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迷茫/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和唐韵在《鲜血染红的旗帜》里也有过合作,私底下她是怎样的人,你觉得她会和林楚发展姐弟恋吗?”

“对啊对啊,和两人都有渊源,好歹多说几句吧!”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媒体记者又怎会轻易放过,毕竟除了那两人之外,徐伊人眼下在娱乐圈里绝对是炙手可热的新人。

接连不断的几句问话,徐伊人彻底停下了脚步,立在原地。

目光从围聚的六七个记者焦急的面容上扫过,平缓了一下心中的排斥感,唇角弯起的弧度越发柔和,开口道:“工作中他们都是努力而认真的人,身上也有许多优点值得我去学习。他们都是单身,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无可厚非。眼下还有工作,请见谅,谢谢。”

“徐……”明显对这样滴水不露的答案不够满意,最前头的一个记者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突然伸到前面的一只胳膊拦了个正着。

“诶!”月辉弯着唇角,一只胳膊如铁棍一般的让记者半分前进不得,笑眯眯开口道:“徐小姐眼下有工作,各位媒体朋友体谅一下。至于唐韵和林楚的事情,各位能采访的人实在是很多嘛!星际旗下那么多艺人都和林楚熟识,娱乐圈一大半的演员也都和唐小姐有过合作嘛!”

话音落地,眼看着徐伊人已经走出好远,月辉收了动作,弯着唇角露出两颗小白牙,对哑口无言的几位记者笑着挥挥手,潇洒远去。

“靠,这环亚从哪里给她配了这么一个人精。”一个记者动手将脖子上挂着的相机取了下来,眼看着拍的几张照片都是月辉笑眯眯一张俊脸,有些无语的叹了一口气。

“可不是,一条胳膊硬的跟铁似的,真是邪了门了!”最前面刚才被月辉拦着的男记者蹙着眉揉着自己一条胳膊,想起刚才拦着他、让他半步前进不得的力道,更是唉声叹气。

这无论是表现个什么态度,不屑一顾也好,祝福也罢,好歹也该有些话题性。

什么叫人家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这说了不等于和没说一样吗?

得了,还是继续蹲守在唐韵的公寓外面好了。

虽说竞争是大了些,可好歹得分一杯羹才好,这般想着,几人已经是唉声叹气的先后离去。

唐韵算的上娱乐圈的吸金女王,购买的单人住所在京城寸土寸金的万象国际公寓。

新闻被曝,自然是惹得安保出动巡查,后来的所有媒体记者只能苦守在公寓大门口,期盼着两人好歹下楼一趟。

此刻,屋子里已经拉上了窗帘,大白天也开了满屋子的灯,林楚穿着简单的T恤衫和牛仔裤,神色沉郁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了啊?”唐韵在外面虽说一向是妆容精致,在家里却慵懒随意许多。

此刻她镂空的宽松针织衫里配着黑色背心,下面紧身短裤勾勒出紧俏身形,露出修长而白皙的一双腿,嗔怪的一声娇笑,整个人直接扑到沙发上,紧紧搂上林楚的脖颈,就在他脸颊上落了火辣辣一个吻。

“你还笑的出来?!”有些无奈的将她的胳膊从自个脖子上拉下来,林楚的脸色还是有些僵硬铁青。

“为什么不要笑?”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随意的从桌上捡了一串葡萄,张嘴含住一个,唐韵坏笑着凑近,一寸一寸的将露在外面的半颗葡萄塞到林楚的嘴里去。

眼看着他无奈的将葡萄吞了下去,自己又含了一颗,将葡萄皮吐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毫无所谓道:“如果因为那些记者随便写几句什么,我日子都不过了,那在娱乐圈这十年不是白过了?”

“而且……”一脸坏笑着凑了过去,直接躺到他的大腿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这一次她们也没胡说啊?哈哈,我们可不就是激情缠绵三天两夜,你能做的出来,还怕别人写吗?”

“你怎么这么不害臊?”简直有些想不通这人脑子是怎么长的,林楚烦扰的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伸手就将她往外推,试图让她端端正正的自己做好,商量一下对策。

要不然,这个房门他都没法子走出去。

“害臊?”不屈不挠的缠在他怀里,伸手紧紧搂着他精瘦的腰身,唐韵不依不饶道:“和有情人,做快乐事。有什么好害臊的?!我唐韵的字典里,可从来都没有后悔害怕这样的说法。”

话音落地,更是突然扑起来将林楚整个人朝着沙发上压了过去,栗色的波浪卷长发扑了两人满脸,涂着鲜亮甲油的手指抚摸上男人轮廓分明的脸,一脸挪揄道:“老实说,你还想不想要?”

“做什么?你正常一些。”被她妩媚撩人的姿态拨弄的有些生受不住,林楚语气艰涩的说了一句,却更是引得唐韵连连发笑,一只手隔着衣衫在他胸膛上打着圈圈,似有感叹道:“我很正常啊。是你不正常才对,二十七岁了还是个处!林楚,你怎么这么可爱,你不会真的为了那个刘依依守身吧!”

语气里的挪揄让身下的男人脸色倏然一变,坐起身子将她推到了边上,一言不发的拿过沙发上的烟盒,又点燃了一根。

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他手中刚吸了一口的香烟,唐韵深深的吸了一口,侧过头,对着林楚哈了一口气,缭绕的烟圈扑了他一整脸,转过头又吸了一口,开口道:“你的过去我不管。反正过去也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不对,从三天前开始,你就是我的了。以后要是再对其它女人有心思,我饶不了你!”

话音落地,突然猝不及防的伸手过去,林楚脸色一变,她手下微动,一脸暧昧道:“听见了吗?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不管是这里,还是心里!”

被她手下没轻没重的动作弄得有些狼狈,林楚避开坐到一边,无奈扶额,靠在了柔软的沙发垫子上,语气缓缓道:“你说的这些是什么话,我是我,你是你!我们两个怎么开始的你心知肚明!”

“怎么开始的有什么关系?”有些不满的伸脚过去踢了他一下,将白嫩的脚丫不管不顾的放在他怀里,一脸挪揄道:“可后来那些次都是我强迫你的吗?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要是不愿意,我还能强上你啊!”

“你!”林楚语气一怔,对上唐韵趾高气扬的神色,一时间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固守着年少时的梦,他的情场经验当真是少的可怜,从来没什么女性朋友,进了娱乐圈,除了徐伊人,更是没和任何女星有过交集。

为人处事上也是懒的应付,虽说因为冠军的缘故在公司的日子并不算难,可实在也算不上如意。

在唐韵的新电影里客串了一个古时候的书生,每每对上唐韵意味深长的眼神,他总是会觉得头皮发麻。

近来新专辑即将发售,经纪人自然是紧张,每天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在他耳边念念叨叨,更是让他觉得烦不胜烦。

因而鬼使神差的应下了唐韵的邀请,不是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无处抒发的烦躁情绪,却是让他一时间忘了一直以来的坚持。

来自公司同期艺人的压力,来自经纪人的压力,来自外界各种言论的压力,娱乐圈的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容易。第二名的许婧搭上了歌坛颇有资历的杨天王,为她写歌造势,又先自己一步发售专辑。一同参赛的后面几名,更是为了知名度各显神通……

就像刘铮所说的,进了这个圈子,所有的人都在不顾一切的挤破头往上爬,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像他这样的人最终只能被淘汰。

比赛的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荣耀已经过去,他奋斗的历程才刚刚开始。

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烦扰之中,他却是渐渐有些迷失了。他以为自己坚定不移的爱着那个女孩,可当跨年演唱会的时候,和徐伊人在台上对唱《被风吹过的夏天》,耀眼的灯光下,白净秀丽的女孩彻底的扰乱了他的心。

纵然觉得可笑,可他却是无法欺骗自己,他坚持了十年的爱情是那样的脆弱,只因为一个意外相识的女孩,就溃不成军。

尤其是,他们的相识还在她的墓碑跟前,这样的背叛让他自己都是有些抬不起头来。

想欺骗自己,是因为她的笑容和眼睛跟已经逝世的女孩十分相像,想自欺欺人,自己不过是因为太过怀念,所以找到了她的影子。

可这样的一切多么可笑,分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他这样牵强的解释,连自己也无法欺骗。

羞愧、歉疚、迷惑,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纠缠着他的心,他甚至不敢再去她的墓碑前,寂静无人的时候,自己都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他参赛的初衷,他进入这个圈子的决心,为了她唱的那些歌,他都是有些无法面对。想闭着眼就将自己这样放纵,随波逐流,生活将他推到哪一步,他就平静的接受。

没有过恋爱经验,没有过女人,也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这样酣畅淋漓的发泄方式。

唐韵大他五岁,情事上很有经验,越发衬得他稚嫩如不经事的少年。

可男人的天性被唤醒,他却是几乎溺毙在那样疯狂的感觉里,浑然忘我、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一只脚勾着他的腰,整个身子凑过去,坐在他的大腿上,唐韵用两条腿将他的腰身紧紧缠上,双手摸着他的脸,一边去吻他波澜不兴的眼睛,一边低语呢喃道:“我就喜欢你这副对人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过,真是没想到,你这么闷骚,好喜欢……”

火热的唇沿着他的脖颈一直游走,唐韵语调带着微微蛊惑道:“我要宣布我们恋爱的关系,看谁还要说什么,林楚,爱我好不好……”

一声声嘤咛落在耳边,林楚目光的焦点终归是落在她带着些沉醉的面容上,伸手搂紧了她的腰,两人缠着倒在了沙发上。

……

张文卓和谢文清事件的热度虽说是被压了下去,整个剧组却是因为这件事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进度。

秦丰有些暴躁,看着画面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归是忍不住拧着眉开口道:“停!停停停停停!”

突如其来的严厉喊声让边上的工作人员都是统统一愣,他已经走到了几人近前,目光绕了一圈,最后落在林思琪的身上:“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拍戏?车震的又不是你,你怎的状态这么差?能不能行,不能行立马给我滚蛋!”

话音落地,又是冲着边上的谢文清咆哮道:“还有你!演戏能不能走走心!骄纵跋扈要通过眼神、动作、语言方方面面来表现,不是说你扯着嗓子喊两声就可以了!真是中看不中用,演不了也立马给我滚蛋!”

“导演我……”林思琪垂着眼帘没有说话,谢文清神色委屈的开口正要解释,秦丰已经是大手一挥道:“原地休息半小时!”

话音落地,边上一众工作人员面面相觑,秦丰大跨步到了一边的凉亭下,给自个点了一根烟,一脸抑郁的生闷气。

谢文清撇撇嘴去了一边,徐伊人目光落在站着不动的林思琪身上,有些担忧的开口道:“你没事吧?”

刚才这一幕戏主要是他们三人在凉亭边上的一幕戏,宇文清通过一件衣服来挑拨宇文娇和顾流云之间的关系,让宇文娇嫉妒顾流云的美貌,而顾流云嫉恨宇文娇的身份,从而让她们两相争斗。

从一开始林思琪就有些心不在焉,她当然感觉的到,可因为正上着戏,一时间也是别无他法。

只能通过语调和目光来吸引她的注意力。

谢文清声音却是大,为了抢镜更是不断地拔高声音,三个人凑在一处,感觉起来就带着些混乱。

“我没事!”抬起头对她勉强笑了一下,林思琪的神色看着比以往疲惫许多,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少了许多神采,自顾自四下看了一番,两人先后到了树边的凉荫下。

昨夜从酒店里跑开之后,她坐车一路到了火车站。

可是找到半夜,也没能碰到宋望,苦闷的感觉差点将她击溃。从自己离开青城以后,就一直希望他买个手机。

可无论她说什么,宋望一直都没有置办。

所幸他依旧在青城,每年回去看母亲和弟弟,自己总能找见他,后来,更是固执的将自己的学校地址塞给他。

再后来,在外面租了房子,也是固执的将地址留给了他。

宋望一直都在拒绝她,截止到昨天,两人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面、通过电话。

每个寂静的夜里都会想他,直到昨天再次看见,她更是深深地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如果不能陪着他,即便最后真的有了璀璨夺目的人生,又能怎么样呢?

深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她默默地告诉自己,再有半年,就再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吧,拍完这一部剧,就放下所有,回去找他。

徐伊人坐在椅子上,依旧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耳边暂时休整的一些工作人员嘈杂惊叹的声音却是无孔不入。

“天哪!真的在一起了!”

“可不是!你瞧两人这十指相扣的样子,指不定是真爱呢!”

“唐韵在圈子里十来年,除了刚出道时承认过一个,还从来没这么大方的公布过恋情呢?”

“估摸着是林楚那一方面比较强?两盒呐,汗滴滴,怎么不天降闪电劈死我,从来都没看出来他那么闷骚!”

“指不定是唐韵需求太旺盛嘛!你没看曝光出来那些照片啊?急不可耐的坐在他身上,直接在餐桌边就吻上了啊!”

纵然不由自主想避开,那些议论之声却是依旧环绕四周,秀气的眉微微蹙起,月辉恰好拿着手机走了过来。

在他的眼神示意中接过电话,看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她拿着电话走到了边上。

“喂。”轻轻软软的一声落在耳边,明显情绪不高的样子。

正看着电脑屏幕的邵正泽微微蹙眉,拿起电话走到落地窗边,声音温和道:“在做什么?”

“拍戏的空当,在休息呢。”他平缓低柔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过来,似乎带着神奇的魔力,慢慢抚平了她心中些微的烦闷,微蹙的眉头慢慢舒展起来,想着此刻那边他握着电话的温柔神色,声音柔软道:“你呢?阿泽你在做什么?”

原本正是看到唐韵和林楚的照片,想起她曾经因为林楚的告白窝在自己怀里泪痕满布,一时间担心,所以才专门打电话过来。

其实他并不经常打电话,可听着她轻柔温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却是突然觉得这种感觉还不赖。

目光落在窗户外交错纵横的高楼街道上,唇角微微弯了弯,语气低缓道:“在想你。”

短短的三个字,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缱绻深情,握着电话的徐伊人神色微愣,脸色都是有些发红,语气羞窘道:“我也是,想你!”

电话那头的邵正泽神色越发舒展,低低的笑出了声,她心里的迷茫烦闷彻底的被驱散,对着电话,絮絮叨叨又是说了一通刚才秦丰发飙的厉害样子,邵正泽弯着唇角耐心的听,不知不觉,半个小时一晃而过。

抽了几根烟,秦丰的面色稍微好转一些,看向了面前几个人,沉声开口道:“注意力集中一些,不要神色恍惚不知所谓。”

“知道了。”眼看着林思琪面色平和的应了一声,秦丰似乎对自己刚才粗暴的语气有些歉疚,张了张口,却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

“各部门准备,一、二、三,action!”

利落响亮的男声之后,围聚的工作人员嘈杂的说话声慢慢安静了下来。

画面里,丞相府花园一角流觞曲水、繁花似锦,葱郁的树木掩映后,露出一角的凉亭里传来女子的说话声。

“这天水碧的颜色当真是清亮如水,也就只有表姐这样尊贵的身份能衬得起这样美丽的料子来,太子爷对你可真有心!”经过半个小时的休整,林思琪的状态显然已经好了许多,带着些赞叹和艳羡的声音传到众人耳边。

镜头移动,凉亭中几个人彻底的出现在画面中。

夏日上午坐在凉亭中赏景,二小姐宇文娇身后打扇的丫鬟立着两个,桌面上摆放着两三碟精致的糕点和果脯,随身伺候的另外两名丫鬟恭恭敬敬垂首立在边上,簇拥着她越发尊贵荣宠。

顾流云身边就跟着两个小丫鬟,丫鬟的打扮都是比宇文娇丫鬟的打扮低了一个档次,将嫡女和外甥女的差距明显的展示了出来。

此刻,耳边听着顾流云的奉承,宇文娇显然是得意至极,一脸骄矜之态,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亭子外面。

徐伊人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浮光入画。

女孩依旧是素净的青绿罗裙,可穿衣打扮已经比刚入府的时候好了许多,随着最近宇文清在老夫人跟前越来越得脸,后宅一众人自然也不敢再随意的欺侮于她,日子比刚回府那一天好过了许多。

眼下她身上的衣服是上下两件,衣襟和袖口处银线滚边,刺绣了一指宽的回旋如意云纹,裙摆上也是刺绣了玉白的折枝花纹,十分秀雅。

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走动间优雅无声,头上的珠钗连一点声音也不发出。侧着头,不知道和浮光讲些什么,唇角轻轻的弯着,算不上倾国倾城,但这样清秀可人的样子已经让宇文娇火冒三丈。

“宇文清!”一声厉喝落在耳后,谢文清腾地站起了身子,急促的步伐尖利的语气,镜头紧紧的胶着着她。

“二姐。”清婉柔软的女声传来,镜头里,徐伊人缓步走到了谢文清的面前,唇角勾了淡淡的笑,眼眸弯如新月,沉静温婉、看似不起波澜,此刻静静的落在对面的女子身上,却是让人有些诡异而紧张的感觉。

即便是唇角带着笑,眼眸弯弯寻不到丝毫不敬之处,可那样澄亮如水的目光虽说清澈而安静,却是几乎没什么热络的温度。

她的笑意在唇角、在脸上,却并没有蕴藉到眼睛里。

这样的存在感,再加上她此刻完美的站位,刚好是谢文清的侧边,在她不能察觉的地方,那眼眸底的凉意漫了上来,看着画面的秦子建和边上的助手,都是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

她就是那个心底一片冰寒、对宇文娇恨之入骨的女孩,此刻突兀的出现在谢文清的身后,竟是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纵然已经不止一次的见识过她入戏以后情绪的感染力,秦子建依旧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怪一向挑剔的秦丰那么喜欢她。

这个女孩,她狡黠笑着的时候,会让周围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感觉到轻松舒适;她满脸柔情的时候,所有人恨不得变成那个她所注视的对象;她端着高贵的神态和仪容时,就像从古代宫廷中走出来的小公主一般尊贵矜持……

她是那样轻易就会让人感觉到善意和愉悦的女孩。

可同时,她悲伤地时候那掉落的泪水让周围人都不由得心口一缩,而她冷淡的时候,就像此刻,即便唇角带笑,那样纤瘦的身形所带来的寒凉,依旧能让周围的空气都一寸一寸的冷了下来。

这种感觉当然不止他有,他边上的年轻助手几乎每一次思绪都会被徐伊人带飞,此刻全神贯注的看着画面,显然又呆了。

谢文清自然察觉出因为她到了身边这奇怪的氛围,心里恼火不已,一脸不悦的开口道:“你眼瞎吗?明明看在嫡姐在这边,都不知道过来行礼吗?”

话音落地,更是微微侧过身子,一只手嫌恶的扯上徐伊人肩头的衣料,斜瞪柳眉去打量她,试图去压制她这样无处不在的影响力。

“妹妹正要去松鹤院谢恩,姐姐要去吗?”依旧是不咸不淡的开口,语气里的笑意越发重了些,徐伊人伸手将谢文清扣着自己肩头的五指用力掰开,在镜头里两个人就好像在较量一般。

不过此处并没有更过分的戏份,谢文清眼看着她目光毫无畏惧的影响自己,不动声色的往后退,脸色越发烦躁了一些。

深深蹙眉,冷冷的哼了一声:“谢恩?你也真是应该去紧赶慢赶着巴结老太太,虽说赐给你的布料这样粗劣低下,已经比你以往那些好多了呢?不过麻雀就是麻雀,再怎么打扮也是一副寒酸样。”

订阅前三的亲,【fdliir63】、【冰萱影】、【专职师奶】,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二更五千字,【下午3点】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