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探班/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显然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联想到,徐伊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想给他们送一首歌,可刚才想了一圈也没什么主意。我很喜欢你那一首《我就是我》,如果可以的话,和我一起去吧。”

眉眼弯弯,女孩清澈澄亮的目光让人无法推拒,不过是略微想了一下,林思琪笑着点头道:“好啊。反正最近除了这个剧暂时没有其他工作。既然这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嗯啊!”眼见她爽脆利落的应了,徐伊人自然是高兴,融洽的一幕落到刚好走过来的沈薇眼里,无比的刺眼。

只要一想起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让这从前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感情日益亲厚,她就烦闷不已。

她们三个人,眼下依旧是她最红,徐伊人次之,林思琪最后。

可从大的趋势来看,最多不过一年半载,徐伊人定然会越过她去,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新生代第一花旦。

毕竟,演技、相貌、背景,她一样不缺,身后支持的又是环亚传媒。

想想她当年出道的时候,也是足足在四五部电视里演了女配角,积累了一些人气,一年以后才开始担任主角。

可此刻正谈笑风生的两个人,却都是直接从女主角开始做起。

这样想着,心里对她那个没什么实力的经纪公司更是无比的厌恶和痛恨。

眼下她虽说正当红,可最近这几天却越来越感觉到压力和恐惧。毕竟,她的红是因为一部又一部电视剧捧出来的。

即便已经斩获了一届的视后和网络评选最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可经过最近的几件事情却是让她发现,这样的红还远远不够。

圈子里每一年都会有新人冒头,如果不能做到当红电视剧的女一号,即便是相当重要的配角,她的名气也会在这样的蹉跎中开始走下坡路。

就像《赫连王妃》,一开拍,徐伊人的名声已经压过她去,一起发布的定妆照里,她也是轻松就获得“最美古装”的赞誉。

这就是这个圈子的现实和残酷之处,一旦确定了女主角,自然所有的一切都以女主角为主,为女主角服务。

秦丰就更是这样,每一年的电视剧,重点突出和宣传的永远是女一号,这也就是为何在《逍遥剑》宣传的时候,他稍微对徐伊人看重一些,就惹来自己怨气的原因。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只有一部又一部的好作品,才是稳固地位的唯一方法。

眼下正是她从偶像派转为实力派的关键阶段,她必须尽快的塑造出一个难以超越的经典角色来,才能在疾风骤雨的娱乐圈彻底的站稳脚跟。

所以,当她知道徐伊人和邵家的关系时才会那般懊恼,并且试图补救。

想彻底的脱离他们那个只知道让她不断接拍新剧来赚钱的破烂公司,她必须先找好高枝靠过去,环亚自然是上上之选。

徐伊人原本可能是一条捷径,却是被她自己给生生掐断了。

沈薇心里一阵思绪翻飞,对自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一双美眸定定的锁在那两个人的身上,目光中的火苗能将她们烧出一个窟窿来。

这一股嫉恨,直到徐尧一脸淡然的走到了徐伊人的身边时,彻底的达到了临界点。

突如其来的压力让她有些无法呼吸,停住了步子,紧紧将指甲攥到手心里去。

“小薇,薇姐。”

身后突然传来两道男声,前者沉稳、后者明朗,单是从声音,她已经听出是吴捷和孙景田无疑。

《逍遥剑》里三个人关系不错,勉强压下心中千头万绪,沈薇笑着回过头去。

说实话,她长相也算是相当漂亮,最主要身形窈窕,该丰满的丰满,该苗条的苗条,虽说没有林思琪那样魔鬼的身材,却绝对算得上婀娜多姿、凹凸有致。一双水灵灵的杏眼,配上娇俏可人的相貌,笑起来带着些狡黠,会有特别灵动的感觉。

只是因为厌倦了前期的那些形象,眼下她努力往优雅女神的方向走,脸上天真无忧的笑容越发少了,而是换成了温柔可亲的官方笑容。

此刻她雪白色的长纱裙配上黑亮长发,四周灯光下,回头的一瞬间头上步摇轻摆,让吴捷觉得好像下凡的天女一般美丽。

火辣辣的目光落在沈薇身上,边上的孙景田自然识趣,笑着同沈薇打过招呼,先一步离去。

“你今天真美!”发出由衷的一声赞叹,吴捷已经丝毫不再掩饰自己目光中的渴望和热度。

他大沈薇一岁多,从出道到现在,两人也算是颇有渊源,合作过好几次,到《逍遥剑》时绯闻热度达到顶峰,原本也就是彼此粉丝眼中的金童玉女。

在他看来,两个人走到一起顺理成章,也是粉丝们喜闻乐见的。

所以,从上一次开机发布会之后,他已经是打定主意对沈薇展开追求攻势,凭着眼下两人在圈子里的热度,如果能修成正果,想来也是美事一桩。

“你做什么?”沈薇却显然并不像他这样想,眼看着孙景田暧昧一笑,率先离去,面上的笑容已经是慢慢冷了下来。

“什么做什么?”吴捷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沈薇已经是压低声音、语调忿忿道:“谁让你刚才像个色狼一样的盯着我?你没瞧见孙景田走的时候那个笑容,你要害死我呀?”

满腔热情被浇灭,吴捷一时间也是有些生气:“什么叫色狼一样的盯着你看?我们的关系大伙不是都心知肚明吗?他知道了怕什么,大不了我们公开就是了。粉丝们也一直希望我们在一起,公开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你胡说什么?我们什么关系?”有些郁闷的低头冷笑一声,沈薇眼神如刀的看着他:“我上一次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过去的那些事都是拍戏需要,你懂不懂拍戏需要是什么意思,需要我更明白的解释给你听?”

“小薇!”吴捷脸色难看的唤了一声,就像第一次认识她一样,审视着她娇美的面容:“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什么样子?”一脸不耐烦的挑眉看他,沈薇的心情也是因为他这一句话越发的抑郁:“还不是因为你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的缠着我不放!”

“你!”脸色骤变,吴捷只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个字,拂袖离去。

身后的沈薇看着他愤愤而去的背影,刚才还怒目而视的神色却是突然带上了一丝的哀伤,眼眸里水光汇聚,似乎下一瞬就要掉下泪来。

合作过那么久,两个人光是情侣就演了两次。甚至,自己的荧屏初吻也是给了他,心里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拍摄《逍遥剑》的时候,有一次两人吻得忘情,连导演喊停都没有听见。都被剧组的一众人取笑了好久。

私底下一开始那些偷偷的拥抱和亲吻,好几次差点擦枪走火,都是被自己心里的那一丝不甘心突然叫停。

不错,眼下她是娱乐圈当红小花旦,吴捷也是当红小生,可同在一个圈子里,她又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因为形象定型的问题,吴捷的戏路发展越来越窄。

可以说,眼下两人同样在关键转型期,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去无忧无虑的谈恋爱。

尤其,在她心里,对吴捷也是有着那么一些不满意。

他一惯比较照顾她,可在那些琐碎的小事之上磨叽,却又总让她难以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

从这一点相比,他都不如徐尧,一个平素沉默带着些冷淡和忧郁的男人,入戏了却会呈现出那样邪魅而锐利的一面。

在她最崩溃的时候,却是能那样绅士的脱下外套来救护她。

只要想起他在自己面前脱下衣服的那一幕,她就止不住的心动心跳。

尤其,他有演技,虽说经纪公司也不怎么样,可也不过一样大的年纪,就有了影帝的光环,又获得了许卿导演的赏识。

虽说《汉宫》并没有得奖,可他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一切,眼下又是这部戏的男一号,未来几年的发展,他定然是要强过吴捷的。

如果真的要选择同样年纪的男明星来恋爱,她宁愿那个人是让她足够心动的徐尧,而不是已经熟悉到厌烦的吴捷。

可即便这样,她也无法忍受他用那样的语气说出“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这种话来。

这世界上谁都可以质疑自己,可唯独他不行。

他一直都是呵护自己照顾自己,哪怕她任性发脾气,他也是应该笑着哄劝的那个人才对。

心里又是难过、又是酸涩、又是愤怒、又是嫉恨,一时间百般情绪涌上心头,她实在有些不堪忍受,在原地落下泪来。

边上的小助理远远跟着,却不料从她边上走过的谢文清突然止了步子,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呦。我们的沈大美人怎么梨花带雨的,哪个不长眼的惹了你?”

此刻的谢文清同样是上好妆的,一身桃红色的广袖长裙在灯光中越发光华流转,娇艳夺目。作为丞相府的二小姐,大夫人秦月容的掌上明珠,又兼之天曜太子的未婚妻,她在电视里自然是骄纵跋扈,不可一世。

剥人皮、拆人骨,将丫头婆子生生鞭笞致死都是常事。

一应用具服装自然在电视最开始都是最上等。最起码,此刻身上这一套桃红色的广袖烟罗裙,裙摆上飘满了美轮美奂的花瓣,十分耀眼,就连脚下踩的绣鞋,鞋面也是缀满了小巧的珍珠。

两人从《逍遥剑》一开始就不对盘,谢文清搭上了导演张文卓的事情剧组里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

此刻神色讥诮的看着她,谢文清原本清秀的眸子里俱是妩媚撩人的光芒,粉面含春,唇瓣带着些微的红肿,目光不经意下移,她绯色的裹胸襦裙有些微皱,一侧露出不甚明显的青紫痕迹来。

沈薇冷冷一笑,同样是一脸讥诮道:“张导虽然老了点,看样子床上功夫还不错。你这一脸荡漾的神色,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丑事!陪睡几个月换来一个配角,你还真是万年炮灰命,可怜又下贱!”

“你!”虽然两个人私底下从未少过口舌之争,可沈薇却是从未说过如此犀利的话语来,谢文清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怒目而视,却是突然笑了:“配角怎么了?眼下你就是主角吗?可惜你是个连我戏份也不如的女三号而已。至于张导的床上功夫好不好……”

谢文清语气倏然一顿,凑到她耳边,低声晒笑道:“你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想来张导一定会笑纳的,上一次他还在床上说,你的胸型好看呢?想必,手感一定不错哈!”

“贱人!”沈薇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来,语气愤恨低咒一声,就朝着她挥出巴掌去。

却是不料,挥出去的一只手被身后来人突然握住,张文卓一脸低沉道:“小薇啊,你这是做什么呢?好端端的怎么对着文清挥起巴掌来!”

话音落地,握着她的一只手却是丝毫没有松,反而更是顺势游离了几下,在她衣袖里顺势摸了两把。

沈薇羞愤欲死,却也是知道张文卓有些背景,按捺着心中的愤怒开口道:“导演说笑了,不过是想帮她顺顺鬓发而已。”

话一说完,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腕收了回去,张文卓干笑一声,开口道:“那就好。都是一个剧组,在电视剧里还演的一对姐妹呢,可不能伤了和气。”

边上的谢文清娇笑一声,两人先后离去。

沈薇愣在原地,脑海里刚才发生的一幕幕画面再次回放,更是将她差点逼疯。

紧紧地咬上自个的唇瓣,屈辱、嫉恨、不甘,百般情绪将她折磨,情绪都已然在崩溃的边缘。

……

夜幕初上,火树银花将这一片天地映照的恍若白昼。

大全景的画面中,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皇帝于高位就坐,为了演出天曜皇帝荒淫酒色的昏庸形象,吴东这一个月来还专门做了减肥计划。此刻,宽大的龙袍披在身上,颇是显露出一些形销骨立的感觉来。

粘着古人的假胡子,他有些懒散的歪在浮雕游龙的靠椅之上,手中捏着倒满酒的金樽,遥遥看过来一眼,一个荒诞不羁的皇帝形象生动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端起酒樽饮了一口,他漫不经心的拉过边上妆容艳丽的贤妃一只玉手把玩着,底下喧嚣调笑声四起,他微微垂眸,神色莫测。

作为影视圈常青树一样的影帝,宇文澈自然是装什么像什么,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形象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那种荒诞昏庸和不易察觉的诡秘感,吴东也都是把握的非常到位。

到底是已经有了十几年资历的老戏骨,要不是好色的话,徐伊人觉得自己会相当敬重他。

此刻,摄像机随着皇帝的目光移动,掠过下面正歌舞助兴的几个宫廷舞娘,落到了正斜靠在矮塌上饮酒的赫连煊身上,饶有兴味道:“煊儿可是给朕许诺说,有天仙般的妙人儿要进献,此刻怎么没有动静?”

徐尧一身大红色的锦绣华袍,身形舒展的斜靠在矮榻之上,举杯饮酒的动作十足风流。听见皇上问话,他飞挑入鬓的长眉轻扬,原本微眯的狭长眸子微抬,朝着皇帝的方向而去,黑曜石般的眸子幽若寒潭,唇角微勾,露出一抹邪肆而放纵的笑容来。

没有开口,可他只一个抬手的动作,已然将赫连煊在天曜横行无忌的姿态表现了十足十,邪魅的气息让周围端坐着的几位皇子都是彻底的湮没在他的灼灼华光之下。

八个舞女簇拥着徐伊人入画,女子身形纤瘦却窈窕风流,一身红色长裙热烈如火,轻纱掩面,一言不发就开始舞蹈,转身、下腰、甩袖,每一个动作都是带着曼妙风情,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镜头移动,皇帝面色一怔,坐直了身子,赫连煊金樽里的酒水洒出来些许,将酒樽慢慢的放在了手边的桌面,眯着眼看过去,神色冷厉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所有风雨,尽数蕴藉于狭长眼眸之中。

镜头捕捉了几个特写,秦丰一声“卡”将众人的视线拉了回来。

“跳过吊威压的一幕,吴东,接下来直接是你和伊人对戏,情绪的纠结一定要表现出来。不过也千万记得点到即可,表情转变要快,震惊激动不要滞留时间过长!”

对下了戏整理衣服的吴东说了一句,秦丰的目光又落到徐伊人身上,叮咛道:“你也一样。从神态到语调,都要注意,不要过分外露,明白吗?”

眼看着徐伊人笑着点头,秦丰自然是放心,喊了一声“灯光准备、各部门准备,action!”

画面进行到下一幕。

女子一袭红色的长纱裙,从两列舞娘之中缓缓走出,到了队伍最前中间位置,揭下面纱,跪倒、伏地请安:“民女宇文清,给皇上请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声音沉静清婉,不急不缓,落在众人耳边,丝毫不觉低媚,反而越发探究她跪伏于地的面容。

毕竟,刚才的“掌中舞”太过惊艳,此刻众人对她的长相也是充满期待。连赫连煊也赞一声“天仙般的妙人儿”想必定然是倾国倾城、举世无双。

皇帝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凝滞,刚才她对着自己揭掉面纱的时候,惊鸿一瞥让他心里生出不敢置信的猜测,气氛有一瞬间的沉寂,皇帝正如一个十足好色的男人那般微微俯身看向她,声音低缓而充满兴趣:“抬起头来!”

伏在地上的女子慢慢抬头,清丽动人的面容,沉静温婉的气质,以及,深深如许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

万籁俱寂……

高位上的皇帝慢慢起身,他虽说已经人到中年,因为寻欢作乐掏空了身子,一张面容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美英挺。唇角勾着玩味的笑容,平日混沌不堪的眸子却是黑亮且深邃。

一步一步的、朝着下首跪着的女孩走去。

每一步,似乎都踩碎时光,无比沉重。修长的手指准确无误的扣上宇文清的下颚,那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探寻和欲言又止。

相依为命二十年,不过一个对视,他已然猜测到一切。

坐着的众人也是一片沉寂,随后有人扯动唇角微笑起来,皇帝这样为了一个美人儿入迷早就不是第一次,他们自然是见怪不怪!

可在这其中,自然是有人不同反应。

赫连煊的目光幽暗而锐利,落在宇文清身上,似乎正在将她一寸一寸的凌迟处死。

他边上的四皇子君临江将这一切收入眼中,若有所思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宇文清的脸上、胶着。

而此刻,处于众人视线之中,吴东却是有些心猿意马,眼前的女孩一双眼睛太过漂亮通透。

娱乐圈混迹十几载,他也没有遇到过如此漂亮的眼睛。

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触手滑嫩,美妙的感觉竟是让他有些不忍松手,正想着再自然而然的添些什么动作出来,远远一道锋利如刀的注视却是让他一时间有些忍不住循着感觉看了过去。

站在画面之外稍远处的男人高挑颀长、清冷矜贵,此刻披着月华慢慢走近,清隽俊秀一张面容越发清晰,冰冷清寒的眸子紧紧地注视着他,整个人都是有些要被冻僵了的感觉。

邵正泽……

心里这样想着,已经是突然回想起来眼前这一位新人根本是他动不起的身份,动作已经是顺势一松。

似笑非笑的起身,走回去,一撩衣摆,玩味喟叹道:“果真是天仙一般的妙人儿!”

“卡。”秦丰一声喊,将吴东从刚才如芒在背的紧张感中解救出来,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湿汗,连一个视线都不敢落在邵正泽的身上。

“三少,您怎么来了?”收回视线的月辉猛地回头,看见了身后不声不响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

“邵总裁来了?”

“邵总裁是探班的吧?”

“天哪,怎么可以英俊到这样人神共愤!”

耳边一阵嘀嘀咕咕的轻叹声,几个导演已经是走了过去,张文卓满脸堆笑道:“邵总这是……”

目光顺着男人的视线看了过去,一脸了然道:“来探班啊!徐小姐有您这样的兄长,可真是掉进了福罐子!”

声音淡淡的“嗯”了一声,眼看着徐伊人已经起身,要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邵正泽声线清冽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对。”秦丰应了一声,继续过去嘱咐一会的戏份,邵正泽脊背笔直、面容严肃的立在画面之外,强大的存在感却是让身边的每个人多少都生出一些不自在。

宫宴之上,自然也是有着不少老演员,在圈子里混迹多年,年龄自然比邵正泽大得多。可在这一位环亚的年轻总裁面前,却是有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出。

手里攥着娱乐圈的半壁江山,他素来低调淡漠,一般人连他的性子也摸不清。可单看边上跟着一言不发的王俊,也都是心有余悸。

杀伐果决、干脆利落,这一位不到三十岁的特助处事可是利索的很,算得上娱乐圈让人心惊胆战的人物。

可此刻,恭恭敬敬的立在邵正泽身边,存在感却是极其微弱。

《赫连王妃》环亚投资最多,毫不夸张的说,他们此刻的命运走向也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情,能没有压力才怪。

最有压力的当然还是刚才捏了徐伊人脸蛋的吴东,此刻但凡想起刚才那冰冷如刀的目光,他都是有些无法集中精神的入戏。

失了水准的NG颇多次,最终才是在秦丰有些无奈的叹气中勉强过关。

一番风云暗涌之中,皇帝将宇文清重新发落回了丞相府。

从来没有在她拍戏的时候来探过班,徐伊人也是有些紧张和隐秘的兴奋,可是因为知道他在一边看着,却反而更是超常发挥出了最好的水准。

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剧组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现场,提着宽大的裙摆笑眯眯的到了邵正泽边上,徐伊人仰起脑袋侧头看他,一脸好奇道:“你怎么今天过来了?还在这个时间点?”

本来说争取调回早上九点万更,但素写到这里已经凌晨三点多,阿锦眼睛都睁不开了,汗哒哒。

所以,依旧有二更五千字在【下午六点】。

订阅前三名【潇湘柒小姐】、【小女人jin】、【小蜜】,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