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暗斗/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剧组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现场,提着宽大的裙摆笑眯眯的到了邵正泽边上,徐伊人仰起脑袋侧头看他,一脸好奇道:“你怎么今天过来了?还在这个时间点?”

她身高不到一米七,原本就纤瘦娇小,立在邵正泽边上,更是显得小鸟依人。此刻为着走路方便,一只手提着裙摆,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如水,歪着脑袋看他的神色带着些狡黠甜蜜,对刚才的事情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皇帝的角色是吴东饰演,你怎么不早些和我说?”王俊和月辉跟在后面,边上也是不时有人好奇的拿眼瞟过来。

邵正泽想伸手摸一摸她的脸,或者说揽着她单薄的肩头,却是因为此刻的处境统统作罢。

让王俊整理了她过往最详细的资料,后来工作稍微空闲一些,他一页一页的看过去。基本上,从进入圈子以后,她的每一件事自己都心中有数,她所受的每一桩委屈也都是深深的印刻进他脑海之中。

自然,包括和吴东的那一桩不大不小的纠葛。

娱乐圈光怪陆离,有上官烨父母那样德艺双馨的老前辈,自然也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渣败类。

有些上了年纪的男演员喜欢趁着拍戏的机会占些便宜也是常事,作为新人后辈,尤其是还没什么经验又有些姿色的女演员,吃亏受委屈更是稀松平常。

可是,已经接收了她的人生,纵然知道她想靠自己努力的意愿,还是忍不住想为她多做些什么,让她前进的道路更光明顺遂。

无意中知晓了吴东是皇帝角色的扮演者,他心中的感觉十分微妙,甚至不由自主起了一层薄怒,为着她这样不声不响、一力去应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明明已经有了自己在身后……

刚才和王俊一路赶到,这样带着些恼怒的情绪凝聚发酵,甚至想着,等她下了戏,要怎么好好的去管教一番,让她体会到自己是当真在介意、在生气、在不满。

可所有一切的怒意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却是烟消云散,纵然知道是在演戏,可看着那样纤瘦的她跪伏在地,看着已经人到中年的吴东慢慢走下去,居高临下的、伸手捏上她的脸,那一刻的心情,当真是一瞬间凝结成冰。

占据他心绪的是浓重的心疼和怜惜,百味陈杂、难以言表。

可此刻的她,却是用这样风轻云淡的语气来打招呼,是以为自己不知道,吴东曾经的恶意刁难吗?

“这个……”徐伊人脸上的笑容淡了些,看着他微微蹙眉的神色,回过头在王俊和月辉的脸上瞟了一眼,有些迟疑道:“怎么,他不过是一个配角啊,也没有多重要。和我搭戏的是徐尧,你不是知道吗?”

她说话的语气,轻轻软软,落在耳边,悠悠的消散在晚风里,邵正泽心中叹了一口气,索性直接挑明道:“吴东艺德欠缺,要是和他合作的不开心了。我可以让秦丰换人。”

“这!”似乎是愣了一下,目光定定的落在他脸上,徐伊人才知道他并没有开玩笑。

心里一阵暖意,却是无所谓的摇头笑了笑:“不用。演艺圈人这么多,我以后拍戏的时候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每个人的演技和品格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因为我和谁搭戏不开心,你就换掉谁。那未免太特权了吧?”

“有何不可?”邵正泽目光淡淡的落在她明显带着些夸张意味的笑脸上,语气却是一本正经,一副“我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徐伊人愣了一下,唇角的笑容越发柔软了:“不要。娱乐圈永远都是这样的娱乐圈,可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无论前面有多少麻烦,总归我要努力的去适应它。不可能永远避开,也不可能永远躲在你后面。”

语气顿了一下,她黑白分明的通透眸子同样是一本正经的看向他,饱含期待道:“我说过,我会努力成长为很优秀很优秀的人。选择了这一行,我就会一直努力的往上走,直到站到最顶端。这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不会再害怕。阿泽,我想给你平等的爱。也想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不只是你和爷爷,还有你的父母、朋友,这个圈子里的前辈、同仁,眼下喜欢我的观众……”

“我想做所有人眼中足够优秀的邵太太,可以吗?”她的语气相当郑重,脚步放缓了一些,一字一顿的落在他耳边。

邵正泽情不自禁的停了步子,站在当地,静静的看着她,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艳丽夺目的她,火红色的广袖长裙,柔软的长发绾成灵巧的发髻,静美的发簪点缀其中。

秀丽如画的眉眼,莹白如玉的脸庞,这是他的女孩……

在一起不过一年时间,却让他觉得,她已经陪了自己很久。她纤瘦柔弱、坚韧倔强、努力勤勉、宽厚纯善,他见过许多人,可从来没有一人能让他这样的喜欢和珍视。

更是从来没有人,能像她这样,让自己的情绪跟着一次又一次的波动。

以前没有她,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什么问题,按着爷爷的期许,按着邵家子孙的轨迹,自律而严谨的度过每一天。

可现在有了她,却是才发现以前自己的生活何其荒凉,因为她,整片茫茫雪原都焕发出新的生机,他的人生,从灰白变成了彩色。

纵然会担忧、会心疼、会着急,这些从来不曾出现过的情绪,刚开始让他觉得不适应,现在却是甘之如饴的接纳因为她而到来的一切。

他何常不知道她所承受的压力,从第一隔着手机听见这句话,他就知道,她有多么的努力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迈进。

一步一步的,平稳而坚定……

这样努力靠近追赶的她,如何能不让他心疼呢?

“在我的眼中,你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太太了。”夜色下的男人长身玉立,冷峻而锐利的面容慢慢缓和,薄唇牵出柔和的弧度,眼眸里渐渐漫上笑意,看着她的眼睛,一句话低缓温柔,像河水般缓缓地漫过她的心田。

眼眸越发的弯如月牙,她唇角的笑容如花朵般绽放,语调轻轻道:“邵先生,这是我听过最动人的情话了。”

沈薇心事重重的走近,看到的正是这样相视而笑的一副画面。

娱乐圈金字塔最顶层的人物,相信娱乐圈里没有一个女星会不知道邵正泽,不只是因为他的家世和圈子里举足轻重的地位,更是因为他相当优越的个人条件。

年轻、英俊、气质卓绝,单是从外形上来讲,他丝毫不逊色于娱乐圈任何一位当红巨星。

他才只有不到三十岁,这样的成功,也就只有星际音乐的掌权人楚洵堪堪匹敌。

可同那一位的温润亲和相比,这一位却是高高在上、难以接近的冰冷,偶尔在公众场合露面,也是一惯的沉默低调、惜字如金。

此刻见到他这样的笑容,沈薇有些怔忪的停在原地,除了不敢置信之外,更多的却是酸涩难言。

她在为如何摆脱身后的破烂公司而烦恼,眼前这女孩,却已经是拥有了邵正泽这样的温柔相待,她不过是邵家的养女而已……

不过是因为这样的身份,获得秦丰、莫易、肖睿甚至余明导演的青睐,轻而易举的出演电视电影里的女主角,获得徐尧、林思琪他们的靠近和友好,获得所有她需要很努力很努力也不一定会拥有的一切。

这不公的命运,真的是想一想就要将人逼疯了……

眼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即将转身离去,沈薇拼命的将自己心中的忿怨和嫉妒压了下去,唇角牵出一个足够温婉大方的微笑来,语带笑意的开口道:“伊人!”

正准备迈步的两人循声回头,沈薇已经是袅袅婷婷的走到徐伊人边上,一脸笑意道:“明天的戏份好早的。你今晚还是要回家吗?”

拍完了宫宴这一幕,宇文清在皇帝、赫连煊以及朝堂几派实力的一番较量之中,重新回到了丞相府,捡回四小姐这样一个身份。

按着剧本,接下来颇多的剧情都是和宅斗有关,有好些早上请安这样的戏码,同时,自然也是有许多夜里的戏码,内宅争斗中,许多陷害人的诡秘情节都是在黑暗中鬼鬼祟祟的发生。

所以,接下来的拍摄工作相当密集,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需要跟组住宿,也因而,沈薇会有此一问。

“嗯。要回家收拾些东西。”徐伊人虽说和她关系一向冷淡,为了避免邵正泽过多的担心,此刻面色也是比平时缓和上许多。

“所以,邵总裁这是专门过来接伊人回家的么?”越过徐伊人,沈薇的目光落在了已然收敛了神色的男人身上,语气柔和、娇笑道:“这样贴心的照顾,可真是让人羡慕呢?”

说话声刚落,邵正泽淡淡的撇过来一眼,目光最后却是落在了徐伊人身上,神色温和道:“先去车上等你。”

“嗯。”眼看着女孩点点头应下,他和王俊大跨步离去。

搭话被无视的沈薇一时间脸色有些僵硬,徐伊人抱歉一笑,也是和月辉两人直接跟了上去。

“哎呦,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沈美人也不嫌臊得慌!”身后一道讥诮十足的女声,谢文清娇笑着凑近。

在《逍遥剑》剧组的时候,她和沈薇一向不对盘,可奈何沈薇、吴捷、赵小乔乃至孙景田几个人关系都是相当紧密,几个月时间,她受了不少冷眼。

风水轮流转,眼看着一向趾高气扬的沈薇也有这样一天,她自然是心情舒畅的不得了。

虽说看一开始抢了她角色的徐伊人也是一百个不顺眼,不过相比而言,显然是沈薇更让她讨厌一些。

“这都到了夜里,不去伺候你的金主,鬼鬼祟祟跟在别人后面偷听偷看,你也是真有闲情逸致。”回过身冷笑一声,沈薇眼眸里轻蔑越发浓重:“说两句话而已,有什么好害臊的。总比你时时刻刻想着怎么爬别人的床好太多。”

因着下午那一遭屈辱,此刻沈薇说话的语调更是锋芒毕露,谢文清脸色也是难看,正要再说话,找了半天才恰好看见两人的吴捷大跨步到了跟前,目光在谢文清气急败坏的面容上扫了一圈,对着沈薇开口道:“走了,一起出去转转。”

话音落地,又是看着谢文清意味深长的一笑:“刚才看见张导在那边左顾右盼的。估摸着找你有事儿。”

谢文清神色越发难看,甩了袖子走远,吴捷叹了一声,看向沈薇,语气沉沉道:“你怎么又和她对上了。眼下张导护着她,要是因此给你小鞋穿,也是得不偿失。”

“我就是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以为潜规则就了不起啊。而且刚才是她主动过来招惹我的!”一双美眸紧紧盯着谢文清远去的背影,沈薇撅着嘴,语调忿忿的说了一句,却是惹得吴捷扑哧一笑。

“你笑什么?”有些恼怒的看着他,沈薇的语气不由自主带上了几分撒娇意味。

“笑你啊!何必和那种人一般见识!”下午的怒气散去,吴捷的语调十足温和道:“其实我挺喜欢你这个样子的。”

“喜欢我发脾气,你怎么这么贱啊你?”一天的抑郁之气被他话里的感慨驱散了一些,沈薇杏眼圆瞪,甩着袖子自顾自往前走。

“那还不是因为在你跟前?”吴捷哂笑一声,知道这已经是她心情缓和的表现,紧紧地追了上去。

夜色中的两人,越走越近,十足亲密。

徐伊人换了衣服,卸了妆,等到了车上,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因为刚才最后沈薇的搭讪,从两人说话的语气里,邵正泽自然也是窥得一些端倪。

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一道处事方法,秦丰的剧组一向就缺少纪律性,再加上《赫连王妃》的阵容,里面肯定有不少是非。

可开拍一个多月,这丫头却是从来在他面前不曾显露过丝毫的负面情绪,每一次见面,永远都是眉眼弯弯的柔和笑容,有些喟叹的将她揽在怀里,王俊已经发动车子,将两人送了回去。

到了家已经接近十一点,想到接下来就是颇长一段时间的分离,小人儿显然是情绪不高,从进了门开始就拖着他的胳膊不愿意松开。

此刻,邵正泽从冰柜里拿出专门购买的一些速食馄饨,徐伊人趴在冰柜门上看着他转身开火的动作,踮着脚走到他身后,伸出胳膊环上了他精瘦的腰身,将整张脸颊贴在他后背上,语气轻轻地唤了一声:“阿泽。”

“怎么了?不是饿了吗?”刚才在车上已经听见了她肚子叫的咕咕声,问了两遍她也只是懒懒的说想直接回家。

到底顾及着她的胃,也是幸亏让李婶备了些小馄饨,煮一下也是很方便。

“嗯哪。是饿了。”有些委屈的声音软软糯糯落在耳边,环抱着他的手臂却是越发收紧了一些,感觉到她明显有些波动的情绪,邵正泽将火关的小了些,转过身来。

身前的女孩美丽的眼睛里水光潋滟,撇着嘴,就像一个即将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般,眼巴巴的委屈样子让他心软了一大截。

揉了揉她的头发,又是摸了摸她的脸,邵正泽心里也是无比疼惜,语调越发低柔道:“怎么了?是不是困了?马上就好,还是吃点东西等会睡好了。”

神色怔忪的看着他,情不自禁踮起脚尖伸手摸上他英挺的眉眼,又轻轻摩挲过挺直端正的鼻梁,紧紧抱着他,整个人伏在他的胸口,她的声音如同梦呓一般低低柔柔:“要分开好长时间,心里好难过。”

“可以每天回来的。”

“不太好。”声音闷闷的说了一句,邵正泽自然知道她顾忌颇多,影视城原本在京郊,每天要是来回赶,光是早晚路上都需要浪费好几个小时。

休息不好工作状态自然也是第一个受影响,尤其,他也不忍心让她这样辛苦的在路上来回奔波。

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过去关了火,又是切了些葱花和香菜,扑鼻的清香让两人一时间想到天水镇那一晚。

下午开始上戏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徐伊人其实早就觉得饿了。

可一想到两个人接下来也只有几个小时的相处时间,哪里还愿意在外面逗留,此刻一口清汤下肚,五脏六腑都是因此而熨贴起来。

拿着勺子吃饭,一只手还是拉着邵正泽的手指,今天的她,非同一般的粘人。眼眸里的神色,也是非同一般的让人怜惜心疼。

简单收拾了一下,将身后小尾巴一样的人儿直接打横抱起在怀里,步伐沉稳的走上楼,两个人也只是默默相对,用眼神交流着。

从楼梯拐角处就吻在一处痴缠,纤细的胳膊像藤蔓一样的紧紧缠了上去,被她搂紧的邵正泽几乎无法呼吸。

等将她放在了床上,深深看了一眼覆身上去,又是凑过去开始在额头落下细细密密的吻。

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投影进来,他手心里的脸颊滚烫却是布满湿汗,女孩轻轻地喘息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就好似织就细细密密一张温柔的网,缠的他几乎窒息。

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又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两个人断断续续的痴缠一夜,天色还没亮,徐伊人再一次醒来。

睡意全无,光裸着伏在他身边,神色痴迷的看着他同样已经睁开的眸子,纤细的手指摸上他的轮廓,细细描绘过每一寸。

邵正泽含笑看她,捉着她小巧的手指凑到唇边,轻轻亲吻。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磨过去,收拾东西恋恋不舍的分开,等到了剧组,徐伊人还是无法从带着些惆怅的情绪之中回过神来。

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这般眷恋,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让她这般难以割舍,也从来没有一次分别,让她这样难以忍受。

单是想到接下来有段时间都不怎么能见到,心口就是紧缩的疼。

她觉得,她好像将一整颗心都遗落在了邵正泽的身边。

早上第一幕戏是老太太屋里请安。

在保姆车里换好了衣服上了妆,天色也才刚开始泛青,按着天曜皇朝的规矩,请安时辰在卯时以后,基本上就在早上五点以后。

拍戏需要有早晨的感觉,但是也不会真的在五点一过就开始拍,此刻阳光都是没有升起,凉风阵阵,徐伊人到了剧组,工作人员已经是开始在做拍摄布景准备。

宇文丞相府的老夫人中年守寡,性子严肃刚强,育有两子一女,顾流云的父母死了之后,自然只剩下两个儿子。

宇文丰官至丞相,算得上文臣之首,皇上不理事,作为丞相的他手段狠辣、性情凉薄,是典型的封建家长,所有的一切皆是以自身的利益和荣华为前提,子女妻妾都可随时拿来做他仕途前进的棋子。

内宅掌权之人自然是丞相夫人秦月容,育有二小姐宇文娇和大少爷宇文瑞,除此之外,宇文丰有三房妾室,算上宇文清,子女总共六人。

宇文丰的弟弟宇文沛乃翰林院从二品学士,算得上中庸文人,娶有一妻两妾,总共子女四人。

早上请安是后宅活动,两房妻妾并着小姐公子,再算上贴身奴仆,里里外外需要将近几十人之众。

昨夜基本上没怎么睡,将脑海里丞相府纷杂的人物关系梳理了一下,再抬眼,已经是看到了同样准备好的谢文清、沈薇和林思琪三人。

刚回相府,她的身份可以算的上相当尴尬。

赫连煊为她一掷千金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两人又是同出同进好几个月时间,眼下众人心里,自然是将她视作了赫连煊的人。

尤其,宫宴之后,赫连煊让自己的贴身婢女浮光跟着她回了相府。

赫连煊的母亲荣华公主同宇文丞相的亡妻荣安公主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嫁给了战功赫赫的赫连王,作为他们的嫡长子赫连煊在天曜皇朝自然是一等一的身份。

尤其,荒淫无度的皇帝对自己的几个儿女不见得有多么喜欢,对这一位外甥却是无比的亲厚。以至于,这一位异性小王爷几乎凌驾于包括太子在内所有的皇子公主之上。

他的人,一般人自然是得罪不起。

可同时,赫连煊一向行事诡谲,众人根本摸不清他将宇文清进献给皇帝是出于何种意图,再加上后来分明很是喜欢却将她重新发派回了丞相府的皇帝,这一对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甥舅,更是让人百般琢磨也是参不透。

这样的她,带着赫连煊的婢女回了丞相府,自然不会再做回以前那个饱受欺凌的四小姐。

在昨天的宫宴之上,她大放异彩,眼下,就连整个京城,都知道丞相府还有一位庶出的四小姐,算不得倾城倾国,却也是清秀佳人、舞姿出众。

秦月容原本是为了作践凌辱她,却弄巧成拙,自然是恨得牙痒痒。

一向就以欺负她为乐的宇文娇更是看见她就怒火冲天,大小姐宇文婧因为介意她和赫连煊的传闻,处于观望状态,而表小姐顾流云,则是在昨天的宫宴之上,一睹赫连煊的风采,对这一位原本人人皆可踩踏的庶女产生了敌对情绪,整天最热衷的就是在宇文娇的耳边煽风点火。

几位有了心思的相府小姐,算的上各怀鬼胎。

而宇文清重归相府的唯一目的却是复仇。在偷跑被抓回以后她自然知道了原主的身世,她是苏大学士唯一的后人。

从昏庸的皇帝、到当年的监斩官丞相、丞相夫人秦月容,甚至皇帝身边和他们一个鼻孔出气的大太监崇阳都是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在此之外,将和她已经有了感情的五儿剥皮做灯,宇文娇、七皇子和大皇子更是让她恨之入骨。

她是带着怨气归来的弱小庶女,蛰伏于后宅之中,将会亲眼看着丞相府从昌盛一步一步走入毁灭。

可宇文清这个角色的特别之处却在于她的沉静清婉。

无论内心有多少滔天恨意,她的外表永远是乖巧而纯善的,正好似一株初夏亭亭玉立的青荷般动人,在丞相府一步一步站稳脚跟,获得老太太和府中奴仆的喜爱。

此刻,徐伊人一身素绿,柔顺的长发也只是绾成了灵巧简单的发髻,发间是一只青玉雕琢的海棠花簪,亭亭而立,正是宇文清回到丞相府初期的形象。

相比之下,无论是水蓝色烟罗裙的林思琪,珠钗环佩叮当的谢文清,还是一身白裙不食人间烟火的沈薇,都是比她光彩夺目许多。

换好服饰说笑着走过来的两人远远看见四个年轻女孩,单是从服装也是立刻辨别来哪一个出演哪一位。

饰演老太太的赵勤在心里默默比对了一番,一脸和蔼道:“还是年轻好哇。一打扮起来,让我这老太太都有些移不开实现了。”

“赵老师。”最先看见的沈薇谦和一笑,剩下抬眼看过来的几个人也俱是一脸谦逊的打招呼。

赵勤眼下已经有六十岁,是圈子里颇为出名的老戏骨,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也是塑造了不少经典的人物形象,眼下已经是传媒大学的客座教授,在圈子里也算是颇有威望。

这一次友情出演,也是秦丰三顾茅庐才请到。

她身边的李静眼下已经有四十岁,当年刚出道的时候就演了一部颇为经典的宫廷喜剧,在那个时代家喻户晓。

可并不同于一般趁热打铁的演员们,拍完了第二部电视剧之后,李静就高调的嫁给了京城一位资产n亿的房地产大亨做了老婆。

因为那一位房地产老板大她十几岁,也结过一次婚,当时并不被圈内一众人看好,说起来她来总是一脸惋惜的表情。

可爱情和婚姻总归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眼下结婚十年多,两人的关系相当稳定,生育了一儿一女,李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豪门阔太。

只是因为兴趣使然,在婚后也保持着两三年接拍一部电视剧的频率,婚姻事业双丰收,让同龄颇多女星艳羡不已。

“各部门准备啦!”眼看人员尽数到齐,又吩咐一众群演就位,秦丰拿着大喇叭喊了一声,请安的一幕戏正式开拍。

松鹤堂外面,谢文清饰演的宇文娇、林思琪饰演的顾流云带着身后几个丫鬟刚走进院子,就瞧见前面比她们早到几步的宇文清正迈步上台阶。

“站住!”趾高气扬的一声厉喝正是来自于饰演二小姐的谢文清,因为对戏的正好是徐伊人,她这一嗓子格外的中气十足,倒是将宇文娇的骄纵跋扈展露出十成十来。

边上饰演表小姐的林思琪心里一阵吐槽,脸上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同样紧紧盯着宇文清纤瘦的背影。

镜头里,在这一嗓子之后,正提着裙裾上台阶的女孩身形一顿,而后,慢慢的转过身来,唇角带着一丝笑容,目光沉静如水,静静的落在宇文娇的身上,声音清甜道:“二姐是在叫我么?”

不过是一个转身的动作,和一句简短的台词,却是让刚才还扬眉吐气的谢文清愣了一下。

刚才开口喊话的时候,她确确实实是将几步开外的女孩当成徐伊人的,可等她回过头来,却是一瞬间让她觉得,这就是剧本里那个伪装十分到位的宇文清。

她穿着的青绿裙裾十分素净,眉眼微弯、笑容得体,清澈澄净的眼眸看向她不掺杂一丝情绪,完全就像自家姐妹稀松平常的一句问话。

她入戏当真如此之快……

心里的郁闷一时间让她有些恍惚,边上的林思琪已经是突然讥诮一笑:“这我们前面除了你还有旁的人吗?”

剧本来并没有这一句,她此刻加在这里倒也丝毫不显突兀,谢文清一时间被提醒,加快走了几步到了她近前,“区区庶女,见了我都不知道退避吗?杵在门口像个木桩一样,真是讨厌死了!滚到一边去!”

“相府二小姐名满京城,这样的举止教养!啧啧,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什么样的主子自然养什么样的婢女,赫连煊恶名在外,身边四个婢女都是让京城诸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此刻浮光的嚣张和宇文娇都是有的一拼。

“贱丫头!这哪里容得你插嘴?”宇文娇怒目而视,屋子里却是突然传出一声不悦的斥责:“大清早在外面吵闹什么!”

几十年的老戏骨,赵勤的声音纵然是隔着织锦门帘传出来,也是含着一股子威势庄重在里面,宇文清面色一怔,眼眸低垂,宇文娇已经是“哼”的一声直接自己掀开帘子冲了进去。

“祖母!”一声撒娇意味十足的女声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门口立着老太太的大丫鬟檀香,是一个宽厚温和的姑娘,打了帘子,声音小小道:“四小姐,请进吧!”

“多谢檀香姐姐!”勾起唇角轻笑了一下,女孩步伐稳稳却是悄无声息,如同一位真正的大家闺秀那般端着极好的规矩进门,和前面嚣张跋扈的宇文娇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檀香被她柔软的笑意晃了一下,画面完。

除了林思琪即兴添上的那一句话,几个人的表现基本上和剧本没什么出入,秦丰检查了画面,将目光定格在谢文清身上,强调道:“下一幕注意一些,不要动不动思绪神游了。”

“知道了。”被当众点名的感觉自然不好,谢文清有些忿怨的看了一眼几步开外的徐伊人,目光落到林思琪的脸上,小声嘀咕道:“就知道出风头!”

林思琪站的离她不远,自然是听得清楚,轻蔑的一眼看过去,谢文清差点没忍住脾气发作。

“各就各位,action!”

一番眼神交汇被秦丰的声音打断,镜头落到了主位上的老太太身上。

宇文娇带着些恼意,一只手抓住老夫人的胳膊开始摇晃,边摇晃边撒娇道:“祖母,你说她这才刚回来就和我对着干,我好歹是嫡姐,她看见我连个招呼都不打,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边上这个婢女比我还凶,您一定要重重的罚她。”

“怎么回事?”赵勤声音沉着而严肃,抬起眼眸,目光淡淡的落到了刚从门外走进来的宇文清身上,“大清早就在屋子外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嫡庶有别,这些规矩你都不知道么?”

“祖母教训的是。孙女知错了。”恭恭敬敬的回了一句,衣衫素净的女孩慢慢抬起头来,神色谦逊,态度柔顺。

屋子里原本要借题发挥的一众人倏然一静。

中年丧父的老太太性子刚强坚韧、为人严肃古板,在后宅之中,自然一向都是说一不二。

因而,最让她生气的就是别人的反驳和顶撞。

作为丞相府的大夫人和二夫人,相处多年,秦月容和她手边的许素云自然是深谙她的脾气,手边站着端茶递水的大小姐宇文婧和老夫人最为亲厚,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刚才两人就在门外,声音那么大,事情的经过她们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原本以为,纵然不反驳这丫头也会解释一句。

哪里曾想,她就这样毫不在意的受了委屈。

昨夜她的风华气度和从前大不一样,众人以为有赫连煊撑腰,她无论如何也会硬气一些,此刻却是还和以前一样的逆来顺受。

一时间,屋子里一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宇文清的身上。

身形纤瘦,妆容素净,衣衫饰品也是简单而朴素,众人视线之中的女孩打扮的丝毫寻不到错处,谨守着庶女的本分。

乖巧安静的立在原地,却是丝毫没有从前的畏缩胆怯,眉眼清秀、唇角微弯,正像一个十足谦逊有礼的小辈一样。

一双眼眸更是沉静如水,完全没有苛责、冤枉所产生的任何负面敌对情绪,经历过一番波折,再回府的女孩,一时间,竟是让众人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嗯。”老太太一时之间也是语塞,将手上端着的茶盏放到一边的桌面之上,赵勤控制的力道十分微妙。

不是一般人正常的放了过去,而是略微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不刺耳,却让人心神一震。

封建大家长的威严就在这不轻不重的一声搁茶杯的响动中显露无疑。

“祖母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四妹妹快坐吧。”沈薇饰演的正是老太太最宠爱的大小姐宇文婧。

此刻微笑着开口的一声恍若天籁,将立在屋子当中的宇文清解于危难。

声音入耳,徐伊人心中却是情不自禁的轻笑了一声,已经懂得利用声音的优势不动声色的抢镜,沈薇能坐到眼下娱乐圈当红小花旦的位置也并非没有原因的。

刚才老太太响动过后,她依旧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应该有一个特写镜头来表现宇文清此刻显露出的平静。

可沈薇这一开口,自然是将这样一个镜头消弭于无形。

抬眸朝着温柔可亲的沈薇看了过去,徐伊人也是露出一个带着些感激和羞涩的笑意,轻声开口道:“谢谢大姐。”

凭空而来的一句话说完,依旧是没有顺势就坐,而是目光重新落回到老太太端正的脸色上。

赵勤心里也是诧异她们俩这突然有些微妙的表现,看着徐伊人,轻点了一下头。

家里断网了,折腾了阿锦好半天,说好的二更没来,亲们可以拍砖。

今天开始,恢复早上九点万更。阿锦目前是裸更状态,码字又慢,一万字都是需要十个小时左右,基本占用一整天时间了,无论从质量还是从数量来说,连续码完一万已经好累鸟,脑力和体力都到了临界点,所以,保持万更已经最快的速度了。请亲们理解。

昨天订阅前三【潇湘柒小姐】、【nucyq】、【duzilayusl】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另:推荐好友【夏凉冬】的连载现代宠文【冷少的名门权妻】http://www。xxsy。net/info/600176。html

帮好友【逃爱】的新文求个收,败犬重生女王来袭,http://www。xxsy。net/info/629234。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