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偶像/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勤心里也是诧异她们俩这突然有些微妙的表现,看着徐伊人,轻点了一下头。

作为传媒学院的客座教授,她教授的正是表演专业,这一届学生中最开始崭露头角的两朵校花,林思琪和苏可儿她自然是知道,相比于以写真在网络上造势的苏可儿,从心里,她是更欣赏林思琪的。

长相美丽大方,深谙为人处事之道,从进了校门以后一直保持着优异的专业课成绩,大二开始在外面兼职做平面模特,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她从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踏实和勤勉。

也一直以为,凭着她的外貌和实力,会成为传媒大学本届最引人注目的新人。

可却实在没想到,半路上会突然出现一个徐伊人。

一点表演经验都没有,也不曾接受过任何的专业课指导,这丫头就像横空出世一样,让整个学校都是因此炸开了锅。

不过一年时间,就成为了圈子里这一届最受瞩目的新人,获得圈内圈外广泛赞誉和好评,这样的成绩,简直算得上奇迹了。

本来就并非科班出身,看了《青梅竹马》却是让她不得不承认她有不错的演技。

而《鲜血染红的旗帜》里,和唐韵、郑秋一道搭戏,却是丝毫没有被两人的气场所波及,成为一部抗战片里最大的亮点和惊喜。虽说出场镜头不到三分之一的剧集,每每一出现,却必定是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存在。

就连汤韫都是高度赞誉称:“她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露”,这无异于一个导演对演员的最高评价了。

从刚开始的意外、质疑、认可、好奇,到刚才见到本人。

四个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女孩,最漂亮是林思琪,个子最高是沈薇,就连谢文清,也因为服饰的缘故光彩照人。

她的目光没有第一眼落在她身上,却是不得不最久的停留在她身上。也是有点明白,为何一向挑剔而刁钻的媒体会给这个女孩那样宽容的呵护,一向乌烟瘴气的网络,会有那样一批独特的粉丝迅速形成。

环亚和邵家的背景固然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却是,她实在是太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一个女孩。

演艺圈沉浮几十年,她也是从这样的年龄过来的。

却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有她身上这样柔软而恬静的独特气质,眉眼秀丽如画,皮肤白净如玉,最妙的是那样黑白分明的一双通透眸子,只微微弯起朝你看过来,就能感受到来自她的善意和友好。

沉静如水、清婉动人……

这个圈子,当真是好久不曾见到如此轻灵剔透的新人了。

赵勤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徐伊人的身上,带着些思量和探寻,就好似老太太的目光静静的落在宇文清的身上。

屋子里,因为她不曾开口,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凝滞,眼看着老太太并不曾为难她,一向趾高气扬的二小姐难免觉得不满,谢文清撇着嘴看向老太太,一脸不乐意道:“祖母。她刚才可是任由这新来的丫鬟跟着奚落我,一点都不将我这个嫡姐放在眼里。”

话音落地,又是有些不满的看了温柔可亲的大小姐宇文婧一眼,显然在无声的责怪她刚才的刻意偏帮。

宇文婧纵然母亲早逝,身份也是比她尊贵一些,又素来在老太太跟前得脸,同是嫡女,她也不好开口指责。

可浮光毕竟是赫连煊的人,宇文婧又如何会坐视不理,因而也是轻声一笑,对着老夫人开口道:“祖母,这表哥一向不重那些规矩,身边的婢女跟着的时间长了。难免就肆意一些,刚才……”

似乎是可以停顿了一下让众人回想刚才的一通是非,宇文婧的目光在宇文娇恼怒的面容上飘忽一圈:“四妹妹刚回府,这丫头对丞相府的规矩也不甚了解,祖母就饶过她们这一次吧。”

“大小姐一向宅心仁厚,可无规矩不成方圆。王府是王府,相府是相府,这丫头以前跟着小王爷咱们自然管不着,可眼下跟了四丫头就是咱们丞相府的下人。按照家规,对主子不敬责罚三十板,冲撞主子责罚五十板。她刚才的声音咱们在屋里都是听见了,依我看,这从轻责罚并非不可,可如果就这样轻易饶过,以后其他的丫鬟奴才都跟着有样学样,那咱们丞相府,还不得乱了套吗?!”丞相夫人秦月容素来最护着的是宇文娇,最痛恨的是宇文清,刚才听见一个丫鬟理直气壮地责难宇文娇,心里自然梗了一根刺一样的难受。

尤其,她也并没有多么在意丞相,却是在意自己当家主母的威严和脸面,对宇文婧凌驾于自个的女儿之上也是一直打心眼里讨厌。

此刻,大夫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带着些不容置喙的生硬和严厉,摆明了是无论如何也要责罚浮光一通。

素来跟着赫连煊横行肆意,从来都是她欺负人,哪里有如此这般被人欺负的时候,就好像案板上的鱼,别人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

浮光面色一冷,正要说话,宇文清却是先她一步对上大夫人的视线,一脸谦逊知礼道:“母亲教训的是……”

她话未说完,大夫人探寻的看了老太太一眼,二小姐宇文娇已经是一脸得意道:“来人呀!将这个小贱蹄子拖出去重责三十大板!”

谢文清说话的声音依旧是跋扈而尖利,和她距离颇近的赵勤有些不耐的拧了眉,大小姐宇文婧爱莫能助的看了宇文清一眼,后者神色间显露一丝慌乱,却是有些为难道:“这,可是母亲,小王爷让浮光跟着过来,尚未将她的卖身契交给我。眼下,她依旧是小王爷的人呐……”

微微蹙着清秀的眉,宇文清对上要再次开口的大夫人,一句话说完,屋子里原本还叫嚣着的宇文娇都是有些语塞。

荣华公主和皇帝的心头宝,赫连煊见到太子都是爱理不理的,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浮光一个婢女如此骄纵,未免就不是因为他的缘故。

“好了好了!”老太太已然是烦不胜烦,挥挥手将正要继续说话的大夫人打断:“大清早吵吵嚷嚷成什么样子!四丫头刚回来,身边一个丫头都没有,责难的这个去哪里立时补上?”

带着些不悦看了一眼旁边的宇文娇,老太太声音沉沉道:“二丫头这段时间也是风头太盛了些!活剥人皮这样的场面也看得下去?”

目光再落到大夫人身上,语气愈发严厉:“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以后是要母仪天下的人,这样的心肠,别说那些百姓,就是我老婆子听了都不寒而栗!”

“祖母,我!”宇文娇显然是没想到最后被责难的是自己,跺了一下脚就要辩驳,老太太却是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声色俱厉道:“够了!”

突然发难让屋子里一众人心惊胆战,气氛倏然凝滞。

“祖母,您注意自个身子!”

“是啊,老太太!二小姐是骄纵跋扈了些,让大嫂好好教养就是了!”

敢开口的也就大小姐宇文婧和二房夫人许素云,大夫人脸色有些僵,却也是一脸宽慰道:“老太太,你当心自个身子!”

“我已经托人请了宫里的宋嬷嬷,赶明儿过来专门指点几个丫头,没什么事都散了吧。吵得我老婆子脑袋疼!”

老太太面色阴沉的说完,屋内众人自然是面面相觑,镜头最后落到徐伊人似乎不起波澜的秀丽容颜之上,停驻几秒。

女孩依旧是乖巧而谦逊的表情,看着没有任何异样,可唇角刚才的笑容却是淡了很多。

此刻,她脊背挺直的端坐在椅子之上,两只手掌交合叠在一起,身子却是有些微微的前倾,似乎,正在用两只交叠的手掌使劲的按压着自己的腿,控制着内心滔天的恨意。

似乎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难以抑制,女孩脸上的神色越发谦和有礼,绷直的脊背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颇长的一幕戏,中途却是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徐伊人的目光萦绕在放松下来喝水的赵勤身上,若有所思。

刚才每一次但凡赵勤一开口说话,屋子里的气氛总会因为她语气的威严而产生一种凝滞和沉重感,让所有人的思绪不由自主集中,全情投入。

老艺术家的魅力和气场似乎是浑然天生一般,可以影响到周围的每一个人。

早上拍戏早,中途稍微垫了一下,到了午饭时间,抬步往休息室而去,徐伊人有些苦不堪言的感觉。

彻底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更是用手捂着嘴,哈欠连连。

“要不你先去车上睡一会。”跟着的月辉眼见她神色困顿,自然担心她吃不消,开口建议道。

“一会吃了饭再说吧。”勉强笑了一下,徐伊人抬步朝休息室走去。

天气越发热了些,每天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补妆,拍电视剧自然也是画的浓妆,这样的气候里,干坐着对她来说都是有些煎熬。

但凡休息时间比较长,她都会稍微让皮肤放松一下。

此刻,两人一路到了休息室,正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的谢文清抬头看过来一眼,再低下头去,掩饰住眼眸中那一抹烦躁,握着手机的一只手却是有些微微的发抖。

等徐伊人和月辉自顾自坐到了一边,偷偷瞄了几眼,发现两人神色间没有丝毫异样,一时间也是摸不清两人到底有没有看到被曝光的照片。

休息室的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开,沈薇和林思琪先后进来。

唇角扯出一个讥诮的弧度,沈薇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砰”的一声门响,正有些眯瞪的徐伊人被吓了一跳。

一身珠光宝气的中年阔太目光扫视一周,最终落到了正是神色有些惊惧的谢文清身上,眼眸中划过一抹厌恶阴狠,朝着后面几个跟来的保镖直接开口道:“就是这个小贱蹄子,给我打!”

她话音刚落,身后闪出的保镖箭步上前,“啪啪”两声左右开弓,直接扇了谢文清两巴掌。

直接狠辣的手法让边上几人面面相觑,谢文清已经是捂着一边脸呜呜开口道:“不是我!照片上的不是我,和我没有关系!”

“不是你?你当老娘是瞎子不成,一脸狐媚的婊子!”气势汹汹的怒骂一声,中年阔太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揪住谢文清后脑勺的长发,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自己面前,一只手在她娇嫩的脸上直接狠劲的拧了两下,伸手一把将她身前的裹胸扯了下来。

白花花的肌肤映入眼帘,一道道青紫的痕迹更是让她立时发火,伸手拿过桌边的水杯直接浇在谢文清花容失色的面容上,又是揪着她的头发开始左右开弓的扇起巴掌来,骂骂咧咧道:“不要脸的小贱人,偷男人偷到老娘头上来了,没眼色的东西!”

沈薇神色讥诮的立在一边,林思琪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

徐伊人和月辉则是有些摸不清状况,边上的林思琪凑到她边上小声开口道:“你上一下微博就知道了。”

月辉将手机直接递到了她面前,正在网络上疯传的一组照片里,“车震门”三个字映入眼帘。

地点似乎正是影视城附近,照片是从高往低俯拍,有张文卓将谢文清搂在怀里揉搓的、两人凑到一处狼吻的、甚至还有女人从副驾驶凑过去,将整个脑袋埋到男人下身的照片。

尤其,张文卓那张普通中庸的国字脸上,荡漾销魂的神色被拍了个正着。

大尺度的清晰照片,再配上狗仔寥寥数语的说明,已经是倏然之间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全部都是诸如“恶心”、“毁三观”、“潜规则无处不在”这样的言论,随意划着手机看了几句,徐伊人都是有些面红耳赤。

虽然是导演,可张文卓在剧组的存在感却并没有多强,再加上一向也不曾留意,此刻屋子里除了沈薇,其他几个人也是第一次知道谢文清私底下和张文卓还有这样的关系。

再反应过来,此刻寻上门的中年阔太明显是张文卓的太太,一时之间都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似乎是想到些什么,林思琪扭头看向一边去,徐伊人和月辉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潜规则在圈子里从来都是无处不在,导演和女演员、制片人和演员、投资方和演员,各种错综的关系户无处不在。

一般人处事自然也是比较小心,可同时,因为眼下日益难缠的狗仔,明星们基本上私人空间少的可怜。

被恋爱、被结婚、被分手、被离婚、被吵架、甚至被死亡,各种各样让人啼笑皆非的讯息真真假假满天飞。

甚至,有的狗仔会蹲守在明星家门口几天几夜,就为了曝出比较轰动的独家新闻。

从心底里来说,徐伊人自然是无比排斥关于潜规则的任何事情,眼下有了邵正泽,更是打心眼里讨厌这种牵扯不清的关系。因而,即便眼看着谢文清脸蛋已然红肿的不成样,也是踌躇着并没有让月辉去阻止。

至于月辉,却是压根就没想着要过去阻止一下,这几年各种小三横行无忌,既然要在别人的婚姻里横插一脚,就合该自己承受后果才是。

“别打了,你这个疯女人,快点住手!”衣衫罗裙被扯得乱七八糟,有些衣不蔽体的被拉到了休息室正中央,谢文清又气又急,伸手过去就在中年阔太的脸上抓了一把。

“贱人!”又是清脆的一巴掌,谢文清被整个人推倒在地,而中年阔太的脸上已经是出现了一道血痕。

“给我往死里打!”恶狠狠的一句话,伴随着休息室的门“砰”的一声响,外面好些人凑了进来。

刚才张文卓的老婆一路气势汹汹进来,外面自然是有工作人员看见,此刻张文卓快步上前,将地上狼狈的谢文清拉扯起来,神色带着些恼怒的看向同样怒火中烧的阔太,疾言厉色道:“你做什么?大白天跑到剧组来撒泼,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跟一个街头泼妇有什么区别!文清一个小姑娘,你怎么下手连个轻重也没有!”

“我下手没轻重!你他妈跟这小贱人交配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不是我在后面累死累活把持生意,你能这么风流整天搞这些小明星?!”显然是被他的态度登时激怒,张太太说话越来越口无遮拦,身后工作人员指指点点,张文卓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将谢文清推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伸手去拉自个即将情绪崩溃的老婆:“别在这丢人现眼,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嫌我丢人,嫌我丢人你不要搞啊!你以为你在外面随意撒种我不知道啊!不过是给你留着脸面而已,你他妈不识好歹,反过来嫌我丢人现眼!”一把将他整个人推开,看了一眼围聚指点的人群,张太反而是破罐子破摔道:“我今天告诉你!老娘不伺候了,你搞死这个贱人我都懒得再看一眼!离婚!立马离婚!车子房子孩子,你一个都别想要,真他妈丢人!”

“看什么看?!”话音落地,气急败坏的推开门口围聚的人群,张太气急火燎的扬长而去。

被她最后一句话里的意思惊到,张文卓没工夫再搭理凄凄惨惨的谢文清,连忙叫了一声“老婆”快步追了出去。

“看什么看?滚!”砰地一声从里面将休息室的门摔得震天响,谢文清挥手将梳妆台上的东西一股脑挥了下去,趴在桌面一阵嘤嘤痛哭。

“脑子有病吧!”被她挥下去的瓶瓶罐罐波及砸了一下,沈薇神色轻蔑的说了一句,尤觉不解气,语带讥诮道:“爬人家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今天,真是活该!在这哭给谁看啊,我们可不是张导,能满足抚慰你!”

“爱怎么着是我的事?要你嘴贱!”谢文清猛地起身,红肿的一张脸尤是泪痕满布,加上哭花的妆容,脸上白一道黑一道,加上她此刻横眉竖眼,神色说不出的扭曲狰狞。

“嫌人说你别做下这些勾当啊!我不说有的是人说,你没看网上眼下都成了个什么样吗?知道大伙都怎么叫你?婊子!破鞋!烂货!哈哈……”似乎是多天以来的郁闷在此刻得到了彻底的纾解,沈薇也是丝毫不去在意边上的三个人,凑到谢文清边上啧啧了两声,呵呵笑着扬长而去。

被这一通争吵刺激的实在是脑袋疼,徐伊人揉了揉眉头,第二个出了休息室。

月辉跟着她而去,谢文清缩回了椅子上抱着膝盖痛哭,落在最后面的林思琪路过她身边,却是突然止了步子,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劝慰一句:“都会过去的。”

谢文清哭声一顿,她抬步出去,拉上了休息室的门。

“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媒体朋友们还是请回吧!”

“我都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没什么好交代的!”剧组外面此刻跟着一些工作人员拦着记者,秦丰也是一阵焦头烂额。

刚刚出门的徐伊人和月辉远远被看见,已经是有记者拿着话筒高喊道:“徐伊人,关于张导和谢文清的事,你们事先知不知道?”

“谢文清靠着潜规则拿下《赫连王妃》的角色,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简单说几句可以吧?”

无处不在的喊声直入耳膜,剧组里外彻底的乱了套。

工作人员好说歹说,媒体记者依旧是打定主意蹲守在剧组外面,张文卓消失了,谢文清藏着不敢出来,剧组的拍摄也因此陷入了短暂的凝滞阶段,一暂停,就是好几天。

国内的全国统一高考日期在六月中旬,三十七中高三年级的毕业典礼转瞬及至。

原本应该是晚自习时间,此刻夜色中的三十七中灯火通明、寂静非常。校园里只偶尔见到两个学生,都是神色匆匆、步伐急促。

徐伊人和林思琪都是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衫、牛仔裤,为了避免麻烦各带着一顶鸭舌帽,看上去就如同普通的高中生一般。

前面走着的几个学生自然是兴奋,不时回过头看上几眼,似乎还是有点不敢置信,此刻徐伊人就近在眼前。

“眼下毕业典礼已经开始了,年级里很多同学都知道你会来。”前面走着的顾凡依旧是穿着三十七中的校服,俊挺清瘦,走在学校的路灯下,带着年轻学生特有的帅气。

此刻他脚步放缓了一些,神色间似乎是带着些歉疚又带着些宽慰:“不用担心。已经说好了的,一会你露面之后不会有人拥堵,也禁止了大家签名合照之类的要求,你能来,我们已经相当满足了。”

“是啊。规矩都是提前说好了的,伊人姐不要太担心。”白衫蓝裙的涵紫韵扭过头来,带着十足甜美的笑容。

“我知道。辛苦你们了。”眉眼弯弯的含笑说了一句,她言语之中的信赖更是让几人心中一暖。

相处的时间长了,月辉也是发现徐伊人对粉丝非同一般的看重,其实也不单是粉丝,所有对她抱有善意的人她都会以更多的善意和笑容去回报。

她是极容易满足的人,同时,又一直保持着最通透的心。

三十七中的礼堂可容纳上千人,和上一次拍电影的时候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场景。

不过,因为许多的薏仁粉都知道徐伊人待会会出现,灯光不时映照在他们脸上,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满满都是期待。

主持节目的是学校广播站的两个学生,在一个自弹自唱的校园民谣演奏之后,穿着红色礼服裙的女孩拿着话筒到了正中间,目光从底下乌压压的人群中掠过,巧笑着大声开口道:“接下来,有请高三十一班,被首都舞蹈学院优先录取的云初晴同学!”

底下人群足足静静了三秒,等突然反应过来这正是《青梅竹马》中主持人那一句台词的时候,学生们彻底沸腾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她真的来了啊!”

“徐伊人!徐伊人!”

“感觉跟做梦一样,天哪,我幸福的要晕过去了!”

前排的校领导和老师们事先并不知道,而上一次拍电影时坐在前排的那些自然是群众演员,此刻,有的老师回过神来,看着后面激动万分的一众学生。

又是无奈又是宠溺,笑着摇了摇头。

高三这一年,学生们的学习任务原本就紧张,压力也大,基本上需要暂时放下所有的娱乐活动。

有的学生为了考上心仪的大学,在这一年,连电视也不怎么看,更别提耗心耗力的追星了。

做老师的,他们也是一向不赞同。

可因为他们喜欢的这个明星是徐伊人,一切又似乎有了些不一样。

才只有二十多岁,徐伊人比这些学生也大不了几岁,却在进入娱乐圈一年时间成绩斐然,积累了蔚为壮观的粉丝群。

那样一个女孩,积极向上、乖巧可人、勇敢柔韧、善良温和,别说学生们,就连他们,当初看到新闻视频也会为那一句“别哭,我没事”而心疼,看过了《青梅竹马》,也会为她取得那样好的成绩而欣慰祝愿。

一个可以帮助学生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可以用自己的言行举止来感染他们的优秀女孩,他们实在是没有理由阻止学生们以她为榜样。

所谓偶像,当如是!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舞台一侧,身形娇俏的女孩刚刚出现,沸腾热闹的学生骤然安静,异口同声的开始喊道:“伊人伊人,一生挚爱!伊人伊人,星光无限!徐伊人,加油!我们爱你!”

激动又兴奋地连着喊了两遍,底下突然是有拿着喇叭的学生高声开口问道:“我们是?”

“三十七中粉丝团,爱你一生,不离不弃!”

学生们拖着长长尾音的答话将整个礼堂的气氛彻底点燃,徐伊人拿着话筒到了舞台正中间。

所有的头发全部扎成马尾高高束在脑后,女孩干净小巧一张脸在亮光下莹白如玉,眉眼如画,挺直端正的鼻梁下,唇角弯弯,柔软的笑容将他们每个人的心灵倏然击中。

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干净而明亮,似乎可以将他们的心房照亮,他们无比喜爱又崇拜的偶像,以这样的方式,干干净净、青春洋溢的出现在他们的毕业典礼之上。

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裤,这一刻的她,是如此的亲近,如此的令人动容。

有特别感性的女生,眼眶里已经止不住泛上喜悦的泪花来。

唇角的笑容越发柔软清甜,徐伊人看着台下一张张年轻而明媚的脸庞,弯下腰去,深深鞠躬。

“谢谢,谢谢大家喜欢我。我是徐伊人,我会加油!为了你们,我会一直努力,走的更远!一首《我就是我》送给大家,祝愿所有的同学高考顺利!前程似锦!开心快乐的度过未来每一天!”

话音落地,音乐起,她已经是握着话筒笑容明朗的开始唱歌。

“我就是我,这么快乐这么骄傲!我就是我,这么飞扬这么张狂!”青春自信的歌声通过手中的话筒传遍全场,不同于林思琪十足动感而充满力量的声音,她声线十分干净,虽不高亢,断句却十分利落,带了完全不同的一种属于她独有的倔强和拼劲。

“我就是我,不管明天在哪里,路在脚下;我就是我,不管未来在哪里,心中有方向……”女孩的声音清晰坚定,似乎可以让心中的梦想随着风自由翱翔,底下会唱这一首歌的学生不在少数,许多人跟着忘情的附和。

舞台入口处,笑看着这一切,在她唱第二遍的时候,林思琪拿着话筒走到舞台正中央,开始二人合唱。

截然不同的两个女生,一个干净而柔软,一个明媚而美艳,合唱的音调却是说不出的合拍。底下的学生们也有不少看过《艺校风云录》,对里面的林思琪自然也是喜欢。

正一脸惊喜的看着,舞台上拿着话筒的两个人却是同时甩头,凌厉而帅气的动作让底下的学生发出惊喜的欢呼声,徐伊人和林思琪已经是动作完全一致的开始跳起舞来。

边唱边跳,每一个甩头、下腰、转身、蹦跳的动作都是带着十足的青春活力,灯光下两张美丽的容颜将现场的气氛骤然推上最高chao。到了最后,两人弯腰道谢,学生们已经是只剩疯狂的掌声和尖叫。

他们从来没见过徐伊人跳这么动感十足的舞蹈,一时间都是恍然大悟。她们两人今天穿的如此相似的衣服,他们一直追随和喜爱的偶像,不但答应他们有些异想天开的愿望,甚至还特意准备,带给他们这样大的惊喜。

“徐伊人!徐伊人!”

“林思琪!林思琪!”

在学生们接连不断的激动喊声中表演完,微笑着退下舞台,徐伊人的白色T恤都是有些被汗水打湿,同边上情况差不多的林思琪对视一笑,两人都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张文卓和老婆要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谢文清又是带伤又是被媒体围追堵截,《赫连王妃》剧组这几天相当混乱,但凡一到剧场,被娱乐记者包围的演员们都是寸步难行。

剧组暂时休整几天,两人自然也是得闲。

在学校门口告别,徐伊人上了车,叽咕笑着歪进邵正泽的怀里,留在原地的林思琪刚一上车,却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一闪而过的仓皇身影。

“停车!”语带急促的说了一声,前面正准备开车的男人明显有些意外,疑惑出声道:“林小姐?”

作为自家二爷固定的床伴,这一位可是素来最识趣也最会讨欢心的,即便是对上作为保镖的自个,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音量和语气。

“抱歉,麻烦你稍微等我一下。”林思琪语气急促的说完,已经是顺势推开门下了车去。

熄了火,唐三有些好奇的看着后视镜,却也只是看到她脚步急急的朝着后面跑过去,在路口张望了几下,拐进了街口。

想到她一向会来事,唐三点燃一根烟耐心等着,一路跑到街角的林思琪焦急张望了几下,目光落到墙边的男人身上,神色怔忪。

夏天的九点多并不算晚,可因为三十七中校园环境好,并不在闹市区,此刻这一条街道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道路两边深深的梧桐笔直远去,路灯昏黄的灯光下,光影斑驳。

立在树影下的男人还不到三十岁,棱角分明的面容依旧是年轻而英俊,可只一眼,林思琪就落下泪来。

他穿着长袖T恤衫,一只袖筒空荡荡,绑起来吊在半空,脚下挪动了半寸,脚步微跛,神色带着些局促。

“宋望,真的是你啊!”她语调轻轻、似乎是怕唐突到他一般,语气却是带着哭腔,微微颤抖。

树影下的男人没有说话,只面色沉默的看她,思念、疼惜、懊恼、以及深深的爱意,全部杂糅进他那双琥珀般通透的深深眼眸中,看着她,慢慢消弭于无形。

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嗯。有些事情过来这边,还没来得及联系你,真巧。”

青城到这里跨越五个省份,坐火车需要将近一个礼拜,纵横交错的交通网,这样不起眼的一条街道上,他和自己说,真巧?

对着他微笑,扑过去将他拥抱,将泪痕满布一张脸埋到他颈窝里,她语调颤抖、呼吸灼烫:“我知道你肯定是专程来看我的。我好想你!”

“思琪,别这样。”一只手有些吃力的将她从自己身上往下拉,宋望的语气里却是带着些难堪,怀里的林思琪却是根本不愿去理会,只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那样的语调,男人去掰开她的一只手慢慢无力的垂落。

“宋望。”痴痴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松开胳膊用两只手摸上他英俊年轻的脸,林思琪慢慢的凑过去,亲吻他。

他的唇齿间有淡淡的烟草味,从前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突然地凑过来,霸道的亲吻她,那样的宋望,似乎已经遗失在她的记忆里好多年。

吻着吻着,滚烫的泪水因为那些艰涩的回忆不断涌出眼眶,流到了纠缠在一起的唇舌间,咸咸的、像苦涩的海水。

一只胳膊揽着她,也已经忘了有几年没这样揽过她,好像很久,久到他都无法记起最近一次是在哪一年哪一天。可似乎又很近,依旧是那样熟悉的感觉,她娇软的身子一直都没有离开他的怀抱。

想伸手将她整个人紧紧搂抱,男人有些沉迷的神色却是突然呆愣,他竟是一时忘了,自己好早以前,就没有了另一只手臂。

除了那些回忆,早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呵……

可笑他竟然因为那样浓重的思念跋山涉水、穿越好几个省市,循着她的地址,想默默地看她一眼。

可一眼如何能够,这样一看,就看了整整三天。

她已经像自己说的那样,拥有了足够好的未来和不知比他优秀多少倍的男人,这样的她,不正是自己一直所希望的么?

她即将绽放出属于自己的万丈光芒,他却已经早早的湮没入尘埃。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样卑微残缺的他,如何能配上越来越好的她?

很久以前,她就已经不是他的女孩了啊!

“看你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今天夜里的火车,我还要回青城去。你快些走吧,不要让司机久等了。”

勉强的笑着,将缠在怀里的她推了出来,男人的神色在经历了复杂的一通变化之后,彻底的恢复了平静。

今天有两个亲亲在投了月票后给阿锦投了三分评价票,你两个出来,我保证不打你们…真的是要泪奔鸟,~(>_<)~亲亲们在投评价票的时候,一定要选择【5热度】,经典必读啊,其他的都会拉低总评,如果喜欢影后,喜欢阿锦,求手下留情啊,五分之外的,伦家宁愿不要。~(>_<)~

今天订阅前三【积木金】、【myboyoo】、【tracewang】,冒泡领30币币么么。三位亲都是没有冒过泡的,说一下咱们奖励前提,就素公布当天评论区留言哦。

再,隆重推荐好盆友【夏凉冬】文文,【冷少的名门权妻】,现代言情宠文,亲亲们记得去看哦,跪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