知道,他说上最好最贵的。”反应过来的徐伊人一本正经的回答问题,呆呆的看他。

“刚好。我也没吃饭,索性一起吃了再回去。”将菜单放了回去,等服务生上了餐,在徐伊人不时抬眼偷看他的动作之中,两个人用了这一餐。

“你是不是生气了?”一上车,眼看着男人并没有如以往那般伸手将自己揽在怀里,徐伊人习惯性蹬掉鞋子,跪坐在他的边上,睁着无辜的眼睛,试探性的开口问了一句。

“靳允文是个什么人,你怎么都不多为自己想想?”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邵正泽声音平缓,眼神里却是带着一丝不赞同。

“我还不是怕他在剧组外面胡搅蛮缠嘛?!”影视城是个什么地方,狗仔随处可见,如果靳允文和两个保镖各不相让,起了争执,到最后引得边上一众人都围过来看热闹,那还了得。

尤其,靳允文看向徐尧的目光已经带上些警示意味,庆山陵园里孟歌和林楚那一次已经让她心有余悸。

实在不愿意有人因为自己的事情再受牵连。

此刻眼看着邵正泽脸上带着一缕无奈生硬,心里更是有些忐忑,又有些后怕,整张脸凑过去到了他面前,纤细的手指伸上去捏着他两边脸蛋,像哄小孩一样哄劝道:“阿泽,不要生气了嘛,我下次不会了!我保证,下次无论是谁,我都不会轻易跟去。”

从后视镜里偷窥到自个boss素来板正严肃一张脸被撕扯的变了形,王俊艰难的吞咽了口水收回视线。

徐伊人对上邵正泽无奈的目光,却是突然“扑哧”一笑,叽叽咕咕的歪倒在他的怀里。

“不能有下次。”揉了揉自个有些肉痛的脸,邵正泽伸手圈着怀里笑眯眯的小人儿,神色严肃的警告。

“嗯哪。我以人格向总裁发誓,绝对不会有。”在他怀里调皮的敬了一个礼,徐伊人故作正经的样子让男人的面色慢慢缓和了下来。

一边摩挲着她纤细小巧的手指,目光落在她如花朵一般娇嫩的唇上,不等他凑过去,徐伊人已经是主动起身,坐到了他怀里。

两只胳膊环上他的脖子,笑眯眯的定定看他,弯着唇角凑过去亲吻他的眼睛。

蜻蜓点水了两下,又伸手抚平他微蹙着的眉头,落了一个吻在他端正的鼻梁之上。

王俊彻底被当成了道具,一整天没见,看着眼前邵正泽端正的眉眼和薄唇,徐伊人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他。

哪怕只有几个小时不见,想念依旧是充斥着她的所有思维。

此刻,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柔软乖巧,连眼睛里都是落满了亮晶晶的笑意,凑过去,一本正经的吻着他的唇。

顺着他清淡凉薄的唇线一直逡巡,轻巧的撬开他的牙关,环着他的手臂已经是越缠越紧,整个人如藤蔓一样的攀附在他身上。

一路回家,纠缠到半夜,第二日再睁开眼睛来,徐伊人有些无力的动了动手臂。

浑身像被石碾压过一样的疼,淡淡的光线透过米色窗帘投映进来,房间里温馨而敞亮。

手边没有人,想起中午十点以后就有她的戏份,看了一下表,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

被子滑落而下,不经意低头扫了一眼,整个人却是有些愣神的呆坐了起来。

昨夜的情况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一张精巧的小脸又是红晕遍染,就好像煮熟了的虾子似的。

虽说两人亲密了许多次,可因为非常顾惜她,邵正泽一向克制。

像这样从脖颈、锁骨、肩头往下,一直落满痕迹,这可当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已经到了五月多,洗漱完苦着脸选了一件带领子的雪纺长袖,套上牛仔裤,在镜子面前确定了三遍,这才放心的下楼去。

“伊人丫头,醒了?”估摸着时间,李婶刚做好饭,看见她下楼,笑容满面的开口问候。

“嗯哪,阿泽呢?”左右看了看也没见人,徐伊人依旧是有些脸红,出声轻声问了一句。

“外面花园呢,早上不知道王俊从哪里带了一条狗来。”李婶摇头笑着说了一句。

徐伊人好奇的出门去,台阶下立着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的小年轻,徐伊人稍微有印象,老爷子管他叫小辉,此时他穿着简单的牛仔裤,裤腿边上老老实实的坐着一只体型偏大的哈士奇。

“小夫人早。”王俊笑着抬手打了招呼,牵着狗的月辉也是弯了唇角,微笑道:“徐小姐早。”

邵正泽站在台阶上,听见两人打招呼顺势回过头去,徐伊人正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目光落在吐舌头的大狗上,有些好玩道:“这个,你要将它养在这里啊?”

“先进去吃饭。”邵正泽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说了一句,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憋笑的王俊,徐伊人更是一头雾水。

直到、保姆车里,一人一狗坐在最后面,引得唐心频频回头,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大清早给她配一个男助理也就算了,再加上一条狗算怎么回事?

这样去到剧组,真的好咩?

前面的唐心轻咳一声,有些忍不住笑意道:“这邵老爷子还真是老顽童一样的人物,这样体型的哈士奇,啧啧……”

唐心叹了两声回过头去,徐伊人一回头,月辉冲她弯唇一笑,露出两颗小白牙。

“这个,要不你们还是回去吧。”踌躇半晌,终归是觉得这样有些太引人注目。

“我以后得跟着你了。”月辉年龄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相貌端正俊俏,笑起来却是有两颗小虎牙,撇着嘴可怜兮兮的说了一句,看向了手边同样睁着眼睛、一脸萌萌的哈士奇:“小奇得跟着我。”

上了车这样的对话已经是第三遍,徐伊人有些痛苦的揉了揉眉心。

身后的月辉看着她差点抓狂又无奈的样子,却是忍不住朝着哈士奇摆了一个“耶”的手势。

昨天邵正泽打了电话以后,老爷子就将他和小奇拨给了徐伊人。

从心底来说,他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从十几岁开始当兵,到了老爷子身边,他已经算的上技术性比较强的小警卫。可眼下老爷子实在清闲的可以,他基本上也就是跟出跟进一个活。

直到去年夏天,这三少夫人瞒着老爷子不声不响的进了娱乐圈,他多了一个率领水军上网络厮杀的新身份,也就是薏仁粉之中最坚固最神秘的存在,“伊人后援会”那个马甲的所有者。

徐伊人的所有动态他都知晓,所有照片他都删减过,所有的电影电视广告他自然也都得时刻关注着。

这种感觉很奇怪、可是也很亲切,她就像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妹妹,在自己的爱护之中,茁壮的成长着。

“伊人,早,咦?”

“伊人早,唐姐早!哇,好可爱啊!”

“伊人早上好!咦,好萌好干净的哈士奇!”

徐伊人顶着这样一路古里古怪的招呼声红着脸进了休息室,身后的唐心有些忍不住笑出声,美少年月辉一路上冲着剧组各色人物微笑,跟着他的哈士奇有些天然呆,连“汪汪”声都不发出一句来。

休息室里的徐尧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上妆,从镜子里看见她神色如常的进来,松了一口气。

正要说话,跟在唐心后面进来了一人一狗,一时也是有些愣了一下,再回过神,看着一脸无奈的徐伊人,有些讪笑道:“这是?”

“你好,我是月辉。徐小姐的新助理。”露出标志性两颗虎牙的笑容,月辉伸手自我介绍。

“哦。”徐尧一向慢半拍,看见他的笑容也是有点鬼使神差的没法子冷淡,笑着握了握手。

为着拍戏方便,一般都是按着场景来排序,一会要拍的一幕依旧是在室内。

宇文清来到天曜皇朝有些日子,不甘愿做一颗棋子,买了地理志策划逃跑,将正看的书页放在枕头下睡觉,而赫连煊一路进门,看到她的睡容发愣一会,同时发现了她的意图,不动声色。

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宇文清母亲苏江心的事情,知道了她是苏大学士的外甥女,虽然表面邪肆狂傲,赫连煊内心却是善良而正直的。

对苏大学士一直颇为敬佩,此刻的他,面对上宇文清,情绪已经默默地转变了许多,当然,从心底里也算是越来越看重她。

此刻,徐伊人已经换了衣服上好妆,眼看着她走动间裙衫婆娑,迈着曼妙的步子,举手投足见说不出的优雅,第一次在现场的月辉眼眸底的笑意更深了。

“各部门准备,action!”

打板声戛然而止,镜头移动,躺在美人榻上的古装女子慢慢入画,正值五月,明媚的阳光映照在半开的雕花窗棂上,从窗纱折射的光芒投映在她的轻衫罗裙之上,斑驳宁静,好似一副古装仕女图。

窗外是怡香院的小花园,紫藤萝顺着墙壁花架攀爬,白玉兰开的碗口大,暗香浮动,徐尧一身大红色的锦绣华袍,入画,在她两步开外站定,微微愣神。

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流动的空气似乎也因为他微微眯起、若有所思的眼神而静止了。

慢慢走近,他轻撩衣摆,狭长的眼眸中戾气消退,黑曜石一般透亮而深邃,目光轻轻的落在女子因为广袖滑落而露出的手腕之上。

白皙纤细,却非常瘦,好似稍微用力就可以掰断一般。

镜头随着他的目光推进,她微微摊开的手心和手指上有不少陈年的伤痕和粗茧,丞相府这么多年的处境可想而知。

不过才十五岁……

男人一声轻叹若有似无,屋子里的气氛也是随着他这一声叹息带上些温情。

没有人说话,秦丰目不转睛的看着画面,不得不说,无论是从睡姿还是此刻刚好在镜头里露出的侧脸弧度,徐伊人把握的都太好了。

尤其,画面里她纤长而卷翘的睫毛连动也不动,都会让他以为,这真的是一个熟睡状态中的人。

可同时,她有些干燥的唇瓣抿成紧紧地弧度,画面里的半张小脸带着一些紧绷感,似乎,睡着了依旧在戒备紧张状态。

躺着的姿势也是,有一种微妙的防备在里头,身子绷紧如长弓拉满,正是那个即便睡着了也不得安宁的宇文清。

莫名其妙的突然到了天曜,已经熟知这里严苛的律法和规矩,此刻的她,即便清醒状态下努力的维持平静,睡着了,却反而不自觉显露出紧张来。

人物情绪状态的揣摩和把握都很到位,徐尧也是。

秦丰满意的点了点头,画面里,男人修长而白皙的一只手微微抬起,似乎要触摸一下女子紧抿着的唇瓣。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的各位亲们,感谢么么哒。

二更大约【下午六点】,依旧六千字。另,文文十一月份做个小活动,就是针对于文中的任意人物,亲亲们自由发挥写小剧场来热闹一下,字数800以上,第一名亲亲奖励666潇湘币,第二名333币币,第三名222币币,参与奖88币币,有意愿的正版亲们都可以参加哦,么么,月底由正版群里所有妹纸投票评选~\(≧▽≦)/~啦啦啦,所以亲们踊跃加群玩耍么么。

然后,月底阿锦也会在【v群】附送小剧场滴,乃们懂,O(∩_∩)O哈哈~

昨天码字晚了,忘了统计前三名订阅的亲,抱歉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