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怂恿/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环亚传媒总裁办公室。

邵正泽身板笔直的端坐在桌前,随意的浏览了一下网页,眼见风向已经朝着预计的方向而去,这才彻底放心。

边上的王俊不自觉抬眼看了一下,自个boss那素来凉薄的眼眸中淡淡的一丝讽刺意味十足,心中暗笑一声,已经是顺势开口道:“估摸着这一次靳家老爷子当真要动怒了,希望那一位四少能就此长了记性。”

唇齿间冷冷的嗤了一声,邵正泽不置可否。

靳允文是个什么性子他还不了解,这么多年流连花丛,哪一天他要是收了心,估摸着母猪也该爬树了。

只是,邵、靳两家素来交好,靳允文好歹也是靳家三房独子,也只得稍加教训,希望他能收收心才好。

不过……

一时间想到昨天自己到了二楼,靳允文看向徐伊人的眼神,他眼眸中一层阴云越发重了些。

以前不是没有见到过靳允文,一贯的眼眸轻佻、风流浪荡,可昨天他朝着女孩看过去的眼神却是带着些做低伏小的讨好和表现欲。

尤其是当时他似乎正想伸手过去握一下伊人的手,动作带着些试探和小心翼翼,和素日的模样的确是有些差别。

原本按着他的考量,第一次的准备被自己破坏,靳允文最早也会缓上一天卷土重来,却是不曾想,还没到中午就急不可耐的去了。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宽敞的办公室之中,邵正泽陷入沉思,王俊默默地退了出去。

一路驱车回到住处,靳允文自然是气急败坏。

进了门就扯掉衣服在浴室从头到脚冲洗了两遍,又对着镜子咕噜咕噜灌了两大瓶水漱口,双手撑在盥洗台上看着镜子里喘着粗气的自己,脑海中却是又浮现出徐伊人低头浅笑的一张脸。

真是见鬼!

没好气的咒了一声,丢在外面的手机却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有些烦躁的裹着浴巾踢门出去,拿过手机电话里已经是一通怒吼:“我说你现在在哪?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丢脸丢到全国人民面前了,老爷子在家里气的差点犯了心脏病!给你一个小时,快点给我回来,好好给老爷子道个歉!”

一通吼叫之后,似乎没听见这边有任何动静,那边的中年男人已经是语气烦躁道:“允文!”

“听着呢听着呢!爸,你在说什么,好端端的,老爷子又怎么了?”一边胡乱的将腰里围着的浴巾拉扯下来,一边随意的套着裤子,靳允文声音里犹带烦躁,只是在自个老子明显怒气冲冲的话语中,到底稍微势弱了些。

“怎么了?你看看网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照片。别说我没提醒你,好好想想说辞!”语气火爆的挂了电话,靳允文撇着嘴,一阵莫名其妙,瞪了电话两眼,随意的扔到了一边。

等再一次收拾好自个形象,又是过去了半个小时,有了闲心这才拿着手机随意去微博网站浏览,这才发现,自个昨天晚上那些破烂事,又是照片又是视频,已经在网上传扬的沸沸扬扬。

操!谁他妈连马赛克也不打?!

暴躁的一声吼在寂静的房间里一阵回荡,拿了车钥匙,靳允文急匆匆赶往靳宅。

靳家老爷子政界出身,素来最在乎自个那张脸面。

上一次和江筱雅的酒店视频已经是让老爷子一通暴怒,也是好说歹说保证绝不再犯他才有接下来的逍遥日子。

一路上闯了两个红灯,将怂恿他的江筱雅骂了无数遍,又将昨天的始作俑者邵正泽吐槽了无数次,车子一个风风火火的摆尾,停在了靳家大宅外。

老爷子也是喜静,外面扫地的、巡逻的都是保持着一贯的安静沉默,一路面色不好的进了中厅,屋子里已经是端端正正坐了好几人。

靳允浩、靳允欣以及三家父母都是端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进来,靳允欣有些轻蔑的翻了一个白眼。

小丫头片子!

同样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面对着上首正中央的靳老爷子,态度到底好了许多,唇角带笑的唤了一声“爷爷。”

“不成器的东西!”老爷子抬眼看了过来,手边的龙头拐杖就要伸过来敲打,堪堪躲了一下,靳允文哭丧着一张脸道:“爷爷,我是冤枉的。”

“噗。”正喝茶的靳家老三没忍住喷了出来,看着自个不成器的儿子,时刻注意着老爷子的状态,就怕他真的气晕过去。

“冤枉!你那张脸化成灰我都认识!谁没事干了冤枉你!你给我说说,这几年我这张老脸跟着你臊了多少回!啊!让你去公司帮忙你不去,让你跟着去部队磨练你不去,整天跟那些个女人混在一起,我们靳家怎么有你这样没出息的东西!”老爷子用拐杖在地上狠狠敲了两下,猛地咳了两声。

“爷爷,爷爷,您消消气,消消气!”连忙扑了过去一边帮老爷子捶背,一边讪笑着开口道:“为我这么个不成器的气坏了自个身子多不合适啊!那些照片污了您的眼,不看就是!”

“不看!我倒是不想看!在那些老伙计面前,里子面子全都掉光了!”没好气的捶了他两下,靳老爷子这才猛地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他笑的花朵一样一张脸,一脸疑惑道:“你这糟心事和伊人怎么扯上关系了?”

“伊人?”靳允文愣了一下。

“可不是?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怎么和邵家那个小丫头扯上关系了?”老爷子语气正经八百了许多。

“爷爷,这还用问啊,他肯定是看上人家了,正变着法子追求呢?”靳允欣嗤笑一声,估摸着这位和自个差不多大的堂弟肯定还不知道徐伊人另一层身份,颇是有些幸灾乐祸。

“胡闹!”老爷子脸色猛地严厉许多,看向靳允文,目光如炬:“欣丫头说的对不对?”

“哪里,没有的事!”在老爷子的目光中,靳允文一时间有些心虚了,条件反射的摇头。

“我给你说,可别给我打那些歪主意。伊人丫头前年就和人家老三领了证,你要是敢给我惹那些花花是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老爷子声色俱厉的说完,靳允文原本浪荡的笑容却是渐渐僵在了唇角,有些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有必要拿这些事来唬你!”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老爷子继续道:“我可是告诉你,邵老爷子拿她当眼珠子似的疼,你要是真起那些歪门邪道的心思,别说我到时候不护着你!”

老爷子敲打的话语犹言在耳,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失落更是让靳允文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

拿着钥匙坐在驾驶座发呆发了半天,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怅然若失起来。

也不知道在车子里坐了多久,眼眸里渐渐积蓄起一层阴郁之气,驱车赶往了江家。

此刻,江家别墅外面,夏日植被葱郁,鲜花灼灼盛开。

安静的道路上空无一人,老远看见前面路边停着一辆黑色保时捷,目光落到车牌号上面,靳允文熄火停在原地,目光在四周逡巡着。

慢慢的、视线落在了大门侧边,正话别的一对男女身上。

江蔚然穿着极为简单的黑色T恤,上面印了一个字母的图案,下面牛仔裤包裹着笔直的长腿,干净清爽的学生打扮。

她面前的靳允卿,只能堪堪看清楚一个瘦削又苍白的侧脸,站姿却是挺拔,虽然人依旧非常清瘦,远远看去,却也是气质卓绝。

男俊女俏,一对璧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便是堂兄弟,靳允文从小也不怎么亲近病怏怏的靳允卿,可毕竟血脉相通,上一次为了配合江筱雅差点让他做了冤大头,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尤其,分明自己看见他的时候,专门联系外面的安保人员打电话骗他出去,却是不曾想,在最后的一瞬间,他会以那样的速度冲过去,将江蔚然整个扑倒在身下。

当时觉得傻,此刻心境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再看着那即便站着不说话也透露出缱绻深情的一对人,却是生出些好奇来。

拔了车钥匙,他索性整个人往后靠坐在位子上,远远地看了起来。

视线里,靳允卿伸手在女孩头发上揉了揉,江蔚然说了句什么,转身往屋子里面走。

走了两步,却是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的,慢慢住了步子。

反而是又朝着靳允卿快走两步,扑进了他的怀里,一只手拍上女孩的背,靳允卿的神色间明显带着安抚。

而后,他怀里的江蔚然慢慢抬头,对着他露出一个明亮又灿烂的笑容来,一只手攀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脸颊。

靳允卿虽然瘦,却也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江蔚然看上去大概一米七,在女孩里算是高挑了,对上眼前的男人,却依旧显得小鸟依人。

踮着脚,一只胳膊攀着靳允卿的脖子从脸颊开始亲吻,男人似乎是为了顾及她,微微俯下身去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两个人慢慢的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这样五月阳光明媚的下午,鲜花和绿树的边上,人烟稀疏的道路边,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吻。

江筱雅口中的江蔚然是那样的盛气凌人、颐指气使,而自己眼中的靳允卿一向文弱纤瘦的跟个女孩子似的沉静。

可此刻,那亲吻的两个人,却是让他从心里说不出的艳羡,想到自己,甚至还有些失落感。

从十六岁开始知晓情事,流连花丛,这么多年他吻过无数的女人,也被无数的女人亲吻过。

可此时想起来,他却记不住其中任何一个女人的长相。

脑海中骤然浮现出徐伊人冷冷拒绝他的神色,想到今天老爷子最后那些话,靳允文神色怔忪了一会,开门下车,朝着江家大门的方向而去。

“然然。”靳允卿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弄得有些无措,苍白的脸颊到耳尖都是微微泛红,趁着间隙喘了一口气,声音低哑的柔声轻唤。

“嗯。”怀里的江蔚然却是一点害羞也没有,抬起明亮的眼眸,对上他有些发红的脸颊,轻轻笑开,一只手伸了上去,摩挲着他微烫的脸颊。

察觉到靳允卿揽着她的一只手都是小心翼翼,心里越发柔软,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和平日清冷的形象判若两人,声音轻轻道:“这样真好。好希望时间就此停止在这一刻。”

没有无休无止的争夺吵闹、没有那些想起来就让她觉得无比沉重的烦心事。

没有那样衣冠禽兽的父亲,也不曾有那样佛口蛇心的后母和妹妹,只有眼前这个人,他痴恋了自己两辈子,能为自己付出所有的一切。

甚少见到这样乖巧又带着些怅惘的她,靳允卿溢出低低一声笑,垂眸看她,四目相对,江蔚然似乎看痴了一般,重新缠了上去,不知餍足的轻轻啃咬着他线条利落的下巴。

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暧昧,到底顾及着白天,又在江家大门口,靳允卿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却是有些难以承受的哑声开口道:“然然,别这样。”

他说话的语气很轻,带着一些为难,就像一个被强上的姑娘一般羞窘,江蔚然忍不住止了动作笑了一声,伸手摩挲着他有些发红的薄唇,语气戏谑道:“允卿,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男人有些探寻的目光看向她。

“我最喜欢你这个样子。明明很喜欢,却不敢吭声,明明很想要,却偏偏说不好。”眼看着靳允卿在她的目光中苍白的脸色越发红了些,心里的柔情蜜意也是越发泛滥,手指撬开他的牙关,感受到他柔软的舌尖,明亮的眼眸都是带了一层妩媚娇气:“我主动亲吻你的感觉,真的不好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会注意减少这样的举止。”

含着她一根手指,靳允卿实在是有些拿她没办法,苦笑一声,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轻叹一声,语气缓缓道:“我只是疼惜你而已。你给我的,哪怕是世间最苦最痛,我都会含笑接纳。蔚然……”

“嗯?”听着他低缓的语气,江蔚然抬眸看上去。

四目相对,他语气轻缓,目光却是坚定:“从很早很早开始,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劫难。”

他目光深情如许,女孩眼眸里却渐渐泛上了泪花。

她当然知道,在她遍体鳞伤被那些人轮番侮辱奄奄一息的时候,也就只有他会不顾一切的找到她,替她受罪替她死。

虽然最后自己也是难逃厄运,可因为有了最后赶来的那个他,过往灰暗的生命里留下了最后一缕光。

要不是因为他,即便重来一次,她也没有勇气一力抗下这么多沉重的过往,依旧在阳光下微笑。

允卿,你就是我的光。

对着他的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两人身侧却是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对上女孩似乎有些发红的眼眶,靳允文一时间愕然,干笑一声开口道:“真是巧,大白天的,两位可真是有闲情逸致。”

“是呢,四公子这是专程赶过来给江筱雅赔罪的么?”从靳允卿怀里稍稍移开,江蔚然眼眸一片灿然,语气说是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笑意。

“不劳你操心。”被噎了个正着的靳允文瞪了她一眼,大跨步扬长而去。

江家大厅里,江筱雅笑容勉强的对着电话说了两句什么,满脸怒容的挂掉电话,对上一边端坐着正喝美容养颜汤的孙虹,语气烦躁道:“一个两个专门打电话过来看热闹,真是气死我了!靳允文那个蠢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慌什么?你不是一直想和他解除婚约,这不是现成的机会?!”孙虹不以为然的瞥了她一眼,说话的声音也是优哉游哉。

毕竟,眼下自己怀着几个月的身孕,因为年龄大些,养胎自然是第一位,江昊成老来得子,到时候还不得好好地宠着惯着。

“解除婚约是解除婚约,可凭什么我要因为他被人笑话?!”江筱雅美眸斜瞪,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眼神瞟到外面花园里正走近的靳允文,一时间脸色一变,低下头,直接挤出两滴眼泪来。

靳允文进了门,看到的正是她一脸委屈的低着头,用纸巾在抹眼泪,而边上的孙虹好言好语的安慰她。

此刻察觉到他进来,孙虹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温声开口道:“允文来了。筱雅正难过,你安慰安慰她,我先上去睡一会。”

“嗯。”靳允文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一只手插在裤兜,闲闲的看着装模做样的江筱雅,等孙虹消失在二楼拐角,顺势坐到了沙发上,一脸烦闷道:“行了,别装了!你妈已经走了!”

“咱们好歹是订了婚的。你做事之前好歹用脑子想一想,给我留点脸面成不成,你知道平时那几个要好的是怎么讽刺我的么?”有些不情不愿的抹掉了眼泪,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靳允文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江筱雅凑过去到了他身边,声音压得低低。

“哎呦,想不到四公子战斗力那么强,筱雅你以后一个人怕是得吃不消!”

“男人不就图个新鲜吗?还幸好你们现在领了证,你至少算个大房呢?”

阴阳怪气的学了两句,眼看着靳允文竟是连一点情绪也没有,一时间戛然而止,开口道:“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呵,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什么弄点药拐带上床就可以了!现在可好,竟然还将事情怪到我头上,我今天来就是想给你说这件事,趁这个机会,咱们解除婚姻,以后各玩各的,谁别拖累谁!”

“解除婚约?”江筱雅似乎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不敢置信的瞪了他一眼,心中五味陈杂难以言表。

“是啊!你需要这么大惊小怪么?咱们什么原因你又不是不清楚,趁着这个机会,一拍两散,我觉得正好!”似乎是心情沉郁,靳允文兴致不高,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却是在江筱雅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虽说她也对靳允文全无感情,可即便知道两人毫无感情,也无法容忍一个男人用这样好像“天气不错”的语调来对着她说出解除婚约这样的一番话。

尤其那个人还是靳允文。

京城四大家里面,楚家自然不用去想,孟家几个兄弟是出了名的狠辣,孙虹早已警告过她不要去招惹。

邵正泽低调又神秘,一开始,她原本将主意打在靳允浩的身上。

高大俊朗、事业有成,尤其,那一位是江蔚然的青梅竹马,光是这一点,就让她充满着无穷的斗志。

使了计策两人在酒店春风一度,原本一切都是说不出的顺利。

可也是怪她心急了些,眼看着江蔚然躲过了皇城一号会所的第一次,又紧锣密鼓的给她安排了靳允文这一次。

到头来,却是平白无故将自己给搭了进去,还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

无奈之下订了婚将两人拴在一起,后面断断续续也发生过几次关系,她以为自己在靳允文心里跟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好歹也拉开些距离,不然他不会帮着自己去对付江蔚然。

可此刻,一向的自信在男人云淡风轻的两句话中烟消云散,她放在腿边的一只手不自觉握拳,干笑了两声,开口道:“不行。我不同意,这样我岂不更是成了那些人嘲笑的对象?”

柳眉轻蹙说了一句,江筱雅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骑驴找马,眼下自己连邵正泽一个边也没搭上,这边还是弄得鸡飞蛋打,这样亏本的买卖,她可不干。

尤其,靳允文虽然不成器,可好歹是靳家的子孙,靳家三房唯一的儿子,依着他父母对他的那个宠样,以后所有的生意股份还不是要交到他手上?

那些素日面和心不合的几个能打电话来冷嘲热讽,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嫉妒。

哪个男人不偷吃,靳允文虽说名声臭了些,长相却遗传了靳家人的俊朗英气,高挑挺拔,也算的上难得一见的俊公子。

尤其他虽说一贯的流连花丛,玩的过分些,对上女人却还是不错的,又绅士又大方,哪个女人临了不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好处费。

可自个一开始就自矜身份,基本上没怎么花过他的钱,更别提房子车子衣服包包了。

这样想着,江筱雅又觉得自己实在傻的可以,不等于送上门让人家白睡了,搭上了自己的名声,什么也没落下,反而惹了一身骚?

这样赔钱的买卖,哪个能心甘情愿的受了?

“你不同意?你又闹什么?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找个机会解决咱们婚约的事情么?眼下又是抽的什么风,我可告诉你,管你同意不同意,反正我是不会娶你的。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你要是想这么吊着,那就这样好了。”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更是让江筱雅一阵气结。

想到昨天的事情,又是连忙发问道:“你昨天和那个徐伊人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么?已经到了吃饭的地,你是弄什么幺蛾子,怎么好端端的弄出那些廉价的女人来。”

“发生个屁!”猛地被戳到了烦心事,靳允文没好气的啐了一口,越发烦躁的看着他:“都是你出的鬼主意!那小丫头是邵正泽他老婆,你竟然怂恿我去追她,老爷子差点没拿手杖敲死我!”

“什么?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靳允文继续道:“老爷子亲口说的,还能有假!昨天我前脚将她带到了餐厅,邵正泽后脚就到了,二话不说给我塞了六个女人,那一嘴的大蒜味,差点没熏死我?你以为我昨天是逍遥幸福去了,也不知道后面被灌了什么酒,那样的女人我都下的去口!”

显然是想起来郁闷,靳允文撇着嘴说了几句,语气里颇为抱怨。

他算是看明白了,江筱雅这女人就是个灾星,三天两头竟会出馊主意连累他。

尤其上一次,差一点让他们靳家人做了冤死鬼,想起来就让他一股怒气无处挥发。

此刻看着对面江筱雅花容失色的脸,更是觉得索然无味,想不通自个为什么能和她几度风雨,还在床上被她迷得七荤八素。

女人,也不就那么一回事嘛!

有些无语的鄙视了自己一阵,靳允文却是突然想起外面江蔚然和靳允卿相处的画面,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此刻,又不自觉想起徐伊人那素白清婉的一张脸,神色间又是微微失神了。

恰好捕捉到他这一抹恍惚,边上的江筱雅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开口道:“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想必不大好?邵正泽的老婆怎么了,估摸着也是被长辈逼着娶的,要不然,邵正泽那样的男人,会让自个的老婆去混娱乐圈,那圈子里的勾当可没有人比咱们更清楚了,环亚集团总裁,邵正泽能不清楚?依我看,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女人,要是你能得手了,说不定他还得感谢你,为他解决了一同麻烦呢?”

感谢送花花、钻钻和票票的各位亲,感谢么么哒,阿锦会加油的。

昨天订阅前三名【迷路的鹿【、【水蓝柚子】、【18782274755】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今天有二更,最迟下午六点。~\(≧▽≦)/~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