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猛料/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勉强的笑着,将缠在怀里的她推了出去,男人的神色在经历了一通复杂的变化之后,彻底的恢复了平静。

“宋望啊……”林思琪满脸泪痕,凄凄楚楚的看着他,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一遍一遍的往下流,声音哑哑的唤他的名字,定定的看着他,语气喃喃道:“不要再推开我好不好?让我陪你回青城去。我不想出人头地,我想陪着你,还有妈妈和弟弟,咱们找一处地方,度过余生,好不好?”

如果所谓的光明的未来没有他,即便是再灿烂夺目又有何用?

这世间纵然有千千万万的男人,可自己心中,哪里还有人能比他还好……

满脸泪痕,眼前的女孩美丽的眼眸里都是亮闪闪的水光,一遍又一遍的祈求的语气,宋望一颗心都是心疼的打颤起来,看着她,心中一阵忍不住想点头的冲动。

可是如何能够,她好不容易离开青城,好不容易才脱离那样的黑暗和泥沼,眼前的她,即便穿着最简单的衣服也是如此的耀眼而夺目,已经拥有了如此崭新而明亮的人生。

他怎么忍心,怎么忍心让她跟着他,跟着一个残废籍籍无名的度过下半生。

“不。”声音干涩的拒绝,伸手抚上她湿漉漉的脸颊,他干燥略带薄茧的手指替她拭去那些滚烫的泪水,神色间带着一丝责怪,像个长辈一般循循善诱道:“怎么能这样没出息,林思琪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应该拥有最美最好的人生。你忘了吗?咱们遇见那一年,你说,你想像个正常的女孩那样上学、毕业,想成为光彩夺目的人,眼下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怎么好说放弃就放弃?”

神色怔忪的看着他,女孩有些发红的唇都是颤抖哆嗦着,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会说出那样的话,是因为当时有他陪在身边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一个人,开始完全崭新的生活。

“不,不是这样的。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眼泪越发汹涌而出,横冲直撞的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腰:“我后悔了。我宁愿永远都没有说过那些话啊,就因为那些话,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你……”

不敢去看他空荡荡的一条袖管,她说话的声音沙哑而干涩、抖抖索索:“都是我的错。我根本不该出现在你的生命里。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啊,我宁愿继续跳舞、继续出台,怎么样都行,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想现在这个样子,宋望,我不想现在这个样子啊……”

“傻瓜。”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她扣紧,他的声音也是干涩而苦闷,只勉强从唇齿间挤出这样两个字来。

太久的时间没见,浓重的思念如何能压抑的住,如何能狠心的一次一次将她从怀里推开。

如果时间停在这一刻不走就好了。

心里不会这样痛,处境也不会这样艰难。

将脸颊埋在他怀里,林思琪早已经是忘掉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在车上坐了十几二十分钟,默默地抽了好些烟头,唐三才是觉得不对劲,下了车,顺着她跑开的方向寻找。

有些昏黄的灯光下,树影婆娑,女孩有些情绪崩溃的压抑哭声断断续续,神色愣了一下,他对上男人深深如夜色的眼眸。

和他对视的男人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岁,剑眉星目、鼻梁挺直,看上去年轻而英俊,灯光下一双眸子通透黑亮如漂亮的琥珀,杂糅着浓烈的苦痛和爱意,却是在看见他的时候逐渐消弭于无形,归于沉寂。

此刻,伸手将怀里的林思琪推了一下,他艰涩开口道:“好了。不要难过了,以后有时间我还会专程过来看你的。”

话音落地,她怀里的林思琪也是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的悲痛却是让唐三心口一怔。

多半年以来,他如何见过这样的林思琪。

素日大而灵动的一双眼眸泪意朦胧,带着明显的红肿,凄凄楚楚的看过来,让唐三产生一种错觉。

她的情绪已经在崩溃的临界点,脆弱可怜、难以言表。

“我……”看着他张了张嘴,女孩勉强说出一个字来,声音也是沙哑而干涩,似乎声带已然撕裂。

“时间不早了,要是去晚了,爷会不高兴。”唐三语气刻板的提醒了一句,林思琪面色倏然一变,目光落在边上的男人身上,难堪而羞愧。

孟歌的处事手段她自然知道,有些事,纵然是按着她的意愿开始,却不可能按着她的意愿而结束。

两人刚才的情况落在唐三的眼中,这样的后果,此刻的她都是有些不敢去想象。而他身后的宋望,跟了好几天,自然知道孟歌身份不同寻常,最起码,也是京城不可小觑的人物。

他的女孩,已经成了别人手心里的花朵,只稍稍想象,都是心痛。

“去吧。以后有时间会再见的。”话音落地,在林思琪欲言又止的目光中,他脚步微跛,朝着街口走去。

一路跟着唐三默默上车,眼看他发动车子,车厢内的气氛沉闷而凝滞。

后座的林思琪拿着湿纸巾将自己一张脸擦的干干净净,用唇蜜抹了淡淡的一层,视线落在他冷硬的面容上,小声开口乞求道:“刚才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孟总?”

一贯都是婉转轻笑、柔和开朗,唐三何时听过她如此卑微祈求的声音。

想到刚才步伐缓慢离开的男人,心中也是颇为复杂。

动了爷的女人,刚才他最少也该狠狠教训一顿,让他长点记性才好。可不知为何,在第一眼和男人对视,那样深深如夜色、黑亮又苦痛的眸子却是让他一个男人也觉得深受震撼。

那样英俊的长相,那个男人却只有一条胳膊,一条腿也似乎不健全。而此刻车后座的女孩,却是在他怀里哭的肝肠寸断。

那样的场面,简直是有些太凄惨了些,让他一个男人都觉得难受。

“嗯。”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林思琪有些意外,神色愣了一下,勉强笑道:“谢谢你。”

话音落地,一只手却是无比用力的攥着身下的坐垫,将身子陷进了靠垫之中。

孟歌的脾气一向阴晴不定,为人处事都是果决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对女人自然也是。

挑选女人干净、主动、柔顺是首当其冲的三个条件。

不过相处三两次,林思琪就摸到了这几点规律,他喜欢臣服和被仰望的感觉,最讨厌的是女人欲拒还迎的一套。

时间长了,她深谙其中规律,因而也在他身边呆的越久。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对女人算的上相当不错,每一次也都是两厢情愿、各取所需。

瞻前顾后,拣着这根高枝靠过去,她不过是为着在这个圈子走的更顺遂肆意一些,同时,也是为着避免可能出现的各种麻烦。

没有人比她更懂男人丑陋的一面,可她不愿意再去回想过往那样黑暗的自己,宁愿先替自己做出选择来,依附一个男人往上爬,一了百了。

跟着唐三乘坐专用电梯上楼,酒店的长廊上铺着厚实而华丽的地毯,灯光幽幽折射,脚下的路,好像再一次通往万劫不复的深渊。

“爷,林小姐到了。”推开门的唐三语气十足恭敬,里面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林思琪深吸一口气,独自进去。

做这些事的时候孟歌不喜欢开灯,总统套房里只欧式风格的华贵壁灯泛出昏黄暧昧的光,布局阔大的房间如幽暗的洞穴一般。

脱了鞋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寂静无声,直到目光落定,落地窗边的男人转过身来。

这里已经在酒店顶层,一整扇落地窗外是城市霓虹闪烁的夜景,让这一块稍微敞亮一些。

男人身材高大而健硕,长眉飞挑,眼眸狭长,即便是已经换上了十分随意的系带睡袍,抬眼看过来,气势仍旧是十足的凌厉而霸道。

“去洗澡。”例行公事的开口,男人的声音低沉而短促,林思琪默默地点了头,转身往浴室走去。

浴室水声哗哗,雾气氤氲,伸手将衣物一件一件剥落,镜中光裸的女孩拥有让人血脉喷张的傲人身材。

面无表情的看着,对着自己泛红的双眼,林思琪情不自禁伸出手去,触碰自己有些微红肿的唇,纵然肮脏不堪,这双唇,却从来只吻过一个人。

那一天明亮的阳光炙烤大地,连风中都是让人无法呼吸的火热温度,她第一次见到宋望。

二十出头的男生有那样漂亮如琥珀般通透深黑的眸子,长相英俊、笑容桀骜,青城那么大,她第一次见到长得那般好看的男生。

耳边口哨起哄声犹在,她记得自己笑的一脸没心没肺,对他挑眉:“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免费和你睡好了。”

分明是那样落拓肆意的少年,他一张脸却是在自己的注目中慢慢泛红。

那样的相识,将两人的命运彻底改变,她从黑暗泥沼中走向光明,他却从无忧无虑的天堂堕入深渊。

宋望……

眼眶里又是止不住热泪滚落,她第一时间伸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将所有的哭泣尽数遮掩压制。

怎么会错的如此离谱,她怎么会一时间就那样傻傻的离开,成为现在这样的林思琪,这分明,和自己所期许的一切,背道而驰。

对着镜子慢慢蹲下身去,压抑的哭声淹没在哗哗的水声里,长发湿淋淋披在背上,将整张脸深深的埋入膝盖之中。

她在浴室里一个多小时,外面的孟歌自然等待的颇不耐烦,躺在床上,他觉得自己耐心快要用尽的时候,浴室里的女孩裹着浴巾出了来。

昏暗的灯光下,她一头长发依旧是带着些湿漉漉的水汽,干干净净一张脸,大眼睛、高鼻梁,双唇丰润,朦胧而美丽。

露出一截优美的脖颈,肩头圆润玉泽,即便是白色的浴巾也遮挡不住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形,下面露出好看的小腿和玉白的足,此刻光着脚站在地毯上,孟歌微微眯着眼睛去看,身体起了正常的反应。

这样昏暗的灯光了看过去,眼前的女孩总会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另外一个。

艳丽的姿容不相上下,这一个,却是一惯的柔顺臣服、婉转吟哦。

脑海里又是突然闪过一张素白小巧的脸,孟歌心底有些微的烦躁,却依旧是耐着性子招手道:“过来。”

女孩无声的到了他手边,顺手扯掉浴巾,孟歌已经是握上她的手腕将她拉扯到了身下,一只手紧扣她柔软的腰肢,覆身而上。

一惯都是被动的享受,可今天的女孩似乎比平日安静些,心里有些烦躁,又觉得她这样沉默的乖巧十分让人受用,他兴致比平日好了许多。

此刻,伸手在她有些灼烫的脸颊上逡巡两下,目光落在她丰润水泽的唇瓣上,低头凑了过去。

“不要。”女孩有些慌乱的侧头到一边,他的吻落在了她脸颊之上。

“你说什么?”有些意外的抬头,孟歌的声音里带着些低沉嘶哑,林思琪美丽的眼睛却是突然泛上水光,凄楚开口道:“不要吻我。求你。”

孟歌的脸色渐渐僵硬,狭长的眼眸中阴冷蕴藉,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声冷笑,两根手指紧紧地捏住她的下颚,语气邪肆道:“不要?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不字?”

“我……”狼狈的逃避着他的视线,心中一层一层的苦涩泛上来,林思琪勉强开口哀求道:“我今天状态不好,能不能不做,求你。”

盯着她泪痕划过的脸颊,孟歌的眼神连带着语气一寸一寸的冷了下来,半晌,将她整个人从身下推出去,声音低沉道:“滚。”

眼看着她沉默而快速的穿上衣服,狼狈离去,孟歌挥手将床头的烟灰缸连带着电话一道扫了下去。

躺在宽大而柔软的床上,短促的呼吸,半晌,叫了外面的唐三进来,语气沉闷的开口道:“她今天是怎么回事?”

“林小姐今天和徐伊人去了三十七中高三年级的毕业典礼,也许是心里起了落差,情绪不好?”唐三神色踌躇了一下,试探着猜测。

脑海里闪过那两人相拥的一幅画面,终归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和徐伊人去的?”孟歌微微挑眉。

“可不是,三十七中粉丝团是徐伊人最有凝聚力的一群粉丝,林小姐是跟过去和她一起献唱,看着别人的粉丝团,难免觉得失落吧?上了车以后,情绪就有些勉强。”唐三话音落地,又补充道:“不过这也就是我的猜测,毕竟在这之前,也没发生什么旁的事。”

“她最近在做什么?”眼前又浮现出女孩刚才带泪的眼睛,孟歌语气里带上些烦躁。

跟着他的女人,林思琪算是最乖的,也是要求最少的一个。

房子、车子、衣服、包包,从来没要过一个,后来唯一所提也就是希望能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演戏。

其实有时候,自己都是有些看不透她。

当然,她本来也很乖,自己也从来没有花心思去琢磨过。

“林小姐最近在拍秦丰的古装剧《赫连王妃》,饰演一个比较重要的女配角,就跟咱们公司前几天出事的那个谢文清在一处。”

唐三对自个这位爷一力收购京华的事情实在有些无奈。孟家的生意重心向来不在这些方面,孟安宁的事情以后,家里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也难怪他料理了几个人之后对京华就置之不理了。

现在看来,就好像收购了纯粹为着出气的。

“帮她挑一部好剧本。”听了半天,孟歌也就抓住了她眼下只饰演了一个配角的讯息,随意说了一句,挥挥手让唐三退了下去。

……

夏天亮的早,还不到七点钟,明晃晃的阳光就透过窗户投映进来,整个房间都落满了淡淡的亮光。

徐伊人在轻软的空调被中懒懒的翻了一个身,撞到一个结实的怀抱里,迷迷糊糊的揉着额头睁开眼睛,邵正泽恰好眼眸含笑着看她。

原本起得就早,可一条胳膊被这丫头紧紧的压着,怕惊扰到她索性也就没有起身。

哪里曾想,正睡得香甜,这丫头会突然转头直接往自己胸膛上撞。

此刻,看着她撅着嘴一脸呆萌的揉着自己的额头,邵正泽心下一阵好笑,修长白皙的一只手伸了过去,将她整个人揽到自己怀里,一边动作轻柔的帮她揉了揉,声音低柔道:“睡个觉也不安稳,是不是撞疼了?”

“嗯哪,你胸膛怎么硬的跟砖头块似的。”语调忿忿的抱怨了一句,小人儿尤觉不够,一本正经道:“好疼。”

眼看他一脸无奈的笑,蹭啊蹭啊往上一些,将自个的额头凑到他嘴边,笑眯眯讨好道:“帮我呼呼吧,呼一下就不疼了。”

清甜软糯的声音好像三岁小孩,却是让他极为受用,低低的笑了一声,一本正经的对着她光洁的额头,覆唇上去,无限爱怜的印了一个吻。

叽叽咕咕的笑了一声,伸出胳膊将他精瘦的腰身紧紧环抱,怀里仰起的小脸眉眼弯弯、笑眯眯的样子让他心里骤然柔软,凑过去,在她小巧的鼻梁上啃噬一口,薄唇又到了她的唇角,含住了那一抹动人的笑意。

“嗯……”一声嘤咛从她被封住的双唇中溢出,就如一根柔软的羽毛轻轻地撩过他的心房。

伸手将被子拉过两人的头顶,在小人儿的轻呼声中又开始例行作业,纠缠一通。

将近九点才吃了早饭,恰好收到了剧组正常开拍的消息。

此刻,眼看着边上的月辉划拉着手机,一脸专注的样子,无所事事的徐伊人难免有些好奇,开口道:“你从上了车开始就没闲过,看什么呢?”

月辉手下动作一顿,有些无奈道:“昨天去了三十七中,那些个熊孩纸肯定在粉丝圈晒图,我自然得好好把把关。”

被他如临大敌的样子逗笑,徐伊人弯着唇角摇了摇头,也是好奇的用手机上网。果不其然,因为她昨晚的出现,微博下面已经是相当热闹沸腾,绝大多数都是撒娇卖萌的。

我是亲妈粉:“鄙视所有出来拉仇恨值的,闺女你这样真的好咩,受伤的玻璃心需要安慰……”

我不是大猫:“三十七中!羡慕嫉妒恨+10086!”

伦家好羞涩:“嗷嗷嗷,啊啊啊啊啊!”

打瓶酱油:“又心塞又感动!伊人加油!”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加油!”

委委屈屈的一长溜委屈留言之后,跟上来的却全部成了最后两个字,看着看着,徐伊人忍不住露出微笑来。

她的薏仁粉,在她心里,当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一群人,即便因为她默不作声的去了三十七中,那些觉得委屈之后依旧只是一路挺她到底。

这种被爱着的感觉,甜蜜又庆幸。

握着手机思量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递给月辉,唇角带笑的开口道:“你帮我拍张照片吧?”

“啊?”月辉是第一次看到她有这样的兴致,意外过后自然是乐意之极,手机画面里,徐伊人摆好的动作让他忍俊不禁。

此刻她穿的是一件翠绿色荷叶领的雪纺短袖,扎着马尾,一张脸干干净净连妆也没化。白嫩的双手握成小拳头抵在两边脸颊下,委委屈屈的撅着嘴,水亮亮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潸然欲泣,就好像一只求收容的小狗狗一般。

表情符号里最常见的一个造型,委屈的小样子简直被她神还原了。

拍完照,月辉笑的纵容。伸手接过去的徐伊人却是在下面编辑了一句“耐你们,耐每一个薏仁粉。大家早安,么么哒。”

含笑点了发送,不到一分钟,原本正在哼哧哼哧刷屏的粉丝自然是一下子炸开了锅。

毕竟,徐伊人的微博一向也极为正式,基本上都是以工作通告为主,甚少晒各种自拍,看着就像有公司帮着打理的样子。

可此刻,艾玛,真是没有比这更让人兴奋激动的事情了。

一向最活跃的几个粉丝都是愣神的只顾着看照片流口水,一不留神,第一楼被其他的薏仁粉后来居上。

我是赵金燕:“艾玛,伊人这样卖萌真的好么,小心肝都要软化啦,爱你么么哒,么么哒,么么哒……”

蛇精病不解释:“嗷!沙发被站了,排排坐吃果果,看着伊人流口水!喵呜,耐你早安么么哒。”

……

我不是大猫:“嗷嗷嗷,沙发被占了,不开森不开森!只顾着舔屏,真心忘了占楼,呜呜……”

秋水伊人:“艾玛,楼上的你够了!我还在你下面呢,新粉太凶残了!呜呜……”

打瓶酱油:“伊人这样卖萌真的好咩?小心肝真心要萌化了!嗷呜,继续舔屏,我舔!我舔!我舔舔舔!”

伦家好羞涩:“被姑娘萌哭鸟!抱抱么么哒,你做什么伦家都会无条件支持滴,羞涩捂脸,遁走舔屏!”

一路浏览着留言,在座椅上自己笑的不亦乐乎,眼前却是突然窜出一条:“我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买林楚的新专辑,艾玛,他为毛会这样呢,真心醉了!”

下雨不打伞:“就是啊!要不是为了看见瓦们伊人,真心不想去买,毛线啊!”

突然歪楼的言论让徐伊人安静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向月辉,不解道:“林楚怎么了?”

“诶?”

“林楚啊?就是去年好声音决赛的冠军,你不会不知道他吧?”徐伊人语气里有些纳闷了。

“怎么可能?”月辉一脸无语的笑了一下,“你的所有活动我都知道好伐?那个啥,你去看微博看微博,微博头条!你以为谢文清和张文卓的风波这么突然就过去了?那是因为娱乐记者没空搭理他们俩了!去,看微博头条去!”

月辉话音落地,有些别扭又窘迫的转过头去,徐伊人在手机上划拉了几下,到了热点排行。

“唐韵林楚公寓激情缠绵三天两夜,用掉两盒避孕套。”突兀的加粗字体跃然于手机屏幕之上,徐伊人手下一顿,狠狠愣了一下。

有些无意识的点了进去,首当其冲的一张照片就是偷拍的两人接吻照。

虽说似乎因为距离的原因,只从没有拉窗帘的玻璃内捕捉到一男一女的轮廓姿势,也实在是足够清楚。

林楚坐在椅子之上,唐韵跨坐在他身上,两只手搂着他的脖颈低头亲吻。

再往下,更是配上了详尽的图文说明。

唐韵新电影即将上映,娱乐记者做了新闻采访,却是在下场之后意外瞧见唐韵带着口罩和同样带着口罩的林楚相携离去。

资深的娱记经验让他嗅到了奸情的味道,一路紧跟着,却发现两人一路回了唐韵的私人公寓,而唐韵的助理却是在隔了一条街的超市里采购了大包小包,送回去之后默默离去。

娱乐记者激情澎湃的隔空蹲守,甚至想方设法的去到了公寓对面的楼层,几个同事轮番拍照,却没想到这一通下来,就用了三天时间。

至于避孕套,是最后唐韵下楼扔的垃圾被翻看了一通,同样有图有真相。

目光从那有些不堪入眼的垃圾照片上移开,徐伊人已经有些无法思考,只凭着本能继续往下翻评论。

点击热度已经突破一亿,各种评论更是应接不暇,不过一路看下去,最多的还是两派粉丝在新闻下展开了拉锯对骂战。

林楚的粉丝自称为木头,年龄层普遍偏小,死忠粉以中学生为主,基本上都是谴责唐韵“老牛吃嫩草”、“老女人迫不及待送上门”、“不知羞耻”,全然不去计较其实唐韵也就大了林楚五六岁。

唐韵在圈子里一向是超然女王范,粉丝中职场年轻女性比较多,因而百分之八十都是谴责林楚“炒作”、“借机上位、不要脸!”

还有更多打酱油的路人,都是将目光落在了“激情缠绵”、“三天两夜”、“两盒避孕套”这样的劲爆字眼上。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着重分析了“林楚究竟有多强”、“两人最多做了多少次”、“女人到了三十岁,某些方面的需求能不能让两人吃得消”、“再做了措施的基础上做了这么多次,唐韵会不会有百分之一怀孕的可能性”……

看着五花八门的长篇大论,徐伊人着实有些触目惊心,浏览了将近十几分钟,依旧是有些难以回过神来。

“他们,他们怎么会凑到一块去?”隔了许久,她听见自己有些不真切的声音。

“谁知道呢?听说是唐韵即将上映的新电影里面有林楚客串了一个角色,又听说是因为林楚演唱了唐韵新电影的片尾曲,两人怎么就搭上了。”月辉摇摇头干笑两声,“人家两厢情愿的事情,那些记者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一个个吃饱了撑的,连人家垃圾袋都翻了!不过也是,人红是非多嘛!这两人都是热点人物,这事一出,谁还去关注一个成绩一般的电视导演和小演员的破事!”

月辉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徐伊人却是彻底的陷入了神游之中。

脑海里那些久远的画面模糊闪过,第一次在庆山陵园里见到的神色落寞的青年,学校寝室里从电脑视频上看到的沉默话少的样子,好声音决赛现场舞台上万众瞩目的他,以及,两人几次的合唱,跨年演唱会后台明亮又安静的通道里,他语气缓缓道:“如果,我说喜欢你,你相信吗?”

他说“我追逐了十年的女孩,刘依依”,他指着自己的心口,一字一顿道:“这里,多了一个你。”

所有所有的画面在脑海里一一闪过,她的心情更是百味陈杂,难以言表。

不是伤心、不是难过、不是感觉到被欺骗而恼羞成怒,只是突然有些迷茫,有些看不透,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已经有好几个月时间没见,知道他的新专辑发布在即,上一次他的经纪人偷拍的事情让自己有些耿耿于怀,可也仅此而已。

从刚开始的感动、珍视,到后来因为被利用而失落愤怒,那些事,她已经慢慢地看淡了些,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原本就不是她的什么人,自然没有权利对他的感情去指手画脚发表任何言论。

可毕竟,曾经是心里那么温暖的存在啊……

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和迷茫还是会涌上心头,让她觉得这一桩让娱乐圈都彻底沸腾起来的头条新闻有些让人难以呼吸,只一回想,都会让她感觉到说不出的可笑。

已经在娱乐圈走了十一年,她见过依靠着各种手段往上爬的人,见过各种花招百出争头条的方式,见过各种各样的炒作和纠葛,可她一直以为,依旧会有很多人选择坚持本心。

她以为,无论周围再五光十色、花枝招摇,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死脑筋,一条道走到黑,坚持己见不容动摇。

她一直这样要求自己,她曾经也以为,林楚会是这样的人。

他外貌过关、实力突出,只要假以时日,定然会一步一步的走到歌坛的最顶端。

可现实却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扇了那些因为他的“十年追逐”而感动落泪的木头们一巴掌。

想起微博上他的粉丝那些无力的辩驳,所谓的“老女人主动勾引”,所谓的“林楚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徐伊人的唇角溢出一丝有些落寞的苦笑来,这个世界上,无论你做错什么,总有那么些人一叶障目,傻傻的站在你身边。

可事实胜于雄辩,哪个被勾引的人能那样和勾引着不知疲倦的纠缠上三天呢?

有些诧异于她突然彻底的沉寂和安静下来,月辉抬眼看了过去。

女孩似乎有些累,眉眼中刚才的光彩黯淡了一些,将自个往后靠,彻底的放松在了座位里。

这一路上她都是没有再说话,等两人到了剧组,原本应该已经是风平浪静,一下车,却是远远围过来几个记者。

徐伊人更是愣神,话筒已经伸到了她眼前。

“徐伊人,你是眼下唯一和林楚有过合作的女演员,你觉得他是怎样一个人呢?”

“口口声声爱了一个女人十年,为她写歌为她出专辑,转眼却和别的女人热恋纠缠,你觉得林楚此举,算是以两个女人为跳板上位吗?”

“他平时私底下是怎样的,你觉得他是虚伪不真实的人吗?”

“你们最近有联系吗?你觉得他有没有移情别恋,爱上唐韵可能性?”

……

面前伸过来的一只话筒差点打在她脸上,笑容勉强的往前走,边上的月辉伸手将几个记者拨开一些,一脸笑意道:“对不起,伊人和林楚只是合作过,私底下并没有过多接触。”

“媒体朋友体谅一下,眼下还有工作,这件事没什么意见好发表的。”

月辉一边好言好语的说着,一边极力吐槽着相护,徐伊人步伐顿了一下,目光清亮如水,弯弯唇角,对着一脸急切的几个记者缓缓开口道:“对不起。我们只是合作过一次而已,私下并不相熟。关于这些事,实在不好发表言论,请见谅。”

订阅前三名的亲,【蘑菇萍】、【忘?792650741】、【冰萱影】冒泡领30币币么。

话说,上架到现在阿锦不知不觉给文文里面拉了好些小配角出来,一回头,忘了好些名字。文文下面的剧情走向到了十字路口,阿锦也需要整理一哈,今天木有二更了,明天补上一千字,亲们表拍砖。毕竟文文的质量还是第一位的嘛,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