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忧桑【有奖猜题】/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伊人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看她,陈媛媛却是突然有些神秘兮兮道:“伊人你知道吗?那个江蔚然最后几次考试都是专业最高分呐!连毕业论文听说都是我们这一届最高水准,可真是让人意外呐!”

“可不是,听辅导员说系主任举荐她去华夏电视台做实习记者了。真是有够牛逼的,我们这一届里面恐怕也就这么一个。”边上正打包东西的另一个舍友手下的动作一顿,扭头跟着赞叹一声。

“真的假的啊?”陈媛媛显然也不知道这个消息,一脸诧异道:“好端端的光影大小姐,怎么可能啊?华夏台牛气是牛气,可那工作强度!啧啧,不是说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嘛!竞争压力得多大!”

“骗你做什么,昨天在办公室听辅导员说的啊!”女孩一脸信誓旦旦的说完,也是有些喟叹道:“想起刚入学那阵,啧啧!”

舍友的感叹声还在耳边,徐伊人一时间也是回忆起了江家姐弟俩以往的那些照片,一个酒红色波浪卷长发、烟熏妆、破洞牛仔裤,一个顶着一头金黄,耳钉闪亮,桀骜不驯。

分明是那样漂亮俊俏,却总是以不伦不类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

可眼下……

想一想,时间真是足够神奇的东西,一年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改变了太多东西。

她们所在的九号宿舍楼时间比较久,宿舍里并没有单独的卫生间。一整层楼都是毕业班,眼下到了最后几天,走廊里都是空荡而寂静。

听着耳边哗啦啦的水声,徐伊人收回神游的思绪,弯着唇角低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关了水龙头,拧干毛巾转身却是愣了一下。

江筱雅柔媚的一张脸上挂着温和笑意,鹅黄色的及膝纱裙,中间带着些暗金的轻绸腰带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肢。

刚才想事情想得出神,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走路的声音,一回头看见这样不声不响一个人站在边上,徐伊人当真是吓了一大跳。

擦了手,心有余悸的抚了抚心口,礼貌性的点了一下头,正要离开,江筱雅却是语气柔和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纵然因为各种原因对她谈不上喜欢,徐伊人还是停了一下,一侧头,口鼻上却是突然被捂上一块湿毛巾,一缕异香窜入鼻尖,不等再说话,她已经软软的朝着江筱雅靠了过去。

走廊里闪出两个人影来,看着倒在她脚边的徐伊人,其中一个显然是有些害怕了,一脸迟疑道:“要不,还是算了吧。眼下她已经是明星了,听说还有背景呢。我……”

“啰嗦什么?你妈妈的病不想治了?”江筱雅低声斥了一句,边上另外一个高个女生已经是利落的拉开了手边体型较大的皮质行李箱,默不作声的将倒在地上的女孩扶了进去。

徐伊人娇小纤瘦,不费多少力气整个人已经被安置了进去。

抬眼瞪了边上依旧是有些瑟缩的女孩一眼,江筱雅脸上带着一丝厌烦,低声开口道:“帮我将行李搬下去就没你们什么事了。钱已经打到了你们账户里。这件事谁都不许说出去,不然……”

她语气里骤然划过阴冷狠戾,两个女生自然是忙不迭点头。

绑架的事情戳了出去,她们指定毁了一生,虽说素来和徐伊人也不怎么熟识,可两人却当真是缺钱。

高个女孩拉着行李箱,跟着的一个抱着一些书,小心翼翼的瞄了两眼江筱雅的神色,依旧是有些不安,轻声开口道:“她,真的不会有事吧。”

“废话怎么这么多,已经说了就是有老板看上她而已。玩一夜又不会怎么样,进了这个圈子有谁是个干净的!别再东瞄西看了,鬼鬼祟祟跟做贼了似的。”一脸冷意的瞪了她一眼,后者瑟缩一下,自然是不敢再吭声。

将几件行礼搬上了黑色商务车,江筱雅又是用眼神警告了两人一下,才放心的抬脚上车。

“药效能支撑多长时间?”上了车,视线落在脚边的皮箱上,心里一阵扬眉吐气,江筱雅又是用脚踢了两下,漫不经心发问。

“两个小时左右。”副驾驶回过头的男人脸颊边带着一道疤,沉声回答一句,目光落到江筱雅不耐烦的面容之上,提醒道:“这一次任务可算是完成了。说好的三十万希望小姐信守诺言才是。”

“啰嗦什么?”抬眼斥了一声,对上刀疤脸有些阴鸷的目光,江筱雅气势低了些,将视线落挪到一边:“十五万不是已经给你们打过去了吗?一会到了酒店,出去就转给你们。我还会讹上你们不成?”

“呵……”正开车的汉子冷哼一声,一时间三个人都是没有再说话。

此刻,几个人已经是先后离去,酒店房间明亮的灯光下,平躺在床上的女孩就好像睡熟了一般,均匀而清浅的呼吸着。

头发因为刚才一路上的姿势有些散乱,松松挽着的马尾压在枕头上,女孩一张脸精巧白嫩,肌肤匀净,在灯光下如上好的白瓷一般肌理细腻,小小的耳朵粉粉的唇,清纯美丽不可方物。

俯身过去在她脸蛋上轻轻拍了两下,眼眸里轻蔑讥讽显露无疑。

邵家的养女而已,她就不信,等她的床照在网络上满天飞,邵家老爷子还会对她爱护有加。转念想到靳允文又是一阵愤恨,既然自己没办法,就将他留给邵正泽料理好了。

目光落到她简单的T恤和九分裤上,有些玩味的勾了勾唇角,江筱雅伸手将她的短袖和裤子拉了下来,拿过身边一套白衫蓝裙的装束换上。

为了这一遭她可是损失了将近一百万,甚至还专门留意到靳允文那混蛋最近喜欢上了清纯的学生妹,她还就不相信,这样一个人放在他眼前,他会按捺着不动。

伸手将换下的衣服一股脑塞进包里,又检查了一下桌上的红酒和纸页,冷冷哼了一声,江筱雅顺手拉了门,从包子摸出一只手机发了短信。

靳允文正是在游泳馆和一群美女玩了一遭,穿着泳衣泳裤爬到池边,左拥右抱着躺回了椅子上,擦了一把脸漫不经心的划拉手机,蹦出来的一条信息却是让他脸色一变,直接站起身来。

“徐伊人在国豪大酒店1306。”

没头没尾的一条短信,没有联系人姓名,直接拨过去也是嘟嘟的忙音,神色几遭变换,靳允文有些愣神的立在原地。

“四少,怎么了嘛?”边上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娇滴滴的凑近,伸手就去夺他握着的手机。

“滚蛋。”没好气的咒骂一声,靳允文急匆匆出去,等一路到了酒店大堂,又是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四少。”原本就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服务台小姐客客气气的喊了一声,没等他说话就是抛了个媚眼,将手中的房卡递了过去,声音娇娇道:“1306,祝四少晚上玩的开心。”

“人呢?”靳允文有一种被人牵着走的郁闷,气急败坏的问了一句,服务台小姐一脸疑惑,只以为他着急,神色宽慰道:“应该已经在房里了啊。”

两个人鸡同鸭讲,靳允文深深吸气,双手撑到服务台上,一本正经的看了过去:“我是问给你房卡的人呢?是男是女?areyou明白?”

“哦。男的啊。已经走了,就说一会你来了把房卡交给你就好了。”服务台小姐眼见他神色和平日大不相同,风风火火的上了电梯,一脸无语的摇头嘀咕道:“以前不老这样吗,装什么自己不知道,真是的!”

此刻,靳允文打卡进门,房内的灯光明亮而耀眼,柔软的大床上,女孩盖着被子平躺上,黑丝袜包裹着的一截小腿露出来,纤细优美,带着一丝轻微诱惑的意味。

狐疑着伸手将被子掀到一边,入目的女孩制服装扮,上身白色的衬衫绑在腰侧,露出小巧的肚脐和一截凝脂般的小蛮腰,下面短裙在大腿处,黑色的丝袜一直往下包裹到脚趾。

睁大眼睛看了一眼,猛地将被子重新拉盖到她身上,靳允文转身深深吸了一口气。

抬步到了床头,端起准备好的红酒灌了一口,目光却是被台面上一张纸所吸引。

“女人美酒,四少慢用。”A4纸上打印着简单八个字,连个落款也没有。

操!谁他妈这么了解老子!

靳允文彻底不淡定了,这感觉简直太诡异了一些,伸手将宝蓝色的条纹西装直接扯下来扔在沙发上,整个人在床边来来回回的转。

好想要哦!

可是要动邵正泽的女人,嗷嗷嗷!想起来有一种蛋蛋的疼!

妈蛋!到底谁给老子出这么大一个难题!

来来回回又转了两圈,靳允文简直有一种想挠墙的冲动,他可是还没忘掉,邵家那几个非人类看着冷冷淡淡,一个两个却是完完全全的神经病,一起被送到营地训练的时候,教官让沿着训练场跑十圈,他们作死似的跑二十圈。

自己随便跑上三圈都累得想骂娘啊!

即便不喜欢,可这样给邵正泽戴上一顶绿帽子,他也真的好担心自己的蛋蛋还能不能保得住!

毕竟,那冷面家伙可是百发百中神枪手!

吞着口水又是灌了一口红酒,靳允文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床边,俯身过去一张俊脸对着徐伊人眼眸紧闭的小脸,那扑闪的长睫毛一颤一颤如同蝶翼,小巧的鼻梁挺直端正的不像话,粉粉嫩嫩的唇看着就好像果冻一样。

唔,好想咬一口……

可到底对自己太过了解,这一旦覆唇过去,指定立马化身为狼,还是再想一想好了。

他伸手捏了捏女孩粉嫩的脸颊,触手滑嫩,感觉别提多美妙。

妈的,老子真是要死了!

扑过去隔着被子趴在她身上,俊脸扭曲着盯着女孩粉粉的唇,靳允文吞咽了两口唾沫,站起身,烦躁的扯下衬衫,进了浴室。

刚才心急火燎的赶过来,游泳完他连澡都没冲,此刻心烦意乱,脑子里两个小人打架无比激烈,还是先冲澡顺带着思考一下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脑海里设想了无数种他给邵正泽戴绿帽子可能会有的后果。

想象着以前在训练场,他一身深绿迷彩,不过十多岁,已经高挑挺拔,站的远远拿着枪,“砰、砰、砰”一枪一个洞的样子,靳允文一脸冷汗,拿浴巾将自己的要害区域牢牢裹住。

伸手扯过毛巾开始胡乱的擦头发,左右为难,他这洗澡比平日慢了许多。

外面床上的徐伊人被隐隐的烟雾呛到,猛地咳了几声醒了过来。

浑身无力,脑海里晕晕乎乎,只隐约记得自己最后和江筱雅在洗手间,心中已经是大惊失色,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神色狠狠一愣,将被子朝一边推了过去。

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再看向四周,明亮而安静,只浴室里不时传出男人的口哨声和低咒声。

靳允文?

大惊失色,她勉强往床边挪去,却是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半杯红酒,连带着她自己,“扑通”一声落在了地毯上。

浴室的门正好打开,四目相对,靳允文大跨步过来,她手忙脚乱拿起酒杯敲碎,握在手心里有气无力道:“走开,你别过来!”

“哎,你这是做什么?”眼看着玻璃渣落了满身满地,靳允文更是大惊失色,停在原地匆匆忙忙的喊了一声。

“你走开,你离我远一点,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迷药效力没有过去,勉强往身后的床边缩了一下,她说话的语调虽严厉,声音却是没有丝毫的威慑力。

“你别怕,我不会要你的。你先把酒杯放下,小心划伤你就不好了,我……”

“你住口!”眼见他嘴上没个把门的絮絮叨叨,徐伊人更是紧蹙着眉头斥了一声,心里的警惕更重。

“好好好,我住口!”靳允文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无奈的将双手举了起来,看着她道:“你要拿着就拿着,不过先把身上的玻璃渣清理一下啊。不要弄伤了自己。”

话音落地,伸手就开始解自己腰间的浴巾了。

“你做什么?”徐伊人一张脸都是皱的有些变形了,偏偏,对上嬉皮笑脸的靳允文,着实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呃!”抬眼看着她一脸警惕,靳允文拽浴巾的动作一顿,伸手将沙发上自个的衣服捞在了怀里,“我就是先把衣服穿上,你别紧张。不想看的话可以扭过头去!”

“无耻!”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又是一阵恼意,徐伊人冷着脸说了一句,却是不敢扭头过去,依旧是一脸警惕的紧盯着他。

“呃。那你想看我也不介意,反正我就在这换了。我说了不会要你就不会要你的,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我也犯不着撒谎嘛!”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伸手直接将浴巾扯了下来,徐伊人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去。

靳允文低低笑了一声,看着她脊背绷直的背影扯上了自个裤子,自顾自坐到了沙发上,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她。

“你真的不用这么紧张,不是我把你弄到这里来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印象吗?”低低缓缓一番话,倒是和他平时流里流气的语调委实有些区别,徐伊人慢慢回过神来,依旧是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今天回学校,最后一面是在洗手间遇到了江筱雅。”略微想了一下,徐伊人握着酒杯的动作松懈了一下,皱着眉声音缓缓道。

“果真是她,死女人。”没好气的低咒一声,靳允文目光落在一处,却是神色一愣,站起身来。

徐伊人刚想说话,却是被飘到近处的烟雾呛了一下,又是猛咳两声,一抬眼,淡淡的烟雾从门口的方向飘来,越来越多。

“靠,怎么回事?!”靳允文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是紧走几步,一路到了门边,伸手拉了门,却是被门外浓浓的烟雾直接扑了满脸,过道中被浓烟笼罩,已经什么也看不见。

连着咳了几声,他一把将门重新关上,大跨步朝着徐伊人的方向而去。

“别过来,你做什么?”对他的防备依旧没有消散,徐伊人神色警惕的一句话却是被他直接打断。

“好像着火了,你快将那东西扔了去,想着怎么下去才是正事。”话音落地,不等她再说话,直接俯身过去夺了她手中的酒杯扔到一边,将她整个人从地毯上抱起来放在了离门稍远的沙发上。

亲亲们来猜个题:嗷呜,接下来会发生神马事情?

A、火灾发生,靳允文带抱着伊人冲下去,毁容鸟。B、靳允文和伊人被困在房间,消防队救下去以后,媒体围困,又一轮风波。C、两人被烟雾围困,靳允文喝的红酒有问题,对伊人动手脚,两人争执中都受伤,最后获救。D、两人被困,阿泽来救,避开媒体的包围圈,有惊无险。

1、答题奖励是对所有的【正版】亲亲而言,盗版勿扰、跳订勿扰。

冒泡答对的亲统一奖励潇湘币【52】个。耐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