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邀请/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样,还适应吗?”眼看着她伸手将蒙在脸上的面纱扯了下来,纤细秀丽的眉轻蹙,脸上却还是带着有些歉疚的笑,秦丰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喟叹。

毕竟,不过二十岁的小姑娘而已。

合作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听见她抱怨过任何一句,无论什么戏份,也是从来不会躲闪退缩,尽善尽美的去完成。

不到一年就取得眼下的成绩,非但没有任何骄傲得意,反而越发的谦虚和客气,自然是让他觉得非常难能可贵。

“还好。”徐伊人笑着说了一句,重新将面纱戴了上去,语气柔和道:“重来一遍吧。”

“好。各部门准备了!”秦丰点点头,工作人员重新将她拉了上去,快速地旋转中,大腿根已经是有些被磨的隐隐作痛的感觉。

吊在空中的感觉自然不好,尤其是还要保持着几乎顺着直线旋转而上的动作,上去了又要在空中快速地保持平衡优美的舞蹈动作,落到舞女手心的时候,更是要注重两人的协调美感。

一来二去,从头发、衣裙、面纱,都是在不停的出现问题,等短短两三分钟的一个镜头拍完,天色已然全黑。

闪耀璀璨的灯光下,最后被放下来的徐伊人脚下一软,立在不远处的月辉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

“总算是完了。”秦丰回放着画面看了一下,喟叹一声,目光落在徐伊人身上,温和许多:“辛苦了。看你的样子也够呛,明天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算了,调整一下。”

虽说镜头只有几分钟,因为各种频发状况,拍摄完却是花了一个多小时,不过对于第一次吊威亚的女孩来说,显然已经比他预期的好上太多了。

“好的。知道了。”对着几个人点头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已经废了的徐伊人由着工作人员卸了负重,搭着月辉的手臂,挪着步子慢慢的走回了休息室。

这具身子到底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拍摄强度,比她想象中还要难以忍受,此刻双腿感觉跟磨破了皮一样的疼,连走路姿势都是有些别扭起来。

就像一只蹒跚学步的小鸭子一般,苦笑着摇了摇头,才坐在凳子上短暂的休息一下。

“喝口水吧。”将她安置在椅子上,用杯子兑了些温水,月辉又是有些说不出的心疼。

分明可以找替身的事情嘛,这不是自己找罪受。

这段时间相处以来,看到了她的认真、柔韧、勤勉,更是打心眼地将她当成了一个差不多大的妹妹一般的照顾着。

“谢谢。”弯着唇角对他微微笑,端着杯子略微想了一下,徐伊人继续开口道:“这段时间一直跟着我,太委屈你了吧。我觉得你还是回去跟着爷爷比较好。眼下靳允文也已经不怎么来了,我一个人可以的。有时候唐心姐也会过来。要不然,公司再帮我找个助理也是可以的。”

“别介!”被她语气里透露出的意思吓了一跳,月辉忙不迭接话道:“好不容易眼下这份工作上了手,你怎么好意思这个当口辞退我?”

他一说话也是习惯性咧开唇角微笑,一微笑就会露出两颗小虎牙来,俊俏的一张脸,看着颇有些撒娇的意味在里面。

徐伊人有些好笑:“哪里是要辞退你?爷爷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只是觉得你跟着我太屈就了,而且你眼下正是好年龄,你总不可能一直搁我这里耽误着。”

“哪有人这么自贬身价?”显然对她语气里的自我挪揄不太满意,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月辉直接整个人坐上了身后的梳妆台,一脸笑意道:“你的身份怎么了?我看好你呦!跟着你没错的,等你以后成了一线大腕,我也跟着水涨船高啊!我觉得眼下这样的生活挺不错的。再说了,现在就算我想回去,老爷子他也不一定要我啊,最近小奇都开始跟着别人遛弯了。”

说话间,更是有些委屈的扁扁嘴,眸光闪亮的看着好言好语商量的徐伊人,后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倒也实在没办法再说了。

影视城在京郊,再加上邵正泽的原因,前期她也并没有跟组住,基本上都是早晚车接车送。

有时候来不及了,都是在保姆车里化好妆,休息室再补妆。

因为刚才大强度的连续拍摄,她难免出了不少汗,此刻转身过去端坐在镜子面前卸妆,月辉坐在另一侧的台面上,脸上带着些玩世不恭的笑,看着她挺秀的背影,那笑意就越发加深了一些。

秦丰额外批准休息一天,稍微收拾了一下,司机自然是将车子直接开回了京郊大宅。

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多,老爷子和邵正泽却是都没有休息,眼看着她走进来的姿势十分奇怪,老爷子已经是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出声道:“丫头这是怎么了?小辉?”

“哎。”月辉在身后跟着,应个一声窜到前面来,伸手挠挠头,干笑道:“徐小姐今天第一次吊威亚,可能是不太适应。”

他说话间,邵正泽已经起身将徐伊人稳稳扶住,让她整个人坐到了沙发上,眉头微蹙道:“古装戏还需要吊威亚?是舞蹈动作?不过怎的这么严重?”

话音未落,老爷子直接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怎么说话呢?丫头都成这个样子了!可怜见的,需不需要请医生,小辉……”

“爷爷,我没事。”被一向风风火火的老爷子两句话逗笑,尤其是目光落在邵正泽有些僵硬的神色上,想起老爷子刚才当着几个人的面大大咧咧的直接拍他脑门,心里更是忍俊不禁。

“我没什么事。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时间长了些,不太适应。”徐伊人弯着唇角柔声解释,老爷子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又开始一脸心疼道:“还说没事?看这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最近又瘦了些!”

话音落地,拿眼瞪了邵正泽一眼,边上的月辉也没能幸免,在几个人的苦笑之中,老爷子一本正经道:“不是有那个什么替身演员嘛!让阿泽给你备上两个身手好的替身,这些个折磨人的动作可千万不能硬撑着啊!”

“爷爷,真的没有那么严重。而且这部电视里也基本上没有需要吊威亚的动作了。今天是个例外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老爷子在她的再三保证中松了一口气,给月辉使了个眼色,又拍了一下邵正泽的脑门,责备道:“还愣着做什么,不快点将丫头扶上楼去休息。真是的,天天都要我这老头子跟着操心!”

邵正泽:……

爷爷,其实我真的不是你亲孙子吧!

一脸黑线,垂眸看了看无奈朝他吐舌头的徐伊人,邵正泽直接弯下腰去,将她整个人从沙发上打横抱了起来。

一路上了楼,用脚叩开房门,将她整个人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小人儿已经是窝在被子上抱着肚子一阵叽叽咕咕的笑。

“阿泽,你和爷爷从小就是这样相处的吗?”笑了半晌,整个人跪在床上,仰着头,一脸幸灾乐祸的看他。

灯光下笑靥如花的样子让邵正泽愣了一下,蹙着眉想了一下,若有所思道:“也不是,自从你来了以后,爷爷就彻底不是我爷爷了!”

从前虽然也是疼惜她,可那丫头从小和老爷子较一般人亲近些,却也没有现在这般笑意融融的欢乐时光。

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她的到来才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

将胡思乱想抛诸脑后,顺势坐在床边,一脸疼惜的温声开口道:“脱了裤子,我帮你看看,要是需要抹药的话我去拿。”

“啊!”呆愣了一下,跪在床上的徐伊人一时之间红了脸,期期艾艾道:“那个啥,其实也没什么事!不要太小题大做了,秦编还特意放了我一天假,我泡个澡,估摸着明天起来也就差不多了。”

眼见她一脸红晕,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瞟,邵正泽一时失笑,眼眸中蕴藉一层亮光:“哪里没看过?还害羞?”

话音落地,已经是伸手过去将她直接拉到了怀里,伸手过去解了扣子就开始查看被勒着的大腿。

没有破皮发肿,只是灯光下,玉泽的肌肤上还是有些泛红,伸手按了一下,怀里的小人儿已经是抓着他的衣服一通哇哇乱叫。

“邵正泽,你谋杀啊!”咧着嘴倒吸了一口气,徐伊人泪眼汪汪的歪头看他,一脸控诉。

唇齿间溢出低低一声笑,又凑过去闻了闻她有些汗湿的头发,邵正泽在她脸上捏了捏,笑着进浴室放了热水。

试了水温,小心翼翼的替她除了衣物,将光溜的一个人抱进怀里让她顺着温水滑到了浴缸里,浴室氤氲的雾气中,女孩白净的一张脸红霞遍染,简直能滴出血来一般的瑰丽艳色。

“你!”两个人纵然亲密,可从来没一起泡过澡,此刻眼见邵正泽换了一身睡衣进来,徐伊人伸手指过去,语气磕磕绊绊说不出话来,眼见他眸光中带着些火苗盯着自己,又不由自主伸手过去遮挡自己的身前春光。

“别多想。”蹲下伸去将她的手掰开,拿过一边的浴巾动作轻柔的替她擦着背,男人的声音低哑,带着难以言喻的性感,“我就是专门给你服务一下而已。”

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捏着澡巾,温暖的热水冲过后背,感受着他轻柔的动作,徐伊人一张脸后仰,对上他线条利落的下颚,抿着唇微微笑,调皮的探出一只手去,摸上他耸动的喉结。

邵正泽动作顿了一下,低头凑近,在她水亮的唇上啄了一下,语气低低道:“你再这样摸下去……”

后半截话没有说完,可徐伊人已然从他掠夺意味十足的眼神中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以及,此刻充斥在浴室里,无处不在的缱绻暧昧。

将近一个多小时,两人才磨磨蹭蹭的从浴室里出来,用浴巾将她整个人裹着安置在梳妆镜前。

拿过吹风机帮她吹头发,邵正泽上身的睡衣连带着头发都是湿了一大半,肌理线条从紧贴在身上的睡衣中显露出来,男人特有的力量与性感更是让徐伊人神色越发局促。

帮她吹了头发,又给自己换了衣服,等两个人收拾好一切躺进被窝里,揽着她,邵正泽低低的叹了一声。

乖乖的蜷在他怀里,累了一天,徐伊人此刻彻底被困意所征服,不到一会,就耷拉着眼眸睡了过去。

有一下没一下的帮她按着腿,又辗转到上面捏捏腰,邵正泽一个人忙到了凌晨。

休养生息了一天多,自然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

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发饰下了车,正是一路往剧组走,早早赶来等候的几个人已经是一脸欢喜的凑了过来。

“来了来了!”

“伊人姐姐!”

一脸兴奋的女孩蹦到了近前,徐伊人神色微愣,露出个意外的笑容:“小涵?你们怎么来了?”

“哇,这身衣服真漂亮!”毫不生分的拉上她的手,涵紫韵兴高采烈的转了两圈,语气里毫不掩饰的惊叹。

傍晚开始继续宫宴的那场戏,徐伊人刚才在车里专门换好了衣装,一袭火红色的长纱裙,再添上头顶精美的发饰,自然是活脱脱一个古装美人。

尤其她额头用彩色丝线编织了一条精致的链子,在光洁的额头上垂落着一粒质地通透的红珠,更是将一张小巧面容衬得白皙如雪。

有些出神的看着她,立在边上的顾凡一时之间都忘了说话。

“伊人姐姐,我和顾凡都考过了传媒大学表演系的专业课哦!以后也要跟你一样,当演员啦。”涵紫韵性子欢脱,叽叽咕咕的说了几句,青春洋溢的一张脸上都是喜气。

“真的吗?恭喜你们!”徐伊人也是一阵意外之喜,黑白分明的眼眸看向了边上立着的顾凡,后者回过神来,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边上兴高采烈的涵紫韵,开口道:“我们是专程来找你的。再过几天,是我们的毕业典礼,可以请你去做我们年级毕业典礼的特邀嘉宾吗?”

“啊?”这样的一句话显然更是让她意外,徐伊人抿嘴笑着,眼眸弯成了亮晶晶的小月牙儿。

“这个怕是不妥吧。接下来工作很密集。”跟在她身边的月辉适时说了一句,审视的目光落在了顾凡身上。

关注着徐伊人的所有动态,三十七中粉丝团的团长他自然知道,甚至还顺道扒了一下顾凡往上四代。

此刻第一次见到小伙子本人,长相比粉丝见面会的视频上还要帅气一些,俊挺的气质已经和他直接逼近,月辉心里生出一种微妙的不悦来。

尤其是他看向徐伊人的眼神,视线专注、唇角含笑,尼玛,和自家三公子一样一样的!

按着指示,他应该将所有处于萌芽状态的火苗直接掐灭,月辉阻拦起来自然是不遗余力。

尤其,明星去参加粉丝的毕业典礼,这在娱乐圈原本也就没有先例嘛!

自己这样的阻拦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真的不行吗?”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徐伊人,少年俊俏的面容上明显笼了一些失落,“我们整个年级的同学都很喜欢你。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短短露面几分钟就可以了。相信大家都会特别高兴!”

“是啊是啊!伊人姐姐,不光是我们年级啊,眼下我们学校的同学都很喜欢你!要是你能去一下,大家真的会特别高兴的!”

“是啊是啊!你是不知道,为了帮你宣传,顾凡他……”跟过来的两个男生显然也是有些着急了。

“成贤!”顾凡转头低声轻斥,正要说什么的男生话音戛然而止,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探寻的目光落到那个有些委屈的男生脸上,徐伊人自然察觉出顾凡在他们学校眼下应该颇有一些威望,抿着唇思量了一下,笑着开口道:“那好吧。我答应你们。你们把时间告诉我,到时候我一定会出现的。”

“徐小姐!”月辉有些着急了。

三十七中作为省市级重点示范高中,学生少说也好几千,毕业典礼那样的场合,稍不留神就会造成拥堵拦截,哪有明星巴巴凑上去的道理。

“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为难的。”显然是没想到她会答应了下来,后面那两个男生一脸喜色,语气着急的保证。

涵紫韵和顾凡也是一本正经的点头,徐伊人微笑着和他们告别。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轻易答应下来呢?要是三少和唐姐知道了,可真是我的问题了。”

月辉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一阵懊恼,徐伊人目送他们的背影却是分外的柔软,语调轻轻道:“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失望而已。而且,我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上一次的粉丝见面会你不是也知道嘛,三十七中,他们很有纪律性的。”

语气顿了一下,脸上洋溢了幸福而感动的笑意,她一字一顿道:“我一直觉得,他们都是我的贵人!也是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在。而且,对他们来说这样特殊的日子,能邀请我,让我觉得,我很荣幸!”

一番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微微动情,月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只得跟着点了点头。

宫宴的一幕戏算是《赫连王妃》里出场人物最多的一幕戏。

京城诸多势力以及他们所扶持的皇子,所有受宠的宫妃,甚至还有皇帝宠信的大太监崇阳和名声远播的无为道长,再加上丞相府几位小姐。光是人物,徐伊人其实都并没有记全。

此刻,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因为人物众多,导演组需要安排的事情自然也很多。

工作人员布置场景的来回忙碌着,特邀跟组演员、群演自然也是要一一清点,确定一会的位置和台词。

准备好的徐伊人站在边上,目光巡视了一下,换好衣服的林思琪已经到了她跟前。

电视剧里,大小姐宇文婧惯常穿的衣服是白色系,二小姐宇文娇惯常穿的衣服是粉色系,表小姐顾流云则是以天蓝色为主。

此刻的林思琪,身上穿的正是一袭水蓝色的软烟罗裙。

因为宇文丞相的宠爱,她的打扮自然不会比两位正经小姐差太多,头发上并着点翠的珠钗,轮廓分明的精致面容上,一双美眸特意化了比较妩媚的妆,多情婉转、国色天香。

两人对视一笑,她素日大而灵活的眼睛也是因为这样的妆容带上了一些剧中顾流云特有的做作娇羞,徐伊人不禁愣了一下,心里已经是又好奇了几分。

虽然不是多么的熟识,可她总觉得林思琪有让人难以琢磨的好几面。

第一次见面,她虚荣而做作,一味逢迎;第二次见面,她坦率而直接,歌声干净饱含力量;再到后来,剧组里偶尔几次,她时而落落大方,时而妩媚娇柔。

她是会因为时间、地点和人物戴上面具的人,似乎有天生随着环境改变自己的本能。

“怎么了?莫不是我今天这个打扮太美了,你丢了魂一样的盯着我看?”林思琪一声巧笑,将她的神智拉了回来。

愣了一下,徐伊人却是突然开口道:“《艺校风云录》的主题曲是你唱的吗?就是跨年演唱会上《我就是我》那首歌?”

“对啊!”林思琪粲然一笑。

“我想跟着你学一下那首歌?有兴趣的话,你能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活动吗?”念头一起,徐伊人继续发问,在女孩有些疑惑好奇的目光中,又是弯唇一笑:“其实也算不上活动,我的粉丝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我想将你的那一首歌送给他们,和我一起去吧?”

“三十七中粉丝团?”只听她说话,林思琪已经是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明星的粉丝后援会之中,薏仁粉的三十七中粉丝团实在是太独特了一些,她想不知道都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