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教训【虐渣渣】/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筱雅循循善诱,在她的语气之中,靳允文却是越来越沉默。

昨天晚上在西餐厅里,邵正泽那么快就赶到,对上他说话,神色是风轻云淡,坐在徐伊人边上,却明显是保护着的姿态。

只是,老头子话里的意思邵老爷子拿那丫头当眼珠子一样的疼,大家可是都知道邵正泽从小和老爷子亲厚,没准真的是因为老爷子的意愿?

再想一想今天那一个站的像杆枪似的小年轻,感觉起来就是当兵出身。

靳允文心里有些犹疑起来,各种猜测和想象在他心里盘旋而过,又是心疼、又觉得事情可能也不是江筱雅说的那般简单。

不过短短的分秒钟,俊俏的脸上表情不知道变了多少次。

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江筱雅暗自揣摩了两下,迟疑着开口道:“你在顾忌什么?你不会真的害怕邵正泽,或者说,在意了那个徐伊人吧?”

靳允文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江筱雅又是干笑一声,挪揄道:“我说靳四公子,你可别吓我。你不是一向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嘛!一朵小白花就将你收服了……”

“你懂个屁!”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对那语气里的不屑一顾分外反感。

江筱雅一阵气闷,想起那一天站在邵正泽边上、唇角微弯的女孩,心里就是一阵说不出的厌恶和嫉妒。

就像早先知道江蔚然是靳允浩的青梅竹马的感觉一样一样的,论长相出身,她比谁都不差。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却一直像个没爸没妈的孩子一样的存在着。

不能喊江昊成爸爸,甚至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江家,不能喊孙虹妈妈,生活里最亲近的人就是保姆而已。

偏偏孙虹请的保姆一个两个也拿有色眼镜看她,只以为她是明星的私生子,那样表面亲热、背地里不屑一顾的神色,现在想起来,都是让她气愤的要发狂了。

自己从小相貌美丽、学业优秀,本该是众星拱月的公主,却在每一次的家长会上连母亲都没有,只有寒酸的保姆跟着。

这么多年,她对江蔚然的嫉妒和恨意早已经是根深蒂固。

那些她们分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拥有的东西,她却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心思和努力。

这样的落差,每次想起来她都要恨得咬牙切齿。

就连人人平等的爱情也是,凭什么有靳允卿那样的傻子愿意为了江蔚然去死,她却必须苦心孤诣百般布局才能套住一个。

眼下,就连这个一向没心没肺的靳允文竟然也是,为着一朵小白花竟然这样斥责于她!

心里的嫉妒燃烧着,差点要将她整个人吞没了。

“不管怎么说,我需要先解除婚约。就算你要这么耗着,我也不想继续这么耗下去,整天被一纸婚约拴着的感觉真他妈不爽!”自个寻思了一阵,靳允文说话的语气里越发透露出一些坚决来。

落在耳边,江筱雅更是抓狂的差点背过气去。

“难道你真的就不想一亲芳泽?”勉强按压着心中的怒气,她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靳允文,趁着后者脸色犹疑之际,已经是再一次开口道:“想必邵家老爷子再怎么喜欢她,也不会容忍有人给邵家子孙戴绿帽子吧!只要你将那个徐伊人拿下,事情一捅出来,她还不得乖乖的跟着你?”

“你说的容易!到时候我们家老头子得狠狠扒我一层皮。”

“傻啊你!靳四少来者不拒的名声圈子里哪个不知道?到时候只需要略施小计,说是她引诱的你,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虽说是邵家的养女,表面上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可现在这娱乐圈,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炒出来的?到时候邵家和她划清界限,我这边水军再随便宣扬宣扬,哪个还会去在意事情的那些真相,反正你素日的新闻也不止这一条,多上一条也不会影响什么。”云淡风轻的一段话,看似处处都是为了他一亲芳泽作安排,实则却是一步一步将那个丫头往绝路上逼,女人心,果然最是狠毒。

靳允文一脸狐疑的看着她,洞若观火道:“可别说你这么好心,一步两步都为我打算!你到底想做什么?”

江筱雅动作优雅的拢了拢头发,巧笑道:“这个,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就不需要你担心了。只要你成功搭上了徐伊人,这一纸婚约,我们作罢就是。”

“呵……”目光在她脸上寻思了半天,靳允文却是突然低笑出声,被他古里古怪的笑声激的愣了一下,江筱雅止了笑容,不悦的开口道:“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靳允文眼眸上扬,整个人都轻松往后靠,窝在了沙发里,目光如炬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是不是当真以为我是傻子,不知道你拿我当枪使?还是你觉得,因为我想解除婚约,你不愿意,眼下就可以拿这个来要挟我?邵家老爷子不会容忍有人给邵家子孙戴绿帽子,你以为,你这种不知道被别的男人上过多少次的女人他就会容忍了?还当真是异想天开啊!”

“你!”许是没想到被他一眼看穿,尤其是用这种直白洞悉的话来贬低她,江筱雅一时间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十分精彩。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靳允文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江家的养女而已。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自以为聪明将我捏在手心里玩的团团转?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看你有些姿色又放得开、技术不错,我会一时鬼迷心窍和你纠缠了这么些日子,你在我心里也就和出来卖的没什么区别!不对!出来卖的都比你强些,最起码要用金钱交易,没你这么廉价!不过,看在你卖力伺候过我几次的份上,以往纠葛咱们就一笔勾销,我会发声明取消婚约,至于你们江家爱怎么着怎么着!”

在江筱雅一脸羞愤欲死的神色中,他已经闲闲的站起身来,脸色阴鸷的警告道:“我和我那个爱好脸皮的堂哥可不一样。别想着用那些不入流的手段来抹黑我,这名声有没有也就那么回事!逼急了小爷,就等着你那些卖弄风骚的视频满天飞吧!”

“靳允文!”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江筱雅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恨不得扑上去抓花他脸的架势。

“怎么?恼羞成怒?我告诉你,想要男人得凭自个本事,有朝一日你当真勾上了邵正泽,小爷我见面会客客气气称呼你一声邵夫人!至于现在,呵呵……”讽刺意味十足的勾唇而笑,靳允文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而去。

“啊!”身后的江筱雅发了疯一般的将茶几上所有东西一股脑推了出去,门外刚进来的江蔚然正是一脸清冷的笑看着她。

“你笑什么?贱人!看到我这样你很开心是不是?不要以为眼下有一个病鬼护着你你就……”一时怒气冲天,江筱雅直接喘着粗气骂骂咧咧的开口,话未说完,却是被快步走到身前的江蔚然狠狠一巴掌扇倒在沙发上。

这算是两人第一次正儿八经在家里开火,一边脸颊被扇的火辣辣的疼,江筱雅连耳朵都是有些突然嗡嗡乱叫。

“啊”的一声尖叫,她直接从沙发上扑了起来,尖细的手指冲着江蔚然素净的一张脸就伸了过去。

侧头躲了一下,江蔚然直接又是反手一巴掌将她扇倒在沙发上,伸手扯了她的头发,一条腿直接屈膝抵在她后腰之上,语调冷冷道:“看到你发疯我的确比较开心!可忘了告诉你,除了江栎,允卿也是我的逆鳞,要是你以后再出言不逊,可别怪我扇花你的脸。”

“咳咳!”被她一条腿使劲顶着后腰,江筱雅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楼上闻声下来的孙虹已经是惊叫一声,大声张罗道:“来人啊!你们都是死人不成!两个小姐在家里打架,怎么就没一个人上去劝两句!”

话音落地,原本在院子里转悠、厨房里忙碌的下人一个两个的跑到了大厅里,二楼上,一向严厉的江老太太也是闻声出现。

“蔚然,你这是做什么?怎么一进家门就欺负筱雅!”孙虹到底比江筱雅老道许多,即便是在家里,只要老太太在,也永远是和风细雨的样子,此刻一只手扶着肚子,就好像受到惊吓一般张皇失措的开口。

“如你所见!我在欺负她!”神色冰冷的收了腿,对上孙虹装腔作势的柔弱姿态,江蔚然声音也是冷冷的、带着丝丝寒意。

“你!”孙虹一时气结,迈着小步到了嘤嘤直哭的江筱雅身边,一脸无奈的跟着抹眼泪。

楼上下来的老太太已经是气急败坏的拿手指了过去,一脸愤恨道:“我们江家怎么养出你这种刁蛮东西!”

目光越过江蔚然落到了刚好进门的江昊成身上,更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语气抖抖索索的开口道:“看看这无法无天的东西,一回家就闹得鸡犬不宁!瞧瞧筱雅那张脸,都快肿的跟馒头一样!”

“怎么回事!”江昊成一脸不耐烦的看向立在中间,俨然成为众矢之的的江蔚然,声色俱厉的问了一句。

要不是因为最近公司董事会那些人对江蔚然赞不绝口,他早就忍不住怒火一巴掌挥了过去。

这姐弟俩,绝对是上天给他派来的克星,没一个省心的!

“没什么事。我回来收拾东西而已。”懒得再和这一帮人周旋,江蔚然不咸不淡的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江昊成,就要绕过老太太往楼上去。

“站住!”身后江昊成语调冷硬的厉声一唤,“给你姐姐道歉!听见了没有!给我道歉!”

江蔚然冷冷一笑,自顾自继续往楼上走,身后的江昊成却是猛地拉着她转了一个身,一只手高高扬起就要挥过去。

却是不曾想,后脑勺突然抵上一个冰冰冷冷的家伙。

“你今天要是再动她,我就让你脑袋开花!”靳允卿身形比江昊成还要再高些,看着清俊文弱,语调却是散发出冰冷如铁的寒凉。

江昊成脸色僵硬,油然而生的恐惧感让他慢慢落下一条胳膊,甚至松开了拉住江蔚然的一只手,语气也是僵硬:“允卿,你这是做什么?”

随着他慢慢回头,靳允卿神色淡淡的拿下刚才抵着他后脑勺的手枪,精巧的手枪只有巴掌大,枪身泛着清冷幽光,让屋子里几人都是惊惧的咽了一口唾沫。

此刻,从西装外套的口袋了扯出一条轻薄软帕来,靳允卿漫不经心的将枪口擦了擦,随意的收了起来。

他一连串动作相当缓慢,擦拭的时候微微垂着头,只纤长黑亮的睫毛在苍白瘦削的俊脸上投下暗影,看在众人眼里,却是觉得异常冰冷残酷。

分明是十分文弱的人,可这一刻,他身上酷寒的气息,让靠他最近的江昊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抬起头,在他面前一惯柔软的江蔚然也是有些发愣的看着他,似乎从来不认识他的样子。

“然然。”眼眸微弯,露出一个相当温和纵容的笑意,这一刻,他又恢复成了以往文弱沉静的年轻公子。

“上去收拾东西,我在这等你!”唇角含笑着说了一句,江蔚然有些发愣的点了点头,转身上楼。

无限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转身上楼的背影上,靳允卿脚步微挪,随意的坐到了手边的沙发上。

只有四千字,但是看着到六点了,阿锦就放上来鸟。汗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