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狼狈/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尧神色专注的看着“睡熟”在软榻上的徐伊人,因为妆容的关系,她脸色十分素净白皙,眉眼清秀如画笔轻轻描绘而成,抿在一起的唇瓣却是看着有些干燥。

随着拍戏的时间越长,他心里的疑惑反而越重。

只因为,两个人搭戏着实太默契了一些,基本上在什么时候,他习惯性有哪些反应,此刻躺在他身边的徐伊人都能提前感知,用最合拍的状态去应对。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

尤其,早就知道她并非科班出身,为了了解她,自己甚至专门去看了《青梅竹马》。直到最后,分明知道是演戏而已,连他却是也被感动了。

此刻,静静的看着手边的人儿,他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他自己是赫连煊还是徐尧。

“睡梦”中的徐伊人自然也是从他一靠近就感觉到了。

没有睁开眼晴,心里却是一阵诧异,徐尧坐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些。

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微微蹙眉,翻了一个身,恰好将枕头下的半截书页彻底的露了出来。

徐尧的手指顺势落到了书页之上,将那一本地理志从枕头下抽了出来,拿在手中翻了翻,动作越来越慢。

最后,审视怀疑的目光凝结在了她的身上。

“卡。”秦丰一声喊终于将徐伊人从他的目光中解救了出来,因为是闭着眼睛,一切都跟着感觉走,一紧张,身上又是出了些细汗。

起身在原地稍微活动了一下,门口的工作人员一些窃窃私语却是传到了耳边。

“应该是吧,我也不清楚!”

“看样子,长得也挺帅的,估摸着至少也是个富二代!”

“艾玛,不就是靳家出了名的花花少爷嘛!”

“不会真的谈恋爱了吧!”

努力去忽略被人注视的目光,“靳家”两个字眼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徐伊人却是神色微怔的愣在了原地。

“导演,不好意思。我想先休息一下。”对着秦丰微笑着开口说了一句,后者点点头,徐伊人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工作人员之中走过,唐心已经是拿着手机朝着她的方向而来。

“我和靳允文被人偷拍了?”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唐心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告诉了她答案。

顺手滑开手机,相当火的一个论坛之上,名为“新晋女星徐某某男友现身,有图有真相”的帖子已经被置顶加精。

最上面的正是她和靳允文在西餐厅的一张照片。

照片是无意中拍的,正面是打了马赛克的一个男生照片,隔了有些距离,才是她正在上台阶的清晰侧脸和靳允文正对着她勾唇而笑的正面。

“楼主没有别的意思,楼主就是真相一下。事情是介个样子的,昨天晚上楼主和男票在西餐厅共进晚餐,意外的就碰到了这一对。照片上的女人不用楼主说大家都知道嘛,就是今年号称‘娱乐圈最有潜力新晋女星’的那个谁谁谁,演了一部电影票房上十亿,楼主在此就不点名了。要不肿么说娱乐圈乱呢,原本看着挺清新纯净的,谁能想到背地里人家却搭上了这样的男友。接下来,楼主就先扒一扒这一位‘男友’的风流韵事。长宇集团靳家花名在外的风流少爷,靳允文上过的嫩模手拉手能绕地球三圈,随便说几个大家认识的,那个拍奶茶广告的短发美眉孙某某,拍篮球写真的混血美眉秦某某……总而言之,能和这一位共进晚餐,楼主对这个以前还蛮喜欢的新人彻底转路人。实话实说、不喜勿喷、不满绕道!”

一行一行浏览完原帖,下面不明真相的网友自然是众说纷纭。

一楼:“娱乐是个圈,谁进谁知道!”

二楼:“我只想说呵呵,这年头能红的,哪个不搭几个冤大头啊!”

三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四楼:“楼主干嘛说不点名,明显就指的徐伊人嘛,直觉那姑娘不是这样的人!坐等真相!”

五楼:“端着凳子看直播,撸主不要停啊!”

随着继续往下看,各种无厘头的言论更是蹭蹭蹭的往出冒,徐伊人有些无语的轻叹了一声,唐心已经是忧心忡忡道:“靳允文在圈子里的名声实在太臭了些,我就说他不能沾染。”

“昨天那种情况……”颇有些烦恼的揉了揉眉心,徐伊人又将手机滑动到微博页面,粉丝圈此刻自然也是一片躁动。

我不是大猫:“照片是P的吧,伊人怎么可能和那种人搅在一起啊!”

秋水伊人:“照片看着挺真的,但是被拍到在一起也不能说明就是谈恋爱啊,发图的太主观臆断了!”

我是亲妈粉:“我们闺女这是嘛回事啊,总裁,呼叫总裁!”

打瓶酱油:“赶脚伊人又是要被黑的节奏,喜欢她就要喜欢她的一切,坐等真相,伊人加油!”

伦家好羞涩:“赞同楼上!支持伊人不解释!”

薏仁粉中显然有大半以上的人不愿意相信照片是真的,不过,并没有跟风转黑,而是一直强调着“支持”、“加油”又让她心里有一阵暖流而过。

关了手机,徐伊人眉头紧蹙立在原地,有些无奈的样子被一边的月辉看在眼里,若有所思的低下头,他轻轻拍了两下哈士奇的狗头。

“你别担心。先专心拍戏好了。这个事情我来想办法。”唐心拿回手机拍了拍她的肩膀,剧组外面突然又是一阵喧嚣之声。

“徐小姐,外面……外面有人来看你!”一个工作小妹脸上还带着些八卦,一句话将众人的心神都牵引了过去。

看着已经到了饭点,秦丰几人也直接从屋子里出了来,周围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显然更是热切的讨论起来。

各种目光之下,徐伊人实在是有些头皮发麻,素日的微笑淡了些,直接穿了戏服一路出去,靳允文一本正经的笑脸已经映在眼前。

不同于昨天深蓝色条纹手工西装的规整,今日的他穿了一身略带休闲式样的铁锈红西装,看着年轻而时髦,有一些雅痞的味道在里面。

头发依旧是梳的一丝不苟,英气的眉眼在微微笑的时候简直就是十足十的绅士。

亮黄色的敞篷小跑在阳光下更加炫目,再加上后座满的快要溢出来的玫瑰花,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围观。

此刻,目光火热的盯着剧组的方向,靳允文心中更是火急火燎的渴望着。

虽说昨夜被六个女人折磨的不轻,脑海了却是始终想着徐伊人握着杯子的那只白净小巧的手。

从昨天被强迫离去就开始想,直到早上昏昏沉沉的起床,依旧是没有消停。

那样白嫩纤细的手指呵,单是心猿意马的想象两下,他整个人都是有些神经病似的紧绷起来。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患上了恋手癖?

反正就是需要那一双手,也许才能缓解他今天坐立不安的一颗心。

再回过神,一身青绿色古装的徐伊人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长长的头发绾成了古代女子灵动的发髻,珠翠垂落,清婉动人。

她宽大的衣袖上银色丝线织就大朵的缠枝莲花,在阳光下慢慢走近,清新纯净中带着些矜持沉静,靳允文心口一涩,有些微的窒息感。

“伊人。”大跨步走近,靳允文的声音了少了些平时的玩世不恭,而是变得一本正经,心里更是有些微的紧张,害怕唐突到佳人一般,唇角的笑容更是十足的真诚。

“到了午饭时间吧,我知道这影视城边上有一家酒店菜色不错,带你去尝尝?”低头含笑看她,靳允文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就好像两人已经是谈了多久的情侣一般。

“不必了。”想到网上的帖子,徐伊人就是一阵头疼,神色清冷的看向靳允文,一板一眼道:“麻烦靳公子以后不要来了。你这样让我很是为难。”

女孩柳眉微蹙,靳允文已经是一阵心疼,忙不迭开口道:“是因为网上那些言论?”

徐伊人不说话,他已经拍拍胸口保证道:“没事。网上那些东西交给我好了,我会处理的。不过,我是真的喜欢你,陪我吃顿饭可好?”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说话的声音竟是不自觉得带上了一些讨好,神色也是诚恳真挚了许多。

甚至,已经有些后悔昨天当着她的面,自己被六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勾搭而去,目光探寻的落在她脸上,继续劝说道:“就半个小时怎么样?半个小时,我一定将你送过来。”

“我……”徐伊人尚未开口,他似乎生怕她拒绝一般,靳允文伸手就凑上去拉她的手腕。

身后不远处,月辉在哈士奇的头顶上拍了拍,原本一脸呆萌的大狗已经是“汪”的一声,像离弦的箭一般直接朝着他冲了过来。

众人瞠目结舌之中,半人高的哈士奇直接将靳允文扑倒在地,伸出舌头,在他脸上汪汪乱舔一通,直接凑在他的唇上,一人一狗纠缠起来。

被突然冲倒在地的靳允文手中的玫瑰花早已经是扔到一边,狠劲的将狗头往一边掰过去,谁知道那狗就跟中了邪似的,扑在他身上,狗爪子拍着他的脸,一通口水亲的不亦乐乎。

中午过来并没有专门叫上保镖,此刻,靳允文上好的西装也是被哈士奇撕扯的不成样子,一人一狗凑在一处,要多激情有多激情。

围观的一众人早已经是惊掉了下巴,评论的评论、拍照的拍照,别提多热闹了。

看着哈士奇撒着欢在靳允文的身上撒了一泡尿,月辉勾着唇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来,点到了微博页面,顺手用几个小号传播了一下图片,又用“伊人后援会”的马甲转发了一下,评论道:“觊觎我们家伊人,快乐的和狗交欢去吧,给哈士奇点赞,哦哦哦!人渣什么滴,离我们家伊人远一点,看到这张图,真是不能够再欢乐了,啦啦啦!”

不到一会的工夫,原本正灰心意冷、不知所措的薏仁粉就捕捉到这一条劲爆信息,一边欢乐的转发扩散,一边开始新一轮的刷楼。

打瓶酱油:“哈哈哈,介个是神马节奏!好神奇的一只狗!”

我不是大猫:“艾玛,这谁家的狗狗啊,这么给力!”

秋水伊人:“哎呦喂,伊人后援会竟然出现了鸟,铁粉求认识!”

伦家好羞涩:“连一只狗都为我们家伊人鸣不平,哈士奇棒棒哒,伊人棒棒哒!”

薏仁加油:“看到图片,笑尿了!”

越来越多的图片在网上疯传起来,不到几分钟工夫,更是有人直接爆料称,事件发生地点正是在影视城,至于这一只狗,听《赫连王妃》剧组人员说,正是早上徐伊人来的时候随身跟着的。

脑洞大开的薏仁粉无限yy之后,将这一奇思妙想归到了老爷子身上,邵老爷子在薏仁粉心目中的形象,自然又是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再过了几分钟,一段“六女一男风流视频”更是在各大网站上热火朝天的炒了起来,视频男主角自然是今天引爆网络的靳允文,而六大美女却是浓妆艳抹做了各种造型,根本看不清正脸。

巫婆装、公主裙、女仆、制服各种扮演更是让一众猎奇网友大呼过瘾。

时间从昨天入夜开始持续到凌晨,而最开始那一则帖子已经被网友抛到了九霄云外。

此刻,终于挣脱了哈士奇的强吻,靳允文尚且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在网上爆红,狼狈的将一张脸朝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怒吼道:“谁的狗,还不赶紧给小爷我弄开,小心我剥了他的皮!”

徐伊人这会才有点回过神来,身后的月辉打了个响亮的口哨,哈士奇撒着欢的跑到了他裤腿边,摇头摆尾。

“兔崽子!”靳允文狼狈起身,身上印子、狗毛落了一层,西装的纽扣被扯掉,唇角还带着哈士奇的口水,至于一头油光锃亮的头发,更是彻底成了鸡窝。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打口哨的月辉,正要放狠话,后者已经是有些无辜的耸肩摊手道:“这哈士奇是邵老爷子的爱犬,老爷子听说最近徐小姐身边耗子太多,所以吩咐我带他出来遛一遛。惊扰了靳公子,实在是抱歉!”

“你!”伸出两指怒目而视,靳允文的话却是卡在喉咙出不来了。

对上邵正泽他都矮了一截,更何况是邵家的老爷子,那可是中央那些老家伙看见了都得客客气气的人物。

看了一眼亲了他的哈士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靳允文竟是诡异的觉得,这一只半人高的大狗都是说不出的精神抖擞、威武雄壮。

刚才和他说话的小伙子,身板笔直、眼眸犀利落拓,完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尤其是,他站着的姿势就像蓄势待发一杆枪,真动起手来,自个说不定都占不到优势。

周围人又是发出一阵哄笑声,怒目圆瞪一圈,靳允文气急败坏道:“笑笑笑!笑什么笑!别让小爷我记住你们的脸,小心一个一个玩死你们!”

“哎呦喂!”人群齐齐一声哄笑,作鸟兽散。

留在原地的也就徐伊人、唐心、徐尧、月辉。

几人看着他一脸狼狈,勉强憋着笑轻咳了一声,徐伊人一脸抱歉道:“真是对不起。爷爷这条狗一向不怎么听话,特别喜欢折腾花木,也许刚才是因为靳公子抱着花,让他一时发了狂!”

“对啊对啊!我觉得它也许将您当成了一朵花儿。不过话说回来了,这小奇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漫山遍野的逮耗子玩,靳公子您还是快点去医院挂个号,要是有了个传染病什么的。一定不敢耽误!”月辉接过话头,一脸关切的说完,靳允文更是脸色一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给我等着!”

“哎!靳公子慢走不送!”月辉弯弯唇角,伸手拍了拍哈士奇的头,一人一狗四目相对,靳允文屁滚尿流的逃回了车上,发动油门,绝尘而去。

“哈哈哈哈!”等他一走,憋笑憋得很辛苦的唐心直接躬下身子喊着肚子痛,想起靳允文最后抱头鼠窜的样子,更是难以直起腰来。

徐伊人有些艰难的吞咽了口水,目光落在笑的坏坏的月辉脸上,一脸审视。

歪着头想了一下,迟疑着发问:“你们是有备而来?是爷爷的主意?”

月辉高深莫测的摇头发笑,趁着旁边两人不注意,伸手对她比了一个“三”的手势。

这样侮辱人的法子,只有一向很闷骚的三公子想的出来好伐!

“阿……”生生将最后一个字咽了回去,想起邵正泽生硬又古板的一张脸,徐伊人“扑哧”笑了一声,一丝甜蜜绕上心头。

汗哒哒,没注意还到了六点半,那一千字跑到哪里去了捏?

今天家里来了客人,阿锦码字晚了些,汗哒哒,吃了晚饭还要码明天的,抱歉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